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五章 无忧怒冲冠

作者:风过而    更新时间:2013-11-20 16:01:49    状态:已完结
  第五章无忧怒冲冠

  齐瓷坊前,几名将官骑在马上,望着李掌柜,也看着里面戒备的伙计和被捆绑的陈将军等军兵。

  为首的是位四十多岁的将领,留着短短的胡须。一身银甲在火光照映下,闪闪耀眼,他身边就是威盛侯张凌。张凌在他耳边小声的说着:“叔叔,就是这帮人,私藏军械,意图作乱,您还不信,现在看到了吧,他们连官兵都敢绑。”

  为首的将军正是张凌的叔叔,威远大将军张雷。他作为吴国的老将,一直是吴王的亲信近臣,掌管金陵的防务。他对自己的侄子的品性心里是了解的,听他说齐瓷坊私藏军械,意图不轨,本不为意。但张凌缠的紧了,就令手下的一个将领陈奇阳带了一哨人过来看看。

  陈奇阳平素负责这一代的巡逻,和齐瓷坊的李掌柜也算相识,常受到李掌柜私相授予。他领命本来是准备走走过场,可张凌跟出来,叮嘱定要做实齐瓷坊的罪状,把齐瓷坊里的几个女子给他抓起来。陈奇阳就知道张凌是想着假公济私,明着查齐瓷坊谋乱,实则是盯上了人家的内眷,但人在张将军治下,也只好听命张凌的,想着抓了几个女眷回复就交差了。但不成想,李掌柜突然变脸,动手反制了陈奇阳和手下的十几个军兵。

  张凌得了消息,心下大喜,连忙窜弄叔叔前来平乱。张雷听说齐瓷坊的人居然抓了自己的军兵,也是一惊,这可是在吴国都城,吴王脚下,发生袭击军兵的事情,那还了得。张雷点了五百亲军,就赶了过来。现在一看,确实如张凌所言,齐瓷坊的人抓了陈奇阳和十几个军兵在店里,和外面的军兵对峙。

  张雷皱着眉头,伸手指着李掌柜的说:“大胆狂徒,你是想造反吗?还不赶快放了陈将军。“

  李忠见是大将军亲自来了,也一肃面色,走出店来,先见了礼。李忠见张凌在张雷跟前低语,加上陈奇阳来时对他说的,他自然明白了是张凌搞鬼。于是说道:

  “大将军,不是我们齐人要反你,是你们欺人太甚!你身边的这位侯爷自己做下了什么他自己知道,您身为大将军也不查事体,就派人来我店里抓人,我们也是无奈,总不能成了鱼肉,任人宰割吧,只好自保。”

  四邻在远处也是多有附和,特别是一些齐人,自然帮衬着,喊得大声。他们这么一闹,不是这样的也如同这样一般,街上的百姓俱是官军恃强凌弱。

  张雷听的心下烦恼,大喝一声,就如平地起了惊雷,吓得百姓尽闭了口。身边的张凌等人耳朵都震得嗡嗡作响。

  李忠也往后退到店门前,冷冷的看着张雷,他知道张雷这声狮子吼,出自佛门功法,没有十几、二十几年的修为,没有如此功力,看来这张大将军倒不是个酒囊饭袋。

  张雷喉完,对着李忠说道:“赶紧放了陈将军,你们齐瓷坊所有人抓回大将军府候审。”

  “这个万难从命,我齐瓷坊几十口人,不会平白无故就让你们抓起来。我们身上有的是血,也不缺胆,这么几声吆喝,还吓不到我们。我就不信这吴国是你张家的天下了,在吴国就没有国法了。我们就要拿着这陈将军,等着和你一起去见吴王。”

  张雷冷笑了几声:“狂妄的刁民,吴王是你说见就见的。这吴国不是我张家的天下,但你在吴国境内,我张雷还能抓得了你。”

  张雷说完,一挥手,身边就有两名将领下了马,向李掌柜走去。两人距李掌柜几步远时,突然跳起,伸手就抓向李掌柜的双臂。李掌柜身子一侧,往后一闪。伸出手就搭在一个将校的手臂上,往后一错身,就把那将校的胳膊拧到身后,另一只手锁住他的咽喉。

  下马的两个将校,只一个照面,就被李忠擒住一个。另一个列着架势,却忌惮李忠掐住了自己人的咽喉,不敢上前。

  张雷见自己的手下出师不利,一下子反被齐瓷坊的人擒了一个。不由得大怒,从马上飞身救向李忠扑过来。李忠早对张雷加着小心,见他扑过来,把手中的吴将往上一送,迎着张雷的拳头丢去。

  张雷本想一拳打伤李掌柜,再抢回自己的部下,他飞身挥拳打向李忠,却不曾想李忠反把部下当成兵器丢上来。张雷身子在空中,收不住招,只能撤回拳头上的力道,饶是如此,一拳打在那将校身上,只听一声闷响,那将校掉落地上。张雷也随之落下,看看躺着的将校,已经口吐鲜血,正挣扎的爬起来,向大队人马爬去,早有同来的那名将校过来,搀扶了,炮灰自己阵中。

  李忠倒不阻拦,只看着张雷。他从张雷这一拳上看出,这张雷手上的功夫了得,而且也是生了杀机。

  张雷见手下已经把受伤的将校拖走,也不再顾虑,挥拳就打向李忠。李忠虽然现在是个瓷器店掌柜的,见人都是一副笑嘻嘻的嘴脸。但在做这瓷器店掌柜的前,却是齐国有名的响马,人称笑面虎。他越是要杀人时,就对人越是笑得友善,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的笑脸迷惑,放松的警惕,栽在他手下。

  现在他见张雷挥拳打来,也不硬接,往旁闪开。张雷的拳头虎虎生风,一击不中,变式又横扫过去,李忠还是往旁一闪。两人就一来一往的纠缠在一处。他们两个打得一招一式,在两边军兵伙计眼里却是迅疾如电。众人只觉眼前身影晃动,却分不清他们的招式,只知道银光闪闪的是张将军,灰色身影的是李掌柜。

  战不多时,两人的身形突然分开。李忠捂着左肩;张雷捂着小腹。刚才张雷一拳砸在李忠肩上,李忠的右拳也击中张雷的小腹。两人隔着一丈开外,相互对视着。

  张雷深吸几口气,站直身子,对李忠说道:“想不到一个小小的齐瓷坊居然有你这样的高手,我倒是小瞧了你们,看来你这里真如凌儿所言,藏着什么秘密。”说完对身后的军兵喝道:“来人,弓箭手准备,给我乱箭射中这个贼人。”

  这时,无忧王自店内走出,身边站着吕征。无忧王不怒反乐,问张雷道:“这位将军,好勇猛的气势,在这民居之地,就想着用弓箭伤人,你不怕伤及无辜吗?”

  张雷被无忧王说的一愣,他也看出眼前这年轻人绝不是寻常人。于是问道:“你也是这齐瓷坊的人吗?”

  “不错,我就是这里的东家,这齐瓷坊的事,只管找我就对了,也不必为难他人。”无忧王走到李掌柜身边,拍拍他的后背,示意他到店里去。李忠却松下捂在肩上的手,挺直腰板站在无忧王另一侧。无忧王见他不肯回去,也就笑笑,没说什么。

  张雷举手止住后面准备射击的弓箭手,冷声问道:“你就是齐瓷坊的东家,那么你知道你们齐瓷坊私藏军械,袭杀吴国军兵,犯的的都是大逆的死罪!”

  无忧王轻仰起头,笑着问:“那可见到那私藏的军械了吗?我店里的伙计来你吴国经商也不是一日一时,素日里可有过不轨?怎么你张大将军一来,我这小店上下几十口人就成了死罪了。”

  无忧王见张雷还待说什么,就不容他出口,继续责问道:“作奸犯科,自有官府取了证据,拿了人犯,细细审问了,证据确凿,杀剐存留谁也没有怨言。但似你这般兴师动众,明火执仗,不由分说就要乱箭射杀,我看你这将军是要大过王法了。”

  张雷被问的一时语塞,倒是他身后的张凌下马走上来,手指无忧王说道:“你不要逞口舌,我说你这店里藏有军械,怎么了,若是没有,为何不等我们搜查就捉住陈将军要挟。现在王将军受伤,就躺在这里,你还敢狡辩。”

  李忠听了先笑起来,说道:“真是好笑,你说的这位躺着的将军,却不知道是被何人所伤,你要抓那人,只管把你身前的人捉了吧。”

  四周的人群也爆出笑声。

  张雷狠狠的瞪了张凌一眼,怒冲冲的说道:“今日我不管你齐瓷坊是如何狡辩,所有齐瓷坊的人,都必须给我捉到府衙,连夜审讯。要是查实了罪证,立即斩杀。”

  “大将军好大的官威,好大的口气。不知道是就拿我齐瓷坊内这几十口人呢,还是要怎地。”无忧王有些戏虐的问道。

  张雷还没说话,张凌又急忙说道:“还有你店里那几名女子,一并拿了。”

  无忧王脸色不由得变得难看起来,他阴沉沉的声音问张凌:“你说我们这些人,平时带着兵刃,也还说得过去,几个女孩子也要污蔑吗?”

  “哼,我看她们时男时女,定是有什么阴谋,更要抓回去好好搜查!”张凌犹自不知死活,大言不惭的说着。

  无忧王转眼盯着张雷,问道:“大将军也是这个意思吗?”

  张雷此时已经骑虎难下,被自己的侄子这么一闹,也就含混的答应着,“统统拿下,带回去搜查。”

  “这店里的女子恐怕不是你们说见就能见的,更别说搜查她们。我这齐瓷坊也不是你一个将军说来查就能查的,既然你生了如此的心思,今天只怕来得了,就走不了了。”无忧王恨恨的冷声说道。

  张雷听了就是一愣,他人虽自大,但久历官场。心思急转,暗自惴量:齐瓷坊怕是与齐国的王公大臣有些纠葛,我们吴国最近正向齐国示好,连吴王都把公主嫁给齐太子。而且齐国皇后就是吴国人,莫非这年轻人与齐国皇后有关系?

  张雷还在暗自惊异,张凌已经按捺不住,跳到前面冲无忧王大嚷起来:“你这齐贼,今天在我吴国,你还想反了不成。你就是齐国的王公,我也要把你的店拆了,把你的女人捉了。有罪的杀头,无罪的我就霸占了,谁又能怎样?”

  张凌的话未说完,就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一边树上,向他砸来。张凌还没在意,张雷已经看到,伸手把张凌一拽,同时踢腿踹向那团黑物,只听一声闷哼,却原来是一个人。被张雷踢中腰间,落到地上。张雷也被这人的来势一震,退了两步才站住。

  而此时张凌的眼前已站着一个修长身材的年轻人。伸手捏着张凌的脖子,把他举的双脚离地。张凌全身抽搐,却丝毫无法反抗。

  无忧王对着那年轻人说:“这样猪狗不如的东西,不必留在世上。”

  这年轻人正是彭云展,他在远处捉了那个似是蜀中唐门的年轻人,就带着他隐到树上观看,听张凌出言不逊,就直接用那人砸了下来。见被张雷踢开,自己接着就跳到张凌跟前。听无忧王说了,手上一用力,张凌就呜呼哀哉了。彭云展把张凌的尸体往张雷面前一丢,双眼盯着他。

  张雷被彭云展盯着,身上没来由的就打了一个冷战,低头再看侄子,已经必死无疑了。他一时又惊又怒,大叫起来,“大胆的狂徒,竟敢杀害朝廷的大员,真是罪不容诛,来人给我乱箭射死。”

  他这里大喊大叫,喝令手下军兵放箭,无忧王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对吕征说:“擒了这贼,但有敢举弓的,都给我杀。”

  吴军弓箭手得了军令,有那手快的举起了弓,就要搭箭,却见自己的胸前已有一支利箭;有的只觉呼吸不畅,伸手试试脖下,已插着一柄飞刀。有十几名弓箭手瞬时扑通倒地。张雷还在等着军兵开弓放箭,却见彭云展已到了跟前,还来不及反应,已被锁住咽喉,摔倒在地,吕征带两个伙计上前,拿刀架在他脖子上,也推到店里绑了。

  那些吴军已经蒙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无忧王指着这些吴军说道:“念你们只是军令从事,我不杀你们。带了这些该死的东西,给我滚。再有人来我齐瓷坊闹事,一个不留。”



作者的话:
嘿嘿,刚发错地方了

温馨提示:
江山入画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江山入画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江山入画全文阅读和江山入画txt全集下载。江山入画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江山入画 第五章 无忧怒冲冠   第五章无忧怒冲冠   齐瓷坊前,几名将官骑在马上,望着李掌柜,也看着里面戒备的伙计和被捆绑的陈将军等军兵。   为首的是位四十多岁的将领,留着短短的胡须。一身银甲在火光照映下,闪闪耀眼,他身边就是威 2013-11-20 16:01:4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