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10章:波澜不兴

作者:E盘隐藏文件    更新时间:2014-04-10 10:59:36    状态:已完结
  过了许久,王有才才轻叹了一声:“身不由己,不进则退。”

  说着,他转过头,正视着她:“文璎姐,你应该能体谅我。”

  他说得十分平静,可是倚在他身上的于文璎听了这话,却娇躯一震,看向他的眼神中满是惊骇。

  她知道,这个男人终于做出了决定。

  他这句话一出口,就意味着,他与何静之间仅剩的一丝联系也彻底崩断了。

  决裂,在所难免。

  虽然她之前就已经意识到,情势这么发展下去,早晚会有这样的一天。

  但她没想到,王有才竟是如此狠辣的一个人,刚刚判断清楚形势,就这么快做出了决定!

  “你……要想清楚,何姐,可不止是何姐,就算楚家,也未必能奈何了她。”

  王有才微微一笑:“不用说了,我明白,我会保重,也不会让你为难。”

  王有才自然明白她的意思。

  何静不是楚家的人,她的身后,也有一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支撑着她。

  如果他跟何静决裂,就意味着,需要同时应付何静和姜家,置身于这样的压力、这样的危局之中,稍有不慎,那就是万劫不复!

  可他王大能耐,一无所有的时候都从没畏惧过,现在有了钱,有了一定的人脉,最重要的是,有了望溪村开发权这块王牌在手,难道反而要畏首畏尾,缩起脑袋做人吗!

  于文璎再没说话,而是把身体完全塞进了他怀里,享受着温暖和安心。

  王有才所说的不会让她为难,是在答应她,只要何静不做出针对他的举动,他也不会做出不利于何静的事情。

  一旦他们决裂,最难做的,自然是她这个夹在中间的人。

  到那时,也就到了,她必须在何静与王有才之间,做出选择的时候了。

  这真是个很难抉择的事情呢,王有才最近一段时间,在迎春乡,乃至俪水县的圈子里,搅动风云,大有一朝崛起,挡者披靡的势头。

  按理说,她自然该选择他。

  但她在圈子里混迹了数年,像他这样异军突起的新秀,并不是没有见过。

  往往这种人,崛起得突然,消失得也突兀,这个圈子里需要的是稳定,锋芒太盛,是会招来天妒的,说得直白一些,那些以下级身份把上级拉下马的新秀,又有谁敢放心用他?

  如果一个走上仕途的人,是踏着他上级的尸骸往上爬,那他的仕途,很快就会到头了!

  俪水的冬天来得总是那么突然,本来十二月的天气还不算太冷,可一夜之间,毫无预兆的,大雪铺天盖地的落了下来,望溪村便已笼罩在一片白雪之下。

  王有才大早上爬起身来,在自家院子里嘚瑟了两圈,把满院子薄雪扫了个干净。

  看看两边果树上落满了积雪,他正琢磨要不要把雪抖下来,免得压折了枝杈的工夫,徐巧凤从屋里走了出来:“你看你,这么冷的天儿也不知道多穿件衣裳,多大的人了,还要人家总说你?”

  王有才只穿了件夹克,让徐巧凤这么一说,他嘿嘿干笑了两声:“嗯,知道啦。”

  放弃了抖落果树的打算,他转头进了门,一脸贱笑的追着徐巧凤进了厨房:“嫂子你说,咱们这个家,现在也算像点样子了,可真就啥都齐全了么?”

  徐巧凤正准备早饭,闻言头也不回的笑道:“那你还想要什么?知足常乐,现在的条件比起那会儿来,好的不是太多了?”

  “那倒是,至少你不用每天算计那几个鸡蛋了,可我咋还觉着,缺点啥呢?”

  徐巧凤听他笑得贱贱的,就料到他肯定没琢磨啥好事儿,却又猜不出他到底在想什么,回头白了他一眼:“那你说,缺啥?”

  “嘿嘿,家这玩意儿,可不是有了房子家具,就算是家的,得有人啊。”说着,他凑了过去。

  这两天王有才的日子苦啊,眼瞅着守着这么个美娇娘,却只能苦哈哈的睡邻房。

  所以一逮着机会,他就忍不住想占便宜,可惜,每次都占不到太多。

  徐巧凤脸色越发娇艳了,回手要打,王有才却早就溜的没了影儿。

  打家里出来,他一边琢磨一边往指挥部走,他从县里回来也已经三天了,出乎他预料的是,这三天,一切都显得风平浪静,不光县里没什么波澜,连市里姜静华那边也好像是偃旗息鼓了一样,再没有什么消息传来。

  有一点被他算中了,冯秉纶被刺的案子,最终以施星宇买凶杀人下了定论,姜丰的名字,从头到尾就没落到案件的档案上过。

  施星宇被市局提走之前,张庚给他来过电话,说施星宇是市里人,市局提人的手续全都附和正规程序,他没有拒绝的理由,问王有才该怎么办。

  王有才知道,施星宇铁定难逃弃卒的命运,而姜丰也注定不会被牵累进来,无论市局提不提人,这都是改变不了的定局,他要是强行插手,只会立刻和姜静华彻底撕破脸。

  看在市财政局的三千万拨款,已经完全到位的份上,他松了口。

  姜静华是拿这三千万,来平复他的怒气,说白了,就是想稳住他。

  但他松口,何尝不是为了稳住姜静华?

  冯秉纶虽然日渐好转,但姜丰,必须得死!

  只是他现在还没有硬抗姜静华的实力,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在根基未稳之前撕破脸,对他又有什么好处?

  眼下他要做的很简单,稳固他与楚家的关系,同时深挖阎行云这条线,阎行云这贼婆娘,绝对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混蛋!

  楚春光昨天又来了电话,让他安排一下住所,据说这两天她就会亲自来考察,最后确定一下春光集团在望溪村的开发项目和资本核算。

  王有才知道这是个机会,无论冲哪一点,他也一定要彻底把楚春光笼络住,弥合因为楚邦炎一事所产生的裂痕。

  他一边在心里打着小算盘,一边进了办公室,杜晓娟一如往常一样,已经将办公室收拾得一尘不染,正提着暖瓶在给他泡茶。

  自打两人的关系更近一步之后,杜晓娟再没有了往日悲悲切切的模样,笑容多了,人似乎也比往常更明艳了,像今天她就穿得十分清爽醒目,一身纯纯的淡蓝色白领西装,里边趁着带花边领的嫩黄色衬衫,看着就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王有才轻手轻脚的从后边摸了上去,大手一把抓在她屁股上,狠狠捏了一下。

  杜晓娟吓得哎呀一声,手一抖,暖瓶就要滑落。

  但王有才早就防着这一点,顺手抄住了暖瓶:“哎哟,晓娟姐小心!摔个暖瓶不要紧,这要是烫坏了这双宝贝小手,我还不得心疼的睡不着觉啊?”

  说着话,他把暖瓶放了回去,顺势就抄住了她的小腰,把她抱了个脸对脸。

  杜晓娟回过神来,虽然被他那句宝贝小手说得有点窝心,但还是使劲儿捶了他胸口两下:“死小子,一天就知道使坏,快松开,春兰姐都来了!”

  王有才瞥了一眼对面的办公室,见房门关着,哪肯就这么放过她,把大脸往她小嘴上贴了过去:“来,亲一个就松开。”

  杜晓娟竟一点都不迟疑,干干脆脆的亲了他两下,啵啵轻响声中,王有才怪笑着抄住她的翘臀,把她搂得更贴近了。

  她本来就半坐在办公桌上,他这么一凑近,就像是把她骑住了一样,两条大腿紧紧的夹着她:“呃,突然觉得亲一下不够,晓娟姐想不想……”

  “想不想什么,你个坏小子,松开!”

  见王有才得寸进尺,她毫不客气的拧住了他的耳朵,王有才赶紧顺势扭身,两人笑闹在一处,这一大早的,办公室里就荡漾起春意来。

  笑闹了一会儿,杜晓娟闪回座椅上,娇喘着抬手止住了他:“坏小子,别闹了,跟你说件正事儿。”

  “啥正事儿,正事儿不都挺顺当的吗?”

  “呃,是张阔那边又要进材料?还是蒋君威盖的新农家乐那边有什么问题?”

  张阔盖的水上乐园因为天气原因,此时只能进行地面施工,但进度还是很快,此时地基已经打好,时不时就需要进新的材料。

  而王有才答应过王二驴,要翻新农家乐,村里出资给他盖一座像样的小楼,恰好蒋君威那边队伍扩招之后,抽出不少人手来,新农家乐现在也已经动工了。

  但杜晓娟这一回要说的,却不是工程上的事儿,她微微摇头:“就知道你的工程,不是啦,是姐姐我过几天可能要出去一段时间,跟你请个假,报个备!”

  王有才一怔,杜晓娟请假?这还真是新鲜事儿!

  她工作上一向都很用心,能不请假的时候从来不请假,尤其是两人突破了防线之后,她把开发办的事情都操持的井井有条,甚至比他还要上心。

  可现在她居然要请假?

  “啥事儿啊?去多久?”

  “几个月吧,或者大半年?我表嫂要生孩子,身边没亲人,我得过去伺候伺候月子!”

  王有才一听几个月,眼前顿时一黑,她现在可是他名副其实的左右手,开发办的事情至少有一多半都是她在操持,要是她甩手不管这些事儿,他岂不是全都得亲力亲为,开什么玩笑?

  紧接着他心里就生了疑,杜家的事儿他多少也知道一些,从没听说过,她有什么表嫂。

  再说了,就算有表嫂,表嫂家就没亲人么?

  他知道杜晓娟很有主意,都敢给他下药了,能没主意么?

  他并没直接动问,而是嬉皮笑脸的道:“去那么久?晓娟姐,你真舍得丢下小弟一个人?”



作者的话:
新人新书,求各位大大关注,收藏,点击,红花,打赏,书评,各种支持,谢谢。

温馨提示:
至强财术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至强财术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至强财术全文阅读和至强财术txt全集下载。至强财术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至强财术 第210章:波澜不兴   过了许久,王有才才轻叹了一声:“身不由己,不进则退。”   说着,他转过头,正视着她:“文璎姐,你应该能体谅我。”   他说得十分平静,可是倚在他身上的于文璎听了这话,却娇躯一震,看向他的眼神中满是 2014-04-10 10:59:3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