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9章:意外中的惊喜

作者:一壶老酒    更新时间:2013-12-30 15:37:31    状态:已完结
  桑达讲的是带有独龙族口音的普通话,所以在讲的时候,有些生涩。陈禹肯定是听明白了,所以,他对桑达的反应很满意。

  一阵恩爱过后,陈禹感觉到体内真气流动。长长出了一口气:“啊!太美妙了!”

  “啊!”桑达的一声尖叫,惊醒了陈禹,妈的!他刚刚是把桑达直接推到了树下!

  陈禹匆忙一蹬树叉,直接飞速的掉下树去。就在桑达要掉在地上之前,陈禹抱住她,反转一下,垫在她的身下。

  而桑达,则没了一点生息。陈禹吓了一跳,赶紧把那头饰用的布扯下来,见她晕了过去,掐准她的人中,想将她唤醒。

  桑达醒来第一件事,便是大哭,不是普通的哭,而是大哭痛哭:“天啊!你是要吓死我吗?为什么要把我扔下去!”

  陈禹可以淡定的面对杀手,可以淡定的面对很多事,唯独对女人的哭,是半点血招都没有。

  不过,这次陈禹倒是机灵了一次:“我刚刚就是和你开了个玩笑,你看,你现在不是没受伤吗?”

  桑达动了一下,确实,身上哪都不疼。缓过神来才发现:“是你垫着我的?”

  “不是啊!我本来就和你开玩笑。”陈禹嘻皮笑脸的说。

  桑达显然是相信了陈禹的话,瞬间不哭了:“好了,太晚了,我也要回去了!你早点回去吧!”

  桑达站起身,抹了抹泪颜,走了。

  陈禹在桑达刚一转身的时候,赶紧揉了揉胸口:“妈的,刚才真是太险了,要是老子不运一口气在胸口,现在早他娘的挂了!”

  原来,陈禹刚刚确实是失手,而他也没有什么把握能拉住桑达。只得借用蹬树叉的脚力,追着下落的桑达。

  在落地之前,陈禹已经来不及运一整口气在腹中,只得强行运气。所以,便有了半口气在胸口,半口气在腹中。

  如果运用的好,陈禹是一点都不疼的,可是这半口气在上,半口气在下,光是疼就够他疼几天的了。

  陈禹反思起来,看来,以后要多练练了,否则没几天,便被那天然的恩物给吸干了。

  一边想,一边往家走。可陈禹刚走了几步,便感觉自己后面被一股气力一顶,有一种想放屁的感觉。

  而上面也同样被一股子气顶住,有种想打嗝打不出来的感觉。陈禹顿时觉得心慌不已,不是担心这件事,而是被两股气顶得六神无主了。

  “不好!”陈禹惊呼一声,赶紧朝有水的地方跑去。

  陈禹这意外的一次野合,竟然无意中打通了身体里的两条大脉:任、督二脉!

  但打通二脉的关键时刻,没有寒气相抵,是很容易出事的。毕竟陈禹没有用正常的路子打通,而是走的旁门。

  听到了一阵水声,陈禹一阵激动,向着那水声奋力跑去。果然,不远处是一条小溪,他跳了下去,顿时感觉腹中的两股气,越来越小了。

  即没有一开始的涨破感,又没有那种窜气感,很是受用。但陈禹知道,如果不早点把这两股气排出来,他早晚会出事。

  想到了如何解决,可是这解决的方法倒是难住了陈禹。如果把这上面的气先排出,怕下面的气窜上来。如果把下面的气先排出去,又怕上面的气炸了。

  “妈的!赌了!”陈禹横下一条心,运气为掌,掌心热得惊人,按在腹中,缓缓磨动。

  那两股气在热力的引导下,缓缓向两边跑去,一个向上,一个向下。陈禹顿时放下心来,以为已经脱离了险境。

  可是事情往往不会让人如愿的,就在陈禹想要打嗝放屁时,他突然扫到了倒映在溪间的月亮。

  月亮倒也没什么,水中映月,是很常见的。可是最不常见的是,这月亮竟然闪了一下!

  陈禹被这诡异的现象吓得惊了心,两股气顿时从边口处冲回了腹中,陈禹只听到腹中两声“啪”“啪”后,两眼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时,看到的是秦雪儿的泪颜:“陈禹哥,你怎么才醒啊!担心死我了!”

  陈禹有些没反应过来:“我怎么了?”

  “你还说呢!大半夜的你去什么河边嘛!幸好晚上如厕的村民发现你了,你才没被淹死!你知道不知道,你昏迷了这么多天,我都担心死了,我以为你、你再也醒不过来了!”秦雪儿未说完,便放声大哭。

  陈禹想起身,却发现这手怎么也抬不起来了,顿时脸色一白:“雪儿,我这手怎么了!怎么没有知觉了!”

  秦雪儿擦了擦眼泪:“我也不知道,扎蒙说为了救你,只得给你实行本地的治疗。他给你喂了一种草药汁子,你才缓过了一口气。”

  陈禹有些头疼:“我睡了几天了?他那药喂了我几天?喂的是什么药?”

  秦雪儿哭着说:“你睡了四天四夜了!我就怕你死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什么药,不敢让扎蒙给你吃,可是扎蒙向我保证一定会医好你我才让他给你喂药的,他说你刚落了水,还能救回一条命!”

  陈禹顿时有些心凉,因为他除了脖子以下,竟然完全没有知觉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秦雪儿安慰了他一会,便出去给他端饭去了。

  陈禹苦笑了一下,索性躺了下来,想着以后的路如何走。陈禹就是有这一点好,不管身处的环境有多糟,他总能保持淡定。

  现在,他几乎算是一个废人了,不过……还是把扎蒙叫过来问问为好!

  陈禹往外哈了一口气,闻了闻药余下的味道。他嘴里已经没有了味道,所以根本尝不出这到底是什么药。

  闻了一下,感觉即像假死草,又像七日迷,这两种药的味道都是有些发臭,但经常闻的人,会闻到一股奇香。

  假死草如果没有解药,正常人是肯定醒不过来的,有很多人就死在这假死药上,就是因为没有解药。所以陈禹敢断定,他吃的是七日迷。

  七日迷倒也不凶,只是如果有人吃了这药,除了那七日的昏睡,醒来后会发生什么,还真就没有人知道。

  就连陈禹,也不知道这七日迷的药性。他只记得医书上记载过这一种药,解法却没有,上面只是注明,这药性十分诡异,见者远离。

  秦雪儿走了进来,见陈禹陷入了沉思,便颇感好笑的说:“陈禹哥,你都已经醒过来了,怎么还赖在床上,难道想让我喂你不成?如果小语看到,肯定……”

  秦雪儿说到这,突然想起小语已经死了:“小语如果看到,肯定会笑话你的。”这一句话,说的十分伤感。

  可是秦雪儿未料到,还有一件能让她更伤心的事,在等着她。

  陈禹知道秦雪儿如果知道自己瘫了,肯定会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在他没有想到办法之前,最好是不要让她知道。

  “雪儿,饭先不吃了,我有点不舒服,你去把扎蒙叫过来!有急事,要快!”陈禹强笑着说。

  秦雪儿颇为为难的看了陈禹一眼:“陈禹哥,我不知道那天晚上你去找圣女都说了什么,或者是惹了她生气。反正你被救回来以后,所有人都限制了我们的自由,只准给我们送饭,不许我们四处走动。”

  “什么!”陈禹有些摸不着头脑了,这圣女不是在那天晚上下令,还让桑达来陪他吗?怎么转眼之间又下了这个令!

  这女人的心,还真他妈跟海底针似的!难道是桑达生气了,和圣女告状?不能啊,桑达完全相信了他的谎言,并没有怀疑啊!

  或者是桑达回去和圣女说了那天晚上的事,也说了陈禹如何雄壮,引起了圣女的忌妒之心?也不能啊,这完全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陈禹仔细回忆,感觉好像是抓到了什么线索,却又悄悄溜走了。

  他与桑达分别后,被冰火九重天刺激的差点被吸了阳精。尔后被迫打通了任督二脉,再然后就到溪水里去抵气,再然后……

  对!是那个溪水,肯定是那条映着诡异月亮的小溪!

  想到这,陈禹有了主意,对秦雪儿说:“没事,那天晚上什么事都没有。你现在喊,说我不行了,快!”

  秦雪儿赶紧摇手:“不行啊陈禹哥,如果我这么喊,你一定会被他们埋了的!其实、其实你昏迷的时候,圣女就挺生气的,吩咐人直接把你埋了,可是扎蒙对圣女说了一些话,圣女才同意给你吃药的,说起来,还要感谢扎蒙,是他留住了你。”

  陈禹更发蒙了,但在发蒙的同时,他更加认定,那条小溪有问题!

  可是,现在应该怎么办呢?听到了外面一声牛叫,陈禹有了主意,轻轻对秦雪儿说:“可惜啊,我现在动不了了,否则一定好好治一下阿旺叔的病,他的病已经不轻了。”

  秦雪儿有些发愣:“陈禹哥,你说什么呢?什么阿旺叔?什么病啊?”

  陈禹大笑:“你当然不知道了!阿旺叔的病,可是相当严重了!如果现在治不好,他肯定活不过三年。不过,我向来不做那没有好处的事,还是不说了!”

  陈禹越这般说,秦雪儿越好奇:“陈禹哥,你倒是说说嘛!对了,你这么半天怎么不下来走走,都睡了四五天了,这样不怕生虫子啊!”

  陈禹风轻云淡的说:“不急!先让我躺会,你是不知道啊,这病来的邪,连扎蒙都不一定能看出来。”



温馨提示:
辣手小天师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辣手小天师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辣手小天师全文阅读和辣手小天师txt全集下载。辣手小天师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辣手小天师 第99章:意外中的惊喜   桑达讲的是带有独龙族口音的普通话,所以在讲的时候,有些生涩。陈禹肯定是听明白了,所以,他对桑达的反应很满意。   一阵恩爱过后,陈禹感觉到体内真气流动。长长出了一口气:“啊!太美妙了!”   “啊! 2013-12-30 15:37:3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