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30章:水遁

作者:一壶老酒    更新时间:2013-12-30 16:31:00    状态:已完结
  扎蒙捡起光球,照了一下四周,见每隔一段路就会有个光球:“还是老祖宗好!给后人留了这么个路子!”

  面前四条洞口,他慢慢回忆着父亲曾经说过的路线,悄悄摸到了离陈禹家不远的一个地方。

  可是,这上面却不怎么好打开,毕竟很多年都没人走这条路了。扎蒙走到尽头,用力一推,竟然没有推开。

  他使劲全力,向上一跳,上面顿时有土块砸了下来,弄得扎蒙脖子和脸全是土,脖子也灌进去好些。

  所幸这个洞口的盖子被扎蒙撞开,扎蒙慢慢趴了上去,这才发现,刚刚真是傻了。

  因为这洞口上面只是一层薄薄的盖子,轻轻一推再一挪,就可以打开洞口。他推不开是因为有败草相互连着,有了韧性,所以才推不开。

  但是挪一下的话,草是没有办法的。扎蒙打理了一下身上的土,向陈禹家走去。

  陈禹家的门没有关,四敞大开的。扎蒙心里暗叫了一声“不好”,赶紧向屋里跑去。果然不出他所料,陈禹的屋子里被翻的乱七八糟,床都被翻了过来。

  而陈禹与秦雪儿却不见了踪影,扎蒙因两个手下都没有回来报信,隐隐猜出一些出事了,可是没想到会出这么大的事。

  陈禹这里看来是翻不出什么了,扎蒙叹了口气,准备去大祭司所住的地方探探消息,突然听到外面一阵人群往来的声音,便赶紧伏到伏到床底下。

  床板虽然被翻了起来,但那床底下仍然可以藏一个人。而且有这凌乱的东西作掩护,想必那些人也不会翻到这。扎蒙苦笑了一下,什么时候堂堂独龙族大族医,会落到东躲西藏的地步?

  有几个人又进来一趟,走了一圈,便又走了出去。不知道是在找扎蒙,还是找着什么,因为他们只是粗浅的翻了翻东西就走了。。

  扎蒙在床底下摸到了一滩水:“陈禹啊陈禹,你是不是尿床了?怎么这全是水呢!”

  可是摸着这土,感觉一阵松软,不像是被人走实了踏硬了的感觉,扎蒙心中一动,从旁边找到一个木板,向那土里挖了起来。

  刚挖了两三下,便扎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扎蒙赶紧用手扒土,看到陈禹那熟睡的脸。

  “陈禹,快醒醒!你快醒醒啊!”扎蒙拍着陈禹的脸,亦是不解为何陈禹会睡在这里。

  也许,真的是出了什么大事,否则陈禹绝不会躲到土里。扎蒙见叫不醒陈禹,便用力的拍了拍他的脸。

  碰到陈禹脸的时候,扎蒙突然缩了一下手。这陈禹的脸也太烫了,摸了摸他的身上,感觉身上比脸上还要烫!

  扎蒙赶紧把陈禹拉了出来,将他拉在床底下,想着救他的办法。可扎蒙也没碰到这个情况,不知道如何下手。

  陈禹却睡的香熟,他正在梦中与美人和一串奇怪的符号追逐着,完全不知道扎蒙为了救他急成什么样。

  扎蒙愁的不行,他把床旁边的一个铁壶拿了过来,想为他浇水灭火,不料,那水到了陈禹的身体里,竟然完全被他吸收进去了。

  “水遁!”扎蒙心中猛地一惊,真没想到陈禹会练了水遁之术!这样一来,扎蒙可就有办法救他了。

  他悄悄走了出去,拿出几把尖刀,这尖刀是独龙族特有的东西,不是为了防身,也不是为了吃饭用的,而是为了打猎。

  独龙族依然保留着原始的打猎方式,他们用尖刀向外甩出,去扎一些飞鸟和野鸡吃。

  所以,每一个屋子里,至少会备七把尖刀。尖刀有巴掌般大小,刀柄是用木头做的,看起来很是结实。

  扎蒙挑出七把不太尖锐的刀,放在床底下,跟着钻了进去。幸好怀中还揣着一枚光球,他放在陈禹的头顶,打算为他解开这水遁之术带来的反噬。

  第一把刀,扎蒙捏开了陈禹的嘴,将刀身放在他的口中,稍微一转,陈禹口出便冒出鲜血来。

  扎蒙看到这血,这才放了心,把那剩下的六把刀,分别在剩下的六个孔中一转,六个孔中皆喷出了鲜血。

  没过一会,陈禹便醒了过来。而他那美妙的梦,也做的越来越模糊,直到最后,剩下一片空白。

  陈禹缓缓醒了过不,感觉身上又冷又热,稍微一动,便冷的要死,可是如果不动,却又热得要命。

  “我、我怎么了?”陈禹哑着嗓子,问着眼前的扎蒙:“你怎么在这,发生了什么事!”

  扎蒙见陈禹醒了过来,知道自己的方法没有错,顿时松了一口气:“唉呀我的亲祖宗,你可算醒过来了!”

  “雪儿呢?”陈禹张开嘴呼了几口气,感觉嗓子好受多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是刚从外面回来。大祭司出事了以后,就派人去找你。可是我怕你一个人不行,就去外面找个医生,可是那医生不管给多少钱都不跟我过来,我就先回来了!”

  “一回来就被七娃,就是守卫统领拦住喝酒,当时我就感觉不对劲。因为咱们大祭司还在床上不能动呢,想去看看根本就进不去,我派出去听信的两个手下也没了音。”扎蒙小声的对陈禹说。

  陈禹一惊:“什么?大祭司怎么突然不能动了!怎么回事!”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昨天晚上大祭司洗了个澡就睡觉了,是桑达服侍的,说是第二天就不能动了。我看了,她从脖子以下,根本没了知觉。”扎蒙苦闷的说。

  陈禹想了一下,说:“她是不是开着窗户睡的觉?”

  “是啊,对!是这样的,听桑达说,大祭司觉得特别闷,所以打着窗户,因为这事,还把大祭司吓一跳呢!”

  “怎么吓一跳?”陈禹听着这话,明白了大祭司是得了什么病,病倒不严重,很好治,可是现在要怎么进去,却是个问题。

  且不说陈禹的身手如何好,也不说扎蒙在独龙族里的地位如何高,走到哪都没人敢拦,就说现在陈禹自己,那高烧还未退,全身上下七个孔都在冒血,且全身无力,他能救谁呢?

  扎蒙说起这事,也挺生气:“别提了!三叔公的小孙子北!他不是病好了吗?小孩子还不会说话就会走了,拿着不知道从哪弄来的长头发挂脑袋上,到大祭司的窗户底下玩沙子。结果大祭司一转头看到有个黑色人头在窗户那飘,当时就吓得差点晕过去。”

  陈禹不禁笑了起来:“这大祭司的胆子这么小啊?”想到大祭司平时一副威严的样子,突然被吓得差点晕了,那场景一定很有意思。

  在陈禹的心里,不管黑雨如何威严,如何残忍,她的心始终是善良的,因为她每一步打算都是为了这个独龙族。

  尽管她不是这独龙族土生土长的人,可是既然做了这件事,就要负责到底,这样的性格,陈禹很欣赏。

  相反,那圣女东娅明明是独龙族的人,她就是靠这独龙族族人养活着,却不抱丝毫感激之心,反而仇视着众人。

  “不是胆子小,唉,不说了!先说说你吧,你是怎么学会水遁的?”扎蒙问道。

  陈禹吸了一口气,那血被吸到了鼻子里,呛得他直想打喷嚏:“什么东西,这么腥?”

  “你别管了,我这是为了救你,把你的七孔都扎出血,放了热气你才醒过来的,你先回答我!”扎蒙比较关心这个问题,他明明记得这五遁之术几乎是失传了的。

  而且,如果没有人亲自教授,五遁这术哪怕是得了口诀也学不会。虽然大祭司每年都会念上那么几段,但根本没人学啊。

  “我告诉你,陈禹,这五遁之术,如果没有人教你,你千万别学,否则,就乱了血脉,很容易出事!”扎蒙见陈禹沉默,出声提醒着他。

  陈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无意中发现了这口诀,也没想着练,反正阴差阳错,就练了。”

  “唉,练就练吧!但你别让族里人知道!土克水,金克土,现在你是走火入魔,必须得一降克上一物,才能活下去!”扎蒙有些无奈的说。

  陈禹不解:“为什么非得练成那五遁才可以呢?我练一门不好吗?”

  “我们学五遁之术的人,哪个不是从小练的?都有基础,所以练起来没危险,你这走的是急道,肯定出事!没事,我帮你调和过来,还好我练了一门水遁!”扎蒙拍了拍陈禹的额头,发现他不太热了,知道这热气泄的也差不多了。

  “那我怎么就在这床底下了?我记得就翻了个身,然后就开始做梦了!”陈禹问着扎蒙,希望他能给自己答案。

  扎蒙捏了一把地上的土,笑着说:“这也是你的造化了,你是不是把那五本书都看过了?”

  见陈禹点了点头,扎蒙继续说:“那就对了,你昏迷的原因,是因为那水遁的反噬,而昏迷之后,你的身体为了保护你,就自行的学了土遁。”

  “土遁?是和阿旺一样的吗?”陈禹惊讶的呼出了声。

  扎蒙赶紧捂住陈禹的嘴:“我的亲祖宗,你小点声!外面还有人呢!他们得转一会才能走!”

  陈禹点点头:“你说,我的身上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自己学习了土遁来克制水遁,可惜没有东西克制土遁,所以你才会一直睡着,并且高烧。水遁的水在你体内出不来,当然就难受了。”

  “而这水遁之术,就是利用水,吸收水和放水,所以才能在水里自如。你之前是利用外物硬逼着自己学会了水遁,所以这土遁,当然是一个道理了。”扎蒙苦笑着说。



温馨提示:
辣手小天师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辣手小天师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辣手小天师全文阅读和辣手小天师txt全集下载。辣手小天师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辣手小天师 第130章:水遁   扎蒙捡起光球,照了一下四周,见每隔一段路就会有个光球:“还是老祖宗好!给后人留了这么个路子!”   面前四条洞口,他慢慢回忆着父亲曾经说过的路线,悄悄摸到了离陈禹家不远的一个地方。   可是,这上面 2013-12-30 16:31: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