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十八章 背后的黑影

作者:陈圣浩    更新时间:2014-05-08 21:01:35    状态:连载中
  “喂,大叔你能从我身上起来不?”陈圣浩被这样压着,实在是太难受了。这男子一身富态样,身材微胖,看着不是很胖,但真的不是一般的重,压在自己的胸口上却像一块生铁一般,陈圣浩小脸都被压红了。

  这老家伙抓鬼?这狼狈不堪的样子倒像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精神病人。会不会是……?

  陈圣浩见过在街上翻垃圾箱找吃的,行为就像流浪狗的人,这些人有的是被自己亲人抛弃的,有的是受到什么严重打击的。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精神方面有问题了,却没有人管了。在农村里,都把这种人叫做“疯子”。

  陈圣浩在镇上读书时,一次在同学家玩得很晚,到凌晨一点时才回学校的宿舍。镇上街上没有路灯,那晚天上挂着弯弯的月亮,只有淡淡的月光,自己又拿着手机照亮。路上凉幽幽的风吹得陈圣浩起了鸡皮疙瘩,突然听到身后有“啪啪!啪啪!”的声音,陈圣浩木讷停下脚步,必须回头看,不然在这大半夜的遇见疯狗被咬了就糟糕了。陈圣浩转过头,看见的不是疯狗,月光下那是一团黑影在垃圾回收站旁边蜷缩着。陈圣浩看到不由暗叹道,该不会是自己又撞鬼了吧?那自己得赶紧溜,陈圣浩转身加快步伐向前走,紧跟着身后却传来脚步声,陈圣浩皱着眉头,不敢回头,越走越急,身后的脚步声也越来越急。凉幽幽的感觉没有了,换来的是紧张的心跳声。实在是忍不住了,想想自己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难道还害怕你这小鬼吗?陈圣浩一边快速的走着,一边回头,看见的是的黑影原是一个穿着绿色大衣的男人。标志性的军大衣让陈圣浩认出了这个人是谁,这不是白天躺在银行外的那个“疯子”吗?他跟着陈圣浩,见陈圣浩回头,便冲着陈圣浩傻呵呵的笑。陈圣浩想着自己身上还揣着一口袋咸花生,扔过去就开始跑。在这夜晚就是他把自己杀了,怕是没人会知道的,索性的是那人急急忙忙的在地上捡着花生。原来是饿了,在垃圾堆里找不到吃的了,这人吓人,吓死人啊。还好自己当时兜了一袋子花生,不然这疯男子会把自己怎样?会不会把自己杀了吃了充饥呢?陈圣浩这样想着心里悬吊吊的。

  而现在这个老家伙如果是那精神方面有问题的疯子,自己被这样压着要怎么办?

  现在必须要克制自己内心的怒火和恐慌,他想到电视里播放过什么小女孩被绑架后却依然能够沉着应付,最后还协助警方抓捕了这些匪徒,最后小女孩成为了小英雄。陈圣浩看了看近在咫尺的老脸,心里就想着吧,我要是能把这老家伙治给服了,送到警察局去,警察叔叔们一高兴就说不定赠送一面锦旗,上面写着社会五好青年,随便再奖励一点RMB。以后,自己就会火遍大江南北,神秘男子半夜偷入纯情少男家中,意图那是相当相当明显,陈圣浩赤手空拳打败神秘猥琐男子的事迹将被各大电视媒体争先恐后的报道。

  可是疯子和歹徒是有区别的,疯子什么都不会想,而绑匪总有所顾忌。

  “干什么?”男子仍是压着自己的声音顺。

  “我要尿尿?”陈圣浩这可是说的实话,他半夜三更好不容易从舒服的床上爬起来,为了啥?不就是为了撒泡尿吗。

  “你当我傻啊。找这么烂,这么老套的借口。我放你了你跑了怎么办?”

  逻辑思维正常,陈圣浩松了一口气,看来这男子就踏马是个贼。

  男子说完,忽然想起了什么,他尽量把自己的小眼睛睁着大大的,然后问了一件连陈圣浩都快忘记的问题,“咦?你的家长呢?你刚才吼的那声嗓门那么大,不能把邻居吵醒,足以把家人吵醒吧?难道这屋子里就你一个人?”

  这个问题倒是把陈圣浩吓了一跳。陈圣浩的父亲常年再外打工,母亲留在家里照顾他。昨天上午刚回来,吃了午饭后,母亲说舅舅家有点急事,她要回娘家一趟,让陈圣浩在家里看屋。陈圣浩那时想也不想就答应了。自己以前也不是经常一人呆着家里,而且自己在家,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可以整下午的玩游戏和看电视,没有母亲的唠叨,陈圣浩还是觉得不错的。

  但是现在陈圣浩不这么认为了,他多想听听母亲的唠叨,他想妈妈了。

  男子就不是一个省油的灯,他见陈圣浩一时间没有回答,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他笑嘻嘻的说:“你就一个人在家里呀?噢哟,呵呵,还挺会看家的嘛。”

  “……”

  陈圣浩也不知道怎么反驳,遇到这种情况,家人不在身边,陈圣浩心里空闹闹的,若是硬说在家里,男子会不会把自己给灭口了,再溜出去?男子的笑容浮现在陈圣浩的眼前,又因为隔的太近,陈圣浩看着老头子脸上的眼睛,鼻子,嘴巴。怎么看都觉得抽象,恐怖,丑陋。

  “哈哈,那我放你起来。”男子的声音明显比刚才大了一倍。

  这声音倒是把陈圣浩吓一跳,就在心里琢磨这老家伙不会真的想杀人灭口吧?于是,陈圣浩还未发芽的英雄梦就此被扼杀在朦胧之中。现在,想的都是怎样保住小命。

  在男子起身的瞬间,他死死拉着男子的两个衣袖,双眼闪着星光,皱着双眉,下耷着下巴,撇着嘴唇,样子极为可怜,用伤心加恳求的语气说着:“大叔,我还这么小啊,都没有谈过恋爱。上有八十岁的年迈双亲,下有暗恋十几年的女生,从未表白。”陈圣浩边说边抽泣着,那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往男子衣袖上蹭,“您老人家不就是要偷点东西吧,也不至于杀人灭口吧。只要大哥您在这里看上什么了,随便拿去,我连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全部孝敬你老人家,就当您老人家从未来过?”陈圣浩可怜巴巴的看着男子,那眼神清澈明亮还闪着星光。

  男子被这些话搞得一愣一愣的,开始喊着大叔,现在又是什么什么老人家的。就他这个年纪足足可以当他的曾高祖了,听着这个毛都还未长齐的小屁孩前言不搭后语的胡扯,不得不笑了。他本想着少年的父母没在家里,就不必搞得那么紧张,就这样压着一个男孩,他心里也不好受,况且他敢肯定这个小孩逃不出他的手掌心。

  “你父母八十岁!你这慌扯的没天没理的。我真的只是放开你,我怎么可能杀人嘛。我说过我是来帮你抓鬼的。你瞧瞧你光着身子拉着贫道的衣服,就像是贫道把你给怎么了似的。”男子和声的说着,没有任何的威胁,听在陈圣浩耳里像是长辈和晚辈的对话,“你不是尿急吗?赶快穿衣服去撒尿啊。”

  陈圣浩哪知道男子怎么会这么说,他马上从床上操起一条红色的四角裤就急急的从卧室往大门跑去。陈圣浩住在两层竹楼的底层。因为全是竹楼,就连大门也是用厚厚的竹板组合而成的两扇竹门,关门时就把两扇竹门合在一起。每扇竹门的的中部两边都固定一截防盗铁链,将门合上后用老式铁皮挂锁将两扇竹门上的防盗铁链锁在铁皮挂锁上。话说这居然能叫防盗链。当然也并没有厕所,厕所在屋后的茅屋里。陈圣浩刚跑到大门前,就看到大门前的防盗链直直的垂在门上,防盗链上的老式铁皮挂锁硬生生的躺在地上。

  “这家伙不是职业小偷才怪呢?一看就知道是惯犯。”陈圣浩看着被撬开的铁皮挂锁,在心里嘀咕着。“他怎么还有说有笑的,还放本大爷出来?奇了怪了?管他的,先尿尿,然后,嘿嘿,请求邻居王大妈的大儿子把这个老家伙抓了?到时即便不能成为英雄,至少也可以报道本大爷临危不乱,从虎口下脱险,广大青少年朋友们都应该向陈圣浩同志学习他的那种临危不惧的精神。”陈圣浩在心里想着想着就乐了。刚才还在装着可怜,装着孙子,现在又开始做梦了。

  陈圣浩推开门的一瞬间才发现外面哗啦啦的下着大雨,而那么大声的雨滴滴落的声音,陈圣浩在卧室里居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那呜咽的风声和大风吹打在竹楼上发出的‘咯吱咯吱’声,隐隐的混着蛙鸣,传入陈圣浩的耳中,屋外阵阵闪电不断,而陈圣浩却未听见一丝的雷电之声,他不由打了一个寒颤。

  “怪事年年有啊。”陈圣浩望望远方,又迅速的回到卧室,见老头坐在矮木凳子上闭目养神。

  “哦?这么快就完事了。”是男子变得低沉浑厚的声音。男子说话时,依然眯着双眼。

  “没有,外面在下大雨,我回来拿把伞。”说完,在房间的一个旮旯处拿起一把伞又往大门口跑去。男子仍然闭着眼睛,双手合成一个半拳,放于腿部之间。陈圣浩忽然觉得他不像个坏人,说不定真的是一位修行人。就如以前自己小时候也不知道那时几岁,第一次看着一个白晃晃的人影在家里的门上左右徘徊地走着,以至于后来的几年陈圣浩经过大门时都是提心吊胆的。陈圣浩还记得那个人影也就自己当时身高的一半高。自己把这件事告诉给小伙伴听,小伙伴们都说自己说大话,嘲笑自己。和父母说起此事,父母也从不相信自己,只留下自己一个人躲在一个角落轻轻的抽泣。这么多年了,自己总会见到一些常人不能见到的东西,开始总会吓得躲在一个地方自己一个人哭泣,慢慢的适应了,却再也不想对人提起。

  曾经童年的阴影让陈圣浩的内心很抗拒听到那些事情。即使他明白也许有的事件确实是用科学无法说明的,他却能看透里面的玄机,可陈圣浩宁愿是自己花了眼睛。

  这么多年了,早已变成习惯了。

  陈圣浩走到门前,准备打开伞,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一丝疑惑爬上脸颊,“奇怪了?外面下这么大的雨,小偷怎么会冒着这么大的雨,千山万水的跑到我这种穷家庭偷东西,况且看他一副不慌不急的模样,这真的是小偷吗?”然后,陈圣浩强忍尿意,从客厅的木桌子上拿起一把电筒,东找找,西找找,都没有找到他所想找到的东西。他敢确定,他卧室里面除了这把还未沾水的雨伞,没有其他雨具了。他又想了想,觉得男子会不会把雨伞放在那个白色的布袋里了?不可能,雨伞打湿了,放在布袋里也会将布袋打湿,陈圣浩直接就把这个预测推翻了。其结果就是,男子未带任何雨具,从屋外进来全身滴水不沾。陈圣浩都被这个结果吓一跳,难道是……?不会吧,鬼进门还需把锁撬开?鬼是实体?男子将陈圣浩压在身下,所以陈圣浩敢肯定他是实体的。

  “哎,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陈圣浩还在推测,就听卧室里传出男子的声音。

  “喂,你怎么还没去,不是尿急吗?”

  “哦哦,马……马上就去。”

  陈圣浩左手撑起伞,右手拿着手电筒,拖着一双凉拖鞋,匆匆向厕所跑去。虽说厕所就在屋后的不远处,不过现在下着大雨刮着大风,来到厕所前,一把推开厕所门,把伞随便扔在门口,急急的掏出他的放水枪。

  这泡尿把陈圣浩那个憋的啊。“再强悍的人都会被一泡尿给憋死啊。”陈圣浩发自肺腑的说了一句。尿完了,那叫一个爽啊。

  夏天的风本应是凉爽的,而这一股凉风袭来,仿佛能够穿过陈圣浩的皮肤,刺入他的内脏。陈圣浩全身不由的起了鸡皮疙瘩。

  不知是风吹的太诡异,还是被尿憋的太久,尿完后,他全身都颤抖了一下。这一颤抖导致右手握着的电筒竟然掉在厕所里了。手电筒在厕所里发着微弱的灯光。

  “该死的。这么倒霉!”陈圣浩无奈的抱怨了一声。左手刚刚提起四角红内.裤。在一道蓝色的闪电光的照耀下,陈圣浩看着自己的前方有两个黑色的影子。一个比较高的影子是自己的,还有一个黑影身材娇小,有着披肩的长发。那娇小的黑影正侧身看着自己的影子。陈圣浩也不是第一次看见这些邪东西。不过这东西离他很近,给他带来了强烈的压迫感。



温馨提示:
玄天地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玄天地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玄天地全文阅读和玄天地txt全集下载。玄天地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玄天地 第三十八章 背后的黑影   “喂,大叔你能从我身上起来不?”陈圣浩被这样压着,实在是太难受了。这男子一身富态样,身材微胖,看着不是很胖,但真的不是一般的重,压在自己的胸口上却像一块生铁一般,陈圣浩小脸都被压红了。   这老家 2014-05-08 21:01:3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