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6章 清纯的爱

作者:人本善良    更新时间:2013-11-21 10:32:12    状态:连载中
  第三十六章 清纯的爱

  在当今社会当中,或者是在那些个的录少男少女当中,曾经流传着这样一个关于爱情之死的东西:当男人不再爱一个女人,她哭闹是错,活着呼吸是错,死了还是错。所有的痴恋都一样,当事人觉得伟大,旁观者只认为傻气。为别人改变最划不来,到头来你会发觉委屈太大,而且人家对你的牺牲不一定欣赏。有人知道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抢走的爱人,便不算爱人。感情有时候只是一个人的事情。和任何人无关。爱或不爱。只能自行了断。如果你离去,我不再挽留,剩下的日子还得往前走。如果你还回头,泪不必再流,以后的岁月还得苦苦奋斗。如果已成为陌路,好好道声珍重。风里,雨里,一个人,好好地走。很多人因寂寞而错爱一个人,而更多时候因为错爱一个人而寂寞一生。我们可以彼此相爱,却注定了不能相守。不是我不够爱你,只是我不敢肯定,这爱是不是最正确的。如果爱一个人,就要站在与他(她)平等的位置,否则是不会快乐的。因为爱是一个平衡的木马,稍有偏斜,就会失去原来的稳定,不是一方被骄傲摧毁,便是另一方被自卑压倒,这都是相爱的人不想看到的结果。

  所以,我觉得爱情真的是两个人的事,而且它是高尚的,更是平等的,公平的,不乱爱,选对爱,相信爱,你才会得到真爱,所以,我有时就在奉劝自已也在奉劝别人,爱让它该走就走,该留就留,不必强求,不必难过,不必徘徊,世上的好男人千万,而好女人也万万千千。

  第二天早上,我刚刚起床,就觉得我的头部有一点的浑浑沉沉的感觉,而且有种被人给当头用棒子打了一下那样的难受。我往窗外看了看,外面的天依旧是那么蓝,也许是昨天下了一点的小雨的原因,所以,今天的天天不是那么的闷热了,也不是那样的阴沉, 倒是有一些的天蓝蓝云白白的那样子,是万里无云,晴空万里。

  我看了看自已的手机,已六点多钟,我觉得是该起床了,我有时觉得自已真的过的就是非人的生活,天天就是这样紧张而又忙碌的赶路上班下班,每天都是这样的重复着这样的动作和工作,也许这 就是天命,这就是我的生活工作,这就是我的一切的生活。

  可有时我又觉得自已不应过这样的生活,我觉得我的生活应该是美好的,向上的,但不论怎么说,还是一个人的心态和对生活的态度,你对生活有一个好的态度,那么它就一定会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收获,也许这就是你爱生活生活也爱你的原因吧。

  我捂着自已的头部,心中是一阵的隐隐作痛。

  可这时我又似乎感到屋子里面是空空的,没有一点的杂音,于是,我轻轻的下了床,然后来到林昭妃的屋子里,发现这个yaya的早已的人去楼空了。

  我站在那里在想,这个林昭妃真有时让我感到神密兮兮的,可是,我又不想往别处想那么多,于是,我又回到客厅,有些不自然的抬起头来看了看贴在墙上的林昭妃给我留下的那张纸条。

  不过,我却惊奇的发现,除了那张纸条之外,在这张纸条的一边还贴了一张林昭妃给我留下的另外的一张纸条。

  只见这纸条,于是,我走进过去,把那张纸条从墙上拿了下来。

  只见这纸条上写道:

  王二小子:

  昨天晚上是不是我关门的时候,把你给的头给弄撞上了?

  念到这里,我用手摸了一下头,是有一点的生疼,我心说,原来你这个丫丫的知道昨天你做了什么事情啊,呵呵,看来你个臭丫头是骗我的不是。

  我再往下看:

  其实,臭小子,我真的不是故意 的,真的别怪我啊。还有,我这里有一些的治外伤的药,你用得着的地方,就抹 一下啊,我可给你说了这些药可都是一些的专供的特效药,很贵的哟,不过,你放心用就是了,你林姐姐这里不缺这个,嘻嘻。

  看到这里,我有一些的心生疑惑,心说:你个林昭妃,你到底是做什么的啊,还说什么专供的治外伤的特效药,一般街上的药店卖不着,难道是进口的不是,呵呵,还你不缺这个,难道你家是生产这个的不是?

  想到这里,我又继续的往下面看:

  小子,其实,我对你真的是没有一点的恶意的,我觉得你这个人真的很好的,最起码在我落难的时候是你救了我,而且你还是一个正人君子,不偷窥我,不对垂涎本人的美色,不对我有色心,还有,呵呵,你知道的。嘿嘿…..

  看到这里我心中更是的一阵的纳闷,这个丫丫的死林昭妃,她说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是在羞辱我还是在说反话啊,这说反话的人一般都是反着说的,如果是那样的话,那这么说我在这个林昭妃的眼中就是一个偷窥狂、一个垂涎男、一个色狼了,丫丫的,还说我知道,我知道什么啊,难道是我说想吻你一下吗?

  于是,我继续往下面看:

  好了,说到这里,你肯定要生气了,因为我觉得你这人吧什么都好,就是心眼小,就是那个什么经不起别人的玩笑话,还有啊,我觉得你这个人就点娘娘的,呵呵,做事不果断,呵呵,如果要是你听进去的话你就听,听不进去算我没有说。

  对了,其它的不说了,说对了你又要的小心眼了,你林姐姐我啊,这工作不是忙吗,我要先走几天了,完了回来后还要给你做好吃的。

  最后就是,我把你这几日的衣服都帮你洗过了,把你该换洗的衣服也都放在了你的那个小书房里面,你要是用得着的话就去穿,要记着哦,天气热,要每天换洗衣服哟,要不然这衣服上可有味儿的呢,呵呵,不过,我挺喜欢你衣服上的男人味儿的,哈哈。

  好了,说到这里我想你一定会得意忘形的,不过,你放心好了,等我回去后,一定送你一份礼物啊,呵呵。

  你的林姐姐:林昭妃

  看到这里,我觉得这个林昭妃真的是让我既心动又感动,有股的热泪是直从我的眼眶中是夺眶而出。

  我静静的坐在那里,想像着,感动着,激动着,憧憬着,泪眼婆娑着。

  过了一会儿,我起身站起来,向我的小书房走去,当我看到在我的小书房里面,林昭妃把洗好的衣服整齐的放在我的书桌上的时候,我更是有些的无言以对,一种的冲动,一种的热切,一种的热泪,一种的久违的爱,一种的亲亲的爱,一种的感动的爱,一种的宽心的慰籍,一种的幸福的眼泪是直涌心头。

  第三十七章 看着河水我真想跳下去

  早上,我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想着林昭妃给我留下的那封信, 我感到枝头的喜鹊就在的不停的冲着我打着招呼,我觉得真的是有一种的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感觉。

  当我乘坐这坐大厦的电梯要到达公司的十八层时,我的心里都是美滋滋的。

  但是,令我至今仍然没有想到的是,一场的恶战正悄然的向我走来。

  就在我刚到公司时,却见公司的每一个人都显得有一些的神经兮兮的样子,他们个个都显得是神情紧张,个个都显得是左盼右顾的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

  而且我也看得出来,他们这样的行色匆匆的样子,他们都无一例外的将头朝肖正的办公室里探着脑袋张望而去。

  我心里还是有一点的纳闷了,这肖正不是去学习去了吗?他们个个都探着个脑袋往肖正的屋子里瞧什么啊,难不成肖正的屋子里有鬼不成。

  想到这里,我也是一个箭步的冲到了肖正的办公室的门前,隔着透明的玻璃,我发现肖正正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的在玩着手机,更让我不可思议的是,在她的身边还坐着一个打扮妖艳,穿着时髦露骨的女子,这女子看上去也就二十来岁,可是经她那么一打扮,不只是显得妖艳,而且还显得是花枝招展,说不客气点,放在民国时期她就是八大胡桐里面卖身的。

  我本不想去敲肖正的门,而我也不知道这个肖正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可是,就在我转身要走开的时候,肖正却隔着玻璃从里面向我打着招呼,而且他显得是一副吊二浪荡的样子。

  我停下脚步没有理会他,可是,他这时又起身站起,示意我进去。

  我觉得不好驳了他的面子,便无奈的硬着头皮走了进去,随手把门给关上了。

  “来,王定,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叫程菲儿,我的好朋友。”我刚在肖正的屋子里站稳,她就把那个花枝招展的女子叫到我的跟前,给我推介道。

  我态度严肃的看了下肖正问道:“你不是还在学习吗,怎么回来了。”

  “咋,难不成我回来你不高兴啊。”肖正有点生气的看着我。

  我忙道:“不是的,你这是。”

  肖正却一笑,用一只手搭在这个程菲儿的腰间道:“来,菲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们公司鼎鼎大名的王总设计师,人家可是搞技术出身的,在咱这里那可是吃香着呢。”

  我笑笑看了看程菲儿,又看了一眼肖正道:“肖正,听我的话的话,你还是先走,我觉得还是和金总打个招呼再说。”

  肖正好像并不关心这些:“我给他打什么招呼,这公司马上就变成了我的了,是我家的,我给谁打招呼啊。”

  我心里想说肖正你怎么变成这样的啊,你以前可不是这样的啊,可是我没有说,也许我是有点明哲保身的吧。

  肖正又看了我一眼:“好了,这没你的事儿了,你先忙吧,对了,我忘记给你说了,我的学习结束了,这是我给公司请的公关小姐,不用公司出工资的。”

  听到这里,我看了一眼肖正没有说什么,就走了出去。

  我边走心里边想,看来这里面还是因为刘姬的事情,要不然这个肖正不会带这样的一个妖艳的女子到公司里来的。

  我有些的忐忑不安的坐下来,心里想着,这下面肯定是要有一声的恶战看了。

  想到这些,我的心里真的是捏了一把汗,有点的如坐针毡。

  约莫过了二十来分钟左右,我就听到有人在公司的走廊里吵了起来。

  “我问你,我们这里是公司,你找一个做妓的来这里做什么。”

  “你把话说清楚了,你说谁是做妓的,你给我说清楚了。”

  “人家就是做妓的也比你清纯,比你高尚,比你纯洁,比你有脑子。你是什么,你就是一个脑残。”这明显是肖正在发火。

  这时,走廊里已聚了好多的人,幸好的时金总这时不在,要是在的话,恐怕也不会引起这样的骚乱了。

  当我走过去时,刘姬好似眼中含着泪的指着肖正道:“你说谁脑残,你今天把话给我说明白了。”

  “说谁谁知道,我们这么大的一个公司,谁都可以到外面应酬,就你不行,我看着心里不舒服。”肖正却道。

  “那你也不能找这么一个人来公司呀,公司是办公的地方,不是那些乌烟瘴气的人来的地方。”刘姬不依。

  “这是你家吗?你说不让人家来就不来,我可给你说了,这是我请的公司的公关小姐,以后公司的大小应酬就让她去,别的人不行,你明白吗?”肖正道。

  “那不就是一个做妓的吗?”刘姬看了一眼这个程菲儿道。

  没想到这个外面打扮的妖艳的程菲儿却也不含糊,也指着刘姬道:“你说谁是妓啊,你才是妓呢。”

  说完,这个叫程菲儿的女子看了一眼肖正,然后有些的怒气冲天的把胳膊一甩,气冲冲的捂着脸向楼下跑去。

  刘姬还是站在那里有些的不依不扰的指着那个程菲儿道:“有种你别走啊,你跑什么啊你,你个不要脸的东西。”

  肖正这时好似有点急了:“你说谁不要脸,你要脸的话以后就别去到外面混。”

  刘姬好似也有些的气急败坏:“你,你说谁到外面混了,你,你毁我名声,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我不想做什么,公司以后的外面的应酬没你的事儿,你哪儿凉快哪儿歇着去。”肖正语气有点的肯切。

  但刘姬这个女人却有点强势的道:“好吧,我今天看在公司这么多人的面上,我不给你计较,你不走我走。”

  说完,刘姬就转身也朝楼下走去。

  我站在一边,感到这一次这两人真的是仇坑挖大了,感到这二人这一次真的是要势不两立了。

  肖正感到事情不妙,也随着刘姬追了下去。

  顿时,在公司里围观的人也散去了,我则在椅子上坐下,心中一阵的沉痛。

  中午,并没有见到刘姬和肖正回来,也未见到金总来公司,我原以为出什么事情了,可是,当我正在说去吃饭时,却接到了刘姬的电话,没想到的时,她在电话的那边一边是哭哭啼啼,一边道:“王定,我在大桥这边,我看着桥下这么多的水,我真的想跳下去。”

  听到这里,我觉得事情不妙,这个刘姬是要去寻短啊,于是,我一边给肖正打电话 ,一边朝她说的那个大河桥上赶去。



温馨提示:
我的终极女神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我的终极女神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我的终极女神全文阅读和我的终极女神txt全集下载。我的终极女神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我的终极女神 第36章 清纯的爱   第三十六章 清纯的爱   在当今社会当中,或者是在那些个的录少男少女当中,曾经流传着这样一个关于爱情之死的东西:当男人不再爱一个女人,她哭闹是错,活着呼吸是错,死了还是错。所有的痴恋都一样,当事人 2013-11-21 10:32:1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