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七章 千年的追捕

作者:鱼游东方    更新时间:2014-03-28 07:53:21    状态:连载中
  凡是阴兵过境借路者,因生前大多为战场而亡,怨气极重,杀戮心极强,做了阴兵依然戾气难消。可谓见神杀神,遇鬼捉鬼。

  赶上怨气过于沉重的阴兵队伍,距离百里之外的人群即使在睡眠中仍可听到阴兵的抱怨哀叹之声。那是一种介于狼和豺之间的声音,穿透力极强,可深入人类大脑深处,甚至直达人的梦境中。当这些怨气极重的冤魂跨过阴界向阳世借路时,便会变得无坚不摧,人鬼神三界均惧三分。

  想到此,大军俯下身贴在桥上屏住呼吸,不让一点阳气外泄。就在这时,桥头的草丛中钻出一只觅食的野兔,那具骷髅兵立刻将视线转向兔子,随后手搭弓箭,一枚无羽箭射去,兔子应声而倒,倒地后皮毛和肌肉组织化为一缕青烟,只剩下骨架静静躺在草地上。

  骷髅兵侧耳,一副仔细倾听的样子。桥上没有发现任何动静,于是整个船队继续前行。船队过后,洪水滞留片刻,紧接着一浪压一浪,前浪推后浪向前滚去。

  巨浪停止在河床前方拐角处,舰队一字排开。船舱里,骷髅士兵推出上百名战俘,整齐划一的跪在船舷上。面朝北方,头朝河底,长发披肩,引颈就戮。

  大军忽然想到,前面河床的拐角处常年积水,即使旱季,此地积水仍深不见底,像一条永远灌不满的大嘴一般,源源不断如饥似渴吞噬着四处送来的汩汩溪流。此地有个奇怪的骇人名字,万人坑。

  想到这里,大军如梦初醒,毛骨悚然。

  据老人传说,很早以前,此地地势平坦,水流缓慢,两岸水草茂盛,且河水似碧似玉,清澈见底,是难得的水禽栖息之地。后来,中原战乱频仍,到处出现屠戮之声,到了中原无处不战场的地步。

  乱世纷争的年代,此地聚起一只以农民为主力的义军队伍。队伍发展很快,不到半年时间达到两千余人。义军在当地呼啸山林,神出鬼没,常常出其不意打击官府,劫富济贫。给当地政权以致命打击。为此,朝廷震怒,征调一万大军进行围剿。

  义军虽深得民心,但是力量毕竟薄弱,又加上大多数为泥腿子出身,没打过大仗,指挥无方。致使被官军围剿至此,两千余人患难,全军覆没。

  当时血流成河,鲜血浸染两岸滩涂,浸染两岸天空,天空和大地浑然一体,日月为之黯然失色。

  官军打扫战场时,有兵士深掘地面,半米以下仍可见红色血土。

  义军平息后,怨气难消,在战场方圆几百米范围内形成一团极强的阴瘴之气,经常有鬼魂夜晚出来作祟。到了后来,即使在大白天,依旧能看到三三两两的人形在水面上游荡。一时之间,附近村民谈之变色。

  为平息怨气,告慰苍天、地府,抚慰冤死之鬼。官衙请来法师布场,将岸上累累白骨逐一清理,登记造册,制成铭文书卷。随后截断洪流,在水底营造水晶地府,抚慰战士亡灵,高规格入葬。入葬后视之为万人冢,又称万人坑。

  地府之侧树碑立传,篆刻经文。随后又在地府门前竖立石碑一座,上面布满诅咒。一切准备就绪后,法师在岸边重新布置法场,携二百得道高僧诵经三日。

  自此,亡灵安息,水面复归清澈,泥水浊流不见踪影,两岸又见鸟语花香。

  人算不如天算,紧紧数月时间,此地忽然降了一场暴雨。暴雨过后,滚滚泥流将水晶地府涤荡一清,夷为平地。地府冤魂顿时聚集一处,揭竿而起。这些阴兵像生前一样,打造战船,修练士兵,圈养战马。因为戾气浓重,故杀伤力极强。

  地府见此势力渐长,于是拘来阴曹判官询问。判官打开当时的判词,上面清清楚楚写道,此义军有末路之灾,灾后,每隔百年聚义一次,在水上斩首万千魂魄,视为万人斩。万人斩百年一斩,斩首十次自动消亡。以此化解阴阳,消除戾气,维护三界平衡。

  阎王听后,任其所为。

  一夜之间,阴兵将参加屠戮官府士兵的魂魄全部拘来,一一押赴船头行刑台,三声追魂炮后,手起刀落,人头落地。

  大军正好赶上千年之后的最后一次万人斩。本次万人斩后,阴兵根据判官判词自动消散,投转下一个六道轮回。

  算起来,船队阴兵失去人的躯壳已经有近千年的时间,而做人的滋味却始终萦绕了千年。即使身化白骨,魂魄消散,一旦想起来,依旧另有一番滋味,别上心头。

  阴兵有了盼头,气氛也跟着缓和下来。紧缩的空气重新变得舒张,甚至产生了懒洋洋的味道。

  此时,舰队上响起第一声追魂炮,炮声震天。

  第一声炮响之后,声音播出很远,万里追魂。整个生灵界为之颤抖,各路生性灵异物种纷纷奔逃,唯恐避之不及。

  紧接着,船上明火闪动,骷髅炮手点燃手臂,举着手臂来到第二门大炮跟前。

  点炮手面露狰狞,僵硬的看看跪倒在船舷上的士兵,眼眶露出了积攒千年的微笑。第二炮导火索点燃,药捻摧枯拉朽般迅速燃烧,隔着数百米远的距离仍能感到空气的提前震颤之声。

  第二炮炮身直径半米,如果愿意,炮响之后可以将地府直接穿透。

  大军抬起头,闻着夜空中四散弥漫的火药味,心中充满恐惧。不知道即将到来的第二炮将有怎样的威力,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刚想到这里时,第二声追魂炮轰然炸响,叩天问地。空气在夜空中来回抖动,月亮避之不及,被大炮轰出一个缺口。

  大军心跳加速,口中咸腥味十足。

  第三门追魂炮直径足有一米大小,要填满膛口将铁弹推出,至少需要一顿火药。

  第三名炮手已经将手臂点燃,单等船上信号传来。

  河水翻滚,搅起无数浪花。浪花涌动,拍打着船舷,船上战俘受到死亡气息的感染,开始发抖。

  元宝船上,信号兵打出信号,立刻奏响第三声追魂炮。

  炮手点燃第三炮药捻,药捻发出催命的嗤嗤声。眼看药捻钻入炮眼,刽子手捋胳膊卷袖子,空洞洞的眼神露出兴奋的神情。鬼头刀亮晃晃举过头顶,夜空中顿时增添无数道利闪。

  药捻钻进炮膛后,众兵士满怀激动的心情,盼望着震耳欲聋的声音从追魂炮里惊天动地的响出来。时间好像凝固了一般,众兵士站在各自岗位上望眼欲穿。

  随后,炮捻手举着已经烧焦碳化的胳膊说,哑炮,将军,是他娘哑炮,等了一千年呀。

  就在这时,靠近船舷紧挨河水的一个小兵战俘哆嗦不已,活动活动僵硬的四肢和躯干。

  负责行刑的刽子手大概恢复了上几次行刑的记忆场景,不禁哑然失笑。是不是又到逃跑的时候了,已经逃跑过九次,最后这次万人斩该不会逃跑了吧。

  说完,刽子手为自己的精明判断赞叹不已。

  不过,因为有之前九次逃跑九次失败的经历在身,可谓实践出真知。因此,小兵战俘对逃跑经验相当丰富,在这方面,不输于任何一个想逃跑而没有逃跑过的战俘。

  于是,小兵战俘双腿一蹬,连声招呼也没打,直接钻进滚滚河水中。

  小兵战俘像上几次那样,从船舷上钻进河水中。

  刽子手得意洋洋的说,果然不出我之所料。说完,忘记自己是吃哪碗干饭的,看着小兵一路披荆斩浪逃到岸边。

  船上的其他士兵见到后,回想之前万人斩时的情景,此时,应该有一个叫迷糊的与之年纪相当的士兵跳进河水进行追捕。

  众兵士异口同声喊叫,迷糊,大军又他娘逃走了,追过去将他斩为两段。

  迷糊回想了一下,上几次的万人斩确实是自己出面将逃跑的小兵斩掉的。不过,斩到第九次的时候,毕竟混个脸熟,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对逃跑的那个战俘提醒道,下次想好了,不要总往一个地方跑,没有一点新意,动动脑子。我现在闭上眼睛,摸黑直接到树底下就把你给斩了。

  士兵迷糊听到喊声后,从整齐划一的队伍中出列,夺过刽子手手中的鬼头刀说,末将得令。说完,一头扎进河水中。

  战俘小兵已经从河水中露出头,快速游行了一段距离,紧接着爬到岸边,直接向大军所在的位置奔过来。

  大军趴在桥上,听到骷髅士兵的全部谈话。心说,原来一千年以前就有叫大军和迷糊的,而且听上去还是死对头。真有意思,迷糊要是知道了,不定怎么捂着肚子笑呢。

  就在这时,小兵战俘奔上桥头。大军心里顿时没了底,万一被阴兵知晓,桥上藏着一个大活人一直在暗中窥视,即使三头六臂也不够阴兵斩的。

  想到此,大军狠下心沿着桥栏杆阴影快速向桥头爬过去,四肢刚接触地面,立刻站起身撒丫子狂奔。还好,船上阴兵正处在骚乱之中,没有注意到桥上发生的一切。

  刚过桥头,小兵战俘从后面赶上来,与大军并肩前进,共同奔逃。

  本来,战俘小兵跑过桥头后,应该奔路边的一棵大树而去,然后蹲在阴影里等着追兵到来,一刀结束自己的性命。但是,当小兵跑到桥头时,看到了同样奔跑的大军,出于惯性,小兵不假思索的加入奔跑行列,比翼齐飞,一起漫无目的奔跑。

  小兵扭过头来看着和自己个头一边高的大军,片刻之后明白过来。于是回头看看桥面,没有见到追兵的影子,趁着黑暗伸出阴森的十指朝大军抓去。

  幸好大军早有防备,一个箭步窜到土路旁边的旱沟内。然后快步跑过沟底,双腿刚站到沟沿上,一双强有力的白骨手嘭的抓住大军左脚踝。

  小兵战俘攥住大军左脚后,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

  借着月色,大军猛然一看,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心说,怎么眼前这具骷髅笑起来跟自己一个德行,忍俊不禁般将下巴抖成一团。

  就在这时,小兵伸出那张骷髅大嘴,直接奔向大军颈嗓咽喉。大军急忙来了一个后蹲,抬起右脚重重的踢在小兵额头上。

  小兵额头历经千年的沧桑,禁不住大军全力一踹,左侧额头骨顿时瘪了下去。

  忽然,大军想到自己左侧额头也受过重伤,好像是小时候从炕上掉下来摔的,至今看上去还是瘪瘪的,海拔略低于额头。

  小兵额头被踹,双手却没有闲着,双臂合围,一个双峰贯耳双双砸向大军太阳穴。

  大军晃动脑袋左躲右闪,挂在脖子中间的钻石项链闪动着耀眼的光芒,刺伤了小兵的双眼眶。于是小兵中途改变双手路线,直接奔大军脖子上的项链下手。一下抓了一个结实。

  大军紧紧护住项链和脖子,大声说,这是我家祖传的,给我。

  追兵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两人身后,鬼头刀高高举起,看着扭做一团的两个身影,不知该如何下手。

  空中闪过一道利闪,大军和小兵同时感觉到寒气逼人,双双停住手脚,抬头正好看见追兵举着鬼头刀左右为难,不断寻思首先解决哪一个对手才更好些。

  愣神的功夫,大军和小兵同时抬起腿踢向追兵拿刀的手腕,追兵本能往后一带,刀尖从自己额头上划过,入骨三分。

  三人交锋,马上进入胶着状态的时候,河面上响起阴兵震天动地的叫喊声,声音巨大,响彻夜空。

  原来,就在迷糊追击小兵战俘的时候,月亮已经完全西斜,千年之后的最后一次万人斩马上要过去了。

  时辰一旦过去,河水消退,船队消失,阴兵解散,延续千年的万人斩彻底从三界中消失。凝聚千年的魂魄也将彻底进入下一个六道轮回。

  眼看时辰将至,船上士兵急忙呼唤逃跑的战俘和追杀的战士。

  追兵和战俘听到喊声,知道时辰将尽。在这个万劫不复的杀戮时刻,追兵和战俘居然握手言和,一笑泯恩仇。

  追兵扔下鬼头刀说,一晃,一场持续了将尽千年的斩首行动终于结束了。如果有缘在下一个轮回中相遇,我想,我和你举起的不应再是刀剑,而是满满的一杯美酒。五百年回眸换得一次擦肩而过,我希望,一千年的刀兵相见换来的应该是亲密无间的朋友。记住,我叫迷糊。

  说完,一指自己入骨三分的额头说,头上有一道疤痕,就叫做观天痕吧。

  想不到刀兵相见的仇敌竟有如此雅量和宽阔的胸怀。小兵战俘感动万分,激动的说,我叫大军,来世做兄弟吧。

  说完,看看自己除了左侧额头比较瘪以外,身上没有其他明显记号。正踅摸的功夫,刚好看到从大军身上抢来的钻石项链,于是接着说,就他了,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见到它时,也就见到我了。随后,在项链折断处挽了一个结,用手捂热熔化,结好后郑重其事戴在自己脖子上。

  就在这时,时辰已过,千年之后的最后一次万人斩终于结束了。

  顿时狂风骤起,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天空和大地辨不清颜色,到处漆黑不见五指。

  船队上的阴兵和战俘怔怔的望着天空。俄顷,一声鸣锣开道的巨响之后,浓重的乌云中间裂开一道缝隙,九世判官和十世城隍硕大的头颅出现在夜空之中。



温馨提示:
走夜路莫回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走夜路莫回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走夜路莫回头全文阅读和走夜路莫回头txt全集下载。走夜路莫回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走夜路莫回头 第十七章 千年的追捕   凡是阴兵过境借路者,因生前大多为战场而亡,怨气极重,杀戮心极强,做了阴兵依然戾气难消。可谓见神杀神,遇鬼捉鬼。   赶上怨气过于沉重的阴兵队伍,距离百里之外的人群即使在睡眠中仍可听到阴兵的抱怨哀叹 2014-03-28 07:53:2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