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4章:警局

作者:落魄小书童    更新时间:2014-06-04 13:19:33    状态:连载中
  二人酒足饭饱,相约了等冬天去沟谷村找孙易一起进山打猎,就各自告辞了。

  孙易喝了不少酒,虽然还挺清明,开车没问题,却是十足的酒驾,刚到医院附近的路口,一名年青的交警示意他靠边停车。

  最近全国酒驾抓得都极严,孙易这也是倒霉,正撞到了枪口上,谁知道大下午的还要查酒驾,琢磨着是不是找杨经理给找找人,可是到了林市没少麻烦人家,总有些不好意思。

  孙易停了车,年青的小交警到了车窗边,闻到浓浓的酒味一皱眉头,威严地喝道:“驾驶证,行车证拿出来!吹酒精测试仪!”

  看着伸手的小交警,孙易忍不住叹了口气,行车证倒是有,驾驶证自己哪有那玩意,至于吹酒精测试仪……还不把那玩意吹爆了。

  “兄弟,我这有点急事,车开得也稳当,饶一回吧!”孙易笑道。

  “下车!赶紧的,别等我抓你!”小交警厉声喝道,还指着不远处的警车,示意他上警车。

  孙易摇了摇头准备下车了,琢磨着这事找谁能好使,武谷在林市应该认识不少人吧。

  正琢磨着,警车里下来一名警官,同样年青,但是脸上却多了一些苍桑的神色,孙易一看还认识,正是当初跟老宋一起执勤的小王,叫王什么来着,王庭和吧,抓毒贩的时候差点被人一枪打死,子弹从腹肌处穿了过去,要不是自己拽了他一把,脑袋都被爆掉了。

  王庭和笑着走了过来,趴在车窗上伸手拿了孙易一根烟点了,“易哥,这是上哪去啊!”

  “村里的人要出院,我去接一下!”孙易笑道。

  “哟,这可是急事,赶紧去啊,喝了酒慢点开车,安全第一!”王庭和说着赶紧示意他走人。

  “行,那我走了,下回咱们一起喝点!对了,老宋现在怎么样?”孙易说着在车上翻出两盒没拆封的中华塞给王庭和。

  “嘿,我师父升官了,交警队的大队长,实权的,师父熬了半辈子,早该坐那个位子了!”王庭和道。

  孙易笑了起来,“那正好,让老宋帮我弄个驾照,我也没时间考!”

  “行,回头我跟师父说一声!”王庭和笑道。

  孙易打了招呼,开车走人。

  “师父,就这么放他走了,他这可是醉酒驾车!还没有驾照!”小交警气得脸孔通红。

  王庭和笑了笑,把烟分了他一盒,烟气后的眼睛都变得迷离了起来,“当初我跟你一样啊!”

  小交警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些发愣。

  孙易到了医院,接了王老五,这次犯病很严重,王老五甚至连走路都吃力了,要推着轮椅出来,勉强还能坐得住。

  金花在后头陪着,白素坐在孙易的旁边,开着车直奔林河镇,一直把他们送到了家才开车回去。

  刚刚到家,一条影子从后面扑了过来,孙易一回头,黑影扑到了他的怀里,孙易哈哈地笑着一把将它抱了起来。

  一点白皮毛油亮,腹部的一条白线延伸到尾巴尖,发出娇娇的哼哼声,舌头伸得老长,舔得孙易满脸都是口水。

  “孙易回来啦!”门口的罗丹道。

  “进来坐会!”孙易笑着道。

  罗丹的脸却是一红,调头匆匆地跑了。

  孙易哈哈地笑着,放下一点白去了后园子,不知不觉已入深秋了,种下的蔬菜都已经老落,唯有白菜和大萝卜长势喜人。

  大白菜已经抱芯了,足有合抱那么粗,大萝卜更是长起近尺长的青色粗茎,别说绊倒驴,就算是绊倒马都不成问题。

  而且园子里各种杂草也极为丰盛,几乎把菜品都淹没在其中,他在一个多月前才刚刚收拾过。

  把那些已经老落的豆角、茄子之类的都拔掉,挑了一些嫩茄子摘下来准备腌蒜茄子吃,一些通红的辣椒也摘了下来,用绳子串了挂在房沿,做菜的摘一个放里头,又辣又香,绝对是超级美味。

  一只肥硕的大兔子突然从草窝里窜了出来,一直围着孙易转个不停的一点白嗖地一下就窜了出去,一巴掌将兔子打了个跟头,再扑上去,尖利的牙齿咬在它的后颈处拎了起来,七八斤重的大兔子还在不停地挣扎着。

  一点白还要抓活的,现在被这只兔子挣得有些站不稳,几次差点跑掉,它还是一只小狗呢,就是个头长得大了点,已经有二十多斤重了。

  一点白狠狠地晃了几个脑袋,把兔子的脖子给拗断了,然后放到孙易的脚下,晃着尾巴等着夸奖。

  孙易狠狠地在它的头上揉了几把,一点白好打发,只要夸几句,摸几把就乐得找不着北,更何况孙易还承诺晚上吃兔子的时候给它一只大腿。

  孙易接着收拾园子,抓了一把杂草就要拔起来,突然一愣,赶紧跑回去从窗台拿出那本他一直都不在意的药王册,翻到了中央,忍不住惊咦了一声,那一小丛长得像青草,但是茎叶更细的植物竟然还是药王册上所记载的药材,叫龙须草,具有振魂还阳的奇效。

  估计是挺不错的药材,对药王册上描述的这些神奇功能,孙易一向不太意,整个的跟神话小说似的,估计也是好东西,先留着。

  接着清理园子的时候,孙易还特意留心了一下还有没有药王册上出现的草药,结果只有紫苏花和龙须草,别的没有。

  把园子清理一空,看着也顺眼了很多,随手查了一下药王册上出现的草药,无论度娘还是谷哥,都找不到任何与之相符的名称。

  反正自家园子够大,也不差这两株植物生长了。

  晚饭就是烀茄子,鸡蛋酱,还有铁锅炖兔肉,一点白晃着尾巴坐在大锅边上,不时的抽抽鼻子,贪婪地嗅着锅里冒出来的香气,口水直流。

  但是它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职责,哪怕兔子肉已经出锅了,仍然呲着牙向门外冲去,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这是家里来人,孙易赶紧出去,一点白蹲在门口的位置,只是发出低哼,在对方没有展现出敌意之前,它不会轻易伤人,这小家伙聪明着呢,知道什么时候该下口。

  来的竟然是白素,黑色的紧致长裤,脚上一双塑料凉鞋,晶莹的脚趾头勾动着。

  米色的紧身长袖T恤,外套着一件淡蓝色的薄衫,头发的挽在头上,显得她的个子更高了。

  孙易赶紧迎了过去笑道,“稀客啊稀客!”

  “公爹住院的时候借了你的钱,我来还钱!”白素跟着孙易进了屋,从兜里拿出三千来递给孙易。

  “急啥,老王治病还用得着呢!”孙易嘴上客套着,还是把钱接了过来。

  孙易略微笑了一下,“吃饭没呢,一起吃点,在园子里逮了只兔子,正好下酒!”

  “不了不了,我还要回去呢!”白素嘴上这么说,可是脚下却一动不动。

  孙易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王老五在村中是个传奇,走南闯北没少赚钱,当然,现在被孙易给顶掉了。

  现在这个白素来访,总透着不对劲啊,孙易捏了捏鼻子,打算没话找点话。

  这时白素终于磨蹭着往外走,孙易赶紧相送。

  白素在孙易的耳边低声道,“明天我要去北林采些蘑菇,松蘑下来了!”

  说完,赶紧起身就走,因为她已经听到了金花在不远处跟人说话的声音。

  孙易瞪着眼睛看着白素匆匆地出门远去,还如置身在梦幻中一样,他们平时可没什么交集,这倒底是怎么个情况?

  一点白扒着桌子直哼哼,想吃兔子肉,但是孙易没夹给它,它是绝不会乱动的,小家伙规矩着呢。

  不想了,先吃饭要紧,孙易给了一点白一条硕大的兔子腿,一点白啃得欢实,孙易吃了晚饭,把分出来的半盆兔肉装好,在微凉的夜风中出了门,向罗丹家走去。

  一点白叼着骨头跟在后头,不时地把骨头嚼得嘎吱做响。

  罗丹家那两条狗刚要叫,一点白哼了一声,两条狗立刻围着它转个不停,一副忠心小弟的模样。

  进屋的时候罗丹正在刷碗,听到动静吓了一跳,伸手就要抄刀。

  “是我!”孙易赶紧表明身份。

  罗丹的身体这才松了下来,嗔怒地道:“这么晚了,你来干嘛!”

  “嘿嘿!”孙易赶紧把盒子一举,“园子里逮了只兔子,很香,给你送点,顺便再取点果酒准备送人!”

  “下次别送了,让人看到不好!”罗丹小声地道,其实心里却甜甜,还有浓浓的酸楚,为什么没有早些遇见他呢。

  帮罗丹把肉放好,又跟着她去侧屋取酒,满满地装了一桶。

  孙易回到家,躺在自家的炕头上,舒服得翻滚了好几圈,别管是什么酒店宾馆,都没有自己这个窝住着舒坦。

  清晨,孙易迎着朝阳又收拾了一下后园子,还来得及住一些香菜、油菜和韭菜,都收拾完了,才想起昨天白素跟自己说过的话。

  采松蘑最好的地方自然是北河边上那一片松林,平时也很少有人去,松蘑的口感比较怪,村里的人都不喜欢吃,山货的价格比一般的草蘑要高,但是产量少,犯不着出那个力气。

  但是那地方野鸡不少,野鸭现在少见了,秋意初凉的时候,就开始往南飞了。

    老宋举着枪跑了过来,小王虽然也拿着枪,可是两条腿抖得厉害,年纪轻轻的他还是第一次碰到这种枪战场面,连保险都忘了打开。

  老宋向孙易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然后望向被钉在地面上的人,虽然身上血糊糊的,但是那张脸还看得清楚,看清楚了人,老宋忍不住倒吸了口冷气。

  这可是一级通辑令上的头号人物,姓名不详,外号野狼的毒贩子,野狼的贩毒范围不大,只是周边几个市而已,但是他的劣迹绝对能排到所有毒贩之前,因为此人心狠手辣,光死在他手上的警务人员就不下两位数。

  自己竟然把他逮到了,这件大功从天而降砸到脑袋上,让老宋幸福得都快要昏过去了。

  “里头还有交易的,估计你做不了主,上报吧!”孙易淡淡地道。

  老宋点了点头,赶紧向直属上级汇报,大队长听说抓到了野狼,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之后,立刻就跳了起来,连夜把市局的头头脑脑都给惊动了,这可是足以直通中央的大案子,谁都要沾点。

  又是炸弹又是动枪的,事情闹得太大了,孙易想走,被老宋给拦住了,现在两人是一根绳上的蚂蚱,说话也没太大的顾忌。

  先给野狼上了背铐,然后再跟摩托车铐在一起,小王拎着枪看守着,紧张得双手直抖,看他紧张的样子,孙易拍了拍他的肩膀,“只要他敢乱动,立刻开枪打死,拿具尸体也是大功一件。”

  小王狠狠地一点头,脸上尽是坚毅的神色。

  老宋递给孙易一支烟,“事太大了,你跑不掉,留下来跟我回去!”

  “我特么傻啊跟你回去,李国豪的势力大着呢,我就不信你们警务系统里没他的人,进去了想弄死我都是分分钟钟的事情!”孙易叫道。

  老宋哼了一声,“扯特么蛋,你真以李老大真能一手遮天了,他再牛能有“老爷”牛逼吗,该毙不是一样毙了,李国豪这些年独食吃得太狠了,早就有人看不顺眼了,这是一个契机,上头要办他,这件事足够了!”

  听着老宋颇有深意的话,孙易犹豫了好一会才点了点头,“行,我信你一回!”

  听了孙易的保证,老宋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如果孙易真要走的话,他还拦不住,这小子太生猛了。

  给白云和柳双双打了电话,叮嘱了几句才放下了电话。

  由于事情闹得太大,出警的速度极快,而且还是本辖区的交警大队长亲自带队出的警,先到了十几名值班交警,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每个人看到老宋,都要竖个大姆指,再敬上一个标准的警礼,死在野狼手下的交警足足有五个,甚至有一个马上就要升职大队长的警官。

  老宋表面很严肃,但是整个人似乎都要放出红光来了,小王也是如此,别看才初入警队,连个编制都没有,但是这次出警之后,转正是必须的,甚至有可能肩头再多颗杠杠花花之类的。

  紧跟着,防暴特警的依维柯也赶来了,成队穿着防暴的特警开始向金樽里头冲,形形色色的男女尖叫着冲了出来,今天来不是特意扫场子的,就是冲着野狼来的。

  在这件直通中央的大功绩面前,李国豪那点面子根本就不够用,无论给谁打电话,都是处于关机状态。

  孙易伸着脖子终于看到了老鹰,一身是血,腹部还有两个枪洞,敢情在硝烟里替自己挡枪的倒霉蛋就是他啊。

  孙易做为见义勇为的当事人也被请进了警车里,至于抢来的那把手枪,早就交给了老宋。

  都敬孙易是条汉子,连个手铐都没有戴,刚刚一到警局,迎面就走来一个一脸威严的中年人,经介绍,是重案组的副局长谢海东,已经是个半秃顶的地中海了。

  谢海东接过了孙易,要去了解一下情况,刚刚一进了审讯室,谢海东就点头示意了一下,一名警察快步上前,嘎的一声就给孙易戴上了手铐,按着坐到了椅子上,白钢的挡板一压,牢牢地将人控制到了椅子上。

  “这是什么意思?”孙易皱着眉头问道,很不舒服地动着手腕,手铐压得很紧,勒得都不通血了,这还是他第一次戴手铐呢。

  没人说话,谢副局长和两名警察坐在桌子后面,由一名文员在记录本上刷刷地写着,写完了之后交给谢副局长过目,谢副局长看了一眼,提笔又改了几个字,然后把本子一扔,扔到了孙易的面前。

  孙易低看一看,气得都快要乐出来了,这份口供里说孙易带着炸弹与西北毒客交易,结果想黑吃黑,引爆了炸弹,又想袭杀西北客,然后被巡逻交警宋风制止,一起抓了回来。

  “还真难为你了,这么短的时间就能炮制出这么一份口供来,不过动机呢?我可从来都不是道上混的!”孙易不屑地道。

  谢海东淡淡地笑道,“动机?会有的!”

  看着自信的模样,孙易要是再不知道他跟李国豪穿一条裤子就不用活了。

  “我要是不签呢?”孙易冷冷地道,“我要请律师!”

  谢东海站了起来,走到孙易的面前,突然一扬手,就是一记耳光甩了过来,打得孙易脖子一歪,嘴里一甜,竟然流血了,牙都有些松动,这家伙手劲还真大。

  谢东海把手背在身后,微微一颤抖着,这小子皮还真厚,打得手火辣辣的疼,怕是要肿了。

  “小伙子,不要被西方国家的腐朽思想毒害了,毒贩子进了这里从来都没有什么人权的,放心,我有的是手段让你吐口!”

  “垫本书砸胸口?你就这点能耐?”孙易呸地吐了一口血水道。

  谢海东皱了皱眉头,“那都是老黄历了,我们有见效更快的手段!”谢东海说着,旁边一名把帽檐压得极低的中年警察将电棍捅到了椅子上,高压电让孙易的整个身体都崩得紧紧的,脖子上青筋崩起,牙齿更是咬得咯咯做响。

  电棍一收,孙易的身体一松,长长地出了口气,一甩头发,汗水跟着甩落,“真特么爽,再来!”

  谢海东看了看手表,他的时间不多,必须在上面领导定下基调前把孙易搞定,这样才能把李老大摘出去,只是这小子嘴硬得很,看来要上一些手段了。

  “把他吊到暖气上去!往狠里收拾!”谢海东有些不耐烦地道。

  两名警察解开挡板,架着孙易的手臂把他拎了起来,孙易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很怪异,“秃顶,你有没有听说过我曾经在北河滩,一个打李国豪那一伙上百人的事?”

  谢海东的脸色一变,暗叫一声不好,这时孙易的双手已经扬了起来,戴着手铐的双手狠狠地砸了下去,架着他的那名警察一声不吭,木头桩子一样摔了下去,另一个人伸手抄电棍,还没等他拿到,孙易一膝盖顶上去,把他顶得飞起一米多高,痛得昏迷了过去。

  谢海东转身要跑,孙易两步追上去,一脚就踹在他的后腰上,把谢海东踹得飞了起来,咣当一声撞到了审讯室的铁门上,竟然像画一样贴在上头半天才滑落下来。

  取出钥匙打开了手铐,把三个都拎了过来堆成一堆,解下他们的武器,只有谢海东带了枪,枪保养得很好,还有八发子弹。

  手上拎着手枪,把记录本留好,拍拍谢海东的脸,“你特么算个什么东西,竟然跟老子玩起这一套来了!”

  “孙易,你可要想好了,这里是警局,不是你为所欲为的地方,你现在手拿警枪,劫持人质,已经是大罪了!”

  “哈哈!”孙易大笑了起来,“大罪,再大你给编的贩毒罪名大吗,反正是一死,就算是死,老子也要带着你!”

  孙易凶悍地吼叫着,雪亮的牙齿闪动着寒光,似乎要择人而噬,谢海东吓得身子都麻了,后悔接下这个烫手的山芋,本以为就是一个硬气点的小混子,进了局子还不是随自己揉圆搓遍,谁料到小虫子突然变毒蛇,反口就把自己给咬了。

  这时审讯室的动静也引起了其它人的注意,一名警察打开门看到一个年青人拎着枪看着三名警察,其中一人还在不停地吐血,那不是谢副局长吗?

  吓得这么警察惊叫了一声就向后退去,一只大手从门缝伸了出来,扣着他的脖子就把人拖了进去,狠狠地摔到了人堆里,目光扫了一眼,没带枪,不算威胁。

  这下好了,立刻就惊动了整个警局,副局长被歹徒所协持,这还了得,必须要尽快营救,但是这审讯室本来就是为了审讯疑犯设置的,只有一个门,连个窗子都没有,所以要救人,只能从门口进入。

  至于凿墙更不用提了,警局的办公楼是后盖的,很大气,很辉煌,但是审讯室这一带,还是当年鬼子入侵的时候用钢筋水泥浇铸的,小鬼子也是死心眼,资源不多也不知道偷工减料,料下得很足,除非动用军用炸药,否则的话休想破开墙壁。



温馨提示:
乡野春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乡野春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乡野春潮全文阅读和乡野春潮txt全集下载。乡野春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乡野春潮 第84章:警局   二人酒足饭饱,相约了等冬天去沟谷村找孙易一起进山打猎,就各自告辞了。   孙易喝了不少酒,虽然还挺清明,开车没问题,却是十足的酒驾,刚到医院附近的路口,一名年青的交警示意他靠边停车。   最近全国酒 2014-06-04 13:19:3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