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8章:药不能停啊!

作者:E盘隐藏文件    更新时间:2014-01-10 09:48:39    状态:已完结
  余冰冰连着折腾了两天,又病又累,被牛铁生一气,只觉头疼欲裂,也没心思解释什么,一手捂着脑门,一手指着炕沿上一个黑布兜:“不许动手,让他走!还有这个,把这个也拿走!”

  王有才愣了一下,气呼呼的松了手,抓起黑布兜,使劲塞进牛铁生怀里:“滚,余姐让你滚,没听到是咋的?”

  牛铁生不敢跟余冰冰发火,只好强压着火气,灰溜溜的出了屋。

  王有才装模作样的安慰了余冰冰两句,才随后跟了出去。

  等牛铁生他们走到僻静的地方,王有才紧赶两步追了上来,一照面就破口大骂:“你这么大的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是不是!”

  说着,他冲郑春发和刘幺挥了挥手:“你们俩,有多远滚多远,我跟牛叔有事儿要说!”

  牛铁生三人一见他来势汹汹的样,都有些发懵,但牛铁生还是支开了郑春发和刘幺。

  王有才压着嗓子说:“你当着那帮人的面儿给我余姐塞钱,她要还是不要?就算要了,被那些人知道了,这钱,她分还是不分?”

  牛铁生本来黑着脸,可一听王有才这话,气焰顿时短了一截,咬着牙硬犟:“我不也是把旁人支开才给的吗?”

  王有才满脸狞笑,抬手戳着他鼻尖骂道:“说你白活还真没错,土地局这帮人谁没见过点世面,就你这点小心眼,谁看不出来?”

  牛铁生哑火了。刚才他也是着急,一时也没想那么多,现在仔细一琢磨,王有才说的,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是我欠寻思了,有才啊,你别往心里去。”

  王有才懒得跟他废话:“说吧,你准备掏多少?少了你就别寻思了,不光我余姐哪儿,她上头还有人呢,这事儿可不是她一个人说了算。”

  牛铁生听了这话,露出一丝冷笑:“是她脑袋上边有人啊,还是她身子上有人?”

  王有才顿时火了:“我跟你说,这事儿我可一分钱都没捞着,你爱信不信!”

  牛铁生当然不信:“那你图个啥?”

  “我图个啥?我图我那十万块钱!等征地的钱拿到手,你麻溜把我的账给清喽,不然别怪我把你的事儿捅到上边去。”

  牛铁生寻思了一下,要是能拿到钱,分他个万把千的,他分到钱了,自然不敢再往上捅,不然不把他自己也给装进去了么?

  “不是叔想欠着你的,实在是用钱的地方太多。这回的钱拿到手,我一准儿给你清帐。”

  “哼,这回你是不敢黄了我的!甭废话,钱拿来,我这就去帮你说说,看看还能不能办。”

  牛铁生犹犹豫豫的把手里的黑兜递了过去:“都在这儿了,你可得给我办成啊!”

  王有才一把夺过黑兜,抻开一看:“五万?就这两个半子儿?那我可不敢保证能成!”

  牛铁生苦着一张脸:“大侄子,这真是你叔现在能拿出来的全部了,我也知道这点儿钱起不了啥大用,可眼下真是没地方再张罗了,你就帮帮忙,叔记着你这个情,行不?”

  王有才当然不会放过到手的钱,装模作样的迟疑了一下,勉为其难的点头:“我试试吧,为了那十万,我这张脸是豁出去了,成不成还得看余姐的意思。”

  “好,好,你去试试,跟余科长好好说着,这事儿成了,我不会亏了她。”

  王有才提着钱兜走了,牛铁生见他走远了,招呼郑春发过来:“赶紧给我跟着,要是出了啥岔子,你就别回来了!”

  没多大工夫,郑春发回来了:“去了,他去了,先是买了瓶药酒,还有个布兜,然后就进了农家乐了。”

  牛铁生稍一琢磨就明白了,暗骂王有才真奸诈,买药酒是给自己找回去的借口,买兜是怕拎着他那个装钱的黑兜露了馅儿,别看这小子岁数不大,人简直奸的快成精了!

  寻思过味儿来,他总算放了心,回头瞧见郑春发还傻得呵的站在那儿,牛铁生抬脚就踢:“谁让你回来的,不是让你盯着么,还不赶紧去……”

  另一边,王有才回到农家乐,趴在门上听了听,余冰冰屋里没声,但亮着灯,旁边的屋里也都亮灯了,看来刘著他们已经各自回屋了。

  他轻轻敲了敲余冰冰的门:“余姐,睡了没?我给你送药来啦。”

  里边没回音,过了半天,余冰冰的声音才响了起来:“王副村长?你怎么又回来了,我累了,有什么事儿明天再说吧。”

  王有才暗暗奸笑,余冰冰这么半天才应声,分明是在哪儿犹豫要不要开门,她要是毫不犹豫就回绝了,那他今天怕是进不去这个门儿了,可她犹豫了,那就好办。

  “余姐,我也不想来折腾你,可想来想去实在放心不下你的脚,这不是特意跑老赵婆子哪儿给你现配的药酒,这酒要是隔了夜,效果就不好了。”

  屋里想起一顿一顿的脚步声,能听得出,余冰冰是单脚蹦着来开门的。

  门无声无息的开了半边,一脸倦色,素面朝天的余冰冰扶着门说:“这么晚了,你来干什么,我的脚没事了,谢谢关心。”

  王有才偷偷咽了口吐沫,一脸贱笑:“有没有事,你说了不算,得大夫说了算。我去配药酒的时候老赵婆子都说了,你的伤要是稍不留神就容易感染,她要不这么说,我就回家了。”

  余冰冰也知道外伤感染的可怕后果,又听是赵大夫说的,也有些顾忌,看了看王有才手里拿的酒坛:“什么药酒,效果好吗?”

  “好着呢,余姐你不知道,老赵婆子是爱唠叨,可手底下的工夫可是了不得,我们村儿里人有个小病小灾的都上她哪儿看,她配的药酒,可灵着呢。”

  余冰冰单腿着地,不敢去接药酒,正眯眼细看的工夫,王有才一侧身,像条泥鳅似的从门缝里溜了进去。

  余冰冰皱眉正想呵斥,谁知他却整出这么一句:“我要拉老赵婆子来给你洗伤口,可这老太太懒的要命,非说怎么用我都知道,让我帮你洗。”

  王有才赶忙把药酒放在炕沿上,转身去扶余冰冰:“我这不是也寻思,你的伤要是真感染了,还不知道多少天才能下地嘛,咱事先防着点,总比真有事儿遭罪强。”

  余冰冰不怕遭罪,可她受不了一连多少天在炕上躺着,那会耽误很多工作。

  王有才毫不拖泥带水,洗完了伤口,立刻把酒坛子盖好放在一边:“那余姐早点睡,明个见。”

  直到王有才走到门口,余冰冰才从紧张中回过味儿来,轻声说了句:“谢谢你。”

  这次王有才听了个真切,很自然的回头一笑:“咱们姐弟俩,说那些干啥,我走了。”

  余冰冰刚要点头,王有才一拍脑门:“哎呀,忘了忘了,差点就忘了。”

  余冰冰又生出一丝戒备来:“什么事?”

  “我还得去村东头三寸丁家一趟,他们申请的低保批下来了,这都拖了好几天了还没给他们捎个信儿。这样吧余姐,我这兜子先放你这儿一会儿,我去一趟村东,最多半个钟头就回来拿。”

  虽然余冰冰心存戒备,可王有才已经帮了她好几次,这点事儿她怎么拒绝?只好点头答应,让他快去快回。

  王有才连声答应着把布兜放在了墙根儿边,转身出了农家乐。

  刚出门,他就清楚的看到郑春发在前边一晃而过,他知道肯定是牛铁生派郑春发来监视的,郑春发是有意露馅给他看。

  他当然没去三寸丁家,直接朝刚才和牛铁生说话的地方走去,远远的就看到牛铁生三人凑在旁人家院外的光亮处等着他了。

  他皱着个眉头走了过去,还没走近,牛铁生就支开了郑、刘二人,自己迎了上来:“咋样了大侄子,说好了没有,余科长咋说的?”

  王有才顿了顿才叹了口气:“说动倒是说动了,我余姐也答应按耕地上报,可你这钱不够,就算报上去,上边也不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啊!”

  牛铁生先是一喜,可听到后边的话,又张着个嘴,没声儿了。

  他也知道,没疏通上边的关节,事儿不那么好办,心里倒是有个办法,可这办法有点过,他又不好意思张着个嘴,寻思了半天,才堆着笑脸吭哧着说:“要不你看这样成不,你跟余科长好好唠唠,那五万,她先拿去疏通,等征地的钱下来,我给她加一倍!”

  王有才一听,顿时就冷笑起来:“我说叔啊,亏你能说得出来,翻来覆去就五万块钱,要不是我替你说话,余姐都不愿意揽你这档子烂事儿,现在你连这点钱也不想给了?”

  牛铁生一脸干笑,挠了挠腮帮子:“我知道,我知道,可你叔这么不是没辙嘛,一分钱憋死英雄汉呐,我寻思……”

  “你寻思什么?这事儿你想都不用想,就这么着吧,你赶紧回家听信儿去吧。”王有才一脸不耐的连连挥手,自己也转身就往家走。

  牛铁生立马急了,赶紧扯住他:“听信儿,听啥信儿,万一不成咋办?”

  王有才一摊手:“那我也没辙啊,五万块钱能办多大的事儿你自个儿不知道?成不成,就听天由命吧。”

  牛铁生愣了愣神,事情要是不成,那不连这五万都打了水漂?

  他一咬牙一跺脚,发了狠:“等等,大侄子你等等,我去给你弄钱去!”

  王有才瞥了他一眼:“哎,早这样不就结了嘛,省着你提心我也吊胆的,赶紧去。”

  牛铁生咬着牙,带着郑春发和刘幺走了,王有才心里头忍不住寻思,这回看老流氓的德行,怕是要使什么损招了,他们该不会去抢吧?

  想到这儿,他脸上浮起一丝狞笑,老流氓要是真昏了头,办出这种事儿来还好了呢,那他啥都不用做,就等着开发办主任的位子落到他头上就成了。

  他找了块石头,垫在屁股底下,贴着障子根儿坐了下来,不一会儿,村里一阵急促的狗叫,隐约还有点吵嚷声,这让他头皮一麻,这老流氓该不会真去抢劫了吧?

  没多久,牛铁生气冲冲的提着个兜子赶了过来,郑春发和刘幺却不见了影儿。

  牛铁生把手里的兜子往他面前一扔:“这里是五万,你去吧,把余科长给我答对好喽!”

  “哎哟,牛叔这脾气挺大啊,这是哪儿来的钱?”

  “你甭管了,赶紧去你的!”

  王有才才懒得管他钱哪儿来的,呲笑一声,提着兜子转身就走,这回牛铁生自己远远的跟在后边,直到眼看着他进了农家乐,才松了口气。

  可还没等他喘过气儿来,就瞅见,王有才手里提着两个兜子,笑呵呵的出来了!

  牛铁生顿时皱紧了眉头,上去拦住了他,眼睛盯着他手里的兜子:“怎么着,这钱,余科长没收?”



温馨提示:
至强财术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强财术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强财术全文阅读和至强财术txt全集下载。至强财术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强财术 第28章:药不能停啊!   余冰冰连着折腾了两天,又病又累,被牛铁生一气,只觉头疼欲裂,也没心思解释什么,一手捂着脑门,一手指着炕沿上一个黑布兜:“不许动手,让他走!还有这个,把这个也拿走!”   王有才愣了一下,气呼呼的松 2014-01-10 09:48:39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