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章 美女的执着

作者:流雨无痕    更新时间:2013-09-11 10:48:41    状态:连载中
正值黄昏,少年满负伤痕,声息急促的奔跑在荆棘小路上,身后紧跟着一群拿着蹭亮砍刀、铁棍的痞子人群,他们肆意吆喝着,辱骂着,穷追不舍,企图下重手教训前方的少年。

  少年慌不择路,跑进崎岖的山谷中,行出百米的距离,惊讶的发现,正前方竟是断崖层,深不见底的绝壁阻断了前进之路,少年及时悬崖勒马,脚底的石块飞下悬崖,连落地的回声都听不到,少年全身直冒冷汗,心中惶恐不安,望着逼近的一席人,神情慌乱,面露焦虑之色。

  “何夏,你他妈的,给老子跑啊!医界国手大赛上,竟要求国手收你为徒,被人当要饭的轰出来的滋味不错吧?妈的,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像死狗一样拖出来时,还口口声声说超过那些国手,一副穷酸乱腐的要饭样。坏了老子的好事,今天就卸下你一条腿,让大伙看看,你这位‘未来国手’一辈子都像死狗一样,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哈哈……”领头中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肆意嘲讽着,引起旁边的混混哈哈大笑起来。

  医界国手受万人敬仰,地位尊贵无比,而何夏扮演的就是,那个渴望小鸡变凤凰的小丑,企图改变着卑微的命运。

  “董少,幸亏心雅没有喜欢上你这样的卑鄙小人,我很庆幸她摆脱了魔爪。没有想到,恶狼的尾巴终于露出来,如果我出事了,你的真面目昭然若揭,你更别想得到心雅。”何夏紧握着拳头,指甲深深的陷入肉中,万分厌恶眼前的小人。

  董少紧握着血腥砍刀,冷笑道:“是吗?心雅的养父很爱钱的,你不知道吧?我完全有能力让她养父的医馆一夜之间负债千万,那时,他会求我放过他的,控制权都掌握我的手中了,她怎么可能逃的过我的手掌心?更何况小骚/妇那么的听她养父的话。哈哈……”董少小人得志的大笑起来。

  “老大,玩够了那小娼/妇,也让兄弟们爽爽,好久没有听过小妞叫/床的声音啦!那声音老消魂啦!”一旁的杀马特风格的年轻人口水都快流了下来,谄言讨好,双眼放光,浮想联翩。

  董少轻拍了小混混的肩膀,讪笑道:“没有问题,就当是给兄弟开开荤,哈哈……”

  “王八蛋,我和你拼了!”何夏紧握拳头,整个人如癫狂了一般,照直冲到董少的面前,直击对方面门,毫不手软。

  近处攻击,董少手中的大砍刀还没挥动起来,就被何夏的生猛的拳头砸,痛的董少倒地哀嚎。几十个小混混快速介入,护住了董少,才免于何夏拳脚的攻击。

  “妈的。”董少呻吟的捂住下颚,吐了口血,怒骂道:“上手给我废了这狗日的。回去重重有赏。”

  几十个小混混得令,蓄势待发,纷纷挥动着手中珵亮砍刀,围成一个环形,杀气弥漫,直逼何夏向后退却。

  面对众混混的围剿,何夏感觉到从未有的无力,阴寒的砍刀杀气腾腾,人多势众之下,混混们斗志昂扬,以何夏一人对抗几十人,完全是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这一刻,幸运之神并不怎么眷顾他,而是给他逼上了绝路。

  严峻的形势逼迫下,何夏终于踩在了悬崖的边缘,再无退路可言,扭头看向身后的万丈深渊,脊背冷汗嗖嗖,不甘的心嘀咕着:“难道今天真要死在这里?我不甘心!”

  “何夏,你已经没有退路了,现在可以给你最后一条路走,跪在地上学狗叫,求我放过你。趁着老子还没改变主意,你还有活路。快啊!”董少擦拭着嘴角的血水,泛起浓郁的笑意,阴险而毒辣。

  董少看着何夏煞白的脸色,自鸣得意,嘴角邪恶翘起,只当对方吓傻,缓步靠近,一举在众人面前承受何夏这个废物践踏人格的哀求,那种快感语无与伦比。

  “你去死吧。”何夏出人意料,使出了浑身解数,一个侧脚飞踢直击董少的下体。

  董少未反应过来,疼痛强烈来袭,立即变成弓身的龙虾,怒不可遏下,破骂还手,再加上几十个小混混杂乱无章的脚踹,万钧之力重袭,何夏顿时变成断线的风筝,跌出悬崖边,全身倾向崖底。

  死神的光临,何夏恐慌的睁大眼睛,寒光暴射,满心不甘,奋力挣扎着,手在空中挥舞,试图抓住岩壁藤蔓挽回生命。

  结果,未能如愿以偿,众目睽睽下,何夏向悬崖绝壁下落去。

  “我不甘心……总有一天,董少你会跪在地上求我,我再也不当受欺负的穷人……”何夏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回荡峡谷间,很快声迹了无。

  董少快意一笑,临走前不满嘟囔道:“反正都是死人啦,还那么多话……”

  喧扰的山脉再次恢复宁静,一切都变得杳无声息。

  夕阳西下,一位背着药篓的女子,静静走在蜿蜒山路间,头上美丽的蝴蝶结随长发飘动,裙摆荡漾,美态极妍,少女满脑子正沉浸在前几天治愈好的病人,心里暖暖,对于痛苦绝症者,悲由心生,暗自流泪,她宁愿受伤的是她自己。

  采药的旅途,少女开心的回忆着:今天痊愈的病人都送锦旗感谢,如果师父知道一定会很开心的,不过,师父性情冰冷,嘴上总是那么一句话:惠兰,有进步!然后就没有下文,想到这里,惠兰颇为失落。师父好像很久没有笑过啦!

  突然,惠兰发现不远处躺着一个人,快步向前,卸下药篓,蹲身扶起眼前的少年,不用说这位少年正是何夏。

  此时的何夏躺在血泊中,除了微弱的气息残存,与死人无异。惠兰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扔下药篓,背起何夏就往医馆跑去。

  快接近医馆,惠兰急促嚷嚷着:“师父……快出来救人啊!”

  屋中的老者闻声奔出,招呼着把何夏放到药床上,并命惠兰打上热水,简单的清洗伤口,擦去全身的血迹。清理完后,惠兰惊讶的发现,眼前中的人不正是前几天出现在医界国手大赛上少年?特别是励志超过国手的豪言壮语:我一定会超过你们这群道貌岸然的国手。高阔胸襟,简直让人折服!

  仔细打量后,惠兰猛地窃喜起来,紧盯着这张俊秀的面孔,愈发觉得似曾相识,从大闹医界国手大会到现在亲眼目睹,都感觉到和她想找的人不可思议的相像,不管是性格还是相貌。

  “真的是他!我没有在做梦?”惠兰哽咽着看着何夏,触摸着夜夜魂牵梦萦的面孔,心绪剧烈起伏着,低声细语道:“你知道吗?我都找了你十一年啦,以……以为今生再也见不到你啦。”惠兰喜极而泣,小声抽泣着,心更在痛着,内心无尽的相思,化成万般衷肠,只想对何夏独说。

  何夏躺在一张铺垫厚褥的大床上,整个人昏迷不醒,脸色卡白,进气还没出气多,气若游丝的脉相,连一旁的诊断的老者都锁紧了眉稍,愁云凝重的叹着气,嘟囔道:“没救了,气息快要散了。”

  说着老者转身离开了病房,坐在石凳上为一个生命凋零而惋惜着,拎着酒瓶灌尽几口。

  “师父,请传我【移花接木】神术。我想救他,不然他会死的。”扎着蝴蝶兰的惠兰跪在地上急切的恳求道。

  老者沉默了,犹豫了很久,平复了激动的情绪道:“惠兰啊,你起来吧,告诉为师为什么不顾一切去救他?”

  惠兰望了房内一眼,缓缓道:“徒儿是一名兼济天下的医者,他是我的病人,济世救人是徒儿的责任和使命,徒儿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生命在我面前离去,我想师父也不愿看到吧!”

  老者稍稍变了脸色,接着问道:“你说谎!你……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老实告诉为师吧!”

  惠兰愣了一下,绯红的脸颊如熟透的苹果,羞涩的模样甚具小家碧玉的可爱,接着语无伦次道:“不……不是……只是感觉他像我要找的人,如果真是,我才不希望留下遗憾。”惠兰坚毅自信的说着。

  老者有些看不下去,整个人如兔鹘起落般从竹椅上跃起,恨铁不成钢道:“如果你寻找是错误的答案,付出的代价就是使用过【移花接木】之术后,你将陷入永久的沉睡中,甚至一辈子都苏醒不过来,我毕家早已把移花接木之术定为禁术,因为这完全是一命换一命,而且那半部令人苏醒的绝法早已经失传啦,你懂吗?我知道你很善良,这样的拯救是没有意义的,为了救醒他,却放弃了救更多人的机会,这不值得吗?你现在完全可以放弃救他。”

  惠兰不假思索道:“不!师父,我不会放弃的。”

  毕老喘着粗气,手颤抖的指着惠兰道:“你……你……好!这是你自己选择的,医书给你,能救与否和为师毫无干系!为师没有能力救醒你,你就等着和我这个糟老头子一起入棺材吧!”

  倔强毕老实在忍不下去了,愤怒的从怀中抽出一本薄薄的典籍摔在地上,负着手,失望离去。

  惠兰欣喜的拾起地上的【移花接木】绝术。迫不及待的打开书页,全身心投入,每每大惑解开之时都兴奋的露出甜蜜的笑容。

  救人的秘方拿到手后,惠兰简单的按照【移花接木】 之术帮助何夏延续了生命期限,只有掌握了此术才能出手一试。

  【移花接木】之术能称作神术,想学会自然不易。惠兰算不上绝顶的聪慧,遇到青涩不懂之处,很容易磨去人的耐性,惠兰选择在何夏的身旁钻研,中途意志不坚时,看着何夏惨白无血色的脸颊,再度焕发出不灭的斗志,推着她勇往直前。

  夜晚长灯照旧,中途还要帮何夏擦拭身体,惠兰感到了从未有的满足,曾经幻想的梦境得以实现,这种陪伴即使不能天长地久,只争朝夕也是美好的。

  坚持到天亮,勉强打去身体的困倦,潜心攻读【移花接木】之术,无微不至的照顾着惠兰。

  “沙哥哥,我一定能就醒你的。哪怕是我命损于此,我也心甘情愿。”惠兰一遍遍的给自己加油打气,即使看不到希望,也没有放弃坚持。

  等到透彻全书后,已是到了最后一页,一段深刻的话悄然浮现:“徒儿,师父临终前都不希望你看到这段话,师父尊重古代典籍没有焚毁它,如果你看到这里,我已经没有办法阻止你学习此等绝术,它会要了你的命的,放弃吧!”

  惠兰叹了口气,沉重的放下书,十多年希望的支撑点,就是找到青梅竹马之人,她终于等到那一天了,她会放弃吗?索性,不再理会万物,融会贯通着书中的精义综要,专悟着境界性的一些东西。

  令毕老怎么也没有想到,在惠兰的医治下,何夏的脉搏奇异的有较大的波动,神色渐渐红润。开始时,毕老只是以为何夏侥幸挺了过来,面对日益憔悴的徒儿惠兰,毕老日夜感叹,好像这一切都是注定了的宿命。

  终于,在何夏苏醒的那一刻,【移花接木】顺利完成两个生命的交接转化,何夏惊讶的看着虚弱的美人卧躺在他的怀中,整个人差点沦陷进去。

  惠兰憋住最后一口气,认真的询问着她最关心的事情,虚弱的神色勉强支撑不堪重负的身体,勉强露出一丝迷人的笑容,内心充满了期待,几乎屏住了呼吸,温柔的问道:“是你吗?小……小时候的沙流儿?”

  何夏感觉气氛有些有些古怪,惠兰的微弱的气息已经到极致,惊讶之余,美丽女子期盼神飞,何夏不想让少女失望,就算是欺骗也是善意的谎言,来不及考虑太多,只是微微的点头,这样去欺骗一个美女让他于心不忍,只好摇摇头。

  惠兰集中意念,本想把这么多年寻找沙流儿的艰辛和委屈如实的告诉他,可是眼前的青梅竹马之人已经都不记得她了,惠兰忧伤不已,溢出眼眶的泪水如珠如线,清晰挤出一句神秘的话:“为什么?生命族为什么要这样残忍的对付我的沙流儿哥哥,就连老天也不给我帮他恢复记忆的时间,我好想让他永远……永远记得我!”惠兰含糊其辞好像明白了什么,时间仓促下,只能化作一息长叹,来不及细说缘由。

  惠兰痴情的目光是那么的不舍,最终双目一沉,整个人沉睡了过去,脸庞梨花带雨。

  “这……”何夏看了一眼走进屋内的毕老,满脸疑惑不解。惠兰的表现显然是认识他的,为什么一点印象也没有呢?

  毕老脸色难堪,把惠兰抱上何夏旁边的药床上,心情忧郁的转身离去,撇开一旁发愣的何夏。

  望着惠兰满意的微笑,总感觉心头弥漫着说不出的自责,就小心的搀扶可以依靠的物体,去寻找毕老。

  出房门口,白发老者拿着酒瓶,大口的灌着酒,不理会万物。

  “老爷爷,是您救了我吗?谢谢您!”何夏友好道。

  毕老怒气的放下酒壶道:“谢谢?你以为只有谢谢两个字的价值就能换一命吗?妄想吧!”

  毕老又蒙头灌下几口酒,满脸的颓堂,怒气充裕着神情。

  何夏似乎明白了什么,还是忍不住问道:“里面那位姐姐是怎么了?”

  毕老猛的把目光转向何夏,目光如炬,冷笑道:“姐姐?这就是你感谢她的方式?以后再也不要提她,她已经是个死人啦,不听我劝告硬是救你,她已经成为毕家先祖预言一命换一命的‘睡美人’,两年内还没办法清醒过来,就会成为一具死尸,你懂吗?”说到最后几句,毕老咆哮着,嘶吼着声音,情绪十分激动。

  “什么?是她用生命换回我的生命?这……这……”何夏心头如大浪起伏,照直冲到房屋内,试图唤醒药床上的“睡美人”。结果,任何方式都是无济于事。

  何夏总算明白少女错把他当成心上人“沙流儿”啦,这种永久的欺骗令何夏心如火浇。

  何夏似乎想到了什么,快速跑出门,一把夺过毕老手中的酒瓶,有些生气道:“您为什么不救她?她不是刚昏倒吗?”

  毕老愣了一下,吞下口中的酒,冰冷而绝望的声音响起:“救她?你当我老头子不想啊?十年前我父亲就是因为这种一命换一命的绝术离我而去,我除了眼睁睁看着,又能改变什么?”

  何夏再也压制不住心头的汹涌澎湃,直接跪拜在地:“不可能,一定有其他办法的!既然您不肯出手救她,还把无能说的那么冠冕堂皇!那就传我医术吧,我去救她!我的字典里没有放弃,我何夏不喜欢欠别人什么,更不喜欢用谎言永久欺骗令我愧疚的人!”何夏坚定不移看着毕老。



温馨提示:
七棺童子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七棺童子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七棺童子全文阅读和七棺童子txt全集下载。七棺童子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七棺童子 第1章 美女的执着 正值黄昏,少年满负伤痕,声息急促的奔跑在荆棘小路上,身后紧跟着一群拿着蹭亮砍刀、铁棍的痞子人群,他们肆意吆喝着,辱骂着,穷追不舍,企图下重手教训前方的少年。   少年慌不择路,跑进崎岖的山谷中,行出百 2013-11-11 10:57:5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