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十八章 误入隧道

作者:鱼游东方    更新时间:2014-03-28 21:02:22    状态:连载中
  乌云中伸出一道云梯,慢慢斜伸下来,直接搭入翻滚的河水中。河水顿时水波不兴,涟漪不起。

  九世判官手搭生死判词,截住一片巨大的乌云,将判词铺在上面。乌云上立时现出一卷天书,上面写满各自前程。

  众阴兵观看判词,纷纷丢盔弃甲,解散束袍,露出嶙峋的白骨走到甲板上列出队形。

  云梯尽头,城隍手张一张巨大的口袋,魂魄进入之后,由城隍背着分配到各地投生。

  很快,阴兵按照职务高低,功绩大小走上云梯,上升到云梯尽头,毫不犹豫的钻进城隍的巨大囊口袋。

  追兵和小兵战俘纷纷在天空看到自己的生死判词,与迷糊当初预想的一样,这些阴兵与战俘互相杀戮,已在冥冥之中纠结缠绕在一起扯不断理还乱。未来的百世之内不是生死弟兄就是骨肉亲朋。看来,天道循环,亲疏有间,疏而不漏。

  追兵和战俘飞快的向甲板跑去,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化成两具人影。在最后时刻,两具人形登上六道轮回的云梯。云梯尽头,装魂口袋处焊光闪现,迷糊和大军重聚人形,在最后钻进口袋的一刹那,忽然探出头来,向着大军所站的位置一挥手,好像在说,来世再见,兄弟。

  九世判官和十世城隍消失在云层中。紧接着,船队和滚滚洪流像驶入了另一个空间,也跟着消失不见了。

  万世不灭,物质永恒。一件事物不会凭空出现,也不会无故消亡。

  大军站在原地思考了良久,隐隐约约意识到,也许在很多年以前,自己确实和迷糊是一对死对头。而时过境迁,经过无数次的天理循环,无限交集,时至今日,我和迷糊成了一对无话不说的好搭档。

  天空中飘来一股柔柔的暖湿空气,天籁之音重新出现在风云骤起之后的各个角落。一切复归平静,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

  有一瞬间,大军差点忘记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蛮洼野地中,又为什么站在杂草丛生沟壑交错的沟沿上。

  忽然想到,追兵迷糊冰释前嫌时,曾甩掉一柄鬼头大刀。于是,赶紧四下寻找。奇怪,一柄一米长的鬼头大刀怎么会在这么短时间不见了踪迹。

  大军想象着复原当时情景,鬼头刀的位置应该在自己右侧两米范围之内。于是,俯下身用手仔细摸索每一寸草地。摸着摸着,手指触到了几根绳头。大军趴过去,果然,几根暗红色的绳头露出地表,分明是鬼头刀刀把上的三尺红穗头。

  硕大的鬼头刀随便往地上一仍便没及刀柄,可见刀锋之利,世上干将莫邪也不过如此。

  大军小心翼翼攥住红穗头,擎着劲一点点往外用力,整把鬼头刀慢慢现出原形。借着月光放在眼皮底下仔细观看,刀背忽然像纸片一样瘫软下来。微风飘过,磷火闪现,鬼头刀自燃起来,一会功夫化为灰烬。

  原来,迷糊手中削铁如泥的鬼头刀是一柄锋利无此的纸刀。纸刀见风即化,迅速灰飞烟灭。

  大军白忙乎一场,看看天色不早,忙趁着夜色继续向前赶路。

  离开木桥走上土路西行,大军重获新生般,脚步轻快,感觉马上要飞起来。

  月亮从枝头滑落,夜色渐浓,大地湿润空气开始上升,雾气慢慢凝结。

  走着走着,来到一棵巨大柳树旁,非常像黄管家交代过的那颗柳树。于是按照事先提醒,走到柳树跟前查看树皮树干。

  北侧树干由于野火燃烧,全部碳化。即便这样,柳树生命力依旧顽强,支撑着整片树荫郁郁葱葱。大军说,果然不错,跟黄管家说的一模一样。

  于是来到柳树旁边找了一块干净的地面坐下去。看看夜色,离三更天还有一段时间,索性盘起双腿闭目养神。

  刚闭眼的功夫,眼前升起一座青砖大院。大军知道,在此路边没有什么高大建筑,只有一座茅草屋常年蹲在路边风雨飘摇。既然黄管家说了会有座高大的宅院,肯定有自己的道理。

  大约过了一个打盹的功夫,大军睁开眼睛,拨云见日,一座青砖大瓦的庭院矗立在眼前。庭院朱漆大门,铜钉铸面,虎口叼环。院墙一直向外延伸伸向远方。院墙上爬满各种藤类植物,互相交错缠绕竞相盛开。大军心里估算一下路程,按照黄管家的交代,没有错误,应该是此地。

  他走上前推门,门磐石一样纹丝不动,于是又试着拿起右首门环,轻轻叩打三次。门板响起厚重的声音,在夜空中传出老远,依旧没有动静。一会之后,院子里好像有了动静,有脚步声从里面传进来,接着,朱漆大门吱呀呀应声而开。大门里面没有见到开门人,大概是门生怕见生人,开完门便快步溜走了。

  院子空荡荡的看不到人,迎面而来的是一扇巨大的迎门碑。碑首蟠龙雕鳯,中间一颗红日光芒四射,碑首以下没有任何文字和图案,看石头纹理,好像碧波万顷,又似浓云密布,更似蓬莱仙境。

  大军看着眼熟,不知在哪里见过。这么想时,目光被石碑深深吸引,眼神深陷难以自拔。心说,画面暗藏玄机,一定是丹青高手采用相由心生的画术,将所看之人吸入画中,心神游荡,无意中成为画卷的一部分。

  他马上闭上眼睛,收住心魄。待丹田开合,元神稳定后,扯开双腿迅速绕到巨型屏风背后。

  屏风之后,一座青砖碧瓦的庭院出现在眼前。庭院旁边有一处偏门,一只小狗模样的身影钻进房门中,看来此处应为主人居住之地。于是上前推门进去,一股凉风扑面而来,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里面居然是一条隧道的入口,一层层石头台阶延伸到地面深处。

  里面光线充沛,气氛诡异,台阶两侧墙壁上点缀着一种不知名的藤类植物,没有根茎支撑,直接在墙壁上长出绿叶和小朵的粉色花蕾。

  大军想要退出房门,转念一想,曲径通幽,既然来到这里,肯定另有玄机。于是鼓足勇气,小心翼翼拾阶而下。

  大约走完一百多个台阶后,出现一个环形平台,平台四周圈起栏杆。走进一看才知道,栏杆均由藤类植物缠绕盘旋而成,四周垂下细长的枝茎装饰下摆。平台下方两米处有暗绿色水流环绕经过,流水环绕平台三圈后,顺着台阶旁边天然的水道流向更深更远处。

  平台一角隐蔽处,几级台阶与下方相连,大军拿脚试探一下没有问题,直接跳了下去。继续沿着台阶向下,越往下寒气越重,他不禁抱了抱肩膀。

  台阶尽头,似乎已经无路可走,想不到的是,台阶在这里有个直直的转弯,绕过转弯处,大军看到面前分出三个一模一样的台阶,分别伸向三个不同的地方。靠右边一级台阶不远处,一片明晃晃的发光点晃人耳目,看着随波荡漾的样子,应该是一片地下水域。中间台阶逐级上升,逐渐失去支撑,在远处像天梯一样悬空而上。大军心说,不会是登天梯吧。最左边台阶盘旋向下,一直伸向地下的更深处。

  他一下没了主意,不知道该走哪个台阶。看来,此地主人不会轻易露面。一失神功夫,脚底一滑,大军顺势倚在石壁上才没有摔倒。由于有藤类植物攀附墙壁,倚在上面,墙壁像海绵垫一样柔软。用手一摸,凉丝丝的,大军心惊,暗叫道,蛇,莫非是蛇,怎么跟摸在蛇身上一个感觉。他拽过靠近面前的一棵藤类植物凑到眼前,只见一条半尺长墨绿色的幼蛇,正吐着粉红色的信子出现在大军眼皮底下。

  大军生平有两怕,一怕蛇类,二怕鼠类。如此近距离接触还是头一次,大军心里翻个,失声尖叫。折转身沿着台阶夺路奔逃。

  像是触到了灯光开关,隧道内瞬间变暗,墙壁也变得湿滑异常,全没有当初进来时的样子。大军冲着前面的光亮处飞奔,两耳生风,两条腿舞成风车一般。飞奔了很长时间,大军逐渐感到台阶在下行,而不是向上行走。前面不远的光亮处越来越大,全没有刚进来时洞口狭小的样子。他停下脚四下张望,这时,背后有脚步声由远及近奔过来,中间夹杂着自己连惊带怕呼呼带喘的喘气声。回头观看,身后隧道内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喘息的功夫,脚步由远及近跟上来,停留在大军身后。大军有些犯嘀咕,心说莫非四周有拦路小鬼,只因自己跑的快,没有拦住人却把脚步拦住了。这么想时,前面出现一片水泊,水泊上面是一个巨大的溶洞。洞顶钟乳石层层林立,溶洞经过无数岁月的冲刷,像一口巨锅一样倒扣在水面上。

  看上去此洞乃天然形成,没有人工雕琢的痕迹。洞顶的钟乳石密密麻麻排布在头顶上方,形成一片利刃悬空万剑穿心之势,气场非常强大。知情的人都知晓钟乳石有死活之分,通常情况下,溶洞地质结构比较稳定的钟乳石悬挂万年也不会掉下来,此种结构为死的钟乳石。还有一种地质结构比较松散,地壳活动相对频繁的溶洞,被人们称之为活钟乳石,视为溶洞之中的鬼洞。见到此情此景,感官再迟钝的人也会不寒而栗,大军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不要说闯入此地,单是看看也随时都有被气场穿透压扁的可能。大军心中说道,但愿不是活的钟乳石。他小心翼翼来到水泊附近,看到地上有不少动物尸骨残骸,有的看上去皮毛俱在刚刚被钟乳石钉住不久。他暗自说道,真是好人好命,万里挑一的事全让自己赶上了。于是停住脚步不再前行,片刻之后又小心翼翼的往回撤。四周隐隐弥漫着皮肉腐烂发出的腥臭味,聊以宽慰的是,地上没有发现人的骸骨。借着光亮向来时的隧道观看,洞口已完全隐没在黑暗中,与周围的溶壁合为一体。如果不是刚从隧道跑出来,很难相信那里有一个出去的洞口。

  刚撤到隧道边上,洞壁传来了岩石断裂的声音,随后一块巨大的钟乳石从天而降,擦着大军鼻子像一座泰山似的落在眼前。四周顿起腾起一层白雾,大军迷了一脸粉尘,一屁股坐在地上连续打了几个喷嚏。

  过了不知多长时间,尘埃落定,魂飞魄散的大军发现自己还活着,于是试着恢复心智,很长时间才喘上一口气来。他愣愣的坐在那里,面对一颗倒插在地上的巨石不知所措,不知何去何从。

  就在这时,隧道内有了啪嗒啪嗒的走路声,随后看到一个小狗的身影沿着台阶一步步向上爬去,边走边回头向大军观看。

  大军立刻会意,迈动尚未完全恢复知觉的双腿尾随过去。钻进隧道后马上又黑了起来,他硬着头皮摸黑前行,道路显得异常难走和漫长。走出不远后,洞壁上站立着一个白色身影,一头散发垂落在地,可以看见脏兮兮的两只脚丫在地上不安的晃动。身影脸色发青,正对着大军招手,好像要伸手拦截似的。大军知道,在这种地方万万不能停下脚步,更不能回头的。一旦回头或停下脚步后果不堪设想,有可能永远被带入黑暗。他屏住呼吸,鼻观口口观心,抑制思绪不向外发散。就在这时,脚下好像有了拖拽,就像双腿绑了沙袋般行走艰难。他浑身一惊,心中纳闷,莫非被鬼缠住了不成。于是调动浑身力量作用在双腿上,不但不见效果,使出的力气好像被什么东西化掉一样,力道根本传不到腿上。大军心说真他娘晦气,刚出龙潭又进了虎穴。心中一阵憋屈,大喊了一声,想不到这一声救了大军一条性命。小狗听到大军喊声,回过头看见两条影子正拖住大军不放,它嗷嗷叫了两声,声音尖利入心入肺。顿时两个影子松开大军,重新贴在隧道的墙壁上。

  听到狗的叫声,大军浑身一阵振奋,腿上来了力气,手脚并用像鼹鼠一样奋力向前爬行,约摸爬行了半个时辰,九转十八弯之后终于见到曙光,前面有了光亮。

  他直起身,有了一种涅槃重生的感觉,走出隧道后,浑身轻松了许多。



温馨提示:
走夜路莫回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走夜路莫回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走夜路莫回头全文阅读和走夜路莫回头txt全集下载。走夜路莫回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走夜路莫回头 第十八章 误入隧道   乌云中伸出一道云梯,慢慢斜伸下来,直接搭入翻滚的河水中。河水顿时水波不兴,涟漪不起。   九世判官手搭生死判词,截住一片巨大的乌云,将判词铺在上面。乌云上立时现出一卷天书,上面写满各自前程。   众 2014-03-28 21:02:2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