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六章 各家执各词

作者:风过而    更新时间:2013-11-07 08:00:16    状态:已完结
  第六章各家执各词

  因为牵扯的各方已不是哪个衙门能单独审理的了,陈王传旨由大王子、许博雄、肖天佑监察,刑部、兵部共同参加,审理此案。

  堂上,各家各执一词,依旧是吵得不可开交。刑部、兵部两边的主事知道自己的职位,在三位监察面前称不上份量,直接把各家的证词往上一交,请大王子定夺。

  大王子陈诚听了半天,自然也就明白了其中的缘由,里面涉及另两家王子的利益,有二王子那边的薛侯爷,有三王子那边的许、李两位少将军,自己两旁的肖天佑和许博雄,一个是二弟的人,一个是三弟的人,实在不好拿捏。但兹事体大,在洛城内已经闹得满城风雨,若不处置,恐会生出更多是非。陈诚望着身边的两位助手。

  许博雄人老成精,建议先退堂候审,由三位监察先做个计议。堂上几家由刑部、兵部的人分开带下去候着,若是待在一起,保不齐又得闹将起来。特别是许将军,僵直着脖子,瞪着古月天气咻咻的就要往上冲,幸得身边的人拦着。古月天也不是省油的灯,伸着手作出锁喉的手势,全然不惧。看得薛侯爷心里那是一个嘉许不已,一下堂,薛侯爷就拉着古月天问起那天的详情,末了定要和古月天结拜兄弟,古月天也不知可否,只推说在衙门里万事休提。

  在监察司后堂,大王子陈诚让许博雄先说,许博雄也不谦让。风月楼一事,许世藩滋事在先,齐瓷坊伤人在后,接下来是薛侯爷与李文成兵戎相见。说白了就是一众公子哥争风吃醋,原本也不是什么大事,但薛侯爷擅调禁军,李文成私用亲军,这都是违背了陈国的大律,按律皆应治罪。但又关乎皇后和李大将军的颜面,当然其中也有许丞相自己的侄子。所以许博雄认为,找出个替罪羊,重重的处罚了,平了民议即可。

  肖天佑自然听的出来许博雄的阴损,但故作不知,问:“那许丞相认为,这替罪羊选哪家是好呢?”

  许博雄略一沉吟,看了眼大王子,见陈诚只是端着茶喝水,并无什么暗示。就笑着说:“那洛水风月不知检点,引蜂招蝶,有伤风化,乃是此事的起源,依律查封,将风月楼老鸨及那叫心怡的女子下狱,其他人等全部收为官奴;风月楼的财产全部充公。至于齐瓷坊,恣意行凶,打伤朝中将军,理应严惩,肇事者交刑部,问明做实罪过,斩首示众,齐瓷坊即日查抄充公。薛侯爷擅调禁军,李将军私出亲军,也是为平息城内骚乱,情有可原,但为肃军法,每人罚三月俸禄即可。小侄世藩也有不当之举,但身受重伤,也罚他三月俸禄。不知大王子和肖大人意下如何?”

  陈诚只用鼻子恩了一声,听不出是允是否。肖天佑已经火冒三丈,许博雄这么一说似乎很有道理,拿着些不相干的人做替罪羊,官家子弟略施薄惩。但这里面却大有曲折:风月楼是薛侯爷的面子,齐瓷坊是自己的面子,但究其源都是太后、皇后和二王子的面子;许博雄把这两家治罪,抄没,那不就等于重重的打了二王子一系的脸。至于薛侯爷、李将军、许世藩的罚禄只不过是隔靴搔痒,无关轻重。许博雄这个算盘打得是很好。

  肖天佑压住怒火,先是赞了一句:“许丞相真是久历官场,处理起来老成干练,叫肖某佩服得很呀?”

  许博雄自然知道肖天佑这话里是西北风刮蒺藜----连讽带刺。却老着张脸只是呵呵着连说:“肖大人休要取笑。”

  陈诚听得出肖天佑话里的不满,就放下茶盏,看着他,问:“肖大人的意思怎样?”

  肖天佑接口就道:“王子,那花街上的店户都是纳了税银的,若说有伤风化,那不是整条花街都得关了、抄了?那齐瓷坊伤人,也是在许少将军打砸了以后,才不得已出手,身为将军无视王法,纵奴行凶已是不该,却在一个商人手下一个照面也走不了,更是损我大陈军威。”大王子看许博雄老脸已是通红,就轻咳了一声。

  肖天佑急忙收住,陈诚就问:“先说你觉得该如何处置吧!”

  肖天佑就接着往下说道:“事情起自许将军,身为朝廷将领,理应自知检点,不该纵奴为凶,降职留用;齐瓷坊虽属自卫,但不知轻重,风月楼身为事主也有干系,两家各出些银两,为受伤的军兵赔偿医药。薛侯爷、李将军擅动兵马,也是为保城内安宁,就按许丞相之意办理好了。”

  大王子听了,略点了下头,许博雄和肖天佑的意思,他已在心里权衡了一下。许博雄看上去说的义正言辞,但却是打击了二王子一系,保了三王子一系。肖天佑的意见倒是比较公允,也顾虑了许博雄的颜面。自己作为大王子,虽然授命全权处置此事。但一个处置不当,就会得罪了二王子或是三王子。许博雄和肖天佑也都看着大王子,等他决断。

  陈诚也不急于说话,他在来此之前已经去陈琦老元帅府,陈琦也知道大王子去找自己是问计的,只说了:“不可不断,不可立断。”

  此刻,陈诚也已经知道了许博雄和肖天佑的意思,心里已经有底。看看外面天近晌午,就说道:“也是晌午时分了,两位大人也先去吃了饭菜,咱饭后合议,将结果报与父皇吧。”

  陈诚直接去了陈琦府中,将上午审理的结果及许博雄、肖天佑的意见都说给了陈琦听。陈琦听了点点头,对大王子说:“这事关系着另两家王子,大王子您一定要处理得当呀。”陈诚恭敬的看着老元帅,问:“那老元帅的意思呢。”

  陈琦想了想,说:“风月楼是薛侯爷的财路,薛侯爷身后是皇后和二王子;齐瓷坊是肖天佑的生意,肖天佑是太后的人;而太后和皇后都是站在二王子一边。许世藩是许博雄的侄子,许博雄和他的龙溪党站在三王子一边;李文成后面是李灏,李灏虽然没有明确表明自己是站在三王子那边,但应该也是有此倾向的。您虽是大王子,但我朝尚未立储,太子一日不立,则你们兄弟三人之争难止,朝中的各派势力也就纷争不止。这实在是我陈国的一大隐忧呀。而许博雄和肖天佑此时接着这件事,就是要看各方的反应,特别是您的反应,但无论如何处理,拉拢了一方,就得罪了另一方。”

  陈诚也点了点头,深深的叹息一声:“老元帅,我的心里并无意要做这皇位,我只是看这天下纷争,民不聊生,只想荡平中原,一统神州,还百姓一个安居乐业,到那时我心愿也了。”

  陈琦望着陈诚,站起身,深施大礼,激动的说:“大王子心怀天下,实在是陈国之福,天下苍生之福。老陈有生之年定当竭尽全力,辅佐当王子成就此愿。”

  陈诚急忙拉住陈琦,扶老元帅坐下:“老元帅言重了,但有您这一番话语,我陈诚定不负您所愿。老元帅,那您说眼前这事该怎么做?”

  陈琦想了想,说:“此事还得居中协调。你先去太后那边,把许博雄和肖天佑的意思说给太后听,看她怎么说。再去李灏将军处,看他如何说。只要这两边没有什么说法,那就按肖天佑的意思,上呈陛下裁决好了。”

  下午,再次传各方到堂。大王子宣布此事已经查明原委,但涉及各部,人员众多,需审慎处置,所以待与各位会审的大人合议后,再呈报陈王裁定。所涉各人都由保人作保,先各自回去,明日一早再来监察司候判。

  当天,大王子就去了太后宫中。太后听了只说了一句:“天佑这些年越发老练了,做事决断的也还公允。”

  辞别了太后,陈诚回到府中,又找李灏将军来府中议事,李灏听了也没说别的,只是说:“老夫教子无方,犬子恣意妄为,实在是应该施以惩戒,但凭大王子处置,老臣绝无怨言。”

  得了这两边的答复,陈诚就合同许博雄、肖天佑及刑部、兵部的主事,一起到王宫面见陈王。说了堂上各方的证言,会审的各位大人也都有签押在上面。陈王问:“既然如此,各位爱卿认为该如何处置。”

  陈诚禀奏:“儿臣以为,事由许世藩所起,但许将军其时是以公子的身份行事,与风月楼和齐瓷坊冲突,三方各有损伤,即各担所伤;但京城内滋扰喧闹,理应处罚,各家罚银3000两,充交国库;薛侯爷为保京城安定,调动禁军,李将军也是保民心切,带亲军而去,两人情有可原,但法不容违,各罚三月俸禄,以儆效尤。”

  说完,左右看看身边的许博雄和肖天佑,还有刑部、兵部的主事,接着说:“这也是几位大人同我共议的结果。”四人听了忙纷纷说是。

  陈王拿着本章看了看,又扫了一眼面前的众人。吩咐取了朱笔,签批用印。

  一场闹得满城风雨的‘将军与齐商争美’案,就这么结束了。但是会真的就这样结束吗?



温馨提示:
江山入画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江山入画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江山入画全文阅读和江山入画txt全集下载。江山入画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江山入画 第六章 各家执各词   第六章各家执各词   因为牵扯的各方已不是哪个衙门能单独审理的了,陈王传旨由大王子、许博雄、肖天佑监察,刑部、兵部共同参加,审理此案。   堂上,各家各执一词,依旧是吵得不可开交。刑部、兵部两边的主 2013-11-07 08:00:1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