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三章 一言为定

作者:陈圣浩    更新时间:2014-04-29 17:23:41    状态:连载中
  第六十三节:一言为定

  黑夜已过,正午时分,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夺目的光芒,洒向大地,打湿的土地已被太阳晒干。

  一切恢复了平常,树上的鸟儿你追我赶,虫鸣鸟语,树叶飘飘。绑在树上的干尸还是在那,躺在地上的干尸已被泥土完全覆盖。

  小迦叶侧躺在地上,晒干的泥土厚厚的贴在他的身上,嘴上沾着鲜血和泥土的混合物,他睁着眼睛,无神的盯着地上,一动不动。沾着泥土的脸上白惨惨的,仿佛死了一般。

  “你想报仇吗?”旁边响起一道少女的声音,声音清脆清澈,如黄莺出谷,格外的好听,却隐隐的透着一股威严。

  “你想报仇吗?”少女的声音再次传来。

  小迦叶罔若未闻。

  “我可以帮你。”

  ‘当当当……’一个蓝色的罐子跳在小迦叶的面前,小迦叶眼珠也没有动下,仍是无神的盯着地上。

  “我可以帮你。”

  小迦叶仍是不理。

  “你师父的确还没死。”少女的声音再度传来,小迦叶眼眸一颤。

  “我可以帮你,搭救你的师父。”

  “咳咳,咳咳……”小迦叶头昏沉沉的,他咳嗽了几声,看向罐子,这罐子他可认得。

  “我可以救你师父,还他一个健康的肉体。”罐子里再次传出少女的声音。

  “你真有办法么?”小迦叶终于说话了,稚嫩的声音沙哑而又虚弱。

  “恩恩,我可以帮你救出的师父。不过在我帮你之前,你必须先帮我。”

  “真的吗?那要我,我……我怎么帮你?咳咳……”一丝血花从小迦叶的嘴角溢出。

  “即便我不知道你身上的灵气从何而来,你体内有着强大的灵气,比这片大地上所有的生灵都要精纯,甚至可以与盘古那小子媲美,我能从你身上闻到这个世界里的远古气息。不过你却无半点的灵力,这灵气在你体内也没用,我需要你的血液,需要你蕴藏灵气的鲜血,你只需把手指伸进来,就像上次一样。”

  “远古的气息?鲜血……鲜血……我会死吗?”小迦叶受了严重的内伤,头昏昏沉沉的,双手支起身子,挣扎的想站起来,却彷如婴儿学步一样,刚站起来又重重的跌倒在地,最终只有坐在地上,看着那个蓝色的罐子。

  “要救你师父,你现在别无选择。怎么?难道是怕了?昨晚拼死的劲在哪去了?”少女的声音有着少许的嘲讽。

  “不,我不怕死,本来我早该死了,是师父捡到我,将我养大,为了救师父,我不怕死。”小迦叶稚嫩的声音虚弱无力却是格外的坚定,“我不怕死,只是我死了,我就不知道你会不会救我师父了?”

  “我向来说一不二,而且我刚说了要救你师父,你现在别无选择!把你的血液给我!我说到做到,救出你的师父,还他一个健康的肉体,还可以让他多活一百年!”

  “咳咳……咳咳……不过,师父说过这罐子之物不是好东西,昨日就是你咬了我一口?我……我不太相信你,咳咳……”小迦叶虚弱的咳嗽着。

  “我可以将你的灵魂连同血液吸入我的体内,到时将你师父救出来,你可以见他最后一面。”接着九冥魔狐郑重的说道,“我向六界起誓,违者灰飞烟灭,永生永世不入轮回!”

  小迦叶睁着大眼盯着远处,没有做声,脸上充满着无奈,他非常想他的师父,非常担心他的师父,但他没有半点的能力去救玄德。

  小迦叶大脑里一片空白,在他小小的世界里,玄德,寺庙,师兄师伯便是他的一切,然而寺庙被拆了,师兄师伯们还俗的还俗,死的死了,逃的逃了,在逃亡的这几个月里,玄德就是小迦叶的一切,他从来没有想过玄德离开他后,他要怎么独自生活下去。再也没有人给他做馍馍吃,再也没有人给他朗诵佛经,再也没人给他讲佛法,再也没有人给他缝衣服,再也没有人……再也听不见寺庙内的晨钟暮鼓之声,再也没有寺庙内的欢声笑语。没有了玄德,小迦叶的天空都是灰暗的,失去了所有的色彩,心脏也在隐隐作痛。

  小迦叶迟迟不做声,罐中少女的声音变得极为厚重:“要救你师父,你现在别无选择。你师父那具破烂的肉体坚持不了多久的,若迟迟不做选择,到时就是魔神亲临也救不了你师父!”

  要救你师父,你现在别无选择,的确是别无选择,小迦叶现在连路都不能走,脑袋昏沉沉的,轻轻一动肚子上就会传来锥心的疼痛。

  “放心吧,我是不会失信于一介凡人的。”九冥魔狐再次向他保证,声音也变得十分的柔和,仿佛来自一个大姐姐一般,极具亲和力。

  “好,我答应你。但是,你把师父救出来后,一定要让我见他一面。”小迦叶却似在哀求着。

  “一言为定!”九冥魔狐郑重认真的说:“还有你身上有佛光护体,所以你不能反抗,还要忍受死亡的痛苦,你承受的了吗?”

  “为了救师父,我不怕!”

  “好孩子,真是好孩子。来吧,快把手指伸进来!”少女的声音透着少许的激动、兴奋。

  小迦叶咬着嘴唇,深吸一口气,然后直接将小拇指通过罐上的小孔插入罐内。

  锥心刺骨的疼痛,仿佛有一根很长细针从小迦叶的小拇指扎入,顺着血管一直刺入了小迦叶的心脏。

  瞬间视野昏暗,意识模糊。

  “你一定要救出师父,一定!”小迦叶的意识随着血液一直流入罐中。

  小迦叶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干瘪,最后变成了一具小小的干尸。

  第六十四节:腰斩玄德

  太阳仍高挂在苍穹之中,天空却骤然变暗,仿佛剥夺了太阳的光辉,一大团黑气自天而降,附在罐子上,黑色的雾气包裹着这蓝色的罐子。

  ‘嘶嘶,兹兹……’罐子上流动着的精气和黑气不断的碰撞,黑气不停的吞噬着佛文,不断的有细小的闪电从罐子上射出。

  玄德靠的那块大石被闪电击中,从中爆裂开来,化为无尽的灰尘,周围的树木一一化为灰烟,方圆五里之内无一只灵物敢靠近,罐子所处的地方慢慢的坍陷,罐子周围的泥土全都化为灰烟飘在空中,地上多了一个大坑,大坑还在不断的扩大。

  “额!给我破!这最后的封魔大印也不过如此!”流动的淡青色精气渐渐的变的透明,一个时辰后,罐子上的精气消散,那无尽的佛文被黑气彻底的磨灭了。

  ‘咔咔……’蓝色的罐子碎裂,一只似狐狸的生灵出现,全身还在黑气的覆盖之下。

  “呵呵,呵呵。呜呜,呜呜……”九冥魔狐异常的没有暴乱,反而在冷笑,最后竟抽泣起来。

  “司徒大哥,小狐出来了,小狐出来了。”黑气已经完全融入九冥魔狐身体中。她身似狐狸,浑身赤红,头顶长有两根黑色的犄角,形体还比山上的野狐略小。“救了这孩子的师父,我定要这人间生灵涂炭,不信如来不出来。司徒大哥,等我收拾了如来,我就去混沌之池找你。不将如来的魄体打散,我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恶气!”

  说完,化作几缕黑气便消失于空。

  ——————

  唐代后期,由于佛教寺院土地不输课税,僧侣免除赋役,佛教寺院经济过分扩张,损害了国库的收入,与普通地主也存在矛盾。

  会昌年间又因讨伐泽潞,财政急需,唐武宗李瀍崇信道教,深恶佛教,自安史之乱后,唐朝经济由盛转衰,但是他决心重振大唐雄威,重现开元盛世。于会昌五年(公元八百四十五年)四月,在道士赵归真和李德裕的鼓动和支持下,下令清查天下寺院及僧侣人数,并令军队拆毁天下诸寺。朝廷为了从废佛运动中得到了大量的财务、土地和纳税户,令拆下来的寺院材料用来修缮政府廨驿,金银佛像上交国库,铁像用来铸造农具,铜像及钟、磐用来铸钱。没收寺产良田数千万倾。僧尼迫令还俗者共二十六万零五百多人。实为佛教的一场浩劫。

  唐武宗灭佛期间,不乏有很多的和尚奋起反抗,却被士兵打得半死不活的,不少的和尚被杀,剩下的全被军队抓进监狱里服役;有的和尚追随者自己心中的佛道,与佛寺一起消失在这世上;然而还有不少的和尚不愿还俗的,就如玄德一样,选择了逃亡,武宗怒,命全国军队缉拿逃离在外不听朝廷管理的和尚,抓到和尚有重金。然而不少地方的军队在缉拿和尚的时,发现有的和尚居然会法术,军队之人根本奈何不了,武宗大怒。但和尚不能杀生,士兵全是有伤无死,在道士赵归真和李德裕的搀和下,武宗又下了圣旨,令全国军队击杀这些会法术的‘妖僧’,只要擒住,不论死活,带回京城者,奖赏翻倍。

  ——————

  翌日清晨

  长安城今天格外的热闹,唐武宗下了圣旨正午时分要在集市口斩杀一个逃了几个月的和尚,以震圣威。一大早上,集市口就挤满了人,好不热闹。

  “看着刑具是要处以腰斩之刑啊。”

  “听说今天是李将军监斩这个和尚。”

  “李将军亲自监斩,看来这和尚的来头不小啊。”

  “谁知道,我听说是这和尚杀人了,追捕他的士兵,只有一人生还。”

  “对对,我也听说了。”

  “可不是吗,我有亲友在军队里当差,这事昨晚他给我说了,说是这和尚的法术厉害的不得了,抓他的九个人死了八个。”说到这,说话的那人捂着嘴悄悄的和周围的人嘀咕起来,“死了的八个人里包括李将军的那个强盗兄弟呢。”

  “难怪李将军要亲自监斩。”

  “武宗都怒了,士兵追捕其他地方的和尚从未有一死,这次追捕中居然死人了,而且一死就是八个人。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会法术的和尚都是得道高僧,不会杀生的,那队人马定是起了内乱。”

  “嘘嘘,你小声点,被官兵听见那还了得。”

  百姓们在刑场之下,议论纷纷。

  接近正午时分,一辆囚车缓缓驶来,百姓们纷纷让道。囚车前面一位穿着黑金色明光铠甲之人骑在大马上。囚车里玄德带着枷锁,头耷拉在枷锁板上,全身的鲜血,仍旧是那身破破烂烂的衣裳。押运囚车的一侧,老八拿着长矛,他换了身崭新的盔甲,不时的瞟瞟玄德。

  人群中有不少的短发男子,以前也都是和尚,被迫还俗之后,当上了农夫,这才留了几个月的头发。今天听闻武宗下了圣旨在京城闹市之中处死一名杀了八人的和尚,全都来集市口观看。

  杀了八人,这可谓大罪,况且还是和尚杀了八人,武宗本就深恶和尚,所以被处以腰斩之刑,全在料想之中。

  “这和尚浑身的鲜血,不会真的杀了八个人。”

  “这就说不好了,你看他一把年纪了,怎么也不像啊,说不定是被人栽赃嫁祸的。”

  “怎么感觉那和尚这么熟悉?”人群中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杵着拐杖,小眼一直盯着玄德看。其他人一听老者这话,都看向老者。

  “老人家,你说你认得那和尚。”一个短发的男子问道。

  “诶诶……”老者摸着胡须,盯着囚车上的玄德打量,缓慢的说道:“我想想,我再好好想想,总觉得在哪见到过。”

  “哦。我想起来了。”老者脸露笑容,“这不是洛阳白马寺有名的僧人玄德吗,前些年我在洛阳居住时,经常去白马寺上香,他经常给我传授佛法呢。”

  “对,老人家一说,我瞅着还真是玄德。”另一个短发男子道,“玄德大师,在洛阳一带谁人不知啊,我和方丈还专程去拜访过他。玄德大师在佛法上的造诣极深,修为极高,怎么可能杀人,而且还是八个人,定是受人冤枉!”

  即便是长安的和尚对玄德的名号也有所耳闻,扶危济困,处处行善,这种善人是不可能做出这等事情的,料想一定是受人栽赃。短发男子们全都咬着牙齿,紧握着拳头,他们想上去搭救玄德,可是士兵们手上都有锃亮的武器,个个精悍壮实,还俗的和尚们没打过仗,也怕啊。

  老八和另外一名士兵将玄德押上刑场上,一边押着玄德,老八一边朝着玄德的耳朵里小声的说着:“大师,一路走好啊,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救了我这个小人啊,另外他们八人的性命也只有你扛着了,到了下面,安安心心的过日子,千万别来找我啊,这辈子做和尚算你倒霉了,下辈子别再做和尚了。”

  其实老八说的什么,玄德根本听不见,他现在虽有呼吸,但就如一具活死人,连眼睛都是闭着的。

  到了刑台之上,玄德面趴在地,摊在地上,一个高大肥胖的刽子手扛着一把重斧,站在玄德身边。唐代的腰斩是用斧头活活的将人看成两半。

  太阳挂在天空中央,日晷指针的阴影最短,坐在刑台之上的李德裕看看日晷,念出圣旨后,将斩首令向地上一扔,大喊一声“行刑!”

  刽子手喝了一口酒,将酒喷在斧子上,双手举起重斧,朝着玄德腰上直劈下去。

  还俗的和尚们握着拳头,叹着气,却也无可奈何。



温馨提示:
玄天地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玄天地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玄天地全文阅读和玄天地txt全集下载。玄天地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玄天地 第三十三章 一言为定   第六十三节:一言为定   黑夜已过,正午时分,太阳高高的挂在天上,夺目的光芒,洒向大地,打湿的土地已被太阳晒干。   一切恢复了平常,树上的鸟儿你追我赶,虫鸣鸟语,树叶飘飘。绑在树上的干尸还是在那, 2014-04-29 17:23:4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