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47章:秦雪儿的下落

作者:一壶老酒    更新时间:2013-12-30 16:36:44    状态:已完结
  陈禹摇了摇头:“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我先走了,你什么时候出关?”

  大祭司无奈的苦笑着说:“不一定,族里没有什么大事,我就只能在这守着。如果出去了,这里怎么办?”

  陈禹起身,穿好衣服:“那好吧,有事我就派人来找你!我先走了!”

  “不要嘛!你都已经来了,就陪我几天嘛!而且族里的事有边美和桑达照看着,谅她们也翻不出大浪来!”大祭司抱着陈禹撒着娇。

  陈禹心中总是感觉到一股不安:“不了,我先回去,我总觉得会发生什么事。好了,你不要闹了,等你想我的时候,就去派人叫我,我再回来!”

  大祭司只得说:“好吧!那吃了早饭再走吧!”随即出去准备做早饭。

  陈禹一恍惚,感觉自己就像是个丈夫一样,等待着老婆做饭。想到这,不禁苦笑,因为他不知道这辈子有没有这个福气,可以等着老婆在家做饭。

  老婆倒是不少,钱他也会有的,可是这平稳的生活,算是与他无缘了。

  吃过早饭,陈禹便出去了,他倒是不担心秦雪儿,因为有扎蒙照顾,可是那个梦,让他没办法安稳的在这呆着。

  走出禁地,这一路上,他看到有打猎的族人向他恭敬的问好,而那田里的族人也立即过来问安。陈禹想着,古代的皇帝也就是这样的待遇了吧。

  回到族里,发现里面的人都来回的忙着。陈禹赶紧拉住了一个女人,问她:“发生了什么事?”

  那个女人,陈禹还是认得的,那是曾经服侍过他穿衣服的其中一个侍女。

  “回大首领的话,大族医回来了,可是、可是您的妻子不见了!大族医一身的血,一身的伤,正在叫人去救您的妻子呢!”那侍女怕大首领惩罚,一边说一边看着他的脸色。

  幸好,陈禹的脸色始终是平静的,甚至连一丝怒气都没有。那侍女松了一口气,准备要走。

  陈禹突然大喝一声:“他妈的!谁敢劫我老婆!找人!快!给我找!”

  陈禹并不是冷静,也不是不爱秦雪儿,而是那一消失传来时,他想起了昨天晚上的那个梦。

  难道,这个梦是真的?或者是预示着些什么?陈禹有些后悔,后悔得直想抽自己几个嘴巴,他为什么不管秦雪儿而执意下悬崖呢!

  陈禹赶紧跑到了大首领所居住的地方,见扎蒙躺在担架上,虚弱的说:“陈、大首领,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首领妻子!”

  陈禹看着扎蒙一身的伤,恢复了些清醒:“来人啊!还不快找医生!给扎蒙上药!治伤啊!快!”

  扎蒙苦笑着说:“陈禹,我不就是族医?你不就是医生?没事,我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没事的!”

  陈禹无奈,便对站在一旁同样着急的桑达和边美说:“边美,先去族里把所有壮男叫来,在这等着我!桑达,你快去弄些毛巾和热水,再采些止血的草药!”

  扎蒙挣扎道:“不行!要快去找雪儿!我没事!”

  “你他妈都伤成什么样了!你还没事!”陈禹一想到扎蒙为自己受的苦,就一阵内疚。昨天晚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不管发生什么,都是很残酷的。

  而陈禹自己,则与大祭司风花雪月的打情骂俏,吃的是肉,睡的是床,搂的是美人,享受的是时光。

  扎蒙见陈禹是真的发怒了,不敢再说话,只得任由着他把脉。旁边站了不少族人和侍女守卫,陈禹挥手道:“都给我散开!滚!侍女留下,守卫去统计人手!族人们都回去!去!”

  陈禹一下令,那些人立即作鸟兽状散了。陈禹探脉一摸,发现扎蒙的心跳,越来越快。

  他心中一惊,赶紧扒开扎蒙的胸口,扎蒙像是知道自己哪里受伤,赶紧用手拦住:“没事!我没事!”

  陈禹也不管扎蒙如何挣扎,直接扒开他的衣服,看到胸膛心脏处,有一个血洞。

  “你怎么中枪了!”陈禹抓住扎蒙的领子怒道。

  扎蒙强笑着说:“我真的没事,你快去派人找雪儿吧!”

  陈禹对身边的侍女说:“去,给我拿一把剪刀,一把尖刀,越尖越好,再烧一个大火盆,要快!”

  大首领说的话,有几个人敢是慢动作?那几个侍女也是服侍人时间长了,所以动作极快,没几分钟东西便准备好了。

  只是那大火盆的火还不太旺,因为时间太紧的缘故。

  扎蒙不再挣扎,因为他看到陈禹的脸色,确实是真生气了。

  陈禹在火盆的火苗上烧了一下剪刀,回头对侍女说:“去,给我拿一个能固定剪刀的东西!”

  侍女回头找到了一块木头,拿了过来。旁边有人骂着她:“你真笨,大首领是向你要能塞住剪子的东西,你拿这木头干什么!”

  那侍女吓得都快哭了:“我、我以为首领是想要一个能放住剪刀的!”

  陈禹回头一看,叫道:“对!就是这个!拿过来!”那侍女心里一松,知道不会受惩罚,赶紧把木头块递给陈禹。

  陈禹用在这木头块中,揪出了几条细条,把它们塞到了那剪刀的中间,剪刀立时再动不了,剪刀口处,开了一个一指长的口。

  陈禹把这剪刀拧动了一些,让那口子变小。因剪刀中间的铀变得很紧,所以拧开是很费力气的。

  陈禹把剪刀放在火中烧着:“你!过来,扶着点这剪刀,别乱动!”随手指了一个侍女,让她过来。

  那侍女左右看了一眼,苦着脸说:“怎么又是我啊!”嘴上虽然抱怨着,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没慢。

  陈禹把那剪刀往前送,感觉探到了一个金属上,放了心,把剪刀又往回抽了一点,看着扎蒙说:“你怎么不叫啊!这得挺疼呢!”

  扎蒙知道陈禹是在逗他,笑着说:“这叫什么啊!又不疼,唉哟你轻点!”

  陈禹看着扎蒙脸色苍白,那嘴唇上没有了一丁点血色,心中一紧,但脸上仍然是轻松的:“让你嘴硬!一会我再让你疼一下,看你的嘴还硬不硬了!”

  陈禹心里祈祷着,千万不要中在心脏上,千万不要打破血管,否则一切都来不及了!

  陈禹把那剪刀稍微打开一些,按着尖刀的宽度而量。陈禹把那把尖刀放在火上,对身后的侍女说:“你们,去采一些草药,要杀毒的!”

  那些侍女们不懂,问陈禹道:“首领,哪些草药是杀毒的?难道大族医身上中了毒吗?”

  扎蒙苦笑道:“陈、大首领,你别为难她们了,她们不懂这些!你们去我房里,把那些红瓶子的药拿过来,要快!”

  “还好我平时多练了点药,想着如果有人中毒了或者受外伤了用。没想到关键时候,救的人是我自己。”扎蒙的声音越来越小。

  陈禹心中一急,这血看来是止不住了。桑达这草药到底什么时候来呢!再不来扎蒙小命可他妈就玩完了!

  想曹操曹操就到,桑达身后跟着两个女孩,一个手里拿着毛巾,一个手里端着滚烫的热水。桑达的手里,拿着一大把草药。

  陈禹说:“桑达,快把这草药咬碎,把汁子吐这伤口里!”

  桑达也顾不得这草药上面有没有虫子,一口塞进去一小把,吃着吃着,竟然咽了下去:“唉呀!我吃着这草药好苦,一不小心……”

  “算了!你赶紧再吃一口!”陈禹把毛巾泡在盆里,把那铁盆坐在火盆之上。

  桑达把汁子都吐在扎蒙的伤口上,扎蒙疼的差点跳了起来:“啊!太疼了!”

  陈禹挥手叫来守卫:“去按住他,不能让他动!你、你们两个不行,再叫两个人!”那守卫赶紧跑出去,没过一会,便叫来了两个。

  四个人一起按住扎蒙,可是那药草的汁子厉害非常,把扎蒙疼的几乎要抓了狂。

  那四个守卫身材极壮,把扎蒙按的一点都动不了。桑达喷完了药汁子,赶紧去喝水濑口,因为这药实在是太苦了。

  陈禹把那刀子拿出来,在风中凉了一下,见那刀子的细菌杀的差不多了,便慢慢送向扎蒙的胸口。

  刀子触到了那颗子弹上,陈禹不敢用力,他深怕把子弹又往里面按下。便慢慢的凭感受,把刀子送到了那子弹的边缘。

  刀子碰到了那子弹的底了,陈禹一点一点向里插,把那子弹用力的向上托。而扎蒙,正在拼命的大叫着。

  陈禹不敢分心,将那子弹用力的向上撑,看到子弹了,陈禹激动不已,随即把刀向上一挑,子弹出来了!

  扎蒙疼的已经要昏过去了,他虚弱的说:“陈禹,你是不是玩我?这么疼,我还不如死了呢!”

  陈禹笑着说:“有我在,你死不了!我这辈子还没折磨够你呢!”

  看着子弹,这是美式短枪的子弹,陈禹把刀子放在火盆上,猜想着,是谁肯下这么大的本钱,为了抢一个女孩而杀人呢?

  刀子烧得差不多了,陈禹对那扶住剪刀的侍女说:“把住了,一会我让你把剪刀抽出来,你就抽!”

  那侍女因为不敢使力,只能悬空着手,累的满脸大汗,听陈禹说话,赶紧点点头:“是的,大首领!”

  陈禹突然把刀探入了那伤口之中:“抽!”侍女赶紧把剪刀抽了出来,而陈禹也抽出了尖刀。随即又用那湿热毛巾为扎蒙清理了一下伤口,看着那伤口突然合住,松了口气。

  幸好,扎蒙中的枪不深,而且子弹偏右,否则,扎蒙这条小命,可就真的玩完了。

  扎蒙疼的晕了过去,还没等叫,便没了知觉。陈禹挥手,让守卫把扎蒙抬到他家养伤,看到那灵巧的侍女,心中一动。

  这侍女穿着一身灰色的衣服,脸蛋白净,一双大眼睛看起来很有灵性。

  “你叫什么名字?”陈禹不禁问道。

  那侍女向陈禹行了个礼后,说:“回大首领,我叫麻芝。”

  “嗯!你从此以后就去服侍扎蒙吧!如果他对你满意,我会亲自为你们主持婚礼!”陈禹高兴的说。

  随即转念一想,不对劲啊,如果这姑娘嫁人了怎么办:“对了,你有没有夫君?”

  旁边的侍女笑着说:“回大首领的话,如果由首领或圣女还有大祭司指的婚,不管对方年纪多大,不管对方有没有男人,都要服从大首领安排的。”

  那麻芝小心的说:“回大首领,我没有走婚的对象。因为在这独龙族,服侍主子的必须是纯洁的处子之身。”

  陈禹松了一口气:“行!那你跟着他们去吧!这段日子,就由你服侍扎蒙了!”那侍女一脸喜色的走了。

  看着扎蒙的方向,直到人影不见了陈禹才转过头。此时,边美正好走了过来:“大首领,所有人都已经聚齐了,身手最好的,有两千人,都等着您的示下。”

  陈禹一手的血,他就着那盆热水洗了洗手:“让他们先在那等着!对了!我得先问问扎蒙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刚才光顾着给他疗伤来着!”

  边美点了点头:“好,那我先让他们在祭台那等着。”随即转身走了出去。

  陈禹带着桑达,赶紧跑向扎蒙的住处,所幸,扎蒙是这族里最重要的人之一,所以他的住处,离首领住的地方并不远。

  到了扎蒙的家,发现扎蒙还没有醒,陈禹一心急,便拿出一根针,到扎蒙那人中处猛扎了下去。

  “唉呀我操!谁他妈扎我!”扎蒙醒了过来,一见是陈禹黑着个脸,便讪笑着:“是大首领啊,有什么事吗?我已经好多了,不用担心!都不太疼了!”

  扎蒙说着,还作势捶了两下胸口。陈禹赶紧拦了下来:“我又不是问你这事!我问你,你们是怎么遇到袭击的!”

  扎蒙回忆着说:“我和秦雪儿在那等你的时候,来了几辆黑色的车。我就抱着秦雪儿,因为那丫头一个劲的想跳下去。”

  “我记得,你不是说不让她跟着我跳吗?她不是听话了吗!”陈禹奇道。

  扎蒙瞪了陈禹一眼:“你还好意思说!我们从早上九点等到你下午五点!秦雪儿当然等不住了,就想向下跳。我因为抱着她,也顾不得那几辆黑色的车。”

  “然后,那车上的人走下来,一看到秦雪儿,就要抢她。秦雪儿不认识他们,不想走。我身为你的大族医,当然要保护你的老婆了!我就开始抢,没想到,那些人中间有带火统的,就给了我一下子!”

  扎蒙想起这事,还一肚子的气:“那些人也太他妈不讲理了!上来就抢人,还专门抢女的,我扎蒙长得也不差啊,为什么不抢我呢!”

  陈禹一头的汗:“扎蒙,你给我说重点!那些人都长着什么样,在抓秦雪儿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相?”

  扎蒙摸着脑袋:“我想想,哦对了,那些人穿着黑色西装,在抓秦雪儿之前,手上捏着一个小纸片!”

  “小纸片!是不是白色的,薄薄的,这么大!”陈禹心中一动,便比划着给扎蒙看。

  扎蒙点头:“对对对,就是这样的!”

  陈禹听完这话,心里不知道是忧还是喜。喜的是,那些抓住秦雪儿的人,也许是姜哲或者有可能活着的孙菲派来的。忧的是,就怕那是陈道坤的人,那就糟了!



温馨提示:
辣手小天师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辣手小天师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辣手小天师全文阅读和辣手小天师txt全集下载。辣手小天师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辣手小天师 第147章:秦雪儿的下落   陈禹摇了摇头:“没事,就是做了个噩梦。我先走了,你什么时候出关?”   大祭司无奈的苦笑着说:“不一定,族里没有什么大事,我就只能在这守着。如果出去了,这里怎么办?”   陈禹起身,穿好衣服:“那好 2013-12-30 16:36:4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