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2章 失踪

作者:那年猪小胖    更新时间:2013-09-14 00:58:28    状态:已完结
  很奇怪的感觉,北宫季恒和北宫裔好似散步一般地在荒废的医院里面散着步。

  现在两人在一楼转了一圈,正在上楼。

  北宫裔走在台阶上说:“记得我和律最后一次来是、大概是十年前。”

  从北宫季恒没有笑意的脸上可以看出来那一定不是一个好的回忆。北宫裔接着说:“二叔这到底是为什么?”

  北宫季恒抬头望着二楼走廊外面的天空说:“二哥把这个秘密带进了坟墓。”

  北宫裔似乎有很多疑问,接着开口:“六族死于非命的人不是可以暂时留在鬼鼎里面等待自己的阳寿结束再去地府投胎吗?这样一来就可以免受枉死城的煎熬之苦。为什么鬼王说二叔不在里面?”

  这是一个折磨了北宫季恒多年的难题,他耸肩说:“跟悦儿的妈妈一样,下面没有上面又找不着。这事情真是……”

  北宫裔惊然说:“悦儿的妈妈也是这样?”

  “照理说我们六族找个鬼比找人要容易上万倍。但是,这事真的蹊跷。公西守幽冥,幽冥没有。鬼王在人间,人间也没有。李氏推背,能知古今,但是遇上这事,也例外了。钟离和蒲当个族长当得那么暴躁,也是有原因的,烂摊子她扛了不少。”北宫季恒走完了台阶上到了二楼,似乎有点同情现任族长的样子。

  北宫裔思索着:“二叔和悦儿的妈妈都是这样……他们之间会不会……”

  北宫季恒看到了侄子怀疑的神色说:“和渊也是这样想的,他一口咬定二哥的死跟司芊楚有关。但是没证据啊,人不在了魂也不在。”

  二楼比一楼暗多了,走廊两边都是病房,左右格局非常对称,死板的对称显得死气沉沉。透过房间照射到走廊上的阳光少得可怜。这里采光不好又没有通电,灯光也是指望不上了,所以一下子感觉从下午直达黄昏。

  北宫裔发现了现在的环境不佳用轻快的语调说:“这里气氛很到位,如果二叔还逗留在医院里,他应该比较喜欢这边。”

  北宫季恒沿着走廊向前说:“那就走慢一点,希望二哥帮个忙,能够现身。”

  归元寺又称归元禅寺,始建于清顺治十五年,是武汉香火最旺盛的寺庙,这个时候里面是一片游人纷纷的景象。但是如此盛名的寺庙其实只有僧侣数十人。游人在庙中参观礼佛的时候,基本上见不到什么和尚。其实寺庙的部分地方也没有对外开放,包括最为重要的藏经阁。

  北宫律和梅婉蕴却来到了这个非请勿进的地方。梅婉蕴毕恭毕敬地把装在零钱包里面的佛珠递给了前面的老者。

  老和尚颤颤巍巍的双手接过,拉开棉质零钱包的拉链,不由对里面一粒粒佛珠心生敬畏,然后捧着那串佛珠穿过摆满经文、法器还有佛像的柜架走向大殿深处。

  旁边一个稍微年轻的中年和尚客气地对他们两人说:“两位稍微坐一下。”

  梅婉蕴礼貌地说:“谢谢大师!”而后随北宫律坐到了一边的椅子上。

  这位面善的和尚似乎从梅婉蕴花容月貌的脸上看出了一些什么,于是用规劝的语气说:“小姑娘啊,我们帮你再续这份善缘,你可要好好珍惜!”

  梅婉蕴想到了这事的经过就愤愤不平地说:“大师,不是我不珍惜,只是这世界上的麻烦总是来找我,我根本躲不开!”

  和尚似乎早就料到她会这样说,听完之后告诉她:“上天让你经历这些,不是由于以前的因就是由于将来的果,都是为了成就你啊。宽水养鱼鱼易活!”

  北宫律看到梅婉蕴委屈的看着自己,于是对婉蕴回以宽慰的一笑,并且对和尚说:“谢谢大师指点。”

  和尚把目光放在北宫律身上是,明显多了一分担忧,但也只是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就无奈地离开了。

  北宫律看着和尚远去的背影时陷入了沉思之中。

  突然这辆公交猛然刹车,林悦紧抓着栏杆的手也无法阻止惯性让身体迅速往前扑去。这次刹车是她有生以来见识过最严重的一次了,车厢剧烈的摇晃着,她重重地摔倒了地面,旁边人们的惊叫声虽然格外的响亮刺耳,但是她却感觉自己的注意力在落地一瞬间被疼痛麻木掉了。

  正哼着歌在办公室里面擦柜子的鬼王莫名一惊,回头看到他卧室的房门,所有的注意力都落在了里面,不知不觉扔掉了自己手中的抹布,三步并作两步走向房内。

  此时在家里被数学作业折磨得要死要活的叶阳茜突然接到了鬼王的电话。

  “叔叔?”

  “快点到我这里来!”鬼王现在不在办公室里面 ,而是在房间里面。他的房间里比较昏暗,因为里面没有电灯。有的是一片环绕房间的油灯。他手上拿着的一盏油灯火焰看上去很是微弱。

  钟离和荆、澹台芸跟澹台涉三人出了医院,一直粘着钟离和荆的澹台芸突然说:“对了,我还有点事,先走了。”

  钟离和荆倒是开心,澹台涉一脸无所谓。澹台芸走远了之后,钟离和荆幸然道:“终于走了!”

  然后他突然意识到澹台涉还在旁边,最后一个字收声特别快。谁知澹台涉似乎没有注意到钟离和荆的心理变化,看着澹台芸离开的方向说:“算是走了,最近她就没有正常过!”

  “哦,是吗?她一直都这么奇怪?”

  澹台涉奇怪地看着钟离和荆说:“遇上你之后就更奇怪了!她从来没有对一个异性这么……这样子过!”

  钟离和荆想起自己一夜那个什么情的频率之后有点心虚接着问:“你说的是什么样子?”

  “她从来都是视男人如粪土的,”澹台涉琢磨着说,“第一次看见她对一个异性这么友好和亲密。“

  “不要吧……”

  澹台涉看不到钟离和荆复杂的表情,正想问什么的时候,自己的电话来了。接了电话就是叶阳茜的着急的声音:“,悦儿在不在你身边?”

  澹台涉听到叶阳茜的语气觉的有点不对劲说:“她坐车去你家了,比我先走一步,怎么了?”

  叶阳茜在电话那边着急地喊:“过来、过来,赶紧到鬼屋来!”

  “怎么了?”澹台涉问。

  “悦儿出事了!”

  “喂?”澹台涉被急急忙忙的叶阳茜挂了电话,自己却是糊里糊涂。于是赶紧跟林悦打电话,但是那边始终没有人接。

  一旁的钟离和荆问:“怎么了?”

  “难道真的出事了?赶快去鬼屋!”澹台涉结束拨号疾步离去。

  这次鬼屋的办公室里面多了一盏细长的立鹤造型的青铜油灯,看上去这灯有些年月了,但是质量很好依旧是可以用很多年的样子。鬼王、叶阳茜、钟离和荆还有澹台涉围着这盏神情严肃的看着上面微弱的蓝焰。

  澹台涉说:“这个就是林悦在你这里的寄名灯?”

  “是的。”鬼王一改往日的淡定,有些急躁的敲击着桌子说,“一直都很好,突然就变成这个样子了。生命气息非常微弱,但是我派出去的鬼都找不到她。”

  钟离和荆倒没那么着急说:“现在是白天,鬼气被太阳压制着,能力有所不及,但是到了晚上你要找人可就方便多了。”

  “还等到晚上?”澹台涉担心地说,“林悦等不等得到啊?你可是鬼王,怎么突然就出这事了?”

  叶阳茜也是发着愁说:“是啊,叔叔,妖衍尸玉不都被烧死了吗?怎么突然又这样了?难道是血魔?”

  钟离和荆得意地说:“我就说那个女孩子一定和血魔有关系嘛!钟离和渊还说我搞不清状况,傻里傻气的一早上就坐飞机往北宫家跑!”

  叶阳茜拿出手机说:“叔叔,我还是跟爸爸打电话,让他帮忙吧。”

  澹台涉有些责备意味地说:“原来你还没有跟你爸爸说啊?”

  鬼王按下了叶阳茜的手机说:“现在找他没有用,找人我比他在行,我找不到的人,他更不可能找到了。”

  钟离和荆说:“那你找我们来做什么?你不是准备多叫点人帮忙找人的意思吗?”

  这时,北宫律从外面跑了进来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悦儿怎么了?”

  钟离和荆瞧见进来的北宫律说:“又来一个?你现在到底是什么打算?”

  鬼王说出了他心里的想法:“现在唯一的线索就是这盏和悦儿有联系的寄名灯,办法是有的,我来作法,但是你们谁愿意魂魄出窍帮我去找到她?”

  除了钟离和荆有点吃惊之外,其他人都在第一时间说:“我去!”三个人的声音落地,钟离和荆更吃惊了。

  鬼王看着他们三个说要去的人:“一个人去就够了,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不是一件安全的事情,我给你们三分钟时间商量。”

  叶阳茜首先就说:“我和悦儿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我们之间最有默契了,我去!”

  澹台涉先瞟了茜一眼,接着说:“就你那菜鸟样,我去啦!”

  “你才菜鸟呢!”叶阳茜反驳极快,跟条件反射似的,一看就是平时被别人小看太多次的结果。

  北宫律关切地说:“悦儿是我妹妹,是我这个做哥哥的没有照顾好她,应该是我去。”

  钟离和荆站在鬼王身旁抱臂看着对面你一句我一句争着要去三个人。而后对鬼王说:“这种有技术含量的事情。当然是我这个做师叔的去了。”

  然后钟离和荆对他们说:“你们都不要争了,浪费时间!”



温馨提示:
七族事件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七族事件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七族事件全文阅读和七族事件txt全集下载。七族事件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七族事件 第72章 失踪   很奇怪的感觉,北宫季恒和北宫裔好似散步一般地在荒废的医院里面散着步。   现在两人在一楼转了一圈,正在上楼。   北宫裔走在台阶上说:“记得我和律最后一次来是、大概是十年前。”   从北宫季恒没有 2013-09-14 00:58:28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