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七章 夜来的女子

作者:陈圣浩    更新时间:2014-05-07 16:11:11    状态:连载中
  夏日夜里,田野里蛙叫声此起彼落,一阵比一阵大声,好像是在开演唱会,“呱呱……呱呱……”的蛙叫之声回荡在夜空之中。

  “哗哗……哗哗……”

  午夜时分,凉风幽起,乌云席卷,迅速包围了这片天空,遮住了月亮,连半点月光也照不进来,伸手不见五指,黑夜黑夜,黑幕一样的黑。天空骤然的下起了大雨,树叶被风吹的摇摇晃晃。听不到雷声,看不见雷电,却不停的闪着蓝色的闪电,树林里尽是那“哗啦啦……”的雨声和穿梭在阴沉沉树林里发出如鬼魅般“呜呜”的风声,完全覆盖了蛙叫虫鸣之声。

  在这黑夜中有一男人,站在树林里,他没有打伞,没有任何的雨具,双手放在后背,嘴里还叼着一根烟杆正“吧嗒吧嗒”的吸着,竟没有一滴雨落在他身上,而是从一旁流过,就连烟嘴里仍发着微微的红色亮光,烟嘴上还冒着白色的烟雾。

  他取下烟杆,掐熄烟头,抖抖烟灰,把烟杆放在随身带着的布袋子里。皱着眉头抬头看着天空,又向四周环顾一遍,接着慢慢地长叹了一声:“哎……清明已过两月多余,还在降冥雨,方圆十公里。比一百年前的还要大。”

  “恩?”蓝色的闪电一闪,站在树下的男子发现什么不对劲,突然跳了起来。迅速转过头,一道闪电光,看着远处一个女人淡蓝色的背影。也就二十来岁的身段,穿着宽松的麻葛连体长袍,长袍上并没有什么图腾,腰部用黑色的腰带绑着,长头发用一根簪子系着。仅仅一根簪子,光秃秃的一根平簪,簪子上并没有任何装饰。脚踏两齿木底鞋,走起来咯吱咯吱响。

  和男子一样,没带任何雨具,就这样在雨中直走,黑夜对她不造成任何影响。不过,大滴的雨滴从她身体里穿过,然后重重的掉在地上。

  两齿木底鞋也叫木屐,走起来路来吱吱作响,适合在雨天泥上行走 。

  “怪哉,怪哉,没有妖气,没有尸气。”低沉的男子声。

  “身附阴阳五行,腰束黑色腰带,脚踏龙步。木屐是秦朝开始,是汉朝时期普遍的服饰。汉朝的?”男子紧皱着眉头,“即便是阴间鬼差,也不敢碰这辟邪之物,难道是鬼神!汉朝到现在已经两千多年了,能成鬼神也不是不可能。”

  “不对啊,鬼神在这冥雨时分出现在人世,难道是去降妖不成?鬼神不是不管阳间之事吗?莫非这次冥雨是阴间逃出来的什么大怪物造成的?不行我得跟过去看看。” 看着女子即将走远,男子匆忙的跟了过去。不过这苦了男子,刚走几步就脚一滑摔了一跤。

  常人一般只能靠着闪电不断闪烁的光芒和闪电光后地形在脑中的瞬间记忆行走。而男子倒地后迅速的爬起来从布袋子里掏出烟杆,就像盲人使用手杖一样在黑夜中摸索。烟杆不过两分米,在没有闪电光的情况下,男子的烟杆碰着前面的树木时马上止步调头,一看这架势就是习惯走夜路的人。

  这里是一个小山村,总共就那么四五十几户人家。小村庄四面环山,山上种的大部分都是四季常青的柏树。为什么种柏树呢?因为柏树下面便是一堆一堆的坟墓。小山村里的人,从来讲究的就是落叶归根,入土为安,人死后如果其后人将其尸体火化了,村上的人便会认为你不孝,所以这里的坟头都是这里人的先辈,用村里一些老人的说法,就是人死后躺在那里,如果不被物体遮挡着,长期受到日光月光的照耀,便会吸取天地灵气,有怨气的会化成僵尸或是恶鬼,所以就种了很多相互交错的柏树。山村中间是农田,农田交错着很多小路,小路上种的一些不知名的树木,也有一条通往集市的大公路。这里盛产水稻,玉米,小麦等农作物。自从有了超级水稻,这里的人们生活还过得不错,勤勤恳恳劳作,秋季总会收获丰富,吃不完的粮食可以拿到集市上去卖。可随着现代经济不断发展,很多人不愿在农村里呆着了,年轻点的小伙子就到城里打工,有头脑的就在城里做生意,有学历的就在城市里上班,留下来的不过都是一些四五十岁的中老年人或是一些在家里带孩子的妇人。

  放暑假的第一天的夜晚,陈圣浩很是舒服的憨睡躺在床上。因为天气太热,乡下也没有多少人安装空调,况且陈圣浩的家是通风的两层竹楼。在陈圣浩睡得高高的木床边,有一条高高的木凳子和一条矮凳子,高凳子上放着一台老式座式电风扇。风扇还在“呼呼”地吹着风,陈圣浩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趴着裸.睡,屋外阵阵的蓝色闪电光透过竹楼大大的缝隙照进来,可以看到陈圣浩白白的屁.股。

  那男子紧跟着女子,女子从山上树林里往下走,穿过了一条杂草丛生的小道,往山下走去。就见山下不远处有几户人家,挨着不近,每户人家都隔着几十米的距离。都是双层楼的房子,只是其中一处房子格外显眼,人家都是两层水泥楼房,这座房子是两层竹楼。男子看着竹楼,这竹楼建的有些奇怪,可自己又说不出哪里奇怪了,可感觉里面似乎孕育着什么力量,快要迸发出来的力量。

  从山上下来不过几百米的距离。

  他看着女子向着竹楼走去,心里暗暗惊奇,“难道这是妖怪!到这里觅食来了。”看着雨水从女子的身体内穿过,马上否定了这个想法,“妖怪也是实体啊,鬼也有尸气怨气,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非妖非鬼。”男子皱着眉头,这种事情少有,就连自己也实在搞不懂,想着也跟着走了过去。

  女子到了门口,看看了门上贴着的两张门神图,点了一下头,便从门中直接穿过。这个场景倒是把男子吓了一跳,不是什么东西都能通过门神的法眼的,难道是她身上的阴阳五行瞒过了门神?

  女子进屋后,环顾了一下四周,就向陈圣浩的屋子走去。看着陈圣浩光着个屁股趴着睡得正憨。女子明显愣了一下,不好意思的回过头。没过一会儿,又转过身,走近木床,用手轻轻的抚摸着陈圣浩的头发,然后淡淡的笑了。女子的手竟能碰着陈圣浩的头发。

  男子透过竹缝看着干着急,这?这难道是地狱里逃出来的女色鬼,老爷我抓鬼百多年也没见这么斯文的女色鬼啊。算了,看这孩子不过十七八岁,被女鬼缠身,一定会精尽人亡。还好今天你小命好,碰到抓鬼大师了。男子搓搓手,在心里暗叹:遇鬼不抓,不为道家啊。

  男人站在门外,向门神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小声的嘀咕起来,门神兄弟啊,不要见怪额,小弟也是济世救人嘛,谁叫你们连女色鬼都放进去了。说完,他从袖子里掏出一根铁丝,很是熟练的打开了门内上的钥匙。

  男子从随身携带的小包内掏出一面八边形镜子,镜子后是阴阳太极八卦,标出八处方位,分别是:乾,坤,坎,离,震,艮,巽,兑;镜子前是一面发黄的镜子,一面铜镜。男子拿着镜子就悄悄地跟了进去。

  凌晨两点,陈圣浩感觉腹部涨涨的,一阵尿意袭来,无奈,又在床上躺了几分钟,被憋得超级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解决生理问题。半眯着眼睛从床上慢慢坐了起来。

  这一起身不要紧,一道蓝色的闪电光通过竹楼大大的缝隙照进来,陈圣浩朦朦胧胧中看到一个身影,一个女人,一个非常好看的女人,一个穿着奇怪的女人,就像来自古代来的仙女,束起的头发,白皙的脸庞。她正轻轻的对着自己微笑,那笑容真好看。陈圣浩心想,是我还没睡醒?还是我还在梦中,继续着我的美梦?他使劲摇了摇头,用力擦了擦眼睛,打开电灯。视野清晰了,不过仙女却消失了,换来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糟老头子。他拿着一面破镜子,穿着一身黑色的中山装,中山装上有少许泥泞,他肚子还微微向前凸,一头乱糟糟的黑色头发,小眼睛,国字脸,长得贼眉鼠眼的,一脸猥琐样。身上还带了一个白色的布袋,还不停的在布袋里找什么工具。陈圣浩不由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了什么似得。睡意全无,尿意全无,他大爷的,这现在的小偷胆子也越来越大了!顺手从床边拿了一根木凳子,抡起就砸了过去。

  在开灯的瞬间,五旬男子明显愣了一下。他刚在镜子上用朱砂把驱鬼符画出来,正在包里找驱鬼咒时灯亮了,女鬼不见了。就见一个裸着全身凶神恶煞的少年狠狠的丢了一个“暗器”过来。他一把抓住木凳子,就听见少年扯起嗓子吼了一句:“有贼啊!抓贼啊!”男子见势不好,丢下凳子,一个猛扑,将陈圣浩重重的按在床上,左手一记小擒拿手,牢牢的拽住陈圣浩的双手,右手死死的捂住陈圣浩的嘴,然后凑到陈圣浩耳边小声的说:“嘘,不要叫,不要叫。”

  陈圣浩哪还听着这些,他哪知道这个老头子怎会有这么大的力气,拼命的挣扎着,嘴里还“呜呜”的不听地叫着什么。男子也被这突发的状况搞得措手不及。

  陈圣浩裸着身子,背躺在床上,五旬男子趴在他身上,双手被死死的拽在背后,嘴巴被捂着。这架势就像陈圣浩被那什么什么了样。

  陈圣浩在心里早就问候他娘n多次了,你大爷的,第一次遇到贼就算了,还踏马是这么厉害的贼,最重要的是还踏马是个老变态!陈圣浩努力的挣扎着,就听男子小小尖尖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我是好人,我是好人,你要听我解释,我真是好人,地地道道的好人。”

  “好人?大半夜莫名其妙的在别人家里的人会是好人么?”陈圣浩在心里想着。

  “我是修行之人,今天晚上是来捉鬼的。”

  抓鬼的?陈圣浩心里颤抖了一下。

  “我帮你吓跑了女鬼,你不感谢我就算了,怎么还恩将仇报呢?早知道就让那女鬼将你的精气吸光,让你变成一具行尸走肉。”男子昧着良心说着,他还没明白那女鬼怎么就不见了。

  “噢呜呼……”陈圣浩很想说点什么,但嘴被老家伙的手堵住,半天都没挤出一个字来。

  男子见陈圣浩不再挣扎了,便又小声的说:“你是不是想说什么,我把手放开,你可别再像刚才那样乱叫啊。听到了吗?听到了就发出点声音。”

  陈圣浩白了老头一眼,想想自己根本不是这厮的对手,与其被他胖乎乎软不垃圾的身体这样尴尬的擒住,不如走一步看一步。于是,陈圣浩又“呜阿呜”的吼了两嗓子。他没想到,老头子真的就松开了捂在陈圣浩嘴上的手。

  见老头出言必行,刚才慌张的心也平静了一大截,然后,这次他学聪明了,不再乱叫。

  由于山村里每户人家几乎都相隔几十米,而且又是大半夜的,并且下着大雨。陈圣浩刚才的一嗓子并没起到什么作用。



温馨提示:
玄天地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玄天地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玄天地全文阅读和玄天地txt全集下载。玄天地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玄天地 第三十七章 夜来的女子   夏日夜里,田野里蛙叫声此起彼落,一阵比一阵大声,好像是在开演唱会,“呱呱……呱呱……”的蛙叫之声回荡在夜空之中。   “哗哗……哗哗……”   午夜时分,凉风幽起,乌云席卷,迅速包围了这片天空,遮住 2014-05-07 16:11:1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