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4章:罗丹安慰

作者:落魄小书童    更新时间:2014-04-22 16:15:36    状态:连载中
  今日的孙易跟往常似乎有些不太一样,藏青色的西装收拾得干净利落,连皮鞋也擦得锃亮,这身行头一直放在梦岚姐那里,打理得很整齐。

  而且他略带一些胡茬,眼神都变得比从前沉稳了起来,此时的他不像一个二十出头还不稳当的小伙,倒像是一个三十多岁,正值稳重干练的青年。

  苏子墨笑了一下,半开玩笑地道:“听说孙先生发了大财,整个人都变得不一样了!”

  “是啊,人总要经历一些事情,然后才会慢慢成熟慢慢稳重!”孙易笑着道,坐到了会客的沙发上,拿出了四块钱的红梅烟。

  “你现在也算是百万身家了,怎么还抽这种烟!也不怕掉了身价!”苏子墨说着,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条软中华扔了过去,“别人送的,我也不抽烟,便宜你了!”

  孙易不客气地接了过来,折开包装点了一支,“味道也就这么回事!抽的就是一个身份吧!嘿,放到几个月前,盖完房子我连两千块都拿不出来,还有什么身家,就是乍富的土包子!”

  苏子墨捏着圆润的下巴,一下打量着孙易道:“你来肯定是做说客的吧,我可先跟你说好了,我欠你的恩情已经还得差不多了,咱们现在是公事公办!”

  孙易哈哈一笑,“我早就知道会是这样,但是我来肯定就是办公事的!”孙易说着,紧着抽了几口掐着的半根中华烟,然后才在硕大的水晶类图缸里掐掉。

  “我是为了咱们镇上的棚户区改造来的!”孙易道。

  苏子墨随手在办公桌上拿出一个文件夹来,翻着看了看道,“镇上一共要改造棚户区二百户,从改造上来说,每一户最后的利润大约是一万元左右,除去各项成本开支,承包者每一户的收入大约是五千左右,全部改造下来,纯收入是一百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苏子墨说着,把文件又翻了两页,“这还仅仅是镇内的改造,到明年的秋末,连同周边辖区之内的村镇多少都要改造,全部金额大约是五百万以上!你确定这口大肥肉你一个刚刚崛起的愣头青能吞得下去?”

  迎着苏子墨似笑非笑的表情,孙易的心中也是微颤,两个月前,自己还为每个月几万块的收入而心动不已,现在一张嘴就是几百万块,中彩票也拿不到这么多,吓唬谁咋地。

  孙易又点了一支烟,狠狠地抽了几口,“别的不敢保证,镇内棚户区的改造,我会掺上一脚!”

  “公开招标,这是定下来的事情!除非你能够说服我!”苏子墨的十指交叉支着下巴,带着淡淡的笑看着孙易。

  孙易眯着眼睛沉吟了一会,直到一支烟烧到了尽头,用力地在烟缸里按灭道:“这块肥肉,除了武谷之外,周边的几个大混子都在盯着,我不是官场人,也不会说官场话,咱们是老相识,我实话跟你说,镇内的改造才是重中之重,毕竟是全部推倒重建,你招标来一个,先不说本地大混子找麻烦,仅仅是给你偷点工减点料,在你任期内出了什么事,都是麻烦。

  现在我跟武谷合作,有我压着,武谷不会做得太过份,至于周边村镇的改造,地处偏远,多是房顶铺彩钢板,加装塑钢窗,质是不是太差三五年也能挺得过去,到时候你早就调走了!所以这一块,我们不贪!”

  孙易说着,便直勾勾地盯着苏子墨,苏子墨眯着眼睛,眼睛眯成了好看的月牙形,久久不语,她不开口说话,孙易也不说话。

  这时,孙易的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来看了一眼,是杜彩霞打来的,心头没来由的一阵心烦,直接挂断电话,然后关机,放下电话,又点一支烟,开始慢慢喝茶。

  “啪!”苏子墨重重地合上了文件夹,把孙易吓了一跳,差点被烟头烫了手。

  “如果你们能吃得下去,周边乡村改造也可以交给你们,不过你要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孙易问道。

  苏子墨轻笑一声道:“你倒是聪明,总是先问问!”

  “我知道你不缺钱!”孙易摊了摊手,“要不然的话我今天就拿几十万送你了,你要是收的话,我现在去取也来得及!”

  苏子墨摇头笑了笑,“我倒是挺喜欢你这直率的性格,我的要求很简单,我听说秋天的山里很美,美食也多,过几天,你带我去山里走一趟,体会一下大森林的美!”

  孙易悬着的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还以为是什么事呢,原本就是进山,领着一个都市女子进山也不会深入,基本上没啥危险,这种好事为啥不答应。

  孙易立刻就应了下来,苏子墨也痛快地拿出一个招标合同来,各种细则全都列了出来,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但是在办公室里直接就把合同拿出来,本身就不是一件公正的事情!

  苏子墨也有自己的考量,虽说她的能量大,但是强龙不压地头蛇,真要是走正常程序,最后把工程落到别人头上去,本地的大混子暗里地搞出点事来,她也麻烦。

  现在有了孙易这么一条线,最重要的是她对孙易的印象很好,一个新崛起的当地人物,良心这东西还在,他赚钱,自己得政绩,两全其美的好事。

  孙易拿着已经扣了公章,就差乙方签字的合同出了门,本来心情大爽,可是一出镇府的大门,就看到杜彩霞正蹲在马路的对面,看到他出来,赶紧向这里跑。

  孙易的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脑子里闪现的都是昨天看到了两人鼓鼓捣捣,拉手进入招待所的那一幕,脸色一沉,上了车开车就走,根本就没有理会杜彩霞的呼喊。

  到了松鹤饭店的包间,武谷和刘老四已经等在这里了,正在喝茶谈笑着,看到孙易进来,刘老四赶紧站了起来,搓着手,脸上尽是激动的神色,武谷就冷静得多了,笑着请孙易坐下。

  孙易把装着合同的文件夹扔了过去,“搞定了,签字就行了,怎么签你来搞定!”

  “没问题!”武谷道。

  武谷表面很淡定,可实际上心里却翻起了惊涛骇浪,此前他可以下了大力气公关的,但是一点用都没有,听说新来的镇长很不一般,背景深得吓人,自己花了不少钱,走了不少关系,可是连面都没有见上一次。

  孙易只是去了一趟镇府,直接就把签好的合同拿了出来,这倒底是什么样的关系,什么样的信任啊!

  孙易捏着茶杯犹豫了一下,然后道:“武哥,虽然咱们不是第一次合作,不过我觉得还是把丑话说在前头比较好!”

  “当然,为了这份大生意,你就算是指着我鼻子骂娘也能接受!出来混,混的就是钱!”武谷笑道。

  “质量要有保证,不能搞出事来,这是底限,否则的话我们都难做!这块我会盯着,真要是搞出什么事来,武哥,别怪我不给面子,小弟我不是出来混的,没那么大的势力,可也绝不好欺负!”

  孙易说着,手上一较力,嘎吧一声脆响,钢化玻璃做成的圆桌面整个都裂成了软塌塌的一大块,孙易手上还抓着一把碎玻璃。

  武谷的眉毛一扬,脸上还带着淡淡的笑,但是却掩不住目光中的震惊,早听说从城里回来的小伙子神力惊人,今天算是亲眼看到了,这种厚重的钢化玻璃桌面就算是用大锤砸也要几锤子才行,可是他只是一把就捏得粉碎。

  武谷还不等开口,饭店老板黄胖子听到动静,肥硕的身体出奇地灵活,游鱼一样地钻了进来,啊哟哟直叫唤,“我的大兄弟,手没事吧,哎呀,这桌子用的年头多了,玻璃都脆了,赶紧换个屋,这顿我请了,就当给几位大哥压惊了!”

  黄胖子丝毫不顾忌自己的面子,哪怕是对孙易也是一口一个大哥地叫着,麻溜地把三人请到了隔壁稍小一点,却更加精致的包间里头。

  也不用点单,各种最贵的,也是最有特色的菜品流水似地送了上来,带启了一瓶五粮液,再送上一瓶老窖,坐着陪着喝了两杯才退了出去。

  这一顿喝得天昏地暗,真正昏暗的还是刘老四,孙易的酒量堪称酒神,三五瓶白酒跟喝水一样,武谷也是酒精考验过的战士,还挺得住,刘老四这会已经钻桌子底下去了,打着幸福的呼噜。

  武谷走路都有些晃了,孙易脸不红不白,还抽空把刘老四抬到了自己的车上送回家,只觉得身心疲累,精神不足,开着车回村里,还是家里搂一点白睡一觉比较解乏。

  车子在水泥马路上飞驰着,喝了酒,车速比较快,只用了十多分钟就到了村口,突然从路边的地里斜里窜出一条人影站在了马路中间,张开了双臂拦车。

  孙易吓得冷汗刷地一下就冒了出来,一脚刹车踩到了底,本来面包车的车身就较轻,车速再快一点,一脚刹车下去,整个车都漂了起来。

  孙易的脚下重重地一跺,身体狠狠地一沉,本来打横将要翻滚的面包车砰地一下又落了下去,堪堪挨着人影停了下来。

  孙易跳下车指着人影怒声吼道:“你疯啦!”

  “我没疯,你倒底是什么意思!”女人披散着头发,话里还带着哭腔。

  孙易的心中一疼,轻轻地叹了口气,走上前去,将她的头发撩向耳后,一张圆圆的嫩脸尽是苍白的神色。

  孙易抚过她的脸,她激动的要上前抱住孙易亲吻,却被孙易坚实而有力的手臂按在原处。

  看着这个女人,孙易的心中百转千回,这是自己第一个女人,自己的第一次就交给了她,而且疯狂的刺激得让他念念不忘,想想都觉得邪火大盛。

  正如他与梦岚姐所说的那样,最初,只是自己年青火力旺,杜彩霞恰逢其会,为人也放得开玩得开,水到渠成的就搞到了一块,本来只当成一个玩伴而已。

  谁的心也不是石头做的,情感这东西随着次数多了,自然而然就出现了,他本以为没什么大不了,可真的出现了这种事情,男人的独占欲让他要多不舒服就有多不舒服。

  “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他是我的前男友,出差顺路来看看我,我们只是一起吃了饭,我安排他在招待所住下,就这么简单!”杜彩霞流着泪解释着。

  她若不说这些,或许还好点,这句话一说出来,孙易的脸就是一沉,松开了杜彩霞回到了车里,重新启动了车子,杜彩霞紧赶了几步上前死死地抓着车门,“你怎么就不肯信我?”

  孙易捏着眉心叹着气,满心都是愤怒,然后沉声道:“你们在饭店吃饭的时候,我就在门外,对了,那道门还有门缝!”

  孙易的话让杜彩霞最后一点侥幸也被击得粉碎,脸色苍白,面无人色连退了两步,腿上一软险些坐在马路上,抹着泪水疯狂地叫了起来,“我们……我们就这一次,就这一次啊,你除了我之外,还搞了别人呢,李绮云、罗丹、梦岚姐,还有那个柳双双,哪个你没搞过,我就跟他有这么一次又怎么啦!只许你风流快活,就不许我重温一下当年吗!”

  孙易的脸色变得阴沉了起来,“只有李绮云,这事你是知道的,其它人,完全没有这回事!”孙易说着,一脚油门踩下去,面包车发出咆哮声,嗖地一声飞窜了出去,留下一路的烟尘。

  杜彩霞愣愣地看着远去的车子,腿一软,坐倒在了烟尘当中,徒劳地低泣了起来,自己终于失去了这个男人,虽然这一天她早已经看到了,从他崛起的那一天起,只是没有想到来得这么快这么猛烈。

  孙易开着车刚刚一进村,今天的心情很差,也忘了看路,车子一栽,整个右侧车轮陷进了泥坑里,前几天下雨积水蒸发,只剩下一尺多深的淤泥,面包车的车身轻,动力又不足,几脚油门下去,车轮打滑,非但没有爬出来,反而陷得更深了。

  “草!”孙易怒骂了几声,跳下车来,心中的郁气更重,咣咣地狠踹了车轮几脚,一脚踹偏了,把车门都踹得凹进去好大一块。

  “哟,小易啊,咋这么大的火气!”正赶着羊向家走的老王大爷看着了,哈哈地笑了两声。

  “咱村这破路该修了!”孙易压下怒气笑道。

  “东垫一点,西垫一点,对付着就用吧,要是全修的话,光铺河卵河没有几万块都下不来哟,谁舍得花那个钱!”王大爷笑着,帮着孙易推车。

  以孙易的力气,一个人就能把车子弄出来,但是架不住同村人的热情,正说话间,六婶子牵着自家的牛跟几个老娘们一路说笑着走了过来。

  几个人一起发力,把车子从泥坑里推了出来,孙易把旁边的碎石向泥坑里踢了踢,斩钉截铁地道:“村里的路得修,一定要修,村上没钱,这钱我出!”

  孙易说着,上车开车向家中走去。

  剩下几个人对视了几眼,六婶子直抽冷气,“这小易倒底是发财了啊,几万块都不当一回事啊!”

  老王头道:“人家说说,咱听听就完了,几万块,厚厚的好几摞呢,扔水里也能听个响不是!”

  “那可不一定!”旁边的老张家的开口了,“我看小易可不是那种信口柴胡的人,他真要出钱拉卵石,咱就出人出锹平地,人家钱都花了,咱还差几分力气!”

  这时,另一个老王头,外号王老五,当初孙易遇难的时候还拿一千块人跑路,他早年走南闯北,留下不小的家底,就是有点中风,身子不灵活,在后娶的婆娘金花的搀扶下走了过来。

  听到这事,王老五的心里挺不舒服的,当既拍了板,“这事哪能让小易一个人出钱,他真要修路的话,我拿一万块!”

  王老五这话让别人心里不舒服,你出钱算怎么回事,早些年也不见你出钱修路,现在人家小易仗义开口了,你又出的哪门子风头,你出钱了,那俺们要不要也出钱。

  都是小家小户的,攒俩钱都不容易,自家儿女要用钱,眼睛都不眨一下,但是现在要掏出钱来修走了几十年的路,总觉心里不爽快。

  村小人少,刚过了晚饭功夫,整个村里就都传遍了,都知道刚刚发了财的孙易要自掏腰包给村里修路,本来只是拉几车河卵石铺垫一下,结果传到最后变成孙易给整个村里都修水泥路了。

  天刚黑,大门口就传来了响动,半大的一点白跳下炕,从门洞钻了出去,刚汪汪叫了两声就没了动静,然后摇着尾巴很欢快地先跑,用脑袋把门给拱开。

  孙易听到动静,知道是熟人来了,脚步声很轻,孙易以为是杜彩霞,就躺在炕上看电视没动地方,但是跟着抽了抽鼻子,那股淡淡的清香是只属于罗丹的。

  孙易一个骨碌爬了起来,向一点白挥了挥手,一点白低低的呜呼了两声,然后颠颠地跑出去守大门去了。

  “你家这狗咋训练的?一窝出来的狗,小白这么聪明,我家那两只可笨了!”罗丹说着,远远地坐到了椅子上,椅子是老王头给打的,结实耐用,就是不咋好看。

  “我运气好,挑了一只有灵性的!”孙易随口答道,厚着脸皮挨着罗丹坐下,罗丹夜访,让孙易所有的坏心情都烟消云散了,手指头勾勾着想去摸罗丹的小手。



温馨提示:
乡野春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乡野春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乡野春潮全文阅读和乡野春潮txt全集下载。乡野春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乡野春潮 第54章:罗丹安慰 今日的孙易跟往常似乎有些不太一样,藏青色的西装收拾得干净利落,连皮鞋也擦得锃亮,这身行头一直放在梦岚姐那里,打理得很整齐。   而且他略带一些胡茬,眼神都变得比从前沉稳了起来,此时的他不像一个二十出 2014-04-22 16:15:3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