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章 亮子之死(上)

作者:鱼游东方    更新时间:2014-01-02 21:42:18    状态:连载中
  到了迷糊这辈上,村西头的石碑经过时间打磨,日晒雨淋,逐渐与其他景物融为一体,看不出哪里有稀奇之处。不少孩子经过这里,常常在这里逗留,不为别的,就为可以搭着人梯爬到石碑顶部,然后两腿骑在上面登高望远,一览众山小。石头长年累月与人体接触,加上吸收日精月华,逐渐变得光亮,有时从下面往上看,可以清晰看到石头反射出日月光华,正一圈圈随波荡漾开来。

  迷糊之所以叫迷糊,是因为小时候整天像一个瞌睡虫,基本没有清醒的时候。但到了十一二岁年纪,迷糊像睡醒了要弥补过去损失掉的光阴一样,按大人话讲,一睁眼就可劲折腾。村里赤脚医生给出最权威的解释,精力旺盛。

  那年夏天,一个赶蜂人路过此地,看到一群小孩在道边玩耍,一眼看到迷糊,浑身哆嗦不已寒颤连天。临出村,赶蜂人偷偷告诉本村人一个秘密。那个本村人恰好是迷糊的当家大伯,他没忍住,扑哧一声乐了。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当家大伯没有将这话当回事儿,这群孩子不是童子是什么。可笑。

  赶蜂人说的那个秘密是,迷糊是童子,观音驾前的一个坐台童子。迷糊大伯只听到了前面一句话,后一句话被自己笑声遮住,耽误了一个洞悉三界的机会。

  据老人讲,村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赶蜂人,那个赶蜂人不知什么原因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而且还说出一个众人皆知的事实。自此,赶蜂人再也没有出现。

  村里有家财产和人缘比较像回事的地主,姓崔,外号崔善人,比起后来的周扒皮李扒皮强上百倍。穷人大辈,崔善人是有钱人,辈小。崔善人有个小儿子,崔大军,辈儿就更小了。大军跟迷糊一个年纪,按乡亲辈分大军应该管迷糊叫小叔。

  迷糊和大军两个人一般年纪,尽管贫富差距明显,但是非常和的来。因为这,大军经常将自家的东西偷出来与大家分享,大军乐此不疲,差点成了众人的救世主。

  有年秋天,较晚些时候。迷糊和大军两个人延续夏天惯性,即便光身子暴露在空气中凉意阵阵的时候,还是故作勇敢跳进池塘里游泳。临近中午,尽管阳光高照,空气中还是掠过丝丝寒意。池塘只剩下两个人,迷糊从水里站起来,感觉还是水里比较温暖些,他深吸一口气,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仰翻如水。入水前,仰视可见蔚蓝的天空和朵朵洁白的云彩。白云下面,偌大水塘只有大军一个人在那戏水,水波涟漪,汩汩泥浪从大军身后冒出。随后,大军身后冒出一个小孩脑袋,乍看之下,身体羸弱,肋骨突出,面如白板。迷糊心里咯噔翻了一个个,心说不妙。他赶紧睁开眼,眼前黄糊糊一片,视线模糊不清,只有翻滚的气泡和卷起的泥沙。

  水中有一个与外界完全不同的世界。之前,迷糊从没有在水中睁过眼睛,毕竟眼里不揉沙子。闭着眼睛,就像重新回到人类最初的原始状态,细心探摸世界,感觉灵敏,耳目顿开。迷糊情急之下骤然睁开睁眼,想不到的是,眼睛不但没有酸涩感觉,反而得到浸润般暖暖的非常舒服。据说,如果运气好的话,在水中可以看到鱼虾、钱币、陶瓷、古玩等许多好玩的东西。当然,有时也会看见不该看到的东西。这种机会一般人轻易不会赶上,万一赶上了非福即祸。亮子赶上了,看见了不该看到的东西,并经常乐于此道,结果败于此道,输的很惨,赔上了性命。

  亮子,十里八乡有名的蛙人。蛙人整天与水打交道,不是一般二般的人随便就能当上的。早些年,周口村经年沥涝,连年水灾,村里周围水泊连天。有“涝了周口洼,十年不回家”之说。后来,一位过路老者要饭到此地,看到民风淳朴却饱受水患之苦。于是观天貌、察地形、算风水,临走透露天机,此为黄蟾吸水地貌,蟾蜍嘴巴正好位于周口村位置。因此,周口村水患不断。而破解此法亦非常容易,老者将此法写好叠上,交给施舍给其粥饭的张家,说了“黄蟾吸水,遇水则去”这句偈语。之后,告辞而去。张家人一时摸不着头脑,看看老者交给的一张白纸,什么都没有,也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取个乐子混个吃喝,很快将此事忘个一干二净。几年后,张家诞出一男婴,想到水患连连,给孩子取名张去水,以寄托美好愿望。张去水年幼时,经常拿着水瓢到自家桩基旁浇灌一颗垂柳。垂柳尽管栽种在桩基旁,却紧邻坑塘,并不缺水。奇怪的是,张去水却隔三差五拿着水瓢跑到那里去浇灌。一日,张家人忽然想到“黄蟾吸水,遇水而去”那句偈语,不禁猜想,“遇水而去”中的水莫非暗指张去水这孩子。要是这样,张去水能有这样为民造福的因缘,则功德无量,善莫大焉。张家人找到那张已经泛黄的白纸,白纸上面出现一张模糊的图形,该是多年受潮所致。白纸递到张去水跟前,张去水得到法宝般仔细观摩,手指在图上不停比划,然后便一把撕成两半扔掉。张家人以为去水这孩子看出了端倪,想不到的是,图纸被撕掉后没了下文。张去水依旧我行我素,没有一点洞悉世事、救民于水火的意思。张家人一时埋怨连天,怪自己糊涂,怎么能将救命稻草交到孩子手上,哪怕不是救命稻草,心中有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这倒好,彻底没了希望。

  张去水长大成年时,亲手浇灌的柳树长的枝繁叶茂,远远望去,绿冠如阴,翠绿欲滴。这年,张去水执意在柳树旁挖上一口水井。张家全家反对,想不到张去水牛劲上来后,一意孤行,悄悄背着张家人找来挖井队,一夜之间在柳树旁挖好水井。生米煮成熟饭,张家人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由着张去水性子祸害。

  据当年挖井的几个人说,从来没有挖过那么好挖的井,就像那口井早就存在,而我们只是轻轻的打开井盖一样。

  水井挖好后,周口村一带水涝渐除。但是,十事九不全,周口村旱涝九年一个周期。前九年雨水稀少,第十年保准大雨连绵。人算不如天算,有些事非人力所为。即使这样,村民已经烧香拜佛,感谢天恩地佑,自然所赐,人们总算有个不好不坏的收成。

  张去水做了蛙人。每到第十个年头,张去水总是将一套行头准备齐全,随时听候十里八乡村民的召唤,有求必应。但凡有打捞不上来的物件、尸首,张去水去了,多数时候,只在水中撒上一遍钩,十拿九稳。目标明确,很少捞到树枝、袋子等杂物,更很少亲自下水打捞。有怨气不愿现身的,张去水只在水边转转,看看水文、气泡和荡漾上来极小的波动,便可知其八九,对症下药。即使再大的怨气,多年来也没有碰到不给面的。外人看来,这一行常与水中冤魂打交道,一来怕沾染晦气,二来如水被怨气缠住,危险性很高。因此,很少有人愿意接触这个行业。年华流逝,张去水日渐老去,年轻后生起哄看热闹架秧子还行,真正愿意继承张去水衣钵的一个也没有。

  亮子年轻力壮,擅长水性,能在水中腹式呼吸。一旦入水,腹部如青蛙一样,翕张开合,从水中吸取氧气供全身所用,手脚被缚依旧能在水中自由徜徉。一旦哪个水泊出点什么事,亮子基本没有缺席的时候,也没少观察张去水怎样在水中手到擒来。他常对自己说,只需一个猛子,凭借自己水性没有救不到的人,打捞不到的尸体。亮子碰到过几次落水者,每次都非常轻松将落水者捞起。但是,活人好救,死鬼难扶。亮子不懂这个理,更看不上张去水那套陈年老行规。自从亮子亮起招牌当上蛙人后,没少为周围村民打捞东西,受到村民认可的同时,也得到了不少实惠,日子过的逐渐红火起来。

  张去水常说,头上三尺有神灵,地下三尺藏鬼魂,看了不该看到的东西,拿了不该拿的东西,迟早要还的。

  那年,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杨老头在屋后池塘里用水布圈上一块水面养了几只鸭子,鸭子长势喜人。每天早晨,杨老头总要到池塘边转上两圈,一来喂喂鸭子,二来看看水布有没有撕扯坏的地方。这天,杨老头照例巡查自己的水军队伍,无意中看到鸭子口中衔着一口青花小瓷罐。杨老头暗喜,水中藏金,难不成水底埋了古董,恰好被鸭子衔了出来。他这么想着,打起喂鸭时的呼哨,鸭子听到呼哨,条件反射向杨老头聚拢。衔着瓷罐的鸭子慢慢向岸边游来,杨老头等不及,边打呼哨边挽起裤腿下水。杨老头小心翼翼下水,生怕一不小心惊跑鸭子。只迈出一个脚步,杨老头像迈进悬崖般一个栽葱滑进水中。水面泛起一层细泡,几只鸭子聚拢在细泡周围,用扁长的嘴一遍又一遍过滤着水面,希翼像往常一样得到老杨的馈赠。老杨落水半个时辰后,老伴儿在水塘边看到了喂鸭用的吃食盆,吃食盆仍在岸边,鸭食散了一地。老杨这两天犯头晕病,血压不稳,脉象飘忽微弱,找大夫抓了几剂汤药总不见效,直到今天早上,走路依旧有些不稳。老伴见此情景,心知不妙,老杨十有八九奔水路进了黄泉。于是找来街坊邻居进行打捞,区区几间土房大小的塘面踪迹皆无。请来亮子,亮子望望有些发黄的水面,像一碗刚刚煎出来正在冒着热气的药汤子。他头一次感到心里没底,脑皮发憷。几年来,亮子救人无数,什么样的池塘都不在话下。浑浊的、清澈的、杂草丛生的、水底有暗流的、水蒺藜漫布的、有暗桩竹刺的,可谓五花八门林林总总,所有这些,亮子一个猛子如水,头脑门清,闭着眼睛也能找到应该找到的东西。但是今天,亮子站在岸边双腿打摽,他活动活动筋骨,感觉双腿长在别人身上,越是努力控制打颤,腿肚子越是有些转筋。众目睽睽之下,亮子在空中一跃,像只鸭子一样穿破水面,双脚在水面上一闪不见踪影。岸上的人等的心焦,时间也便显的漫长。村民们瞪圆眼珠盯着水面上的一举一动,过了很长时间,岸上的村民开始有些骚动。就在这时,水面哗啦一声,亮子分开水面钻了上来。他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说,整个水底一寸一寸全部看到摸到了,没有老杨的影子。

  老杨的老伴听到后重新燃起希望,八成老杨没有落水,八成老东西碰到着急的事,偏巧又等着着急处理才扔掉鸭食盆不辞而别,又或老杨正站在岸边人群中瞧自己的热闹。她扫了一眼岸上人群,整个人群站在遥远的天际,即模糊又清晰。为避免摔倒,她赶紧蹲下来,事情尽量往好处想。

  这时,亮子歇过劲来,他小声跟大伙也是跟自己说,要不再试试,这么浑浊的塘面还是头一次见到。说完,亮子趟着脚步走进了池塘。池塘边,人越聚越多,张去水迈着蹒跚的步伐被人请到了坑边,出现在人群最前端。张去水看着水面,表情凝重,一个劲儿摇头。亮子懂水性却不懂水,此去凶多吉少。水分多种,除去海水、河水、湖水、泉水等大水系外,又可总分为阴阳两种水性。阴水为地下之水汇聚而成,阳水纯系天上之水汇聚而成。大部分水为阴阳水,阴阳交融互补,不伤身不养身。极阳之水经常出现在名山天路,比较常见。极阴之水则非常难以形成,一旦形成,水不易干涸,经年保持一种状态。或清澈见底鱼虫不生,或浑浊不堪难以下潜。人一旦入水,按平常水性对付,伤人性命十有八九。

  此塘四周房屋高筑,中间低洼,取瓢底聚水难溢之势。地势属阴寒之地,蓄积池水,池水阴寒之气浸染。此水宜取纯阳之黄土回添,即使不能断其根脉,不使其伤人也算积了阴德。四周村民很少有人懂得其中道理,只顾垫高自己桩基,致使阴势渐盛。加之四周村民时常将动物尸首扔进池塘,塘水以阴养阴,乃极凶之水。换句话说,是一口地道的吃人坑食人塘。

  水塘最深处不足三米,亮子潜入水中,按照下潜时间和速度计算,放在平常水域,最少也有十米左右。水中能见度非常低,伸开手臂难见手掌。计算水流速度、溺毙地点及周围活动半径,对于亮子这种老手来说轻而易举。这次,为稳妥起见,亮子重新计算了一下老杨落水的活动半径,勾勒出一幅最大活动范围。然后用手一掌一掌摸索过去,一圈下来,一无所获。亮子气已用尽,胸口发涨,很难在水下继续坚持。于是,双脚用力踩水,欲浮出水面。就在这时,亮子右手碰到一条手臂一样的东西,与其说是碰到,不如说是那条手臂故意触摸了亮子一下。碰到尸首和被尸首碰到是两回事,亮子浑身一激灵,心中掠过一丝不祥的感觉。他反手抓住那条手臂,手臂飘飘荡荡,像水绳一般。左脚缠住右脚,右脚推水,附进身欲看个究竟。他看见老杨双目微睁,嘴角有淡淡血迹,刚用手轻轻拂过一般。面色红润,正近在咫尺直愣愣看着他,另一只手从背后随着暗流浮上来,轻轻敲击亮子后背,眼睛紧接着忽闪了一下。

  亮子身经百战,阅淹死鬼无数。他之所以敢和溺毙者贴身接触,是因为这家伙坚信人死如灯灭,死后万事休,只要胆大心细便可勇往直前无所畏惧。之前,亮子看到的所有溺毙者都像死人,真真正正的死人。而现在,老杨看上去却像个活人。就像待在家门口,正沏上一壶好茶,安静等待来串门的亮子一样。不同的是,地点换在鸭粪遍布的水底。

  亮子受惊之下,气往上走,口鼻洞开,污水灌溉一般呛进五孔七窍。此时,手脚再怎么使劲无济于事,只在原地干刨。塘水迅速将亮子包围,紧紧缠住,看到亮子不动之后,像泥土一样将其掩埋。

  水面泛起一阵不易察觉的水泡,随后风平浪静。众人眼睁睁看着亮子二次下水,石沉大海般消失的无影无踪。



温馨提示:
走夜路莫回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走夜路莫回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走夜路莫回头全文阅读和走夜路莫回头txt全集下载。走夜路莫回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走夜路莫回头 第二章 亮子之死(上)   到了迷糊这辈上,村西头的石碑经过时间打磨,日晒雨淋,逐渐与其他景物融为一体,看不出哪里有稀奇之处。不少孩子经过这里,常常在这里逗留,不为别的,就为可以搭着人梯爬到石碑顶部,然后两腿骑在上面登高望远 2014-03-02 21:51:2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