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7章:别无分号

作者:还我    更新时间:2014-01-23 13:00:00    状态:连载中
  “赵蓉姐姐……”秦风红着眼睛上前解开绳子。

  赵蓉估计是被绑得太久了,手脚完全麻木的她一下子软倒在秦风怀里,身上五六个触目惊心的伤痕。

  秦风咬牙道:“葛大壮这个天杀的,我饶不了他。”

  “蓉姐,这怎么回事啊?”

  “葛大壮回来了……”

  秦风点点头:“我听说了,是不是他打你?”

  赵蓉呜呜哭了起来,抽抽搭搭的说不出话来,看样子是真伤心了。

  秦风咬着牙齿道:“姐姐你去我们道观住,哼,谁再敢欺负你,我替定虚师父打断他所有的狗腿。”

  赵蓉点点头,伏在秦风怀里继续哭。

  拦腰将赵蓉抱起来,秦风大步走到葛家门口,一脚把大门直挺挺给踢倒了,然后阴沉着脸走了出来。

  坐在附近乘凉的两个老大娘见老葛家的大门忽然倒了下去,里面走出一个长头发的青年,连忙站了起来。

  秦风的长头发在凉山乡别无分号,比较迷信的老大娘们立刻点头行了个礼:“小道长,这是怎么了?”

  秦风按捺着怒火走过来道:“葛大壮这个够日的,把我们清水村的人折磨成这样,两位大娘转告葛大壮一声,叫他回来以后自己去玄空观领罚。”

  两个老大娘走过来掀起盖在赵蓉身上的衣服一看,吓得脸色苍白连声说作孽。

  “昨晚我们隐约听见葛家在闹,本以为是在吵架,没想到事儿闹得这么厉害。”

  “小道长您放心,葛大壮那个畜生来了我们一定转告您的话。”

  秦风点点头,抱着赵蓉离开了,两个女人眨巴眨巴眼睛互相问:“奇怪了,怎么赵蓉的事情,老支书没来,小道长倒过来了?”

  “嗨,这你就不懂了,赵蓉名义上是老支书的侄女,其实根本就是定虚道长的私生女,师姐在咱们村遭了罪,玄空观的小道长当然就过来了。”

  “嘿嘿,老姐姐,是不是你跟定虚的私生女啊,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哩?”

  “呸呸呸,谁知道是不是你自己贼喊捉贼,以前老道在世的时候,咱村数你最喜欢去道观里看病,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事儿……”

  两个老女人巴拉巴拉的在村里唠叨起那些陈年往事,秦风耳朵灵听到了几句,不禁嘿嘿一乐:心想你们俩这模样要想弄出蓉姐姐这种姿色的绝对有难度。

  赵蓉听不清楚她们说什么,不过看秦风脸色古怪,心里也想到了她们谈话的内容。

  进了玄空观,正在给人看病的静媛看见秦风没上班,却抱了个女人回来,心里纳闷的走过去:“师兄,这位姐姐怎么了?”

  “你大师姐被她老公打了,我带她回来治病。”秦风板着脸道,“师妹去拿药箱来。”

  静媛的病人也是个女的,听见态度和气的小道姑在客房里忽然惊叫一声,然后跌跌撞撞跑过来拿了药箱就走。女病号好奇的跟着静媛走过去,发现小道士正拿着盆清水,用烫毛巾在擦拭一个女的身体。

  女病号伸头过去一看,心里暗叫一声我的妈呀……躺在病床上的女人挺漂亮,不过嘴角留着血痕,衣衫也凌乱的很。

  “师姐,这到底怎么回事,你倒是说说啊。”

  秦风一边用毛巾清洗赵蓉身体的血痕,一边询问着事情的经过,毕竟赵蓉这么老哭也不是办法,正好趁着有人证的时候,把事情的经过说清楚。

  赵蓉抹了把眼泪:“昨天中午葛大壮从外面打工回来了,心情挺高兴的样子,还特意找我说话,送了我礼物,后来到了晚上,他说跟我商量点事。我就问他什么事情。葛大壮说,他在南边一个热闹的大城市打工,那里有很多漂亮女人专门负责陪人聊天唱歌,一晚上有五百到一千的收入,让我跟他去大城市打工,赚钱给他治病。”

  女病号惊讶的说:“一晚上这么多钱?别是听错了吧?一个月一千哟。”

  静媛相对单纯点:“那也挺好呀,唱歌聊天,还能赚钱给他治病呢。”

  赵蓉扁扁嘴,眼泪又下来了。

  秦风懊恼的在静媛小丫头的脑袋上一拍:“傻妞,他老公葛大壮的意思,是叫她去大城市做小姐。聊聊天唱唱歌就能赚钱,你以为大城市的人是傻子啊?”

  “啊……”静媛惊讶的低呼一声,听说过卖血卖肾的,没听说过让老婆去卖身给自己治病的……

  “你不愿意他就打你?”静媛忍不住追问。

  秦风大怒,指着赵蓉的腿间道:“这可不是打人了,这会把人整残废的。”

  赵蓉泪眼朦胧的说:“我当然不能答应了,葛大壮说到那个工作的时候,样子很恶心,我知道绝对不是好事。后来他生气了就打我,打累了就塞了我的嘴把我关在牛棚里,拿烟头烫我。折腾到三更半夜他也不休息,好像还特别高兴的样子。”

  赵蓉说完,连向来和气柔顺的静媛也气坏了:“师姐,这个畜生太坏了,等我去揍他一顿给你出气。”

  秦风拉住静媛:“师妹这还有病人呢,你先等着,回头师兄会去收拾这个王八蛋。”

  在边上看热闹的女病人吓得一缩脖子,心想清风道长眼睛里的寒气好重哟,吓得人家小心肝砰砰的。

  清洗完血痕,给赵蓉的身上涂上烫伤药,上药时痛的死去活来的赵蓉终于昏昏沉沉睡着了。

  秦风正在跟静媛嘀嘀咕咕说话,外面传来拍门的声音,静媛笑道:“师兄放心吧,蓉姐姐好人有好报的。你在这里照看她,我去外面看看是谁来了。”

  走到门口,静媛探出头去,看见三个男人站在道观门口,中间一个长得五大三粗,足有一米七五的个子在村里也算是壮汉了。

  “你们找谁呀?不是来看病的吧?”静媛好奇的问道,这三个人神气完足生龙活虎,怎么看都不像是有病的样子呢。

  站在门口的三个男人也愣了一下,尤其是站在中间的那个葛大壮,他可是在很久没来道观烧香了,本来以为出来的是秦风,没想到出来应门的却是个粉嫩可爱的罗莉,穿着一身道装却掩不住的丽色,典型的城里人最爱啊。

  葛大壮中午回家,发现牛棚里只有绳子没了老婆,在村里一问,被邻居家大娘好一顿臭骂,估计要不是看着葛大壮个子大,上来抽他嘴巴的心都有了。

  听说老婆被玄空观的道士带回去治伤了,知道厉害的葛大壮可不敢一个人去。他邀了两个叔伯兄弟,许了一人一百元的好处费,这才来到道观门口,拍打着虚掩的山门。

  看着娇小可爱的静媛,葛大壮明显有点跑神了,脸上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一团坏笑来:“小妹妹你好,你身材好棒啊,嘿嘿嘿……”

  静媛看着他,心想这人身体是没问题,好像脑子有点问题:“你是谁,又什么事?不说我关门了!”

  葛大壮连忙把脚塞进门框:“别啊,我是葛大壮,来找我老婆赵蓉的。”

  静媛猛然抬头,看着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葛大壮:“你就是葛大壮?”

  “是啊,怎么了小妹妹,你……哎呀……!”

  葛大壮话没说话,个子比他矮了很多的静媛脚尖一点门槛石,跳起来一记粉拳打中葛大壮的鼻子,把葛大壮打的又酸又痛,眼泪哗的一下就出来了。

  “小娘们你怎么打人呢?”葛大壮捂着鼻子,一看手心里全是血,心里这个郁闷啊:这小妞什么人啊,二话不说就把我鼻血弄出来了?

  “哼,你这个坏蛋,打的就是你……”

  眼前这个穿着道袍的小罗莉确实清音,也确实柔体,可怎么看都不像是易推倒的样子,这不,小脚丫子带着呼呼风声,冲着葛大壮就去了……

  葛大壮:这丫头疯了?怎么老对着我使劲儿呀?

  一大一小两个人又来了一个回合,被揍的依然是葛大壮,大腿上挨了小道姑一脚,踢得那叫一个痛。

  好在葛家的两个叔伯兄弟走过来劝架了,两人一个扶着葛大壮,一个拦着小静媛,总算把葛大壮从水深火热里拯救出来。

  几个人正在道观门口闹腾,一个高大的身形走出道观:“谁是葛大壮?”

  三个男人一齐噤声,这个长头发的青年散发着一身冷气,看样子随时都要爆发了。葛家两个叔伯兄弟很不义气的同时看着葛大壮:大壮哥,谁不知道道观里的小道长拳脚了得,这种号称狠角色还是留给你葛大壮自己摆平吧。

  “你就是秦风?”葛大壮叉着腰故作凶恶的说:“我老婆是不是被你带走了?赶快交出来,老子还要带我老婆去南边的大城市过好日子呢。”

  葛家两个叔伯兄弟害怕的齐刷刷退后一步:哥啊,你怎么能这么跟小道长说话呢,上次跟他叫板的人,现在坟头上已经开始长草喽。

  果然,秦风上前一步,一脚把葛大壮踢飞出去三米多远。

  “你怎么打人呢?”看着自家堂兄狼狈的倒在地上,葛家两个族弟虚弱的喊道。

  秦风目光一扫,两个葛家人立刻噤声了。

  “咳咳咳……”葛大壮从地上爬起来,强撑着痛苦道:“赵蓉是我老婆,怎么处置他是我的事儿,关你这个小牛鼻子屁事?”

  秦风还是没说话,又走上去飞起一脚,把葛大壮踢了个跟头。

  葛大壮摔得灰头土脸,半跪在地上喊道:“喂,小道士,你别以为拳头硬就可以不讲道理……唉哟。”

  秦风这人有个优点,就是干脆。他一只脚踩着葛大壮放在地上的手,抬手轻轻一掰……

  “咔嚓……”

  极为瘆人的声音吓得葛大壮两个叔伯兄弟面无人色,我这玄空观到底是道观还是渣滓洞啊?怎么这个传说中俊朗不凡的小道长跟活阎罗似的。



温馨提示:
最强术士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最强术士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最强术士全文阅读和最强术士txt全集下载。最强术士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最强术士 第97章:别无分号   “赵蓉姐姐……”秦风红着眼睛上前解开绳子。   赵蓉估计是被绑得太久了,手脚完全麻木的她一下子软倒在秦风怀里,身上五六个触目惊心的伤痕。   秦风咬牙道:“葛大壮这个天杀的,我饶不了他。”   “蓉 2014-01-23 13: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