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五章 和谈扩胜果,回朝遇故交

作者:风过而    更新时间:2013-10-30 18:00:20    状态:已完结
  第五章和谈扩胜果,回朝遇故交

  陈诚从王宫出来,带了陈义和许博雄再次来到驿馆。这次他带的人更多,不过不再是拿刀动枪的军兵,而是排场的仪仗。城外行营周围警戒的陈军也全部撤走,换成礼部的大臣送去了美酒佳酿。

  戴荣祯自然也就和陈诚客客气气的说着话,但说来说去一句话:无忧王的消息他也没有,不过一有消息他肯定马上转告。陈诚就让仪仗直接驻在驿馆,自己也拉着戴荣祯的手进屋,喝茶等候,一天不见等一天,两天不见等两天。

  暗地里,洛城内明察暗探也是到处搜寻,最初是缉拿,现在是礼请。

  无忧王齐祀此时正悠哉游哉的和肖天佑煮酒谈天。

  无忧王那日嘱咐好戴荣祯,从外面招进几名歌姬,然后易了容就带着莹儿夹杂在其中悄悄出了驿馆。莹儿也恢复了女儿家的装扮,两名丫头跟着。走在外面任谁看着也以为是哪家的公子带了娇妻出来踏雪赏景的。早有自己在洛城安插的细作,给准备了车马,无忧王直接去了肖天佑家,通报了姓名,肖天佑听说是自己的结拜兄弟带着弟妹前来,自然是热情接待。一连几日呼朋唤友前来相陪。无忧王倒是又结交了不少陈国的王公大臣之后,这些青年才俊也多是性情中人,经肖天佑介绍,知道这位齐公子是齐国做瓷器生意的商人,与肖天佑是好兄弟,也都齐呼兄弟;彼此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的感觉。每日里你来我往,饮酒作乐,偶尔也谈谈天下大势。其中一位任职禁军的青年将军,酒后还说到自己奉命访拿齐国使臣。无忧王听得开怀大笑,倒把众人笑的莫名其妙。

  陈诚先倨后恭,昨日带兵去驿馆相逼,今日又带仪仗相迎,无忧王早已尽都知晓。知道陈王已权衡利害,再无加害之心了。无忧王吃罢午饭,就和肖天佑辞别,这几天无忧王对肖天佑说是想在洛城开家瓷器店,肖天佑马上让人在繁华的地段给选了店址,交付了租金,写了契约。此时要走,肖天佑也不勉强,吩咐人准备车马相送。

  到了城外十里长亭,早有迎接的车马在候着,肖天佑才与无忧王依依惜别。

  无忧王乘马车到了行营,吕征正带着一队羽林军在辕门等候,一起进了营帐,无忧王与莹儿等人更换了衣服,然后回到城内驿馆。

  陈诚心里焦急,但又不好表现出来,起初还和戴荣祯聊着,后来直接对视无语。听到外面有人进来禀报说无忧王回来了,陈诚与戴荣祯一起急急忙忙迎出来。

  戴荣祯这几天心里也是挂牵,虽然无忧王交代他说:陈诚一旦回国,可能对自己不利,自己先出去玩几天再回来,陈国来人相问就如此这般应付,不必担心。可是无忧王一出去就几天没有音讯,自己怎么能不担心。如今见无忧王满面春风的回来,一颗心也放到肚里。

  无忧王和陈诚在项城已经相见,当时是胜败相见,现在是主宾相见。面子上的礼仪还是得做足。

  陈诚与无忧王直接去了王宫,见到陈王,双方重新交涉了各自主张,最后对于齐项两国提出的条件陈国尽数答应,等第二天把和谈的约定交由陈项两国的丞相拟好,各方签署盖印就行了。当晚,陈王宫内为齐项的使臣举行盛大的宴会,也是欢迎大王子回国。宴会上肖天佑远远望着无忧王,和几个相好的官员私下嘀咕:“这无忧王神态有几分和我兄弟相似呢!”众人只当他醉眼朦胧。

  此次和谈,陈国割让位于陈项齐三国交界的荷城给齐国,并以三年赋税赔付齐国军费,与项国交界的关隘城防守兵撤退半数;并承诺三年内不再对项国用兵。齐军则全数释放俘虏的近五万陈兵。到最后,齐陈项三国议和,细细想来齐国成了这次战争最大的大赢家。

  无忧王再次来到佑安寺,向净明禅师辞行。禅师叫过莹儿,给了她一颗丹药,然后对无忧王说道:“这是用天山雪莲密制的灵丹,能解百毒。至纯易污,这或许能脱她一难。”

  无忧王待要问询,禅师笑着对他摇摇头:“不可说,不可说。”

  从洛城到平关,一路天寒地冻,好在陈王早就传令驿道所在的州府县衙,提前安排人清理道路,但使团也走了半个多月。过了平关就是项国的地界,早有齐军与项军在关外迎接。子龙带众人与无忧王和戴荣祯见了礼,便和齐项两军的几员大将列在使团两边,率大军护送使团返回项城。

  宜城到项城的各地,官府及百姓听闻使团回来,皆夹道欢迎。还未曾进项城,无忧王就收到齐王圣旨:命无忧王齐祀接旨后马上回国;驻项齐军十万兵马由子龙暂行节制,移师荷城、临城,在两地巩固城防,进行休整。

  此时,已快到年底。项国复国,举国欢庆。无忧王本就是爱热闹的人,且战事已休,和谈已成,难得和莹儿一起,往日还得偷空到各地游玩,这次沿途怎能只顾赶路。无忧王安排队伍沿驿道行进,自己带了莹儿和两名丫鬟换了装扮就离开大队。遇山观止,遇水登舟,见美景而流连,见美食而尽尝,把那项国一路的风土人情看了个痛快。

  到了齐国边境,吕征和大队也刚刚到达,接了无忧王与大队人马会合,一起到驿站休息,当地的官员免不了登门奉承,无忧王也是以礼相待。

  在鲁城外,太子齐祎亲自率迎宾大队接无忧王一行进城。

  无忧王一行先回府沐浴更衣,等明媚和明慧给莹儿梳洗打扮了,穿上华丽的衣衫,一起赶到王宫觐见齐王。到了王宫,齐王早已经把平王夫妇接了过来,齐王与皇后在寝殿正和平王、顺王夫妇说着话。无忧王带着莹儿与齐王和父母以及顺王夫妇行礼。

  平王妃就拉了莹儿的小手,仔细的打量了 一番,一面责骂着无忧王:“你这孩子,自己去战场,就让我们够担心的了,怎么还让太子把莹儿也带去。让我好好瞧瞧的莹儿,要是受了一点委屈,看我不敲断你的骨头。”莹儿被婆母拉着,低着头只是脸红不语。

  无忧王知道母亲也是心痛莹儿这么些日子在沙场跟着自己受苦。并不是真的要责罚,就诺诺的应了,抽了个空转身到外面又与朝中各位王公大臣见礼。

  不多时,齐王在平王、顺王陪伴下来到大殿,听了齐祀的回禀,大加赞赏了一番。接着宣布盛大的庆祝宴会正式开始。

  无忧王坐在太子邻席,他路上就已经知道这次宴会一是为庆祝出师项国大胜陈军,和谈成功,为太子和自己庆功;二是皇后邀请吴国公主前来齐国过节,顺便与太子见面,准备两国和亲。所以就端了杯盏坐到太子席上,一定要和太子干上三大杯,太子也不推辞,连喝三杯。见太子满脸的喜色都写在了脸上,无忧王便又串弄着要去女宾那边看看这位未来的太子妃。提议一出,周围几家小王子纷纷响应。齐王听到了无忧王他们一帮小兄弟与太子的喧闹,对太子轻点下头;平王对无忧王却是狠狠的瞪了一眼,他身边的顺王齐昌打了声呵呵,劝道:“年轻人嘛,让他们热闹一下吧。”

  得了齐王和父辈们的首肯,无忧王就端着酒杯领着齐禄他们几个转到齐王妃那边。

  齐王妃和几家王妃坐在一起,见无忧王几个子侄过来,就招呼他们来敬酒。齐禄是个十七八岁的毛头小子,敬完酒就直接问自己的母亲顺王妃:“娘,我那未过门的嫂子在哪里?”

  顺王妃嗔怪的打了他一下,然后笑着指向次席一位年轻的女孩子。那吴国公主正紧挨着莹儿坐着,听到这边有人在谈论自己,也扭头过来,大方的冲几个王子一笑。

  齐禄喃喃的说:“我的天,真美!”

  无忧王也不由心里暗暗喝彩,这个女子真是国色天香,妩媚动人,称得上是绝色美人。见众兄弟都在发愣,自己忙咳了一声,走到吴国公主面前,先见了礼,又让女侍给众人满上酒,“小王齐祀见过公主,祝齐吴两国永世交好,祝公主永远美丽,请干了这杯酒。”

  吴国公主定定的看着无忧王,站起身,也没有还礼,居然轻叹了一声,说:“齐祀,我认识你,我叫英萍,你还记得我吗?”

  无忧王愣了一下,沉吟了片刻,他实在记不起自己何时见过这位公主。于是微微一笑,“哦,公主认识我,那是我的荣幸呢。”

  齐禄已经嚷着:“喝酒,喝酒!”说着就招呼几个王子干了杯中的酒,看着吴国公主。吴国公主已经恢复常态,款款的施了礼,然后端起杯中的酒,说:“谢谢诸位王子,既然齐祀王子祝我吴国与齐国世代交好,我定然要干了这杯,不过王子又祝永远美丽,这一桌那个姐妹不是美丽动人,所以大家要一起喝了才是。”满桌的女孩子也都站起身举起杯。吴公主用右手接过莹儿的杯子,吩咐一旁伺候的女侍,“给我这位妹妹倒上陈酿。”

  无忧王疑惑的恩了一声,莹儿也笑着对吴国公主说:“英萍姐姐,我不能喝烈酒呢。就喝这杯果酒好了。”

  吴国公主笑道:“那怎么行,你和齐祀王子同气连枝,他提议的酒你当然要和他喝一样的酒。”说完,举杯喝下自己杯中的酒。

  无忧王见莹儿为难的轻皱眉头,赶紧喝掉自己手里的酒,说道:“莹儿喝不了这陈酿的烈酒,我替她好了。”说完就待转过去伸手接莹儿的酒杯。却不料吴国公主早抢到手里,一仰头喝了下去,“既然妹妹不能喝,那是我不对了,我喝就是了。”

  无忧王见众人有些发楞就喝了声彩:“公主好爽快!”

  众人也齐声附和。齐禄又嚷着让女侍赶紧再满上,要和公主再喝一杯,其他王子都跟着说好。吴国公主也不推辞,转身离席站到一群王子面前,接过女侍斟上的陈酿,看了一眼无忧王,一口干了。无忧王真的是无语了:这是怎么个状况呀?自己全被弄晕了,喝就喝吧,总不能让人笑话。

  太子不一会儿也过来敬酒,吴国公主再无异样。无忧王抽空拉了太子的手到一边,悄声问道:“哥,你和我说,你是不是早就认识这位美丽的吴国公主?”听那公主说认识自己,无忧王心里有些疑惑,又不便问公主,所以先问太子。太子笑了,对无忧王说:“你也认识呀。”见无忧王一脸的困惑,就笑着说:“你忘了吗,我们在大都为质的时候,吴国的王子和他身边那个假小子~”听到这里无忧王恍然大悟:“不是吧!我记得那时吴王子总带着一个小丫头,女孩子吧还总和我们打闹,眼比天高,盛气凌人的很让人讨厌呢。”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太子,“这古人说女大十八变,诚不欺我。哥你打算何时抱得美人归。”太子也是心里一美,却装作淡然的样子说:“哪能像你,得着个莹儿就天天要拉在手里,整天儿女情长,小心英雄气短。”无忧王连连叫屈:“我那不是父母之命嘛!”说完自己已是哈哈大笑。



温馨提示:
江山入画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江山入画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江山入画全文阅读和江山入画txt全集下载。江山入画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江山入画 第五章 和谈扩胜果,回朝遇故交   第五章和谈扩胜果,回朝遇故交   陈诚从王宫出来,带了陈义和许博雄再次来到驿馆。这次他带的人更多,不过不再是拿刀动枪的军兵,而是排场的仪仗。城外行营周围警戒的陈军也全部撤走,换成礼部的大臣送去了美 2013-10-30 18:00:2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