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章 心事各自知

作者:风过而    更新时间:2013-10-28 17:21:32    状态:已完结
  第六章心事各自知

  无忧王望着身边的项王,这位项王年近五旬,虽国破落难,但依然满脸的淡定,看不出丝毫落魄的神色。心里也不觉感叹:看项王气势可知项国风尚,这项地易得,项人难收。看来在这里还得费些心思。

  项王彦也注视着眼前这位齐军主帅。心里揣度着:这位年轻的齐国亲王,看上去很随和,很少年轻上位者的那种凌厉霸气,倒象邻家的书生,谦逊有礼。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年轻人,此时正运筹帷幄,统领十几万大军,或围或攻,陷敌于手中,谈笑间就斩将杀敌数千人。这小王爷绝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这齐军请来容易,只怕送走就难了。

  项国地处中原腹地,沃野千里,人口数百万,项人多以耕读贸易为主,与各国关系皆友善。项国居于齐陈两大国之间,一直近齐远陈,年年向齐国供奉,且项国还以一位公主与齐国联姻,嫁给齐王为妃。不料陈国觑盱项国土地、财富,发兵入侵项国,不出半月就占了项国京都项城,驱逐了项王。齐项联盟,项王自然就去齐国借兵复国。本来项王只是想借齐兵之势,使陈军知难而退,复国后以项国几年的税赋支付齐国军费足矣。但齐王竟发雷霆之怒,誓要为项国主持公道,派重兵征讨陈军。齐国都帮到这个份上,项王也就不好再推辞。

  而齐国这次出兵却是另有内情,因为齐太子祎早就想把项国收在自己封制下,但项国虽然是齐国的属国,只纳贡不归属,太子要想占据道义上说不过去。而陈国入侵项国,齐国早就获知消息,齐王本可以发兵助项拒陈于项地外,但太子以征兵为由,故意稍迟了几日。待陈军占了项国大部分土地,项王被逐流亡齐国,面见齐王相求,太子也趁机把青州十万大军征调过来。随后发檄文,说是伐强扶弱,助项复国,实际上是借机把十万青州兵收在麾下,入住项地,兵权、项地尽皆徐徐图之。齐太子又以齐项联军,项王名位仍存,齐军统帅自然不能低于项王,才好拿捏,请命亲自挂帅。齐王担心陈军内多能臣猛将,贵为齐太子自然不能轻易犯险,所以太子又力主把代己征讨的大任派给了无忧王。

  无忧王齐祀深知太子齐祎的意图。所以他也不介意陈军在项地多为恶几日,这样项人更加思齐恨陈,期间陈军必然和项国残余势力争斗,又就借陈军之手削弱了项国的力量。自己在项国谋事自然就越发少了阻力。首日攻城,征召死士,项人为复国自然是踊跃报名。攻城一战,死伤近两千人,多半是项国的士兵。接着又有散布各处的项军万余人前来加入,无忧王马上就将他们分拆到各营。项王心内虽然不满,但无忧王笑脸以对,霸道做事,军令都下了,再一副谦恭的样子,征求项王的意见,项王是个明白人,也不好说破。

  项城内的大火烧了一夜,到天明还在冒着浓烟。

  齐军的攻势也在早饭后发动,满天的箭雨,一波紧过一波的攻击,不时有齐项联军的死士冲上城墙。随着一个一个落脚点被抢占,齐军在项城城墙上也渐渐打开缺口。陈军在将领的带领下也拼命组织反击,想歼灭塞入自己防线的敌军。项城的城墙上进行着一场血腥的厮杀。

  陈琦骑在马上,看着城墙上不时闪现的齐军身影,他担心这城是几乎快要守不住了,就在刚刚他分别接到了陈王的传书,塔城、盐城同时告急,陈王已经派大王子率五万精兵驰援边境,为防齐军乘势冲击边境,项城务必要坚守十日。陈琦在看到坚守十日几字时,直接摇了摇头。今天的攻势就可看出,齐军是势在必得,今天的攻势远猛于前日,不仅猛攻东城,就是南城和北城也攻势如潮。加上昨夜粮库被袭,陈军士气低落,随着齐军逐渐的占上城墙,已经有地方出现溃退的迹象。陈琦知道一旦被齐军冲下城墙,打开城门,那么项城内的几万陈军想再撤出都难。

  陈琦心里虽然焦躁,但还是稳坐在马上,神色平静,他身边立着是二百名亲军卫队。现在整个项城内守军、禁军都已经顶到了城墙上,能不能撑过这次攻击,只能是尽人力听天命了。

  而此时,项城的监狱那边,突得喊杀声大作。陈琦不禁眉头紧皱,急忙让卫队长带一半卫士赶紧去监狱那边看看什么情况。陈琦暗骂自己真是老糊涂了,那监狱中除了原先关押的囚犯,就是近几日抓捕的项军或作乱者,本来是有兵马镇守,但因齐军攻城势急,手下几位大将都上去守城了。监狱那边的防范力量就薄弱了,项城内的齐军内应,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冲进牢房,放出被俘的项军,这可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公孙晓提着佩剑,急匆匆催马过来,走近陈琦身边,低声说:“大帅,项城怕是要守不住了,从北门撤吧。”陈琦紧锁着眉头,说:“现在我军和齐军纠缠在一起,如何脱身撤退,况且撤出项城在这项地,一无所依,即便离我们最近的塔城也需三日路程。这一路上只怕逃不过齐军的追杀!现今只能是拼死守住,争得一丝缓解才能确定如何撤退呀!”

  公孙晓也点了点头,招呼几名卫士过来,叮嘱了几句,回身又冲回去,一面大声呼喊:“陈军将士听着,陈王已派大王子领十万大军马上就到,到时里应外合全歼齐军了!”那十几名卫士也分别策马向四下散去,大声呼喊着。城墙上的陈军闻听都为之一振,斗志重新燃起,奋不顾身和眼前的齐军搏杀。齐军冲上城墙的几个据点竟被压缩、清除。

  子龙在马上举枪摆了摆,吊楼上的令旗一变,金锣声响,攻城的齐军次第退回。

  而监狱那边也传回消息,囚徒和俘虏抢占了牢房,已经被压制在监狱内,他们冲不出来,外面的陈军也冲不进去。现在守城要紧,也是在抽不出力量去进行清剿了。

  陈琦召集几位将军到帅府商议,陆宽、厉闻明、张勇、公孙晓,还有项城守备将军孙亮,边军将领刘景生都是一身血迹,战袍凌乱,也顾不得整理,一坐下有的端起水壶大口灌下,有的则默默不语。

  陈琦环视一下左右,也不客套,直接对大家说了自己对战事的看法:齐军紧逼,已无退路,只有坚守待援。手下将领也是商议一番,最终决定还是按大帅之意坚守。一面继续加强城防,加强对城内作乱者的肃清。同时,飞书陈王及大王子,尽速救援。现在陈琦和他的将领都已经意识到,齐军围困项城的同时,已经收复了项地其他的多半地方,项城已经成为陈军在项地的孤城。城池随时可能被齐军攻破,而撤退也了无生路。只能坚持到大王子的救兵赶到或是离项城稍近能够接应的上,才有可能撤出。

  齐军上午的攻城结束,却没有继续发动攻击。

  齐军大营内,项王望着眼前的项城,心急如焚,但他不能表现出来。齐项联军连攻两日,皆未能破城,城内的大火浓烟一直未断,这项城可是自己的大本营,让陈军在城内为害一日,就让自己痛心一日。但项城城高墙厚,陈军元帅老到,军兵凶悍,攻城两日已经损伤齐项联军五六千人,其中还以项军死伤最重。虽然几日来,项国的大部分的地方都已经收复,可项城不进,自己这项王还是有种有家不能回的感觉。

  无忧王知道此时各方人马都在盯着项城,太子齐祎与自己飞书每日往返,随时关注这里的战事。无忧王让子龙严密围城而攻城未尽全力,因为他知道,这项城一日不进,项王就不能宣布复国,自己正好趁这段时间,分兵进占项国其他要隘。而太子也要趁机向齐国的各个地方派遣自己的亲信。

  围城已经三天,自攻城至今又三天,离十日破城的期限还有七日,子龙安排好军务,就带了几位将领到无忧王帅帐汇报战况。走到帅帐前正碰到项王从对面过来,众人纷纷见礼。项王赶紧上前几步,拉着子龙的手,一起朝帅帐走去。

  无忧王齐祀在众人面前还是那么随和的样子,招呼项王和众将坐下,吩咐侍卫准备茶水。项王待大家都坐下,向无忧王拱拱手,微笑着说:“王爷,咱们连着两次攻城,这次更是冲占了几处城墙,几乎就要破城,偏偏又被陈军挡回,实在是可惜呀!”

  无忧王并没答话,只是瞥了眼子龙。子龙赶紧站起身,抱拳躬身说:“禀报两位王爷,此次攻城本是已经攻上城墙,但我军立脚未稳就被陈军反击,我见伤亡太大,若连续攻击,气势和兵员已衔接不上,故而下令暂停攻城,末将未能攻下城池,请王爷治罪。”项王听子龙说完,赶紧上前几步,伸双手搀着子龙的胳膊,一面转头望着无忧王,呵呵笑着说:“这是哪里话嘛,子龙将军征伐有制,爱兵如子,大败陈军还我项城只是迟早。将军辛劳,何罪之有?!”

  “恩,子龙将军也不必再说了。今日正好项王也在,我就在这里和你立个军令状吧,你若自今日起七日内攻下项城,我便替项王许你一地封邑,若七日无功,你就回家砍柴去吧!”无忧王假意冷冷的对子龙说完,看着项王问,“王爷,您觉得可以吧?”

  项王在咽喉处梗了一下,面露微笑连连点头,只是心里暗暗发恨。



温馨提示:
江山入画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江山入画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江山入画全文阅读和江山入画txt全集下载。江山入画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江山入画 第六章 心事各自知   第六章心事各自知   无忧王望着身边的项王,这位项王年近五旬,虽国破落难,但依然满脸的淡定,看不出丝毫落魄的神色。心里也不觉感叹:看项王气势可知项国风尚,这项地易得,项人难收。看来在这里还得费些心 2013-10-28 17:21:3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