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8章:自己滚

作者:落魄小书童    更新时间:2014-06-01 10:47:26    状态:连载中
  路志辉还是没有来,孙易索性也不再指望他了,等不来路志辉的几百人,他现在只能靠自己了,紧了紧手上的警棍,孙易的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不是吓的,而是兴奋的。

  孙易根本就不是道上的人,道上的人也不认识他,自然无法递话说和,就算是有,也无人敢出头,孙易可是差点一刀杀了风少,这个仇结大了。

  汪鹏飞本来还要再等等,毕竟道上的人给面子来助拳,总要等到人到了才行,可是风少等不了,他现在就要弄死孙易,还要亲手弄死他,否则的话,自己一世英名就完了,风少丢不起这个面子。

  汪鹏飞不敢违背风少的意思,向手下点了点头,意思是可以开始了,他也不打算出手了,昨天一战,被孙易打得不轻,虽说没有伤筋动骨,可是一动都火烧火燎的疼,里子面子都丢得差不多了。

  随着汪鹏飞的一声令下,几十个拎着刀棍的大汉向孙易围了上去,那些来助拳的道上人士也跟在后面鼓噪着跟了上去,两三百号人黑压压地向孙易压了过来,气势如虹。

  而孙易,双手持着两根警棍,警棍斜指着地面,目光沉稳而又冷静地看着对面压上来的两三百人,可是心里却有些苦涩,这可是两三百号手持武器的人,就算是两三百头猪赶起来也能把自己累死。

  他不能退,一退就要再退,再退说不定就会亡命天涯。

  自己没钱没势,只有靠自已的拼杀来取得一席生存之地,当惊惧到了极致,就变成了勇往无前的勇武。

  鲜血在沸腾,热血在燃烧,脚下,似乎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升起,全身的肌肉鼓起,把衣服胀得紧崩崩的,肾上腺素的疯狂分泌让他的眼睛都微微泛红。

  孙易用微微有些颤抖的手将崩带在手上缠了两圈,然后又把警棍紧紧地勒在手上,让它不至于脱手,这时双方相距不过十几米的距离了。

  孙易突然大吼了一声,脚下狠狠地一蹬,像一只猎豹一样突然冲刺了出去,以致于发力的时候,脚后迸飞起一片碎石和沙粒。

  走在最前面的两个汉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两根警棍狠狠地抽在了腹部,惨哼了一声,木头桩子似地就倒了下去。

  警棍像风车一样地抡了起来,所过之处,尽是棍子着肉的噗噗闷响声和惨叫声。

  孙易力量极大,又能打,抗打击力也强,甚至能一脚踢碎一根腿粗的木杆,可终究还是一个人,又不是神仙,冲进了人堆里,四处都是挥来的武器,后背一疼,一把砍刀把他的后背劈出一尺多长的一道翻卷伤口。

  孙易随手就是一棍子抽了回去,除了着肉的击打声,还有骨头断裂的声音。

  砍刀把他左手上的警棍砍刀,扔了手上的警棍,右手上的警棍挥出,抽飞了砍刀,一伸手,就把这个又高又壮的汉子给拽了过来,单臂勒着他的脖子当成肉盾挡在身上。

  鲜血飞溅,惨叫和喊杀声不停,孙易被几十个最中坚的打手围攻着,不时地还有那些助拳的道上人士上来打一通乱棍乱刀。

  鲜血已经把整个人都染红了,有他自己的,也有别人的,激烈的战斗中,根本就感觉不到任何疼痛,孙易红着眼睛,只有一个杀字,甚至在下手的时候,已经顾不上伤不伤人命的问题了,只要看到人影,举棍就砸。

  最后一下砸了个空,右手上的警棍也断了,甩掉了手上的残棍,肩膀头挨了一记铁棍,打得他身体微微一晃,目光闪亮,牙齿雪亮,满脸的鲜血让那个得手的汉子微微一怔。

  孙易一把就将他揪了过来,左手那个倒霉的肉盾在挨了几刀之后也被抓住了衣领。

  孙易怒吼了一声,两个百多斤重的大汉被给抡了起来,如同抡起两柄肉锤,狠狠地扑打了出去,浴血奋战的孙易让那些来助拳的,露脸的讨人情人的道上人士心惊不已,多少年都没有见过这么能打,这么强悍的人物了。

  手上嘶拉一声,衣服破裂,两个肉锤也飞了出去,孙易回手拔出了短刀,借着两个肉锤飞出去时砸出的空档,目光紧紧地盯住了正在圈外观战,脸色阴沉的李随风。

  二人的目光相撞,李随风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那双血红的眼睛,如同一条森林深处的饿狼,择人而噬的时候正盯住了他。

  射人先射马,擒贼先擒王,今天就算自己死在这里,也要让这个王八蛋给自己垫背,现在孙易的脑海中只剩下了这个想法。

  一把砍刀砍到了孙易的肩头,短刀一架,仍然入肉三分,孙易没有动,只是阴狠地瞪视着人群之外的李随风,那个砍了孙易一刀的汉子全身一个激灵,想要拔刀后退,可是刀身被孙易坚实的肌肉紧紧地夹住,一下子没有拔出来。

  孙易的身体晃动了一下,狼一样的目光注视到了他的身上,这个道上出了名手狠敢打敢拼的汉子吓得两股颤颤,眼中尽是惊惧的神色,怪叫了一声,撒手就要向后退。

  孙易冲上去一步,一刀就抹上去,本来这一刀是向他的咽喉上抹去,这个汉子双后抱着脑袋一缩脖子,短刀从他抱头的手上划过,四根手指掉落,头皮也被贴着头骨划下去好大一片。

  孙易一伸手,硬生生地拔下嵌在肩头的砍,怒吼了一声,奋力向人群外的李随风扔去。

  砍刀夹着风声呼啸而过,跨过几十米的距离向李随风兜头砍了过来,汪鹏飞眼疾手快,拽了李随风一把,砍刀从他的身边呼啸而过,轰地一声劈碎了卡车的前窗消失不见。

  李随风的腿抖得厉害,小小年纪就纵情于酒色之中,功能早就出现了问题,夹不住尿了,淋漓着湿了裤裆。

  风少羞愤欲死,指着孙易跳脚大吼大叫着,“弄死他,给老子弄死他,砍成碎块丢河里喂鱼,谁砍死他,老子赏他一百万!”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本来已经被孙易浴血奋战惊住的那些道上人士眼睛都红了,一百万啊,可以替人蹲上十年牢房了。

  一时之间,奋战再起,孙易紧盯着李随风,不像之前那样四处砍杀,二百多号人,自己就算是累死也砍不完。

  手上的短刀挥动着,快速向前突进,你打我一棍,我捅你一刀,你敢对我举刀,撞到怀里再捅一刀,孙易的短刀起落之后,带起的鲜血甚至飞起几米高,在空中下起了一片血雨。

  有道是十砍不如一刺,短刀只有一尺,刃部二十公分,足以对人造成致命创伤了,在这种情况下,孙易已经顾不上伤不伤人命的问题了。

  血气上涌,他现在的眼中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李随风,干掉李随风,谁敢挡在他的面前,谁就被当成李随风捅上一刀。

  孙易的后背连连受创,整个后背几乎都要烂掉了,砍刀砍得皮开肉绽,铁棍砸到伤处,伤口迸裂,鲜血飞溅。

  孙易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刀,被打了多少棍,整个后背都失去了感觉,变得麻木了起来,他也不知道自己捅翻了多少人,只觉得压力突然一轻,眼前还是人影绰绰,或许是失血过多,眼前看东西已经有些模糊了,可战意仍浓。

  孙易一口气冲破了汪鹏飞带来的那些强力打手的包围圈,一头撞进了那些来助拳的人群里头。

  这些道上人士能来,就是想卖李老大一个面子,将来有见面的时候还可以拍着胸脯表个忠心,那场大战咱也去支持了李老大,谁跟李老大过不去老子砍死他。

  有些忠心,只要嘴上说说就行了,真正做起来,凑个热闹,卖个面子就行了,真要是拼起命来,谁都要先顾自己的命。

  孙易一口气又捅翻了三个人,自己只挨了一棍子,还打在脑袋上,鲜血顺着眉心流了出来,流进眼睛里,让他的眼睛变得更红了。

  这些人聚在一块就是乌合之众,别看有二百多号人,实际战斗力还不如汪鹏飞带来的那几十个。

  忽啦啦,这些人不断地后退,不停地叫嚣着,却不敢再向孙易跟前靠,孙易一头撞过去,连挥了两刀,这些人跑得比兔子还快,只划破了一些表皮,眼前竟然被让出了一条坦途。

  孙易反手抄刀,大步向李随风冲了过去。

  汪鹏飞大骂了一声,从身后抄起一杆五连发举枪就放。

  砰砰的枪声当中,孙易窜高伏地,接连四枪都没有打中,只有几粒铁砂打到胸口和腿上,毛事没有。

  砰……五连发最后一发子弹打了出来,孙易脚下被一块圆溜溜的鹅卵石滑了一下,闪躲不及,身体向左侧一倾,一个跟头侧摔了下去,怒吼一声,跟着单手持刀,竟然又爬了起来。

  李随风拖着一双颤抖的双腿爬上了卡宴,发动了车子就跑,几百人都拦不住他,自己哪里够他一刀杀了,现在的李随风是真的怕了。

  汪鹏飞咬着牙给五连发装子弹,刚刚装了一发孙易就爬了起来,他他不过十米远,一个前扑就冲了过来,汪鹏飞闭合枪膛,枪还没有举起来,粘染着鲜血的短刀当胸就捅了过来。

  刀刃未近,汪鹏飞就觉得一股冷气似乎透胸而入,整个人都要冻僵了,怪叫了一声,横枪就架了起来。

  孙易的短刀狠狠地扎到了枪托上,几乎刺穿了枪托,巨力顶着枪托狠狠地撞到了他的胸口上,汪鹏飞一个跟头摔了出去,枪托也碎了,短刀恢复了自由。

  孙易没有再多看倒下去的汪鹏飞,撒开两腿就向刚刚倒了车,启动车子要跑的卡宴。

  卡宴发出一阵阵尖锐的叫声,轮胎抓着地面疯狂地转动着,一片片卵石细沙刨得扬起多高来,终于蓄力完成,嗖地一下窜了出去。

  孙易怒吼了一声,猛跑了两步,嗖地一下跳了起来,扑向速度快起来的卡宴,只扑到了车后窗处,短刀一探,嘎吱一声就刺穿了车顶,整个人吊在了卡宴车上。

  颠簸的卡宴窜动着,孙易紧握着刀柄,借力跳上了车顶,光滑的车顶无处着力,车子狠狠一甩,把他甩向车侧,手再一挥,短刀又一进捅穿了铁皮。

  吊在车侧的孙易怒吼了一声,飞起一脚踢到了前窗处,坚实的车窗哗啦一声碎成网状,松松垮垮地吊在车门上。

  就在孙易准备跳进车里宰了李随风的时候,一辆英非尼迪SUV飞驰而来,车身一横,一支步枪伸出窗外,一串短点射打了出来,精准之极,弹弹咬肉,孙易的腿上和右肩几乎同时中了两弹,也握不住短刀,一个跟头从车上摔了下来。

  英非尼迪的车门打开,后座上一名穿着背心的精壮汉子跳下了车,抵着步枪瞄上孙易。

  孙易的心中一冷,他再牛逼也顶不住步枪的攒射,一个虎扑窜了出去,一串子弹几乎咬着他的脚跟追了上来。

  孙易几窜跳进了一个沙坑里,在沙坑里喘了几口气,危机感逼得他喘不气来,对方人多势众,现在又有了自动步枪,自己绝对不是对手,硬冲出去拼只能徒耗了自己的性命,连个垫背的都抓不到。

  孙易现在冷静了下来,身上的疼痛涌起,反而让他变得更加冷静。

  孙易想通了关节,自然不能白白送了性命,山高水长,报仇的日子在后头呢,脚下一蹬,猎豹一样从沙坑另一头窜了出去,刚刚一冒头,一发子弹擦着肋侧飞了过去,分明看到一小块肉带着鲜血从自己的身上剥离。

  孙易四肢着地,如同一匹飞奔的猎豹,灵活地向北河的河边窜去,子弹不时让他改变方向,甚至摔上一个跟头,到了河边,一跃而起,一头扎进了河水里。

  持着步枪的悍将快步追到了河边,如鹰一般的目光在河水中扫视着,寻找着血迹的踪影,不时地打上几枪,河水的阻力很大,步枪的威力有限,再加上河水又急,很快就失去了对方的踪影。

  悍将拎着步枪走了回去,向副驾位子的中年男人低声道:“豪哥,人跳河了,生死不明!”

  中年男人脸上神色微动,目光一直看着刚刚的战场处,伤员遍地,鲜血几乎浸透了那一片沙石地面,仅仅是目光一扫,就看到几十个人倒地不起。

  李国豪那张不怒自威的面孔也不由得为之色动,哪怕他早年也耍过狠,斗过殴,甚至坐过牢,可是这样的狠人,还是第一次见。

  面对这样的人,要么不能为敌,主动示好交个朋友,多个朋友多条路,要么动手就下死手,直接干掉,否则的话后患无穷。

  李随风也跑了回来,听到男人的话忍不住怒吼道,“什么?老鹰,你特么干什么吃的,竟然让他跑了?”

  李随风的话音刚落,李国豪就下了车,上来一记耳光将他齐刷刷地打了个跟头,沉声喝道:“你怎么跟鹰叔说话呢!”

  “算了豪哥,小风受了这么重的伤,心有怒气是难免的!”汉子淡淡地道,脸上的表情没有任何喜怒波动。

  李国豪又哼了一声,汪鹏飞也跑了过来,一脸都是汗,一半是疼的,一半是吓的,这次这事处理得很糟,死伤惨重,里子面子都丢了个精光。

  李国豪并没有为难道,只是沉声道:“先派人把受伤的送到医院去,医药费从帐上支取,不能伤了兄弟们的心!”

  “是!”汪鹏飞长出了一口气,赶紧召集人手送人治伤。

  李国豪又跟那些来助拳的道上人士打了招呼,这些人带着受伤的赶紧向市里赶,这时,李国豪才抽出时间来。

  “老鹰,这事你出手,带几个人,把事情办得漂亮一点!”李国豪淡淡地道。

  老鹰重重一点头,“好!”

  李随风赶紧道:“我知道他会去哪,那个小表子在市一院住院,他肯定会去那里!”

  “就去那里蹲守!先别惊动人!”老鹰道,然后一招手,带过两名得力的手下,李随风要跟着一起去,被李国豪瞪了一眼,缩着脖子不敢再吭声了。

  闲哥的车里拉着两名伤者,都被在肚子上捅了一刀,皮粗肉厚的,伤得不重,就是流血流得多,看着吓人。

  闲哥看着两个人还清醒,忍不住开起了玩笑,“二位兄弟,这一刀挨得值啊,李老大都亲自跟你们打招呼了,可是欠了你们一个人情的,以后有事只要开口,李老大随手漏一点,都够你们吃用不尽了!”

  两个汉子咬着牙,忍着疼,故做豪迈地大笑着,“哪里哪里,都是道上混的,出了事来帮个忙!算不上啥大事!”

  一行三人牛逼吹得山响,再加上路况不好,这辆牧马人开得慢,落到了后面。

  刚刚在一片树林处拐了个弯,还没等踩油门加速,就听咣的一声,驾驶位的车窗被击碎,一只大手伸了进来,扣住了闲哥油亮的大光头,按着他的光头先狠狠地在方向盘上砸了两下,然后揪着脖子用力一拽。

  闲哥胖乎乎的身体卡在车窗上进出不得,对方再狠狠地一用力,衣服碎裂,肚皮和后背被磨得皮开肉绽,然后就被重重地甩到了地上。

  一个血人就站在车边上,拉开车门坐了进来,看着这个满身血腥味的血人,再看看他那双血红色的眼睛,后座上刚刚还在吹牛逼的两个硬汉全呆住了,鹌鹑一样的缩着脖子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人家能在上百人中杀得三进三出,现在只有他们两个受伤的,不怕死只在嘴上喊喊,真遇上事,谁不心惊胆颤。

  “你们自己滚,还是我扔你们下去!”孙易的声音变得嘶哑难听,可是杀气仍然十足。



温馨提示:
药王传人在都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药王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药王传人在都市全文阅读和药王传人在都市txt全集下载。药王传人在都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药王传人在都市 第78章:自己滚 路志辉还是没有来,孙易索性也不再指望他了,等不来路志辉的几百人,他现在只能靠自己了,紧了紧手上的警棍,孙易的身体都微微颤抖了起来,不是吓的,而是兴奋的。   孙易根本就不是道上的人,道上的人也不认 2014-06-01 10:47:26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