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40章:一份小小的礼物

作者:E盘隐藏文件    更新时间:2014-01-15 13:46:47    状态:已完结
  余冰冰虽然性子冰冷,却并不迟钝,就算是病了,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了他的神色。

  “怎么,觉得大失所望是吗?”

  王有才深吸了口气沉声回应:“恩呢,是大失所望,余姐你都病成这样了,也不给弟去个电话,你这是没把你弟当自己人呐,你说我能不失望吗?”

  听了他这话,虽然明知有点夸张,但她的脸上还是闪过一丝幸福的光采,别管他这话里到底有多少水分,至少,还有人会跟她说这种窝心的话,那她就满足了。

  “想过,但是太远。”余冰冰言简意赅,由他扶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王有才心里一动,虽然不知道她说的太远,是说两人关系太远,还是住的地方太远,但只要她真想过,那就说明他在她这儿,还是有一定分量的。

  他挨着她坐了下来,眼睛瞄到了她穿着一只短丝袜的脚上,虽然没了裹伤的纱布,但脚下却垫了个纱垫,伤口显然还没完全合口。

  “余姐你的脚怎么样了,让弟给你看看行不?”王有才语气放的很轻,一般病重的人脾气都不大好,何况余冰冰脾气本来就倔。

  余冰冰仰躺在沙发靠背上,微微翘了一下脚:“还是别看了,恶心!”

  “你是我姐,哪有弟弟嫌姐恶心的?”他蹲下身,把她的脚捧了起来,一手托着,一手小心翼翼的把丝袜脱下,揭开纱布垫,一股刺鼻的药味儿直冲鼻子,他眉头都不皱一下,端着她的脚细看。

  余冰冰那娇嫩玲珑的玉足变化并不算巨大,皮肤反倒比以前更加白嫩了,只是脚心处有铜钱大的一片乌黑,细看才能分辨,黑色中心有一处不算很大的伤口,此时已经干巴了。

  王有才抬头看着她:“这伤怎么发黑了,用了猛药吧?”

  余冰冰无力的点了点头:“中药,里边有石胆。”

  王有才有点心疼,这种俗称五毒的外伤猛药的确有效果,但对身子损伤也大,难怪余冰冰脸色这么差,原来是药性的原因。

  但不管怎么说,伤口干巴了之后,再有个十天半月也就能走路了。

  他仔细的把她的脚包好:“你都病成这样了,怎么不见姐夫在家照顾照顾?”

  “哪儿来的姐夫,我这些年一直一个人住。父母都在国外,不想他们操心。”

  他听了这话心里窃喜,但嘴上却赶忙说:“抱歉抱歉,我不知道你已经……”

  “已经什么?已经离婚?”余冰冰苦涩的笑了:“想离婚也得结过婚才行。”

  他探出了想要的消息,便赶忙改口岔开了话题:“这也快中午了,饿了吧,弟给你露一手怎么样,想吃什么?”

  或许是他的举动让她感到了几分亲近,居然真的想了想:“水煮蛋吧,好久没吃了。”

  王有才无语哽咽啊,多好伺候的婆娘,要求这么简单:“行,那余姐你歇着,我先给你冲点阿胶,再去做饭。”

  他从拎来的补品里拿出两盒阿胶,取了一小块,碾碎和着冰糖用开水冲开,端到了余冰冰面前,她接在手里,眼睛却直直的看着他,足足有三秒,才收回目光:“让你破费了。”

  他笑了:“你能快点好起来比啥都强。”

  说着,他转身去了厨房,粗略一翻,他才知道余冰冰为什么要吃水煮蛋,因为厨房里除了鸡蛋和挂面,别的几乎都没有,鸡蛋倒是够多,足有一大塑料袋。

  他这回真是心疼了,难道她这些天就一直吃鸡蛋面条?

  拉开冰箱,里边也差不多是空的,估计就是耗子见了,也得哭。

  她这样漂亮的婆娘,只要随便勾勾小指头,就会有无数男人争着抢着把她伺候的舒舒服服的,可她却宁肯过这样的日子,也不找个男人,还真是让人想不明白。

  王有才下楼买了一大堆菜,把冰箱塞满,又做了一大桌子丰盛的午餐,当然也没忘了加上一碗鲜虾贝肉水煮蛋。

  余冰冰并没像他想象的那样胃口大开,而是吃得很慢,也不怎么说话,一顿饭,从不到中午吃到了下午,王有才收拾了碗筷,发现余冰冰的脸色居然红润了一点,又恢复了几分往日的光彩。

  “余姐,我帮你按摩一下,你这几天也没怎么运动,活活血能恢复的快点。”

  “不用,也耽误你一天时间了,你回去吧。”余冰冰的语调仍旧冰冷,可看向他的眼神里,似乎多了一丝不一样的东西。

  王有才绕到沙发后边,一下一下的捏着她的肩膀:“我往县里送文件,还等着回复呢,这几天都得待在县里,正好陪你。”

  余冰冰没有再拒绝,任由他捏着肩膀。

  按摩结束后,王有才嘿嘿干笑着:“姐,咱晚上不吃剩菜了,出去吃怎么样,你想吃啥弟都给你安排最好的。”

  余冰冰气还没消,一扭头:“不去。”

  “你看,你弟好不容易来一回,就见着你这个样子。想让你吃点好的,一是给你补补身子,再者也是让弟这心里头好受点不是,要不等我回去了,一寻思你就心疼,那可咋整?”

  余冰冰其实也没真生气,她又不傻,早就看出来王有才对她有点非分之想。可一来他对她是真好,好得都让她觉得窝心,再说,哪个男人又能对她一点非分之想都没有?

  尽管心里的怒气已经消了,可她还是扭着头不看他,却也没阻止他讨好卖乖的举动。

  王有才何等伶俐的一个人,这要是还看不出来她在装生气,那还混个屁?

  他眼珠一转,从兜里摸出手链来,吊到她眼前晃荡了两下:“姐,你看这是啥?”

  余冰冰果然被手链吸引,微仰着头,盯着细看。

  王有才晃着晃着,就转到了他这边来,余冰冰的脸也跟着转了过来。

  那情景,就像拿条小鱼钓馋猫,余冰冰本就是狐狸脸,盯着手链瞅,表情跟馋猫一样。

  王有才忍不住乐出声来:“姐,还生气不?不生气,这玩意儿弟就送你当赔礼,咋样?”

  “不稀罕!”余冰冰转头不搭理他,又冷冷补了一句:“你这叫贿赂,贿赂公务员!”

  王有才翻了个白眼,得,这婆娘又犯病了。

  “明明是弟弟给姐的生日礼物,咋就非得往贿赂上靠,这法理不外乎人情,按这么整,还让不让人活了。”他假作丧气的嘟囔道。

  这招果真奏效,余冰冰猛转头瞪着眼睛:“你怎么知道我要过生日了?谁告诉你的?”

  王有才嘿嘿贱笑:“姐收下东西,弟就告诉你。”

  “行,多少钱,我买了。”余冰冰寸步不让。

  王有才拉过她的小手,把手链塞进了余冰冰的手心里,又把她手掌合上,这才笑道:“我知道姐有钱,咱先欠着,等弟缺钱了,再来跟姐要,行不?”

  话到这个份上,余冰冰也没再坚持,金玉之类她并不太入眼,要是换成旁的,她或许看都不会细看,可这手链上的玉雕,居然是一个个极为精致的荷叶抱双鱼,这让她眼前一亮。

  “行,欠你一万,我会想办法把这钱贴给你。”余冰冰看着手心里的玉雕手链,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自打她父母出国之后,已经多少年没人给她过生日了?她自己都有点记不清了。

  王有才不但摸到了她的生日,还买了双鱼座的玉雕给她,这份感动,比手链贵了太多。

  殊不知,王有才是刚看了她家日历上圈的红圈,蒙的。

  双鱼?他哪知道什么是星座?

  余冰冰这么容易就吐口了,让他都有点发懵,可捋竿爬是他的强项,赶紧趁热打铁:“这么说,姐是答应陪弟弟我吃这顿晚饭喽?”

  “到了这里,哪能让你再破费,我请,吃什么你定。”余冰冰办事儿就是干脆利索。

  “不行,哪有寿星佬自个儿张罗庆生的,再说,弟还打算拉上一个人给姐过生日呢。”

  余冰冰好奇:“拉上谁?”

  “这人姐应该认识,何静何县长的秘书,于文璎。”

  “文璎姐?你怎么能请动她?我跟你说,别想打着我的招牌招摇撞骗!”余冰冰又冷下脸来,冷着脸都成了她的招牌表情了。

  王有才暗笑,论亲疏,我跟她,肯定比你跟她更近一步。

  “姐别想歪了,这不是村里有事儿要求她办嘛,我就寻思,顺道也把她请来沟通沟通。”

  余冰冰玉容没有半分解冻的意思:“那还说什么给我过生日,没诚意!”

  王有才哭丧个脸,心里暗骂自己:“我错了,这世上的婆娘,就特么没一个好伺候的!”

  话头最终还是让他给岔了过去,到底他也没告诉她,是怎么知道她生日的。

  他给于文璎打了个电话,把定下的饭局跟于文璎说了,于文璎一听他居然搭了余冰冰,忍不住就笑了,说他关心余冰冰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面对于文璎这种玲珑剔透的人物,王有才干脆也不否认,反正于文璎也不可能嫁给他,这样也算进一步挑明了两人的关系,于文璎倒会觉着轻松。

  余冰冰在他的悉心伺候下,仔细整理了一下妆容,由他扶着,打车去了回龙湾海鲜城,这海鲜城在县里虽然不算最奢华,但也很上档次,请于文璎来,也不算掉价。

  回龙湾有个特点,全景三百六十度的玻璃墙,站在大厅边上,能俯瞰整个县城夜景,没包间,店子的透明度也是吸引贵客的一个噱头,来这里吃饭的,大都心怀坦荡,当然也不排除那种心怀鬼胎却故意做作的家伙。

  这回,余冰冰和王有才偏偏就碰上了这么一桌。

  两人先到,选了个靠玻璃墙的清净位置,点了酒,等于文璎来再下菜单,谁知就这么个工夫,邻座上了一伙子人,两男一女,言语放肆无度,声音大的整个餐厅都听得见。

  余冰冰只听了一会儿,忍不住就皱起了眉头,刚刚开朗点的心情,又被人给添了堵。

  余冰冰不高兴,王有才自然也乐呵不起来,可强龙不压地头蛇,到了县城的地界,他也不能过分嚣张,于是挥手招来服务生,塞了点小费,让店家告诫一下邻桌那伙子傻缺。

  这要是搁他往常的性子,岂会花钱办事儿,呵斥几句就什么都结了,可一来他不想在余冰冰面前表现的太过火暴,再者,也不愿意在这种地方吵吵,免得丢了份。

  谁知服务生一听这话,愣是把到手的小费给退了回去,苦着脸赔笑说不敢。

  王有才心里有数了,这伙子人,是餐厅老板招惹不起的主儿。

  本想息事宁人,待会儿拉上于文璎换个地儿,可没成想他想消停,那伙人却不肯了。

  刚刚他招呼服务生的事儿,不知怎么就给邻桌听了去,里边叫唤的最大声的一个站了起来,掐着一瓶子一六一八瓷瓶五粮液就晃悠过来了。

  “怎么着哥们,我听说,你想把我们给煮喽?”



温馨提示:
至强财术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强财术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强财术全文阅读和至强财术txt全集下载。至强财术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强财术 第40章:一份小小的礼物   余冰冰虽然性子冰冷,却并不迟钝,就算是病了,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了他的神色。   “怎么,觉得大失所望是吗?”   王有才深吸了口气沉声回应:“恩呢,是大失所望,余姐你都病成这样了,也不给弟去个电话,你 2014-01-15 13:46:4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