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62章:恐怖森林

作者:落魄小书童    更新时间:2014-05-25 18:00:00    状态:连载中
  开车进了村,在自家门口停了下来,远远地看到老王大爷正赶着自家的十几只羊向山坡上走,两只狗嘴上带着嘴罩子跟着赶羊。

  “那两只狗的嘴怎么给罩上了?”苏子墨瞪着一双大眼睛看到这奇事忍不住问道。

  孙易叹了口气,“怕狗吃了被药死的耗子毒死了,这两年还好些了,前几年更严重,鸟什么的都被打没了,年年树林子里都蒙着一层密密的虫网!只有往深山里走才不会闹虫灾!现在年青人都去了大城市,没人打鸟了,总算是恢复了一些!”

  孙易一边说着下了车,一点白从屋子里钻了出来,他两三天没回来了,一点白的肚子还是鼓鼓的,这小家伙可知道自己找食吃了,而且经常跑罗丹家去跟那两个同胞兄弟抢东西吃,它的身体更壮更凶,同胞兄弟都抢不过,罗丹每天都要多消耗三五个馒头来喂狗。

  孙易一把抄起了一点白使劲地揉搓了几下,然后在小狗的哼叽声中钻进了屋,把自家的小铁锅带上,又在厨房拿了些盐和大料之类的调料,味精这东西是绝不会带的,在山中吃山珍美味用味精,那是对美食的侮辱。

  自己换了一衣迷彩服,再穿上胶鞋,拿了一卷胶带就出了门,把东西向车里一扔,开车就向村北行去,一直把车开到大河边才停了下来,要进山,这条大河是必须要渡过的。

  看着百多米宽的涛涛大河,清晨的微风带着河水的湿凉扑面而来,苏子墨面对着河水,伸展着双臂,像是要将它拥进怀里一样,工作上的所有烦恼都不见了。

  她跑出来就是躲清闲的,镇上和镇属的村落棚户改造工程也算一块不大小的肥肉了,送礼的,求情的,还有递条子的把她烦得够呛,正好趁着刚把工作捋顺的机会出来偷得浮生几日闲。

  不过身后传来了陆青一声惊呼,把苏子墨吓得一个激灵,好心情全都没了,一回头,看到孙易正在脱衣服,上衣已经脱了,露出精壮的肌肉,这会正在解裤子呢。

  “你干什么!”陆青跳到了苏子墨的跟前,伸展四肢把她护在身后,她自己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有事冲她来的模样。

  “毛病!”孙易嘀咕了一声,把裤子脱了下来,都放到了一个小背筐里,一点白一蹦,把衣服压到了身子底下。

  孙易把鞋和袜子也脱了,光着脚,只穿着裤头,把旁边一个挺大的枯木向河里推,这会她们才看清,那是三根人腰粗的枯木并在一起做的筏子,这是当初孙易用来运蓝莓的筏子。

  “上来吧,扶住了我的筐还有我的狗别掉河里!”孙易一边向身上撩着河水适应着水的温度一边道,“还看什么样,你们要自己趟过去呀!”

  苏子墨和陆青对视了一眼,都是一脸尴尬的样子,感情是误会了人家。

  两人相扶着上了筏子,陆青还不停地偷瞄着孙易,健壮的男人并不少见,健身房里不少壮汉,但是像孙易这样,壮硕而又匀称的就不多了,特别是当他拉起了筏子下水之后,身后的肌肉瞬间崩起,就像一座火山突然爆发了一样,把陆青都看呆了。

  “看啥看,我对你这种冷脸女人可没啥兴趣,我喜欢温柔型的!”孙易笑着道。

  陆青哼了一声扭过头去,谁稀得看,倒是苏子墨,远远地伸过来手在他身上的肌肉捅着,“还挺硬实的!”

  “老实点,掉到河里被水卷走,救都来不及,别看这一片水浅平静,水底下的暗流和旋涡一点也不少!”孙易训了她一句,拽着筏子趟着齐腰的河水顺利地了到了对岸。

  把筏子拽上岸,孙易钻进了旁边的树林里,拧干了裤头的水重新穿好了衣服才走了出来,不停地活动着身体,让身体尽快热起来,入秋的河水表面温热,但是水下却冰凉刺骨。

  活动了一会,在筐里翻了翻,拿出胶带来,把袖口和裤口都扎得紧紧的,然后又扔给了苏子墨。

  “我们用不着这个,都是专业的户外运动!”苏子墨道。

  孙易不屑地哼了一声,“专业又怎么样,还不是一样招虫子,钻你们衣服里头去就不这么说了!”

  苏子墨还是决定听从专业人士的劝导,用胶带把衣口扎紧,只是这样一来,完全破坏了专业户外运动服的美感。

  孙易带着她们一头扎进了密密实实的丛林里,四周都是铁黑色的杨树或是柳树,每株树都笔直地伸向空中,十米之内,没有任何横生的枝杈,甚至连杂木都很少,只有齐膝深的青草,放眼望去,甚至有一种空旷的感觉,偶尔有几声鸟叫也是从极远的地方传来,这地方更有一种死寂般的感觉。

  两个女人哪里进过这种半原始的森林,吓得紧紧地跟着孙易不敢远走,孙易用砍刀给她们砍了两根笔直的树枝,用来打草惊蛇。

  “这地方没什么好玩的,再往深了走,会有一片草甸子,我们差不多在中午的时候能走到那里,那地方比较漂亮!”孙易说道,抬头看看太阳,辨认了一方向,当先领路。

  突然,忽的一声风响从她们身后不远处的地方响起,速度极快地掠过,一扭头,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怎么回事?”苏子墨胆颤心惊地问道。

  “应该是雀鹰,那玩意是咱们这地方块头最大的飞禽了!”孙易说着,捡起一块石头向远处一株大树扔去,果然,一只翼展足有近一米的巨鸟腾空而起,夹着风声冲上了空中,翻转了两圈远去。

  “别看这雀鹰的个头没有其它鹰类大,但是身形灵活,连燕子都能抓得住,不过再厉害的鹰也斗不过发狠的老母鸡,小时候我家养鸡,一只大雀鹰抓我家的小鸡,被老母鸡乍着翅膀堵在了鸡窝里头差点给啄死!”孙易笑道。

  “怎么可能?鸡还能斗得过鹰?雀鹰也是鹰啊!”陆青惊讶地道。

  孙易哈哈地笑了起来,“母性这玩意是通用的,一个当妈的可以不惜性命地保护孩子,老母鸡自然也可以,一个只是想弄点吃的,一个是拼了命的保护孩子,自然不一样!”

  一行三人穿行在这片山林里,越走坡度越大,已经开始爬上山坡了,原本密生的杨柳树也渐渐地消失,取代的则是一棵棵的柞树,宽大的棱角形柞树叶子发出哗啦啦的脆响声,像是正在开一场演奏会一样。

  柞树都不算太粗,最粗的只有小腿般粗,山坡上随处可见一个个的树桩子,断口已经很陈旧了,在树桩的下方,顽强地探出一些新生的树枝,长得茂盛。

  “这种树怎么还给锯了呢?”苏子墨问道。

  “锯的就是这种树,特别是这种小腿粗的,最上品的柞木杆,价钱高着呢!”孙易笑道。

  “这么粗有什么用?我看市面上的木材一般都是松木啊!”苏子墨好奇地道。

  “你看看这些切口,都是早些年砍伐的,这种柞木木质太脆了,而且容易腐烂,并不适合做木材,但是早几年,这种柞木杆是用来种木耳的必须品。”孙易道。

  孙易一边走着一边给她们讲着,他还上中学的时候,就曾经跟老孙头一起上山偷摸的伐过这种柞木杆,修整整齐,用牛车拉回去,出售的话足有一千多块一立方,那会已经是普通木材中的最高价了。

  自家也曾经种过木耳,先用电钻在木杆上均匀地钻上小孔,然后里面塞上用锯末特制的茵丝,再用桦树内层的红色树皮打出来的圆盖封严,对于少年时期的孙易来说,用锤子向木杆里打那种圆圆的封盖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弄好的柞木杆隔空垫起来,就放在园子里,一场秋雨下来,就会看到黑黑的,肉肉的木耳从那些圆形封盖的四周冒出来,只要一夜的时间,就能长得像耳朵那么大小,甚至块头大的能长到巴掌那么大,这时就要及时采摘了,否则的话再有两天就会腐烂掉落。

  新鲜木耳可以生吃,但是绝对不能多吃,会轻微中毒,只要先进行晒制,再泡发之后才能正常食用,山里很多东西都是这样,比如黄花菜就是如此,新鲜的黄花菜是含毒的,吃多了甚至能危及生命。

  孙易看着那一片残桩颇有感慨地道:“现在杆木耳的价格仍然要比用菌袋种植的高,不过幸好,菌袋种植的产量大,种值和采收起来也方便,倒是让这些柞树逃过了一劫!”

  听着孙易把这种事情说得头头是道,苏子墨不由得有些脸红,她现在还是一方父母官呢,可是连最基本的农事都不懂,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大小姐一个。

  终于爬上了半山腰,孙易突然欢呼了一声,向一片低矮了树林子跑去,双手飞动着采摘着东西。

  苏子墨和陆青也好奇地跟了过去,只见孙易从低矮的小树上采下一个个毛茸茸青绿色果食来,苏子墨也好奇地采了一个,放到嘴里一咬,差点把牙咯掉,而且绿皮又苦又涩,舌头都快麻了。



温馨提示:
乡野春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乡野春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乡野春潮全文阅读和乡野春潮txt全集下载。乡野春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乡野春潮 第62章:恐怖森林 开车进了村,在自家门口停了下来,远远地看到老王大爷正赶着自家的十几只羊向山坡上走,两只狗嘴上带着嘴罩子跟着赶羊。   “那两只狗的嘴怎么给罩上了?”苏子墨瞪着一双大眼睛看到这奇事忍不住问道。   孙 2014-05-25 18: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