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5章:特殊治疗

作者:一壶老酒    更新时间:2013-12-30 15:37:31    状态:已完结
  陈禹有些无语了,难怪那阿旺叔和扎蒙这么敢占这姐妹俩的便宜呢,敢情她俩就是两个二傻子,不占她们便宜都对不起自己!

  “好,那你就听我的!”陈禹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那、那个……”央美小声的说着话,还未说全,就被陈禹打断了。

  “那个什么!赶紧开始!”陈禹是真的没什么耐心了。

  “我是说,我能不能把门锁上,这要是被别人看到,以为我和你走婚了,到时候就不好了!”央美小声的企求着。

  待央美锁好门后,便走到陈禹面前,红着脸低头说道:“陈禹,我、我就这样子吗?”

  陈禹见那一副病西施的样子,真想给压倒狠狠的干上一翻,可惜,现在这丫头还病着,还不能动。

  “对!就这样,唉呀你说你害个什么羞!我是医生你是病人,你在我眼里和那四五十岁的老太太一个样!你放心吧,我不能把你如何!”陈禹有些不耐烦的解释着。

  陈禹说完,便低头解下腰间绑着的针包。这次是个废力气的活,他得把所有针拿出来才行。

  陈禹正算着先扎哪后扎哪的问题,一抬头,不禁被这小丫头弄得一愣。

  央美站在陈禹的面前。她身上飘来一股子若有若无的香味,在这香味之中,还夹杂着一股子少女的芬芳。

  从下往上看,入目之处是一双纤纤玉足,这十根脚趾个个晶莹剔透,婉如珍珠一般惹人喜爱。

  这小姑娘,根本就不像是个村子里长大的,那周身的皮肤,像是牛奶泡出来的一般,让陈禹忍不住想抚摸一下。

  里面的风景,陈禹是看不到了,他鼻子一痒,下意识的抹了一把:“我操,怎么还出血了呢!”

  陈禹可不是小伙子,他经历了那么多的女人,也不知道怎么的,一看到这个央美,便又开始了那股子压抑不住的冲动。

  央美顺手拿了块布递给陈禹:“你快把鼻子堵上!你怎么了!是不是也生病了!”

  陈禹连连摇头:“没!没事!”使劲吸了吸鼻子,空间之中除了那股子异香。

  陈禹干笑几声:“没事了,我不出血了,你快躺下吧!”

  央美只得慢慢躺下,发现睁眼睛有些难堪,便紧紧的闭上了眼睛。陈禹却又移不开目光了,因为这小丫头也太他妈迷人了!

  只是,现下当务之急,还是要赶紧把这丫头的病给治一治。

  陈禹拿起一根极细的银针对准小腿便扎了下去,施完一针,在对面又施一针。

  陈禹尽量把目光移开,手里握着一根针,来到了央美腰间的位置。

  摸着央美那纤细的小腰,陈禹心中一荡。这是皮肤还是鸡蛋?怎么这么滑!

  到底是小姑娘,这手感就是不一样!陈禹掐准了穴位,一针扎下。

  央美缩了一下:“呀!陈禹,好疼!这好疼!”央美捂着腰,一个劲的想缩身子。

  这可不是缩身子的好时机,陈禹赶紧用大腿压住央美:“你别动!要是动了,我针就白扎了!”

  这小丫头可不听陈禹的话,她只顾着自己疼:“不行!我不扎了,好疼!”

  “你这疼是肯定的,这一针是为了激起你身上正常的功能。把那些弱的变强的,只有这样你的身体才会好,别动!”

  央美一个劲的想抓腿上和腰上的长针,陈禹手忙脚乱的按住央美。因为担心,所以那一分色色的心就消失全无了。

  别看央美身子小,那劲可是不小,几番挣扎之下,陈禹的头上便冒出了汗。他捏住一根针,对央美说:“你别怪我,现在疼总比以后受罪强!”

  陈禹说完,一针扎在央美的耳根处,央美的手脚瞬间落在床上,再也提不起来。她疼的眼泪横流,可身上就是使不上一丝的劲。

  “陈禹,我求你了,你让我动一下吧,我身上好疼!特别是腰!”央美泪眼朦胧的看着陈禹,那副样子,看得陈禹都有些心软。

  陈禹硬着口气说:“不行!现在让你拔掉了,你以后就真的长不大了。你想到老了的时候,还是这一副小身板吗?哪怕白头发没了牙也跟个孩子似的?如果你愿意我就给你解穴!”

  央美不再哭闹了,陈禹定了定心神,安心的为她施起了针。

  十二根针,都扎在了大穴痛穴之上。央美耳根那一处是麻穴,一扎便会全身滩软,无法动弹。

  可是那一处麻穴,不能代替麻药。央美虽然不能动,但那痛感可是清楚的很!

  不管央美如何企求哭嚎,陈禹就是不给她解开麻穴。足足挺了一刻钟,陈禹这才把所有的针给除下。

  央美早就哭成了一个泪人,陈禹刚把麻穴的针拔出,央美便扑到陈禹怀里哭喊着:“疼死我了,你为什么不让我动啊!”

  陈禹知道,这痛劲要在针除了之后,还要存在一段时间,便心疼的抚摸着央美的头发:“别哭,一会就不疼了!”

  央美不断的捶打着陈禹:“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不会这么疼!”

  “什么疼啊!央美!快给姐姐开门!你怎么了!里面到底发生什么事!”外面传来了边美焦急的声音。

  陈禹不禁有些头大,这一个还没哄好,又来了一个!

  央美一听到姐姐的声音,感觉更是委屈,衣服都来不及穿就飞奔到了门口,把门打开后,扑到姐姐的怀里哭着:“姐,陈禹把我弄得好疼!”

  之前的误会被陈禹轻松化解,可是现在的场景,陈禹看了看光着身子的央美,又看了一眼衣衫不整的自己,恐怕这次,没那么好解释了。

  边美赶紧把央美揽到怀里,扶着妹妹走进屋子,扫了一眼外面,幸好,屋外没有人。

  边美快速的把门锁好,用一条被子包住了妹妹,让她躺在床上。走到陈禹的面前,扬起手,便要抽他一巴掌。

  那只玉手,被陈禹拦下,紧紧握在手中:“我说大姐,你要打人好歹也得问个清楚吧。如果我真占你妹便宜了,你打死我我也不冤啊!”

  边美喝道:“你骗人!你还在那说谎!你太卑鄙了!”

  陈禹也来了火:“真正占你姐妹便宜的人你不生气,我这无辜的人被你又打又骂,我他妈还在这给你妹治病呢,我图什么!”

  央美总算是哭够了,听到姐姐的话,便赶紧说:“姐,你别误会陈禹,他刚刚是真的在给我施针。你看,针包还在床上呢。而且、而且他没有对我怎么样,你别误会他。”

  边美顺着妹妹的手一看,果然,那针包还在床边,便有些后悔:“对不起,我又误会你了!”

  陈禹的火来了,可没那么好散:“对不起就完了?那我把你妹凌辱了再说对不起行吗?你能原谅我吗?”

  边美一听这话,脾气也上来了:“那你说,到底怎么办!你总不能让我给你跪下吧!”

  边美说完话才自觉失言,急忙捂住嘴,看陈禹的反应。

  陈禹冷了脸色:“我告诉你!哪怕她姐是丑八怪,我也照治不误!希望你不要把个人感情和我的医术混为一谈!”

  虽然陈禹发了火,说的话也很难听,但边美听到后却很高兴:“我就知道,你和扎蒙他们是不一样的!”

  “你知道扎蒙算计你们姐妹?”这回,轮到陈禹震惊了,没想到这姐妹俩并不傻啊!

  边美苦笑道:“我哪里不知道呢?阿旺叔从小看我的眼神就不一样,扎蒙也是向我保证了治好我妹妹,我才答应选择他过这个扎多河的。所有男人都图我们姐妹俩的美貌,就是这样。”

  “可是我没想到,阿旺叔会把主意打到我妹妹的身上来!他答应过我的,只要我陪他了,这些年他帮我们的事就一笔勾销,为什么会是这样!”边美哭了起来。

  央美惊讶的喊道:“姐姐!你说什么!你为什么要答应他!我怕你被他那个了,所以我才……”

  “我的傻妹妹!姐姐能忍心让你去还账吗?没想到我千算万算,还是算漏了!”姐妹俩说开一切,抱头痛哭。

  陈禹可不喜欢女人哭:“算了,事情已经发生了,以后防着点就行了。边美,我先回去了,雪儿还在等我。”

  “你等一下!”边美推开了妹妹,快步赶上了陈禹。

  陈禹回过头:“你有什么事?”

  边美欲言又止,半晌方说:“你跟我来!”回头对妹妹说:“你在家等我,把门锁好,谁叫门也不许开!”

  央美听话的带上门,边美回头看了一眼,拉着陈禹走到了小树林中。

  陈禹好奇的说:“你到底是有什么事啊?怎么弄得这么神秘?”

  边美红着脸,支支吾吾的说:“今天是一年一度的扎多河,而我……你也知道,我只和扎蒙在一起的。可是他现在也不行了,而我也到岁数了,所以、所以你能不能……”

  陈禹明白了,这边美是想初尝禁果啊!陈禹瞬间自信满满,拍着胸说:“没问题!你的事包在我身上!”

  边美一愣:“什么事包在你身上?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啊?唉!我还是和你直说吧,我说的是我妹妹,我看,扎蒙我算是指不上了,所以,我希望你能照顾她,就算是我走婚以后,你也要治好她,可以吗?”



温馨提示:
辣手小天师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辣手小天师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辣手小天师全文阅读和辣手小天师txt全集下载。辣手小天师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辣手小天师 第95章:特殊治疗   陈禹有些无语了,难怪那阿旺叔和扎蒙这么敢占这姐妹俩的便宜呢,敢情她俩就是两个二傻子,不占她们便宜都对不起自己!   “好,那你就听我的!”陈禹用命令的口气说道。   “那、那个……”央美小声的说着话 2013-12-30 15:37:3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