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75章:落荒而逃

作者:一壶老酒    更新时间:2013-12-30 17:02:04    状态:已完结
  吴英国兴奋的说:“这是真的吗!太好了!没事,不管多疼我都能忍!”

  陈禹却叹了口气,一脸愁样的说:“这事有点复杂,因为他有成功就会有失败的地方,我不知道这套针法会不会成功,而失败的代价又是什么,所以,咱们不要太乐观。”

  吴英国不说话了,此时,他也说不出来话了,那一身的汗把那布艺沙发打的湿透,他再也忍不住疼,全身拧巴的像根麻花,可是,他愣是不敢碰那些针。

  陈禹无奈的说:“这套针施起来就是这样的,疼的要死,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不想给别人治病也用上这套针。而且,还不能打麻药,更不能点穴,太痛苦了,老吴,你能受得了吗?”

  吴英国说不出话,他指了指口袋,陈禹按照他的示意,一把掏向了他的口袋,却摸到了一张纸片。

  拿出来一看,是一个风华正茂的女人,这女人看起来三十出头,穿着一身黑色的晚礼服,站在照片上,微笑。

  吴英国费力的指着照片上的女人说:“这、是小哲的姑姑,老婆……”吴英国紧紧的把照片放到胸口。

  陈禹心中不禁大为感动,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在最疼的时候,为了老婆也要忍下去。

  陈禹不知道,将来他会有什么事,因为谁的存在而变得坚强。也许是孙菲,也许是黑雨。

  陈禹想了半天,始终没有想到秦雪儿她们,不是陈禹不爱她们,而是不够深爱罢了。也许某一天,陈禹在断气之前,可能只会找黑雨和孙菲吧。

  对于黑雨,陈禹的感觉很复杂,说是爱,又不全是,说不爱,却又不住的想了解她。他总觉得黑雨是那种,他一辈子都无法了解的女人。

  孙菲,则是黑雨的极端。不管孙菲做出什么事,陈禹都能猜到最少一半,就像是陈禹的另一个身体一般,太过亲密。

  一个近,一个远,这两个极端的女人,让陈禹无法不放在心里。

  他对自己的感情即惊喜又不解,惊喜的是他爱上的女人不差,很有眼光。不解的是,他并没有与黑雨共患难,为什么还会有这种感觉呢?

  吴英国一把打翻了桌子:“陈、陈公子,我疼!”吴英国的身上已经染上了一层粉色,想必,那是太疼了才会发红。

  陈禹为难的说:“我知道你疼!可是现在也没有办法啊!你要疼过这个劲,病才能好啊!你以为那病有那么好治吗?”

  突然,一阵箫声传入了陈禹的耳朵,那箫声连绵起伏,宛如深谷回声,阵阵如泣,声声撒泪。

  吴英国听到了这箫声,那股疼劲顿时缓和了许多。帕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嘴上横着一管箫。

  陈禹笑着说:“帕,你还真得你爸的真传了,当年,你爸就是用这把箫娶了你老妈的!”

  帕的眼中浮现出一层雾色,箫声也随声一抖,随后,帕闭上了眼睛,继续吹着箫。

  陈禹不禁佩服这个孩子,才不过八九岁的样子,就已经有这般平衡的心境,不受外界所扰,不受杂念所困,嗯!是个好料子!

  吴英国渐渐恢复了平静,他一脸担心的说:“陈公子,我现在不疼了,你说,会不会耽误药效?”

  “不会,你这又不是药物止疼,这属于精神止疼。你知道这箫是个什么来历吗?这箫是刚差的老祖宗引来万物生灵的神器,不过,到了刚差那代,只能吹出错觉了,吹不来生灵。”陈禹笑着说。

  吴英国由衷叹道:“我以前一直以为泰国是盛产人妖的地方,没想到那里的文化也是这样神奇。以前金哥还相信这些,没事还会去拜拜,我还不信,现在,我是真信了!”

  帕吹了足足一个小时,等到陈禹拔出药针时,才停下。那张小嘴吹的通红,陈禹心疼的说:“去含个冰块吧,要不明天脸都得疼了!”

  吴英国见陈禹拔出了针,那脖子上就有了六个黑洞却不冒血,针旁边就像是被烧焦了一般,一团一团的发着黑。

  而且,吴英国感觉肝的地方特别疼,但与刚才的疼已经差了好多:“陈公子,我什么时候才会好?”

  陈禹看了一眼药针,觉得这针扎完了人,好像是又黑亮了许多,不禁有些惊奇。

  “大概半个月吧,半个月后你去复查一下。其实,只要没有病毒,人的肝脏再生功能是很强大的。”陈禹收好了针。

  吴英国穿上了衣服,赶紧走到冰箱旁边,拿出一桶雪糕递给帕:“孩子,吃吧,这个比冰块好多了!”

  帕看了一眼陈禹,陈禹一边穿着裤腰带一边说:“吃吧,吴叔叔人很好的!”

  帕脸上绽放一个大大的笑容,向着吴英国行了个泰国礼,便捧着冰糕桶吃了起来。

  陈禹看着帕,感叹着:“刚差是个大帅哥,美亚也是泰国出了名的美女降头师,我和拉姆都以为这是天作之合,没想到,死的这么早。”

  陈禹没听到回音,回头一看,见到吴英国抚摸着妻子的照片:“谢谢你,老婆,你帮我挺了一关。”

  陈禹仔细看着照片上的女人,与姜哲眉眼之间极像,便笑着说:“真没想到,姜哲那小子生得好看,他姑姑更好看!”

  吴英国得意的说:“那是!我老婆可是当年有名的校花!那时候我还不太敢追她,后来帮朋友给另一个女孩送情书,让我老婆碰了个正着,她以为我送她的,我俩就这么好上的。”

  “那你也没跟人家说实话啊!骗了人家那么多年?”陈禹松了口气,坐在帕的身边,张开嘴,帕乖巧的递了一勺子冰糕。

  吴英国一脸鄙视的说:“为什么要告诉她?其实,我写的情节比那个要肉麻多了!不过,一直不敢送给她罢了!后来她上我家才发现了情书,所以我俩就结婚了。”

  陈禹打开了电视,找到了一个动画片给帕看。可能是他与拉姆一直生活在深山中,看到这动画片,立即瞪大了眼睛。

  陈禹便与吴英国开着玩笑,反正这漫漫长夜也睡不着,就以聊天打发着时间。

  突然,三人听到了一声像是东西被炸掉的声音,动静不大,像是放小鞭炮一般的威力。但是,这在寂静的夜中,很是刺耳。

  “啊!陈!快来!”屋子里传出了拉姆的尖叫声。

  陈禹和吴英国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出了紧张,二人赶紧进了屋,看到了一副恐怖的画面。

  拉姆坐在床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地上的那个大布包。布包的人头骨上面破了一个洞,一个蜘蛛正慢慢的向外爬。

  “陈!看来,施降头的想与石俱焚,和我拼了!我得赶紧回泰国了!”拉姆脸色惨白的说。

  陈禹奇道:“他和你拼了是什么意思?难道,这蜘蛛还能翻出大天来?”

  “不是!他的元神和这个蜘蛛合而为一,刚刚他打破了头骨,看到了我,不好,我要回泰国了!”拉姆一边说,一边收拾着东西。把那蜘蛛一蒙,塞回了布包里。

  陈禹不解:“他看到你又怎么样!你又不能死,别害怕,还有我呢!”

  拉姆急道:“有你有什么用!他要和我拼了,又不是和你拼了!他既然元神出壳,肯定是练了飞头降了!我他妈再不走,你们全玩完了!”

  拉姆看到站在门口手里捧着冰糕桶的帕,一脸慈爱:“帕,你就在这和陈叔叔呆着,陈叔叔和你父母是好朋友,他会照顾好你的!”

  陈禹一听,心里便着了急:“拉姆,你这就不对了!我自己都不能保证安全呢,怎么替你看孩子!”转头对帕说:“叔叔照顾不好你,你还是继续和拉姆叔叔走吧!”

  拉姆气急败坏的说:“陈!你有没有听说过飞头降的厉害!如果帕和我走了,他会有危险的!我要是死了,谁来照顾他!”

  陈禹没想到事情会这般严重,他不放心的说:“要不,我和你回泰国吧,咱们找找别的降头师。既然可以下降,就肯定有解降的方法!”

  拉姆收拾好了东西,颓然地坐在床边:“你不懂,练过飞头降的人,是很难死掉的。我回去的话,要练活鬼降才能与之斗上一斗,陈,帕就拜托你了,如果我有命,就回来接帕!”

  陈禹只得说:“那好,我等你回来。兄弟,如果有事,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你找吴市长也能找到我了!”

  拉姆答应了下来:“好!我只要活着,一定回来找你,给帕解哑降的事,只能以后再说了。不过,陈,如果我没赢,以后,只能拜托你好好照顾帕了!”

  陈禹心中一酸,拍了拍拉姆的肩膀。拉姆走到帕的身边,伸出手伸摸摸他的头,举了半天,还是没有放下。

  拉姆从怀中取出一本书递给帕:“这是咱们降头师的命,你要拿着。如果拉姆叔不在,你好自为之!记住,一定要行善,千万不要用降头作恶。”

  说完,拉姆便要走,吴英国赶紧追上,塞给拉姆一张纸:“你们的事情我不了解,但是,毕竟是因为我们你才惹上了这些事,这钱你拿着,有什么事可以找我,我能帮上一定帮。”

  拉姆苦笑着说:“我斗不赢,这钱也没用了。”接了过来,塞到了帕的手里:“帕,你拿好!”随即突然跑了出去。

  帕扔下了冰糕桶和手中的书,从书里掉出来一个巴掌大的牛皮纸袋。陈禹注意到,便捡了起来。



温馨提示:
辣手小天师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辣手小天师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辣手小天师全文阅读和辣手小天师txt全集下载。辣手小天师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辣手小天师 第175章:落荒而逃   吴英国兴奋的说:“这是真的吗!太好了!没事,不管多疼我都能忍!”   陈禹却叹了口气,一脸愁样的说:“这事有点复杂,因为他有成功就会有失败的地方,我不知道这套针法会不会成功,而失败的代价又是什么, 2013-12-30 17:02:0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