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五章 茅草屋中的老妇人

作者:鱼游东方    更新时间:2014-04-01 20:59:22    状态:连载中
  那年夏末接近秋天的时候,周口村下了罕见的一场暴雨。先是狂风大作,黄褐色的大风从西天卷起,很快堆满了天空。村里老人称这种风为黄眼风,黄眼风破坏力惊人,一旦刮起,携沙带泥,中间夹杂着树枝木屑残垣断壁。人处在其中风沙遮眼,瞬间失去方向,十有八九为风沙所伤,刮进水塘水井也是常事。万幸的是,此种黄风并不多见。狂风之后,暴雨呼啸而至。整个天空像裂开一条巨大的口子,雨水如注。

  暴雨持续了大半天时间,到了晌午时分才雨过天晴,两道彩虹分挂西北和东北两个方位。村里村外一片汪洋,蛙声响成一片。

  下午,水逐渐渗去,洼地水泊相连,高地星星点点。吃完午饭,张大福早早赶到西边漫洼地寻找雨中丢失两只山羊。那是一大一小两只山羊,路过清风岗那片乱坟岗子时,远远看见两个泥人从洼地里蹒跚走来。这两个人周身裹满泥巴,像刚从泥汤里捞出来一般,走到近前张大富才看出来,是周口村有名的两个野小子。这两人经常在野地里转悠,掰个棒子摸个红薯逮个兔子,放羊的时候经常看到这两个身影,一定是彻头彻尾赶上了风雨,变成两只落汤鸡。

  张大富经过面前两个野小子时,这两家伙目不转睛盯着张大富,眼睛满是吃惊和疑虑。走出几米远后,听到其中一个半大小子喊道,哎,前面有不少深坑,危险的很。

  张大富回过头,感激的笑了笑,心说,这两孩子还挺懂事。对两人大声说,刮风前走失了几只山羊,这时找估计还来得及。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大军瞪直了眼睛,过了很长时间才对迷糊说,这个人和茅草屋里那个老妇人------

  原来,迷糊和大军在漫洼地里挖田鼠的时候,眼瞅着就要找到田鼠的藏粮食洞,好好的天空突然乌云密布。两个人正在犹豫的功夫,狂风裹挟着暴雨不期而至。两个人赶紧跳出土炕,找了一块土岗子先避避风头。土岗子旁边不远处有间茅草屋,暴雨初起时,两个人毫不犹豫冒着风雨的跑了进去。想不到的是,里面居然有一堆柴草,好像有人曾在这里休息过似的。

  大军对迷糊说,真是天无绝人之路,以前怎么没有注意到这里还有一间茅草屋,真是及时雨呀。他一屁股坐下来,坐下之后便搂着肩膀直直瞅着屋外。迷糊也跟着做下来,看着屋外的暴雨出神。

  良久,大军瞅着外面有了睡意,对迷糊说,看样子一时半会停不了,干脆躺在上面休息休息。说完整个人摊在柴草上,只剩下一小块留给迷糊。

  迷糊双手抱着膝盖问道,刚才透过棺椁看到什么了。

  大军说,一个看上去风干的尸身,绝对是没主的孤魂野鬼,要不坟头被平了也没有人出来添坟,看上去不是一年两年了。

  迷糊说,这年头孤坟多的是,不知什么时候从哪就能冒出一座来,不过这次和乱坟岗子不同,总觉得有不对劲的地方。老人说过,孤坟难缠,不是什么好兆头。

  大军说,回头让贾老太收收魂,别一不小心再给吓着。说完翻了一个身,不再搭理迷糊,头朝里睡了。

  没有大军在旁边搭言,很快,迷糊也有了睡意,脸部埋在双膝上恍然入梦。

  就在这时,茅草屋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走进来一个长衣长褂的中年妇女。妇女打量了迷糊和大军一眼,放下手中的漆布雨伞,在两人对面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刚坐下的功夫迷糊就醒了,看到对面有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

  妇人说,真是来了贵客,人不留人天留人,既然来了就不要客气,地方虽然简陋但是避避风雨还是可以的。

  听的出来,对面的这位大姐就是茅草屋的主人。迷糊赶紧说,是呀,多亏了有间房子遮风避雨,比呆在外面不知要强上多少倍。说着,迷糊用胳膊肘捅捅大军,大军向头死猪般睡得正香。

  那妇女见到迷糊一个劲捅大军,知道对面这个小子有些不实在,于是客气的说,没关系,让你同伴睡会吧,大雨一时半会停不了。

  这时那个妇女说,一个人这多年了,从来没有人到我这里串门,今天真是来了稀客。

  迷糊说,这位姐姐看上去有些面熟,不知在哪里见过。

  妇女说,姐姐,我可是地道的婆婆,算算今年已经六十多岁了。

  迷糊一脸的不相信,看上去,面前的这个妇女顶多也超不过四十岁。

  妇女见到迷糊怀疑的样子,背过身去,从脸上撕去一层皮肤露出本来面目,再慢慢转过身来,声音也变得嘶哑低沉起来,笑着说,出去见人总得化化妆,免得让别人耻笑。

  果然是位六十多岁的老婆婆,迷糊恭维道,老婆婆化妆技术可谓是一流的,可比丹青高手。

  老婆婆说,这下该看清楚了,我们何止见过,咱们还是一个村的,只是你们小孩子整天疯疯叨叨呼朋引伴的,不会把一个邋遢老太太夹在眼里的。

  迷糊说道,有些面生,不过跟村里张大富倒是有些相像。

  老婆婆说,张大富是我儿子,哎,这个不孝子,老娘在这里等了他这么多年,一直连个面也不见。

  说着,捋捋有些凌乱的头发,拍拍头脸,整个脸部立刻有了变化。从最初的苍白逐渐变得红润,有了血色,突出的颧骨好像也跟着圆滑了起来。她问道,现在是不是有些面熟起来。

  经过提醒,眼前妇人跟变了个人一样,确实有些面熟,由刚才的神似开始变得神形兼备。

  迷糊说道,经你这么一说,张大富的眉眼颧骨甚至笑的模样都有些相像。

  什么叫有些相像,分明就是,有时候人的脸是随着外界的环境变化而变化的。比如,早晨人的脸看上去就显的丑陋些,而到了下午就回变得圆润耐看些,而到了晚上最好是不要看的,脸已经不是自己的。那个自称张大富老娘的人说着说着,语气有些走调,声音变得飘渺起来。幸好外面风雨交加,掩盖了严重走调的声音。

  外面的雨水越下越大,屋内的温度越来越低。老妇人兴致高昂的样子,依旧是一袭长衣长褂。迷糊因为进屋之前淋了雨,经风一吹浑身战栗不已。

  老妇人站起身,抖抖身上的浮土,用手摸摸头脸,脸上扑簌簌掉下一些泥土。就像腐朽衰败的木头渣一样。老妇人抬起脸对着迷糊说,这种天气真是少见,本来已经睡了不下二十个年头,头不梳脸不洗的面部肯定要有些变化的。

  迷糊说,老婆婆真会开玩笑,睡觉哪有睡那么长时间的。

  老妇人佝偻着腰,暗中欣喜脸上却不动声色的说,说句真心话,自从和儿子相别,已经有几个年头了,这些年头,我是朝也盼夜夜盼,到处刨土挖坑想把那兔崽子逮住,想不到就是碰不到。今天真是凑巧,你们替我开了一道门,既然这样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还得请小兄弟给捎个信呀。

  什么信,迷糊心中纳闷。就听老妇人说,我那孩子天生愚钝,上路的时候需要有人指点指点,否则不定走多少弯路了,就告诉他走水路比较超近。

  迷糊听出话中有话,放在平时,早应该感到身边的异常。但是风雨交加的声音使迷糊全身的感官迟钝起来。就见老妇人双手插腰,一阵风吹过,衣襟飘荡,里面露出一排干瘪的排骨,排骨上贴着一层干瘪的暗紫色肉皮。冷眼看去,就像一具风干的尸体一般。

  迷糊站起来,全身戒备的盯着老妇人。老妇人尚不知自己已经恢复风干腐化的模样,嘴巴干瘪,皮肉已经兜不住嘴唇,说话像破风箱一样四处漏风。她继续张着嘴说,真是误打误撞,想不到今天有这个福分,上天给送来两个送信的差使。说到最后看到迷糊一脸惊愕的样子,终于感觉到自己声音异常,她看看自己,想到死人就应该有个死人的模样,和活人是势不两立的,于是伸开严重风干的两手向迷糊抓去。

  迷糊匆忙中往旁边一闪,人一个趔趄,脑袋从膝盖上掉下来。他浑身一激灵,从睡梦中醒来。雨水不知下了多长时间,已经明显变小,外面响起淅淅沥沥的响声。看看大军在柴草上睡得正香,原来做了一场梦。

  他推醒大军,大军迷瞪着眼睛辨认一下环境,彻底清醒过来说,我怎么睡着了一会儿的功夫。

  迷糊看着狭小的茅草屋说,这里应该另有其人。

  大军看看四周,怎么也想不出另外一个人在哪里。不过他深知,有时候迷糊的感官非常灵敏,况且今天这种压抑的天气是不该说谎话蒙骗人的。于是他试探着说,大白天的可不兴说瞎话。

  迷糊说道,刚才梦中出现了一个老太太,就站在这里跟我唠叨了几句,像是跟咱们村的张大富有关。不过后来老太太意识到自己已经去世多时后,伸开利爪向咱们这里扑来。

  大军说,扑过来了,咱们这里,你闪开了吗,闪不开要上身的。

  迷糊说,刚要闪就醒了。看到大军一脸严肃的样子,于是想要吓唬吓唬大军,接着说,就在你睡觉的这个地方,一下子栽倒在这里。

  大军连忙坐起来,手里扒拉着柴草配合着说,这里还有这里,我怎么没看见。说着说着,眼睛盯着柴草下面没了动静,片刻之后跳了起来,起身就要往外跑。

  迷糊一把将他拉住,问道怎么了。大军指着柴草下面说你自己看看,真是心想事成,想什么来什么。

  迷糊走过去,只见柴草堆里露出一截白色衣袖,袖筒里面露出一截风干的手骨。迷糊说,至于吗被一只袖子和里面的手吓成这样。

  大军说,万一袖子下面连着一件衣裳,衣裳里面裹着一具尸骨怎么办。迷糊已经走到近前,埋着头对大军说,恭喜你猜对了。

  大军小心翼翼走过去,迷糊正在一点点清理柴草,柴草一点点清理干净后,地面上出现一个浅浅的土坑,土坑里面仰卧着一具已经严重风干的尸骨。尸骨面部安详,嘴巴微张,两眼深陷,尸骨嶙峋枯干,透过面皮依稀可见里面的白骨。身边放着拐棍和半只瓷碗。

  很显然,这个风干的老妇人生前已经瘦得不像样子,没有多少血肉可以腐败,经风一吹便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大军说,不会是传说中的金刚琉璃体吧。

  迷糊露出惊奇的目光,想不到大军知道这个名词。他上前按按尸骨上的皮肉,没有一点弹性,于是对大军说,跟金刚琉璃体没有任何关系,就是一具风干的老太太。不过这个老太太也不是消停的主儿,咱们刚刚歇脚的功夫便迫不及待的进入到别人的梦乡。从面目上看,和咱们村的张大富确实有些相像之处。

  刚说完,地上的尸骨面部有了变化,干瘪的嘴唇慢慢合上了,随后眼皮眨动了一下。

  大军一下子跳了起来,大声说,我的亲娘,诈尸了。



温馨提示:
走夜路莫回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走夜路莫回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走夜路莫回头全文阅读和走夜路莫回头txt全集下载。走夜路莫回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走夜路莫回头 第二十五章 茅草屋中的老妇人   那年夏末接近秋天的时候,周口村下了罕见的一场暴雨。先是狂风大作,黄褐色的大风从西天卷起,很快堆满了天空。村里老人称这种风为黄眼风,黄眼风破坏力惊人,一旦刮起,携沙带泥,中间夹杂着树枝木屑残垣断壁。 2014-04-01 20:59:2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