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5章:伺候人的本事!

作者:E盘隐藏文件    更新时间:2014-02-06 18:51:50    状态:已完结
  王有才听得后心发凉,顾念成正是第三任副村长,三十岁头上打着光棍来到望溪村,在村里一住就是十几年,一辈子也没娶妻,快到五十岁了才当上副村长,可不到一年就被人发现死在芦苇荡里。

  最关键的是,潘有玉现在住的那间房子,最早的一任房主就是顾念成。

  潘有玉之前就跟他提过要买那两间房,他没给办。后来是因为她家遭了难,他才把房子腾给了潘有玉,现在她却跑到这来给顾念成烧纸,这里边究竟有什么玄虚?

  他脸上浮起一丝冷厉,潘有玉肯定跟那几桩案子有什么关系,却始终不肯对他说实话,这回,他到要看看她还有什么好说的。

  他缓缓走了过去,潘有玉却没察觉,嘴里始终在念叨顾念成。直到王有才走到他身后三尺,她才听到了声响,一回头,看到王有才正冷冷的盯着她,吓得惊叫一声坐倒在地。

  可王有才见她这样的反应,神情反倒是缓和了些。

  这样的反应至少说明她多半不是杀人凶手,理由很简单,如果是凶手,在秘密被窥破的瞬间,肯定会本能的想到杀人灭口,就算掩饰的在好,眼里也肯定会冒出凶光。

  而他刚才瞧得清楚,她出了一瞬间的茫然,紧接着就是惊慌。

  “说,顾念成到底是怎么死的!”王有才不给她任何反应的时间,直接逼问。

  潘有玉两手撑地,又往后退了一步:“啊,我……”

  “说!”

  “有才哥,你别,别误会,我就是来给他烧点纸钱,毕竟我们住的是他的房子!”

  潘有玉越说越顺溜,显然已经从惊吓中回过神来。

  “烧纸不去他坟上烧,跑到他死的地方烧?”

  潘有玉顿时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王有才见她不肯松口,想起她上次痛哭流涕的事来,既然硬逼不行,那就试试软的。

  他沉着脸把口气放平,露出一脸失望的神色看着她,半晌没有说话。

  直到把潘有玉看得心虚,避开了他的目光,他才长叹了口气:“妹子,你要是不方便说,我也不会逼你。你有才哥命硬,不在乎什么诅咒不诅咒的,要是有一天我真没躲过副村长这一劫,逢年过节你也记得像这样给我烧点钱,我就满足了。”

  说完,他转身就走,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潘有玉一下就急了,她听得出,王有才已经对她失望到了极点,如果她就这么让他走了,以后估计就再没有跟他说话的机会了。

  她沉默了几秒,见王有才要钻进芦苇荡了,她才急忙开口:“有才哥,你别走……”

  王有才回头向她看去,她一脸无助的说道:“有才哥,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我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我胆子小,住在顾念成的房子里,总觉得他好像没走似的,所以才来给他上上坟,求个安心,我不敢去他坟上,就是怕被人撞见了怀疑上我。”

  王有才没吭声,潘有玉说的到也合情合理,但要说她什么也不知道,他是不会信的。

  只听她接着道:“我心里觉着对不起念成叔,因为我可能看到了杀他的人。”

  王有才顿时来了精神,赶紧上前两步,把她从地上拉了起来:“说,谁干的?”

  潘有玉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咬牙说:“很可能是刘幺。之前我不说,是因为刘幺掐着我掌柜的犯下的事,如果我说了,他很可能会报复我们。”

  “刘幺?”王有才眼睛一下就眯成了一条缝:“之前那些副村长,是他杀的?”

  潘有玉摇了摇头:“当时我只看到他匆匆从这边往回走,衣襟上还带着血,之后念成叔就被人发现死在了这里,所以我觉得,念成叔肯定是他杀的。至于别的副村长是不是他杀的,我就不知道了。”

  王有才暗自琢磨,是刘幺?如果真是这样,牛铁生一伙都脱不了干系。

  他不是没考虑过牛铁生一伙,后来之所以排除了他们,是因为虎子死的那晚,他们都在乡派出所关着。但现在看来,实际情况可能不是那么回事儿。

  别说潘有玉言之凿凿,光是乡派出所的张庚这一环,就没法解释。

  以牛铁生当时和张庚的关系,张庚怎么会因为逛窑子的事把牛铁生他们全关起来?

  王有才越想越是起疑,包括他那个账本的事,至今他也没能确定,刘幺到底是怎么知道他的小账本藏在哪里的?

  “好个刘幺,看来我一直低估了他,你家掌柜的到底有什么把柄落在他手上了?”

  潘有玉迟疑了一下,低着头:“有才哥,这事跟副村长的死一丁点关系都没有,你就别问了行吗?你要是去找刘幺,也千万别说是我跟你透的信。”

  王有才本能的觉得,潘有玉说话不尽不实,但他并没再逼问下去。

  本来刘幺他就是一定要收拾的,既然现在事情牵扯到了刘幺,那就先从这条线查下去,看看情况再说。欲速则不达,如果把潘有玉逼急了,反倒容易适得其反。

  王有才点了点头:“你放心,我会当做没在这里见到过你,你安心过你的日子。”

  说完,王有才撇开她不理,径自回了村。

  他本来想直接将刘幺抓起来拷问,可一打听才知道,刘幺陪牛铁生去乡里看病,至今还没回来。他立刻打电话给田家柱求证,得知事情的确是这样,但牛铁生已经办了出院手续,相信这一两天就该回村了。

  王有才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决定在村里等刘幺回来,到时候想怎么拾掇他都行,乡里毕竟不是他的地盘,要是去了乡里,弄不好惊了刘幺,再让他跑了可就得不偿失了。

  压下火气,他在办公室的转椅上推敲下一步该怎么做,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午夜。

  想起跟王春兰的约定,他无奈起身,匆匆洗了把脸,悄悄朝着王春兰家溜去。

  他心里是真不想去伺候这位女霸王,要不是看在她白天就跟阎行云套上了近乎,他肯定想辙把今晚的事给推了,其实他心里也很好奇,下午跟丢了她们两人,不知道她们俩在芦苇荡里到底干了些什么。

  到了王春兰家院外,他就忍不住有点诧异,王春兰家的院门,居然划上了!

  王春兰家可是常年不关门的,谁敢去找她的麻烦,那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么?

  越是这样,他就越好奇,找了处障子稍矮的地方翻进院,见屋门也关得严严实实的。

  王春兰可是跟他约好了今晚见的,怎么会反倒把门关的这么紧实?

  他心中一动,踮着脚摸到了东屋窗户底下,耳朵贴在墙根上细听,就听屋里果然有人在说话,只是那说话的强调,未免太暧昧了些。可惜任他竖起耳朵,也听不清里边到底是谁在说些啥,他只好学摸着,绕到了屋后。

  望溪村的房子,后窗户一般都是紧挨着炕的,要论听墙根,应该更合适一点。

  果然,这一次他刚稳住脚,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动静,只听了一句,他脸上就露出了喜色,说话的不是别人,居然是阎行云!

  他趁着天还没亮,他溜回了指挥部,在办公室眯了两个钟头,天色放亮后,才往农家乐走去,这几天折腾来折腾去,没得消停,也该陪他嫂子吃顿早饭了。

  可没成想,还没到农家乐呢,就瞅见阎行云也在慢悠悠的往农家乐走,脸色明显发白,脚步也不如昨天那么稳当了。

  阎行云一见他,娇艳的脸上顿时浮起一抹不屑的笑:“哟,王大村长,这是干了一夜工作,还是玩了个通宵派对啊?看你这憔悴的,啧啧,也不知道徐姐姐看了,会不会心疼。”

  王有才笑了:“阎大妹子,要说昨晚,我再辛苦也比不上你,我可从来没想过像你这么强硬的婆娘,居然还有那样伺候人的本事!”

  阎行云的表情,就像是小嘴里突然钻进去了一只耗子,既惊愕,又慌张。

  她怎么也没想到,她前脚从王春兰家出来,后脚王有才就知道了她昨晚干的事儿。

  原本她觉着王春兰是撞到她手上的一条大鱼,可这会儿她终于明白了,她弄错了角色,王春兰不过是王有才放出去的一块香饵,她才是咬钩的那条鱼!

  别的她可以不在乎,但王有才要是把这件事跟林冰倩说了,那本就对她若即若离的林冰倩,肯定从此再也不会看她一眼。

  她一瞬间想到了很多,表情从惊愕失色,变成担忧绝望,进而由绝望变成了愤怒。

  但她既没怒骂,也没动手,而是凶狠的压着嗓音,急促的说:“王有才,你别得寸进尺,你要是敢胡乱造谣,很快你就会知道后果,到时候,你别后悔!”

  王有才笑得甚是得意,根本不理会她的威胁,慢慢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她的脸蛋:“老子最恨别人威胁我,不过,看在你长得这么漂亮的份上,这事儿我可以当成没发生过……”

  “你别做梦!你造谣也得有人相信才行!”

  她强忍着愤恨没有闪避他伸过来的手,但也绝不会给他更进一步的机会。



温馨提示:
至强财术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强财术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强财术全文阅读和至强财术txt全集下载。至强财术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强财术 第85章:伺候人的本事!   王有才听得后心发凉,顾念成正是第三任副村长,三十岁头上打着光棍来到望溪村,在村里一住就是十几年,一辈子也没娶妻,快到五十岁了才当上副村长,可不到一年就被人发现死在芦苇荡里。   最关键的是,潘有玉 2014-02-06 18:51:5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