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三章 家破人亡

作者:男神大叔    更新时间:2013-12-03 20:20:22    状态:连载中
  且说叶星被带至县衙,已经是血肉模糊,神志不清,等被一盆冷水泼醒,才发现自己跪在公堂之上,身上早已被带了枷锁,堂上一官爷正在那冷笑.

  骤闻那惊堂木一响,只见那知府一声吆喝:“堂下所跪犯人姓甚名谁?家承何处?快与本府一一报来。”原来这只是个开场审案的一个形式语白,可是叶星哪曾吃过官司?还只道有冤可申了,于是重重的磕了个头,哭诉道:“草民姓叶单字一个星,家父唤叶天福,家住乾州城东,是做绸缎布匹生意的商人,我们父子都是老实本分,从未干过乱律违法的事情,今天贩卖大烟如此大的罪行我们怎生担当的起?更有一班酷吏残暴执法,至我父亲含冤遇害,如此冤屈还望青天大老爷明察秋毫,为我父子俩沉冤昭雪啊!”言罢又自重重的磕了几个响头。

  “大胆刁民,竟敢如此颠倒是非,尔等父子贩卖大烟,勾结盗匪之事本府早已接人举报,今本府派人拿你,更是搜得证据,事到如今你还在里言之凿凿,大言不惭,还不速速将所犯事实招供而来,管叫你死字是怎么个写法!”那知府又猛的一拍惊堂木,根本未听叶星的分辨,枉自又道:“你那贼父暴力拒捕,早已被我等公差当场惩杀,一干公人早已细细报与我,乃是罪有应得,怎容你说得是沉冤未雪?看来尔等父子早已沆瀣一气,藐视王法了?”

  叶星听知府如此一言,一个激灵,又磕了几个头,道:“大人真的是冤枉啊,我们父子怎么可能去贩卖鸦片啊,在这个乾州城里我们叶家虽说不上是家财万贯,但也是个殷实富有的家庭,怎么会去干贩卖大烟如此十恶不赦的勾当?请大人明鉴啊!"

  “哼“知府冷笑了一声又道:“说来你家境富实,未尝不是贩卖烟土挣来的,只是久来无人说起逃避罪行至到今天,看来不让你吃点苦头,你是不知道本府的手段了,来人啦,给我先打四十大板,看他嘴硬还是我的板子硬!”言罢抽出堂令就欲扔出。

  “大人且慢”叶星一看知府不听辞辩,顿时急火攻心,“老爷所说的受人举报可有人证?就凭老爷您们一句话就如此加冤在身,如此大的罪名怎生叫我受的不明不白?”

  “好啊,你这贼子,看来不让你死的心服口服,你是以为这乾州衙门是吃干饭的,来人啦,给我唤证人来堂前举证!”知府又一声冷笑道。

  “证人带到----”一衙役一声吆喝,只见堂外快步走进来一人,“嗵”一声跪到叶星旁边,叶星转眼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气,一时间无比复杂的感情涌上心头,喉咙蠕动半天,才惊愕万分的用带着锁链的手指找来人的脸上指道:“你?你?怎么会是你??怎么会是你?”敢情来的不是别人,却正是与叶星平日里称兄道弟无比要好的狐朋狗友黄少奇!

  只见那黄少奇一阵阴笑,道:“不正是我么?叶兄,事关国法朝纪,大义面前我也顾不得兄弟之情了,你还是认了吧?”说完只顾磕头,对着知府道:“草民黄少奇见过大人!”

  “恩”知府正了正身,道:“证人黄少奇,你且将叶氏一家贩卖大烟的罪行一一说来,好教他心服口服认罪伏法。”黄少奇也不顾叶星愤怒的眼神,一拱手又道:“大人,这叶星自幼就与我交好,一般时日都在一起,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不瞒于我,早在半年前他就告诉我了他家之所以富实乃是暗地贩卖着大烟,而且还叫我与他一起走私贩卖,然后给我分成等等,具小人得知他们父子还是乾州境外一矮寨山上苗匪安插在城里贩卖大烟等不法活动的耳目,许久以来,小人我的良心都在谴责,叶星素来与我交好,我若出卖他岂不是要背负不义之名?我甚至一再劝阻他不要再干这些伤天害理的勾当,无奈他父子怎生也听不进去,小人我天天内心惶恐不安,苦苦徘徊,心想若再不阻止他们干这等害人不浅的罪行,我怎么对得起大众百姓,我朝律法?因此今天就是昧着良心也将他们的罪行公布于众,今天正值逢双矮寨之集,我熟知他们今日必发烟土,所以就是背着这不义之名也要阻止,大人明鉴,也望叶兄见谅,这大义和小节前我只有选择前者了!”这黄少奇说到此处竟还转过身来对着叶星揖首一拜,好像说的正气凛然,无比惋惜的样子。

  “你住口,你血口喷人!”叶星怒火中烧,咬牙切齿的道:“黄少奇,枉我对你如此信任,待你不薄,你,你怎生说得如此话来?我叶家什么时候贩卖大烟了?什么时候又叫你入伙了?什么时候又与矮寨的苗匪勾结了?你怎么可以这么的冤枉我?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叶星与你无冤无仇,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陷害我!"

  叶星越说越激动,若不是身痛难起,就只怕向黄少奇扑将过去,喷火的眼睛几乎燃烧起来。那黄少奇一声轻叹,对着叶星道;“对不起了叶兄,我等不敢做违背良心的事情了,你就把你的罪行招供了罢,这样你受的谴责或许还少一些”

  “黄少奇,你个狗娘养的,你怎么能如此的狠心对待自己的兄弟,你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叶星正怒火间,忽闻“啪”的一声,堂上惊堂木又响了,只见那知府怒喝道:“够了,大胆刁民,人证已陈述事实,你还有何话可说?还不招来更待何时?”

  “大人,实乃冤枉啊,这都是黄少奇含血喷人的,他陷害我的,大人明鉴,大人明鉴啊!”叶星有苦难诉,只得叩头喊冤不已。“好啊,还如此的嘴硬,看来不大刑伺候,你是不会说的,来人,给我狠狠的打!”知府怒喝道,拔出堂令扔在案前。左右衙役早已猛虎似的扑出,十几根齐眉棍分别夹住叶星的四肢,两个衙役抡起棍子就打。

  “啊,”惨叫声响彻公堂,叶星哪曾遭遇如此大刑?才十几棍,就只感觉到头晕目眩,刺骨的疼痛瞬间扑弥而来,一下子就昏厥了过去。待四十余棍打完,叶星早已血肉模糊,不省人事,知府令人泼了一桶冷水,叶星又自悠悠的醒来。只见知府又冷笑道:“我这几十大板棍子如何?你还不找来莫非是闲苦头吃的不够?”

  叶星艰难的支起身体,却是眼睛狠狠的盯着一旁的黄少奇,道:“大人不分黑白,不查事实,小人怨气冲天,就是将我屈打成招我也难真心供词,我,我要告你们,我冤枉啦!”知府恼羞成怒,道:“好个刁民,你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我就叫你王八吃秤砣,死了心,今天不狠狠的招呼招呼你,怕你是不知道这乾州衙门是吃白饭的,来人,给我狠狠的再打!”说完一抽堂令,又欲行刑。正待抽出,只见堂门外奔跑进来一衙役,手举一书信,高喊道:“大人,有道台大人信谏到!”

  “哦?快与我呈上来”知府闻言站起身子,接过信谏撕开一看,顿时笑琢眼开,对着叶星道:“贼刁民,你不是要上告吗?好,道台大人不日就来乾州府,你自和他去申诉,看你到时还有什么话说!”随即又道:“将此贼押下,如此嘴硬,凭地叫我发火,今天叫你等囚车示众,看你的骨头硬还是本府的手段硬!来人,将这厮用木笼囚住,立于县衙门口,还有,将他那贼父尸首一并缚与门口示众,贴出告示,贩卖大烟勾结匪徒就是如此下场!退堂!”

  堂下一阵鼓噪,一班衙役应声而诺。拖起叶星直往堂门而去。一旁的黄少奇此时快步走到知府身前,一拱手道:“大人,伯父大人没来之前已有书信与我,这是伯父叫我给你的一点心意,还望收下。”言罢从袖子抽出一叠银票,递与知府。知府细眼一看,都是五百一张的银票,贪笑不已,连忙收下,乐呵呵地道:“好说,好说,贤侄是道台大人的亲侄子,我们都是一家人,何必那么客气?只管吩咐几声哪需如此的过细?来来,与我到府里陪老夫喝几杯,商量下此等事情该怎么做好教捂住百姓的嘴巴!”说完也没等黄少奇回话,迳自拉着他的手望后堂去了。

  且说叶星被囚在木笼里,人早已虚脱不已,转眼一看到父亲的尸体被捆在离自己不远的木桩上,顿时心如刀割,泪如雨下,哭喊道:“爹,爹---,孩儿不孝啊,都怪我啊,都怪我交友不慎啊,如今害的您惨遭横死还不罢休,死了还要被侮辱啊,天啊,你开开眼睛啊----”嚎啕大哭的叶星这么一喊,随即围过来了一群过往的行人百姓,群人指指点点,惋惜不已,可是又有谁敢说句公道话呢?他们都知道,如今的官府草菅人命,冤案数不胜数,有钱就是王法,有权就是老子,怨声载道又奈何?

  叶星伤心欲绝嚎哭一阵,不知不觉天已暗淡下来,仿佛老天都在此刻闭上了眼睛,人间的悲惨人寰见多了,一幕又一幕正在上演的悲剧似乎老天都已经没有能力挽回。就这样,叶星此刻心绝如刀,把整个人仿佛都搅拌成了齑粉,一阵急火攻心的热气冲上大脑,天昏地暗沉沉的晕厥过去。或许他哪里知道,在他昏厥的时间里,更大的骤变与噩耗还在继续----

  无数的噩梦交织在叶星的脑海里蚕噬着他模糊的意识,他只感到一下父亲的样子站在他面前,一下子父亲又捂着正在滴血的伤口哭着在喊他,一下子又只觉得自己在一沙漠里跑啊跑,四周风沙带来的全是黄少奇阴冷的笑声,忽然看到前面有条河流,于是猛的扑进河里,大口大口的喝着水···

  “水,水,水”冰冷的液体好像进了嘴里,忽的清醒了叶星的意识,叶星忽的睁开眼,却只见自己那好兄弟正端着碗给自己嘴里倒着水。一见到黄少奇,心中无名的怒火又冒将出来,无穷的怨恨冲击着叶星的骨骼,只感觉全身无比的愤怒,好像都要从每个毛孔里喷浆出来。

  “你这天杀的杂碎,你来干什么?你为什么如此陷害我叶家?我干你八代祖宗,你这没良心的杂种!”叶星怒火更盛,也不顾骂出许多的污秽的粗话,如电的眼神望着黄少奇,恨不得把他撕成两片。

  “哈哈,”那黄少奇居然不恼不怒,竟还大笑起来,右手将一碗的水泼在叶星脸上,又道:“这就是叶兄的不对了,兄弟我专门来告诉你的一些事情的,你却如此对待兄弟,叶兄啊,你这睡了一天一夜,你都还不知道你家里发生了大事么?”原来自己已经晕死了一天一夜的时间,现在又将是第二天的傍晚了,叶星心里忽然升起了一阵不详的感觉,一个颤抖,双手愤怒的摇着囚笼,盯着黄少奇道:“你这狗杂种,你又干了什么害人的事情,说,你对我家干些什么了?说---”黄少奇却还是不慌不忙,摸着从耳边垂下的鞭子,缓缓的道:“叶兄啊,你就不能嘴巴干净点?我给你说啊,你莫发火哦,昨天你家里失大火了,你家老母亲,你家妹妹加你家仆人共十七人全部葬身火海啦,唉,天灾人祸啊,我去你家时,已烧了个干净,救也救不及啦,如今兄弟我已经将她们的衣物做了个衣冠冢,做兄弟的就只能做到这里了,叶兄你就莫怪愚弟了,如此只能尽人事,知天命了”

  那黄少奇轻淡描写,仿佛在说一件很谐意的事情,叶星一听,只感觉到天旋地转,怒火几乎模糊了双眼,望这黄少奇怒喊道:“你这天杀的狗杂种,你对我家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们一家,你不得好死!狗杂种!你毁了我一家,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黄少奇,你说,你给老子说!”叶星几乎崩溃的声音就如濒临死亡的饿狼,咆哮的怒吼不由得咳出血痰来,带着呼啸喷向黄少奇。

  “哦,对了,”黄少奇轻轻的一偏身,躲过叶星的痰水,故作惊讶的又道:“叶兄怎么如此反应,应该感谢我才对啊,还有啊,你那未来岳丈说你家是罪恶之人,已和你家解除了婚约,这不,现在却是我的未来的岳丈了,唉,叶兄,你放心吧,嫂嫂我会好好的待她的,哦,是的,你还没有将她过门,应该说现在是兄弟的妻子了,呶,这是我岳丈给你的解除婚约契书。”说完从袖子里拿出一份按着红印的纸张扔在叶兄的囚笼上。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叶星这才明白,原来黄少奇处心积虑的陷害自己一家原来是因为自己未过门的妻子,这下算是全明白了,随及咬牙切齿的道:“天杀的黄少奇,算我瞎了狗眼,认识你这么个见色忘义,狼心狗肺的杂碎,今天你为了一个女人害得我家破人亡,我就将是变成厉鬼也将你啖其肉,噬其骨,定要将你黄少奇挫骨扬灰---”

  “哈哈哈”黄少奇仰天大笑,伸头对着叶星的脸,几乎挨着叶星的鼻子道:“今你如此模样,还待怎地?都万劫不复了你还又什么本事翻身起来报复于我?告诉你,就是你死了我都还要将你打进十八层地狱教你永不翻身!哈哈,我呸。”说完立起身,轻蔑的看了叶星一眼,又奸笑道:“哈哈,没人拉,你妹妹和你未婚妻的皮肤都很不错哦···”说完扬长而去,迳自留着叶星在那里破口大骂。

  “黄少奇,你给老子回来,你不是人,你个天杀没良心的狗杂碎,你有本事冲我来,你给老子回来,黄少奇----”叶星喉咙几乎嘶哑,撕心裂肺的喊声却是那么的无助。此时后悔莫及却已枉然,叶星伤心欲绝,神情崩溃,只恨不得将自己大卸八块,为什么交了这么个狐朋狗友。

  这一阵骂喊夹着哭泣伤心绝望后悔,从头而下的如同刀俎旋剐而下,彻底瓦解了叶星的身体和内心,有道是哀莫大过于心死,叶星迷迷糊糊之间又昏厥了过去。直至子时被一干衙役打醒,夹着拖进乾州牢狱才挣扎着醒来,一路狂喊狂叫,可是又有谁能理会得他?可怜叶星自生来未曾逢遇如此磨难,一个翩翩风流得公子哥竟被折磨如此,锒铛入大狱。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落啊。

  于是,就出现了开篇血衣少年喊冤的情景。



温馨提示:
僵尸行之泪洒人间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僵尸行之泪洒人间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僵尸行之泪洒人间全文阅读和僵尸行之泪洒人间txt全集下载。僵尸行之泪洒人间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僵尸行之泪洒人间 第三章 家破人亡   且说叶星被带至县衙,已经是血肉模糊,神志不清,等被一盆冷水泼醒,才发现自己跪在公堂之上,身上早已被带了枷锁,堂上一官爷正在那冷笑.   骤闻那惊堂木一响,只见那知府一声吆喝:“堂下所跪犯人姓甚名谁? 2014-04-03 20:39:54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