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69章:我请你喝酒不行吗?

作者:E盘隐藏文件    更新时间:2014-03-20 22:36:50    状态:已完结
  王有才这边走下缓坡,回头看看院门口,见徐娇已经进去了,他立马给阎行云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上九点在他办公室等,事情他是安排了,成不成就看她的本事了。

  通知了阎行云,他刚想把电话揣回兜里,电话就响了,摸出来一看,居然是杜晓娟。

  他特意瞅了一眼时间,这会儿离上班点还有一会儿,这个时间,杜晓娟要是没急事肯定不会给他打电话。他赶忙快步往开发办走,同时接起了电话。

  让他有些错愕的是,杜晓娟并没在指挥部,而是让他到她家的老房子去一趟。

  王有才本想问问什么事,她却已经挂了。

  他索性也不再问,转头往村北而去。杜晓娟家的老房子就在村北山脚下,离王春兰家不远,虽然已经闲置了几年,但她常去打理,倒也并没荒废。

  小院不算很大,里边的花圃空着,只有一棵高大的桦树郁郁葱葱的,这会儿树冠上红黄相间的叶子不断飘落在院里,染得小院都带上了秋色。

  他进屋时,杜晓娟已经在桌边坐着等他了,桌上摆了几道热气的荤菜,两大瓶红酒。

  这架势看得王有才微微一愣:“晓娟姐,你这是?”

  杜晓娟微微一笑,起身开瓶:“怎么,我请你喝酒不行吗?”

  王有才这才注意到,杜晓娟今天看起来格外漂亮,秀发似乎梳成了透着几分慵懒的坠马鬓,淡紫色的眼影让她的杏核眼多了几分妩媚,樱唇似乎也话了些水粉色的唇彩,看着像果冻一样晶亮诱人。

  他知道,杜晓娟很少化妆,今天刻意装扮了请他喝酒,应该是有话要说。

  他也没问太多,在她对面坐了下来,接过杜晓娟递来的酒杯:“晓娟姐要是有什么事儿尽管说就是了,咱们姐弟之间,还用得着这么正式吗?”

  杜晓娟的神色似乎有些伤感,举杯道:“就算是正式吧,这些年,姐还从来没请你喝过酒,这第一杯,姐恭喜你心愿得偿,荣升村长、开发办主任,祝你将来,大展宏图。”

  说着,她举杯主动跟他碰了一下,高脚杯叮的一声轻响,她仰头一口喝干了杯中酒。

  王有才虽然觉得有些诧异,但她都这么说了,他有什么理由不喝?

  他也紧跟着一饮而尽,捏着空杯冲她示意了一下:“晓娟姐敬的酒,喝着就是爽口!”

  她婉然轻笑,又倒满了两杯:“这第二杯,姐要恭喜你喜迁新居,昨天那么多人在,也没能好好跟你说两句话,今天补上,来,干杯!”

  王有才虽然端着酒杯,却没有立刻应和,而是含笑看着面生红晕的杜晓娟:“你家这老房子就在咱村第一批拆迁的名单上,弟也不给你多算,就把前院后园都算上,照面积给你拨一户楼,你觉着,还满意吗?”

  “少打岔,我知道你不会亏待我,但眼下说的是你。”

  顿了顿,杜晓娟笑道:“眼下你的小二楼在村里也算是数一数二的豪宅了,不知道羡煞多少村里人,也算是达到了你当初定下的目标吧?就为这,这一杯你也得干了!”

  王有才还能说什么,干脆的喝干了杯中酒。

  他顿觉小腹火热,那火力沿着脊柱直冲顶门,竟让他的视线有点模糊,就算是坐着,都感觉两腿有点发软、发飘。

  他忍不住暗觉奇怪,喝多了?怎么可能?

  以他的酒量,别说三杯红酒,就算是三罐子烈酒,都未必能把他喝醉。

  可今天怎么这么容易就上头了?这感觉,怎么这么熟呢?

  如果是和别人喝酒,他肯定会怀疑对方在酒里下了药,但杜晓娟绝不会这么做。

  王有才敢肯定的说,这个世界上至少有三个人,绝对不会害他。

  第一个自然是徐巧凤,第二个就是杜晓娟,在这一点上,邓连香都要排在她之后,毕竟邓连香把公事看得太重,虽然没害过他,却也曾把他收拾的不轻。

  “呃,晓娟姐,你这酒哪儿……买的?”

  “就是在村里杂货铺买的啊,你又打岔,来,这一杯,祝你和巧凤姐以后的日子,过得和和美美,开开心心。”

  王有才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但还是揉了揉眉心,跟她碰了杯。

  第三杯酒一下肚,他就意识到不对了,视线竟开始扭曲,杜晓娟的笑脸,似乎变得格外动人心魄,那娇艳的笑容看在他眼里,就像是能勾魂似的,让他有种扑上去把她按倒的冲动。

  与此同时,他的嗅觉也变得格外敏锐,红酒的香气,菜肴的味道,连对面杜晓娟身上散发出的清雅幽香他都能清晰的闻到。

  这种感觉,他不但熟悉,而且也不只一次在旁人的身上看到过,最狠的一次,把牛铁生他们几个人都弄得理智全失,事后连自己做过什么都不记得,他现在的状况,怎么跟当时的牛铁生那么像?难道真是杜晓娟在酒里下药了?

  他忍不住站了起来,可脚下一飘,身子不由自主的往旁边栽去,好在杜晓娟似乎早有准备,已经抢先一步起身,顺势扶住了他。

  她的玉手刚一接触到他,他就觉得像是被烙铁烫到了一样,浑身一颤,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村里的杂货铺,哪儿来的高档红酒?”

  转头隐约看到,杜晓娟面前的两瓶酒,竟然都是打开的。

  他瞬间醒悟过来,她喝的是另一瓶,该死,之前他怎么就没注意到!

  “晓娟姐,你……”王有才自己就熟悉各种草药配成的药,虽然脑子变得有些迟钝,本能的反应越来越强烈,但他还是强撑着推开了她。

  杜晓娟被他一推连退好几步,一下靠在墙上呆呆的看着脸色涨红的他,眼里酸酸的。

  最近这段时间,王有才就像是转了性似的,几乎没怎么碰过她。她就觉得,一定是因为王有才想收心结婚,决定以后都不再浪荡,所以才会对她这么老实。

  如果搁在以前,她只会默默祝福他。

  昨晚,她翻来覆去的想了一夜,最后脑子里只剩下一个很清晰的想法。

  如果王有才从此之后真的只把她当成姐姐看待,她肯定受不了,与其如此,不如趁还来得及,做一些她能做到的事情。

  只是她没想到,药性发作的情况下,他居然还会把她推开。

  而王有才这会儿已经跌坐在椅子上,只觉血冲脑门,浑身燥热难当,身子涨得像是要爆开一样,他推开她,其实就是想问明白一个问题,为啥杜晓娟要给他下药?

  他早想要了她,她却不肯,现在反过来给他下药,女人呐,真是不可理喻的动物!

  当他看到,杜晓娟缓缓走过来的时候,他直接放弃了追根究底的念头,管她为啥,既然她心甘情愿,他还有啥好寻思的,先办了正事儿再说。

  王有才再睁开眼的时候,屋里已经亮起了灯,他只觉头疼的要命,口干舌燥,见窗台上摆着茶水,他强撑着爬下炕,直接拿起茶壶,咕嘟嘟猛灌了一气。

  喝干了整壶凉茶,他却还是意犹未尽,但至少已经清醒了一点,这才回想起今天发生的事情,心里顿时一惊。

  他对杜晓娟都做了些什么?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即便在药力上脑的时候,他的神智也并不是完全混沌,事情的经过,至少记得大半。

  他蹑手蹑脚的往门边走,伸手正想推门,杜晓娟抬起了头:“有才,你想干嘛去?”

  虽说她的声音听起来虚弱无力,却出奇的透着一丝轻松的味道。

  王有才赶忙缩回了手,干笑:“没,没干啥,就是想上趟茅房,尿急。”

  杜晓娟微微哼了一声:“又想尿遁,你当我猜不到?”

  她脸色显得有些苍白,显然刚刚的冲击让她有些承受不住,这到让他真的有些担心。

  她这么一说,王有才有点愕然了:“晓娟姐,你的心意我知道,可你为什么这么做?”

  王有才心里忍不住再次哀叹,女人真是一种不可理喻的动物,就算是再了解女人的男人,恐怕也猜不到下一刻她们的脑子里会想些什么。

  杜晓娟看他神色古怪,知道他没想啥好事,轻哼了一声,但转眼又露出了笑意。

  王有才一脸无辜,摊手笑道:“这能怪我?都是药劲儿作怪,我已经极力收着了!”

  他看着她进了门,却没转身就走,而是眼瞅着她家大门,揉了揉他那张大脸,呼出一口浊气。至今他还有点回不过神来,怎么想,都觉得今个这事有点匪夷所思。

  两人一顿酒喝完,又睡了一白天,这会儿天已经傍黑了,加上药劲过去之后全身酸软,王有才琢磨了一下,干脆直接回了家。

  但第二天,他很早就到了指挥部,他和杜晓娟都不在的话,有什么事都没个人关照,王春兰他们遇上事儿也不敢做主。

  然而让他觉得意外的是,杜晓娟居然也来了,而且打扮得十分清爽利落。

  如果光是换了身衣服,王有才还不会觉得惊讶,让他感到讶异的是,杜晓娟竟画了淡妆,白净的脸蛋上浮现出一丝娇媚的红润,小嘴儿晶亮水嫩,眉梢眼角都透着一股与平时不一样的俏丽劲儿。



作者的话:
新人新书,求各位大大关注,收藏,点击,红花,打赏,各种支持,谢谢。

温馨提示:
至强财术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强财术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强财术全文阅读和至强财术txt全集下载。至强财术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强财术 第169章:我请你喝酒不行吗?   王有才这边走下缓坡,回头看看院门口,见徐娇已经进去了,他立马给阎行云打了个电话,告诉她,晚上九点在他办公室等,事情他是安排了,成不成就看她的本事了。   通知了阎行云,他刚想把电话揣回兜里,电话就 2014-03-20 22:36:5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