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41章:给我废了他!

作者:E盘隐藏文件    更新时间:2014-01-16 08:24:21    状态:已完结
  这人个头不矮,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宽肩厚背,长得也人模狗样,就是穿了身漆皮,怎么看都像个二流子。

  王有才虽然不会小瞧了他,可也没把他当回事儿,强龙是不压地头蛇,可地头蛇要想咬强龙一口,也没那么容易,他想都不想就做出回应。

  “我们这儿刚上的酒,还没上菜,你要是非得给我们添道下酒菜,我们也不会客气。”

  那小子一听就乐了,哐当把酒瓶子往王有才面前一撂,白酒迸出来溅了王有才一脸。

  “卧槽,县城这巴掌大点的地方,还特么有人敢这么跟我说话?”那小子看都不看王有才一眼,回头跟他一伙的说道。

  他同伙的一男一女听了也都冷笑连连,好像王有才这么干有多傻逼似的。

  王有才抹了把脸,眼睛眯了起来,瞅了一眼皱着秀眉的余冰冰,见余冰冰居然没开口,他就知道,事儿不太对,这小子八成有点来头。

  “余姐啊余姐,你可真是我亲姐,早知道这样,你刚才倒是给我个眼神儿啊!”

  还没等他开口,对方指着酒瓶子说:“你哥今天不想惹事儿,你把这瓶子酒干了,咱就当啥也没发生过。你要是没这个量,那今天,咱就得说道说道了。”

  王有才称量了一下对方的体格,估摸着三下之内撂倒他应该没什么问题,就怕剩下那一男一女对余冰冰下手,余冰冰腿脚不利索,这要是打起来可就吃了个闷亏。

  他自个儿憋屈点,受点伤都不要紧,要是连累余冰冰受了委屈,那就说不过去了。

  稍一寻思,他抓起酒瓶:“行,当我赔礼!”

  话音一落,他仰头就喝,咕嘟咕嘟,一口气儿喝下去大半瓶。

  对方见状心里也咯噔一下,显然没想到王有才居然真敢喝,这可是瓷瓶一六一八,五十二度不掺半点水的高淳五粮液,一瓶子下去,怕是骡子都能撂倒,何况人了?

  王有才回应的这么干脆利落,看来也是个猛货,可事儿都出了,半道上要是服了软,以后在人前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想到这儿,他一把抢过酒瓶子,嘿嘿一笑:“行了,剩下这半瓶,得让她喝!”

  对方把酒瓶子往余冰冰面前一搁,王有才顿时就忍不住乐出声了。

  他乐,不是因为旁的,是这小子做事儿的风格跟他实在太像了。

  他刚才往肚子里灌酒的时候就在哪儿寻思,这要是换成他,铁了心找茬的话,肯定半道儿把瓶子抢回去,逼那女的喝。

  嘿,他这念头还没消呢,对方还真就这么干了,你说他能不乐么?

  但对方肯定不是跟他心有灵犀什么的,要不然就会知道,威胁他可以,千万别威胁他的婆娘,不然要面对的就不是他,而是一头红了眼的大牲口。

  而余冰冰这会儿的表情,就像吃着饭,突然在盘子里发现半截苍蝇,想吐,又吐不出来。

  王有才冲她笑了笑:“姐,这回怪不得我了吧?”

  余冰冰微微一怔,那小子也是一愣。

  就在二人没反应过来的当口,王有才一把抄起酒瓶子,照准那小子脑门就猛抽了过去。

  啪嚓一声脆响,那小子连哼都没哼一声就仰头栽倒。

  也合该他倒霉,后边过道上刚好有一盆发财树,他后脑勺磕在花盆上,又是嘭的一声,这才骨碌到了地上没动静了。

  这接连两响,很有节奏,听着就像是过年放的二踢脚似的,倍儿响!

  响声还没消,王有才已经拦在了余冰冰的座位前边,手上明晃晃的半截酒瓶指着邻座的一男一女道:“坐那儿,别动!”

  王有才发难之前早就估算好了,无论如何都得先保证余冰冰的安全,所以,不等那一男一女反应过来,他已经把场面全都掌控住了。

  他自个儿都没发现,这会儿他眼珠子都红了,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子戾气。

  对方二人明显被王有才的狠劲儿给震住了,愣是足有两秒钟没吭声,那女的很紧张,盯着躺在地上的同伴,嘴唇不住哆嗦。

  男的却一脸凶相的威胁:“你知不知道你揍的是谁?你废了!今天你别想竖着走出这个店儿……”

  “再啰嗦我先废了你!”王有才一声闷吼,酒瓶一下逼到了那男人的嗓子根。

  这一嗓子,把整个餐厅都给震了,好在这会儿还没到饭口,座上客也不多,餐厅这才没乱起来。

  可王有才却发现,仅有的七八个座上客,居然没有一个人惊呼或者站起来,全都安安稳稳的坐在那儿,每个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像看见了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二货,仿佛他刚才把如来佛祖的亲孙子,给撂倒了似的。

  王有才心里也虚,可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做了,那就做到底,就算是错,也错到底!

  见那一男一女没不敢吭声,他狞笑着上前揪起那小子,一手拽着他脖领子,一手抡圆了,大耳光使劲儿往他脸上招呼!

  一阵啪啪脆响响彻整个餐厅,偌大的餐厅里静得鸦雀无声。

  所有座上客看向他的眼神都变了,变得有点复杂,好像掺杂了一丝惊惧,一丝佩服,但更多的人则是在微微摇头,看他的时候,就像看着一具死尸。

  余冰冰这会儿总算是开口了:“够了,他是冯副县长的儿子冯秉纶。我现在报警。”

  王有才不但没停手,手上的劲儿反而更大了,大耳光扇得噼啪作响,楞是把冯秉纶的脸都扇开了花,巴掌上沾得全是血,挥起来红彤彤的一片,看得四周的人全都脊背发凉。

  有些座上客终于坐不住了,事情越来越大,再不走容易被牵扯进去。

  其中的三个,偷偷的绕着墙根溜了出去。

  剩下的几个没走的,也都忍不住在心里琢磨,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明知道对方是冯秉纶,还敢下这样的死手,真不要命了?

  王有才这会儿开口了:“我管他是谁,跟我嘚瑟没啥,敢跟你起刺儿,那肯定得让他长长记性。姐,今天没你啥事儿,你别往里凑合!要报警,也不用你报!”

  王有才的口气很冲,连余冰冰都被他这凶戾的劲头给震了一下。

  她从没想过,在她面前嬉皮笑脸,总是变着法儿想占她点便宜的王有才,居然有如此凶戾的一面。她下意识的揉了揉耳朵,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刚才王有才居然在对她下令?

  不过稍稍一品她就明白了,王有才这回,是自知惹下了大祸,不想让她沾上这事儿。

  想到这些,她心里有点发酸。

  他是为了护着她才动的手,出了事儿却先想着把她摘出来,如果这时候她真的撒手不管,那他不是白叫她一声姐了?

  她摸出手机就要拨号:“弟你放心,这是法治社会,是有道理可讲的,不管怎么样,姐都不会让你出事。”

  王有才清楚的瞥见,她说这话的时候,眼眶里都含着泪珠子。

  可越是这样,这事儿越不能让她搀和进来,她就算有后台,也摆不平他惹出的篓子。

  仗着离她近,他一脚踢飞了她的手机:“姐,听我的,警察管不了这事儿!”

  也不知是听到了他说话,还是被他刚才的一通耳光给扇醒了,冯秉纶口中发出一阵咕噜声,随后睁开了眼。

  他倒也机灵,一看王有才手里握着碎酒瓶子,立马堆起笑脸:“哥,我服了,你打都打了,能不能先把我放下咱再说话?”

  王有才冷笑:“怕死?怕死你装的什么逼?”

  “哥,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先松开我,有话咱好说。”

  他这话刚一出口,餐厅门外就传来一阵吵嚷,紧接着呼啦啦涌进一群人来,都是十八九二十来岁的青年,一个个手里抄着镐把子、片刀,甚至还有一个端着双管猎。

  这群人一进来,就把王有才给围住了,虽然不敢靠前,可一个个呼呼喝喝,也是凶神恶煞,很有点一拥而上的意思。

  原来跟冯秉纶同来的那人,趁王有才不备,发了求救的信息,这帮人是他搬来的救兵。

  冯秉纶一见这帮人围着王有才,气得破口大骂:“你们全特么傻比啊,抓那个娘们!”

  众人恍然,纷纷奔着余冰冰冲了上来。

  王有才只觉一股热血从腔子里直冲顶门,双手抓住冯秉纶就往挥过来的片刀上砸去,虽然对方赶忙收刀,可冯秉纶百多斤的身子横飞出去,还是砸翻了几个人。

  但冯秉纶的帮凶足有二十多号人,砸翻了三四个,根本不顶啥事儿。

  冯秉纶从人堆里爬了起来,指着王有才二人,歇斯底里的大喊:“给我废了他!”

  王有才虽然很能打,可空着手,也对付不了十七八个抄着家伙的愣头青。

  他退了一步,把余冰冰死死护在身后,顺手抄起桌边一个纯铜的落地台灯横在身前,心里已经做好了拼命的打算。

  就在这时,店门口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都住手!”

  这女人的声音不算很大,还透着点妩媚娇柔的味儿,可她开口的时机拿捏得恰到好处,刚好赶上所有人都憋着劲儿准备动手,餐厅里较静的时候,所以这一嗓子,立刻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

  王有才和冯秉纶全都转头看了过去,两人的表情却不大一样。

  王有才是一脸尴尬,随即咧嘴干笑。

  而冯秉纶却是面露惊色,转而透出了十二分的恭敬,匆忙挥手,让挡路的众人让开。

  其实不用冯秉纶吩咐,众人也一见着她,也早都退让到了一边,因为来的这个女人,在县里可是有名的很,常看电视的,几乎没人不知道她。

  一个身穿水粉色西装套裙,夹着棕色公文包的优雅女人,步履轻盈的穿过人群,俏脸上带着几分笑意,看都没看冯秉纶一眼,冲着王有才笑道:“王副村长这么老实的一个人,想不到还会干这种事儿?”



温馨提示:
至强财术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强财术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强财术全文阅读和至强财术txt全集下载。至强财术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强财术 第41章:给我废了他!   这人个头不矮,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宽肩厚背,长得也人模狗样,就是穿了身漆皮,怎么看都像个二流子。   王有才虽然不会小瞧了他,可也没把他当回事儿,强龙是不压地头蛇,可地头蛇要想咬强龙一口,也没那么容 2014-01-16 08:24:2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