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2章:你想吓唬我?

作者:E盘隐藏文件    更新时间:2014-01-12 10:28:11    状态:已完结
  想着想着,就到了家门口,可看着邻院的院门,王有才心虚了。

  往常到了门口,他想都不想,推门就进,可这回,不知道进去了,徐巧凤还会不会对他笑脸相迎。

  以他对徐巧凤的了解,就算她生气了,也不会跟他哭闹,最多不冷不热的说他几句。

  要是真往心里去了,多半会不搭理他,自个儿忙自个儿的。

  说他两句还好说,耍耍赖,哄她两句也就过去了。

  可怕就怕她真往心里去,毕竟她才是他最在乎的女人,而且,这还没过门儿呢!

  思来想去,他也没想出个辙来,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索性一咬牙,推门就迈了进去:“嫂子,我回来啦。”

  他喊的已经够大声了,可屋里没有一点动静,这么一来,他心里更虚了,硬着头皮往屋里走,透过窗户瞥见徐巧凤正在往缸里放水,哗哗声很大。

  他稍稍松了口气,敢情是没听着,害他白担心了。他开门进屋:“嫂子,我回来了。”

  徐巧凤回头看了他一眼:“今天回来的咋这么早?”

  他心里一沉,完了,看来这回她是真生气了,都不愿意搭理他了。寻思了一下,他灰溜溜的进了屋,在炕沿上坐下来,看着她在外屋忙活。

  菜很快就下了锅,她端着碗筷进了屋,王有才赶忙抢着搬来炕桌摆上,一边帮忙一边堆着笑问:“嫂子,今个这是谁要来啊,怎么拿三个杯。”

  “老吴叔。刚才他就来了,干等你也不回来,自个儿转悠去了,一会儿就回来。”

  “这老头肯定有事儿,没事儿他不带出村儿的。”王有才笑着嘟囔道。

  徐巧凤没吭声,转身又要出去。

  他连忙拉住她的手:“嫂子怎么了,冷着脸干啥,谁惹我嫂子生气了?谁要是敢惹我嫂子生气,我就让他全家都鸡犬不宁!”

  徐巧凤听着这么窝心的话,不自觉的露出了一点委屈,赌气似的抽回手:“就你,除了你,我会跟旁人生气么?”

  王有才装出一副惊讶的模样,尴尬的笑了笑:“我?我哪敢惹嫂子生气?”

  就在这时,只听外边传来吴大顺的声音:“你小子傻笑啥呢,拣着钱了还是咋的?”

  王有才赶忙下炕,迎了出屋,见吴大顺提着点熟食走进了院,虽然上了年纪,可微黑的脸上还透着红润,一头白发剪得很短,根根竖立着,个头不高,可矮壮的身形往哪儿一站,也属于那种让人不敢忽视的类型。

  王有才笑着接过他手上的东西,伸手要去搀他,却被他一甩袖子躲了过去:“扶啥,你叔还没老到动弹不了的时候!”

  王有才心里嘀咕,倔老头,我这叫尊老敬老。可嘴上他却不敢这么说:“那是那是,我叔结实着呢,就我这身板,都比不过您。”

  “哼,这还差不多,进屋,在这儿傻站着干啥。”说着,老头自己先走了进去。

  吴大顺跟徐巧凤打了个招呼,进屋坐到了炕头上,徐巧凤端上酒来,王有才连忙给他倒上:“老叔咋寻思来看你大侄子了呢,有啥事儿,您老带个话来,我去见您不就得了?”

  “你小子现在是个大忙人,等你倒出工夫去我哪儿,没准我都进棺材了。我一寻思,得了,还是我自个儿来一趟吧。”

  吴大顺一口把酒干了,撂下酒盅,看向王有才:“有件事儿,你小子得给我琢磨琢磨,甭管咋说,也得给我办妥喽。”

  王有才一边给他倒酒,一边笑道:“您老就直说啥事儿吧,大侄子能办到的,还能跟您打马虎眼是咋的?”

  “中,这可是你说的。我看你们村儿最近张罗的挺欢,说是要开发旅游村儿?就这个,你也给我们村儿张罗张罗。”

  王有才顿时不知声了,傍水村的温泉没几口不说,地方比望溪村也偏了不少,现在望溪村能不能顺利开发还说不准,他哪能帮得上傍水村儿?就算他真的肯向何静献身,估计也照样没戏。

  按理说,吴大顺这么精明的人,不会看不出这事儿的难度,怎么会拿这事儿为难他呢?

  “叔,这事儿有点难办,你们村儿啥样你最清楚……”

  话没说完,吴大顺就不乐意了:“甭废话,你的意思是办不了喽?”

  王有才苦笑:“您老真把你大侄子看的太高了,就这事儿,我要是县长,还能琢磨琢磨。”

  “行,我也不难为你,这事儿就算了,可你老弟的事儿,你总不能不帮忙吧?”

  “我弟?您老是说小顺溜?”

  “啊,不是他还还能有谁,他这高中也快毕业了,就他那成绩,我也没打算让他在外边继续混,寻思着,你们村儿要是真开发了,你就在村儿里给他随便找个活儿让他干,主要是让你给我看牢实他,别让他没事瞎折腾!”

  王有才一听这话,忍不住笑了:“叔啊,你找我来,其实就是为了这事儿吧?那你直说就得了呗,干嘛还狮子大开口,吓唬你大侄子?”

  吴大顺嘿嘿一笑:“你小子现在翅膀硬了,我要是不先难为你一下,再来个退而求其次,你能痛快的答应?”

  “这事儿包我身上,干脆也别找活儿干,只要我当上这个开发办主任,直接给我弟弄口温泉包着,承包的钱我给他垫上,他只要每天坐门口收钱就行了,您老看,这活儿,成不?”

  吴大顺这才笑着举杯:“成。”

  干了杯中酒,吴大顺才咂了咂嘴:“等了这么些年,你小子总算是出息啦,可惜啊,还是不够老辣,顾了前边,不知道顾后后边!要不是老叔我来转悠这一趟,让人抄了后路,八成还不知道呢!”

  王有才的脸色一僵,眯起了眼:“谁敢抄老子后路,老叔,您说的可是牛铁生?”

  “你跟他顶牛的事儿我早知道了,要光是他,还翻不起什么大浪。”

  王有才没急着追问,皱着眉头一寻思:“是付三?他跟牛铁生撺掇到一块儿去了?”

  “这人比付三难缠多了。”吴大顺不紧不慢的说,看他的脸色,这件事并不容易应付。

  “老叔,到底是谁在背后鼓捣你大侄子,您老就别卖关子了。”

  “副乡长的大少爷田启发,这小子是个滚刀肉,他和牛铁生搭个上了。”

  他嘬了口酒,接着说:“他来你们村干啥我不知道,但我看见,牛铁生像个孙子似的跟在他后边,往村委会去,还说什么,一切要讲法讲理。对了,李水莲也跟他们在一块。”

  王有才心里寻思,李水莲、姓田的?莫非这田启发就是上次被他扒光了挂树梢上那位?

  “老叔,李水莲这名我咋这么耳熟呢?”王有才一脸不以为然的笑问。

  吴大顺瞥了一眼外屋的徐巧凤,见她没留意,这才横了王有才一眼:“真当你叔老的不行了是吧,你到底把她咋地了,弄得她非要整死你不可?”

  王有才赶紧给他倒酒:“没咋地,她可是傍水一枝花,我敢把她咋地?”

  吴大顺哼了一声:“上次他们两个被扒光腚的事儿,是你干的吧?”

  王有才嘿嘿干笑,没吭声,也没否认。

  吴大顺叹了口气:“我就知道没那么巧,你前脚离村,后脚他们就出事儿。为了这事儿,我糊弄村里人,说他是县长的儿子,可算帮你周全过去了,好歹没让田启发把事儿闹大。”

  顿了顿他接着说:“可这回是在你们村儿的地头,怎么整,就看你小子自个儿的了。”

  “您老就放心吧,别说一个田启发,就算是他爹田闻,到了望溪村这一亩三分地,老子想让他哭,他也笑不出来!”王有才一脸奸笑的跟吴大顺碰杯,一饮而尽。

  这会儿,徐巧凤端着菜进屋:“哟,你们爷俩都喝上啦,菜来了……”

  一顿饭吃得很乐呵,晚上吴大顺跟王有才回他家住了一宿,第二天天傍亮就回傍水村了。

  王有才和吴大顺合计了半宿,觉得田启发很可能给牛铁生掏钱,让他去县里活动,等牛铁生得了开发办主任的位子,再给田启发开后门。

  可就算明知道这事儿,想插手搅合黄了也不太可能。

  王有才承认,昨天他那副不把田启发当回事儿的德行,是在装犊子。但甭管是谁,只要阻了他的财路,那就是死仇。副乡长的大少爷又怎么样?

  他等了一宿,也没等到郑春发的信儿,他立马觉得,郑春发靠不住,这事儿得靠自己。

  送走了吴大顺,他直接去了农家乐,悄悄把王二驴叫了出来一打听,田启发和李水莲昨晚果然住在这里,今个也没有走的意思。

  王有才恶向胆边生,真想直接把这对狗男女给做了,一了百了。但他也知道,手上要是真有了人命,就算眼下没被查出来,以后也甭想过安生日子,必须另想办法。

  想着想着他突然乐了,这对狗男女,是在傍水村呆不下去了,才跑到望溪村来嘚瑟。想让他跟牛铁生翻脸也容易,只要让他们没脸再来望溪村儿,牛铁生就没东家了。

  他眼珠一转,拍了拍王二驴的肩膀:“二驴啊,你说,你哥平时对你咋样?”

  王二驴寻思都没寻思:“好啊,哥对我真够意思,一整就给我钱,还给我找婆娘,就是有事儿没事儿爱踹我两脚,这个……”

  “行了行了,你帮哥办件事儿,只要这事儿成了,哥以后再也不踹你了,还给你找好看的婆娘,咋样?”王有才笑嘻嘻的诱惑他。

  “真的?那我听哥的,你说干啥吧。”王二驴一听有好看的婆娘,眼珠子都绿了。

  王有才趴在他耳朵边上嘀嘀咕咕说了几句,王二驴听得一脸兴奋,黑不溜秋的脸都变成黑里透红的了:“成,成,我知道咋整了哥,我知道了。”

  给王二驴塞了一百块钱,王有才乐颠颠的回家了,李水莲这对狗男女,上次吃了亏还不长记性,这回就让他们记得牢牢的,记一辈子!

  王有才安排的节目,要等到天傍黑才能上演,可他却没有算到,李水莲恨他恨得牙痒痒,她可没那个耐性,干坐到天黑。

  也就是吃过早饭的工夫,王有才听到院外一阵人声,好像有不少人在外边嚷嚷着什么。

  他皱着眉头出了屋,还没等走到院门呢,大门就被敲得轰轰直响,瞅那架势,就像要把门砸塌似的。他稍一琢磨就知道不好,肯定是牛铁生找事儿来了。

  但就算牛铁生有了东家,一天半天也起不到啥效果,这会儿来找事儿?什么由头?



温馨提示:
至强财术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强财术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强财术全文阅读和至强财术txt全集下载。至强财术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强财术 第32章:你想吓唬我?   想着想着,就到了家门口,可看着邻院的院门,王有才心虚了。   往常到了门口,他想都不想,推门就进,可这回,不知道进去了,徐巧凤还会不会对他笑脸相迎。   以他对徐巧凤的了解,就算她生气了,也不会跟他 2014-01-12 10:28:1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