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6章:一号人物

作者:落魄小书童    更新时间:2014-06-05 18:00:00    状态:连载中
  孙易摸摸鼻子,说实话,自从北河滩百人乱战之后,对单打独斗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不过人家要动手,自己也不能站着挨打,孙易琢磨着,随便给他肚子上来几拳意思一下就算了。

  这时,一个白衬衫黑西裤的年青人快步跑了过来,远远地就叫道,“胡哥来啦,快进去,兄弟们都等着呢!”

  年青人不由分说就插到了二人中间,拦住了这个胡大哥。

  “疯三,你让开,敢特么刮我的车,不想活了吧!”胡大哥伸手扒拉着疯三。

  疯三一动不动地拦着,然后回头,用力地一点头道:“是易哥啊,来了提前打个招呼呀,我也好有个准备!”

  胡老大不由得微微一愣,疯三在道上也算一号人物了,能打能拼,而且还很有眼色,看他一脸尊敬的样子不像做假,只是眼前这个年青人看着眼生啊,不知道是哪条道上的。

  胡老大这一犹豫给了疯三机会,赶紧把人分开,招呼了两个保安过来帮着停车,然后吩咐准备个大包厢,先派人领着孙易他们进去。

  孙易笑了笑,打了招呼,领着两个小姑娘就走,胡老大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疯三给他上了一支烟,两人点了烟后才道:“胡老大,你怎么招惹上他了?”

  “刮了我的车!”胡老大道,然后接着等疯三说话,他刚从外地回来,近期的事还不怎么清楚。

  疯三摇了摇头,“刮就刮了吧,这事算了!”

  “怎么回事?”胡老大问道。

  疯三笑道:“前阵子你不在林市,但是林市出了一条过江猛龙,先是砸了金樽酒吧,北河滩一战成名,干翻下几十个,死了十多个,四天后又捅了十几个道上的兄弟,逼得道上兄弟纷纷离开林市避难,就在今天,又一次挑了金樽,我听说,老鹰折了!”

  疯三淡淡的话让胡老大的光头上尽是油亮的汗珠,这事他是听说过的,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碰上了这号人物,自己有个兄弟就是挨刀的一个,一刀捅进了肚子里,肠子断成三截,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连句报仇的话都不敢说。

  孙易领着两个丫头进了包房,还没点单,冰镇的德国啤酒,红酒还有洋酒就一起送了上来,一起送来的还有一个超大的果盘。

  过了一会,疯三先进来了,二话不说,抓过一瓶啤酒先对瓶吹得见底,将瓶子向桌子上一顿,“第一次见到易哥收拾风少的时候就知道你不简单,这回把李老大的场子挑惨了,绝对是道上十年来最牛逼的大哥!”

  孙易陪着干了一瓶,笑着道,“少扯这些没用的,我可不是道上混的,这是逼得没办法了,要不然谁乐意得罪李老大这么一个庞然大物!”

  疯三又客套了几句就退了出去,他刚出去,门被敲响了,接着被推开,一个大光头探了进来,不正是刚刚在门口差点起了冲突的胡老大吗。

  胡老大的手上还拿着一瓶未启封的红酒,进来先放到了桌子上,“啊呀,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真要是跟易哥你打起来,我这脑袋都要变成狗脑袋了,这瓶红酒是我一哥们从法国带回来的,说是挺正宗,你尝尝,就当我胡某人向你赔罪了!”

  “胡老大太客气了,来来,坐下一起喝点!”孙易笑道,花花轿子众人抬,虽然之前有些冲突,现在人家能做到这个份上已经挺不容易了,自己再抓着不放就太小气了。

  胡老大一个劲地摇头,目光扫过两个漂亮的小妹子,扔给孙易一个男人都懂的眼神,聪明地退了出去。

  见没人打扰了,白云抱着麦就嚎了起来,声音挺好听,歌唱得也挺好,偏偏没一句在调上,连唱了七八首歌没一个在调上也是一种本事了。

  等她放下了麦一扭头,只见孙易和柳双双不知怎么的越坐越近,每人手上拿着一瓶啤酒石头剪子布正在喝酒,柳双双喝得小脸红扑扑的,耍赖的时候在孙易的脸上狠狠亲上一口。

  白云斜着眼睛看着这两人,你们玩游戏倒是没问题,但是做为一个大男人,把手都挪到了人家的小屁屁上捏动算怎么回事。

  “算我一个!”白云硬是直接加入了进来,顿时好好的游戏就玩烂乎了,一会功夫就是七八瓶啤酒喝下去了。

  KTV的啤酒一般都比较淡,但是不包括这些原装进口的啤酒,孙易没什么事,喝这点酒跟喝水没什么区别,白云也有点酒量,只有三分酒意,柳双双却有些喝多了,醉眼迷离,分明出的石头,硬说成是布。

  玩得也差不多了,收拾了一下,扶着还迷糊的柳双双就出去了,到了前台准备结帐,疯三赶紧过来推着他,“易哥,你能来这玩就算给面子了,哪里能收钱,这次算我请,下次来再给你打八折!”

  人家太热情了,孙易也不好太坚持,彼此留了电话号,开车的时候才发现,长城哈弗的四周都没有车,车位再紧张,也留出两个空位来,便得豪车遍地的停车场,这辆红色的哈弗最为显眼。

  清晨,在一阵阵的酥痒中醒来,扭头一看,白嫩嫩的白云正躺在身侧睡得香,原来是柳双双。

  两人趁着白云睡觉的时候,悄悄地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完全让柳双双沉醉了进去。

  开着车把她们两个都送到学校,然后车就停到了校门口,他坐客车回了林河镇,下了车直奔梦岚姐的化妆品店。

  看到孙易进来,梦岚长长地出了口气,上上下下地看着他,她听说了孙易在林市的事,见他全须全尾地回来了,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顾不得分场合,一把就抱住了孙易。

  孙易轻笑着拍拍她的后背,然后扶着她的肩膀,看着这个怎么看都美,怎么看也看不够的姐姐笑道,“没想到姐姐这么厉害,一把菜刀追杀四个大男人!”

  “姐习惯了!”仅仅是这四个字,就道尽了她曾经的心酸往事,一个用菜刀保护自己安全的女子,惹急了,什么事都干得出来,无论是砍别人,还是砍自己,下手都足够狠。

  这时从化妆品的架子一侧转过一个女人,看到她孙易微微一愣,心头狠狠一颤,心跳几乎都停顿了几拍,然后挤出一个淡笑,微微地点头道了声你好算是打过招呼了。

  “彩霞这几天一直都陪着我,怕我出点事!”梦岚姐赶紧解释道,然后目光有些躲闪地偷看着孙易,事情她是知道,他怕孙易因为这件事发火,她舍不得自家的小男人因为这件事而生气,一点都不想。

  孙易嗯了一声,向杜彩霞道:“真是麻烦你了!”

  杜彩霞只是紧紧地咬着嘴唇,瞪着一双大眼睛紧紧地盯着孙易,几天不见,她又憔悴削瘦了许多,孙易在心中一声长叹,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每次看到她,脑海里闪现的都是饭店里看到的那一幕,心中的疙瘩怎么也解不开。

  正尴尬着,一个高壮的身影一阵风一样的冲了进来,差点把货架撞翻,不是武谷又是谁。

  武谷粗壮的大手拍在孙易的肩膀上,乐得一张大脸上的横肉都颤了起来,“好小子,真牛逼,连李老大那种人物都被你搞得吃了暗亏,这个李老大也是倒霉,刚被你搞了一下,不知怎么的又惹了军方,我朋友刚给我打了电话,说是有一阵军人冲进了李老大的公司,把整个公司都砸了,就连李老大都挨了几枪托,这下他麻烦可大了!”

  “噢?”孙易一愣,当初北河滩一战自己没等来路志辉,想来应该是他现在出手了。

  “走走,咱们喝酒去,你小子,出事的时候我还真捏了一把冷汗!今天咱们不醉不归!”武谷不由分说拉着孙易就走。

  梦岚叫道:“小易,镇长说你回来给她打电话,她有事找你!”

  “知道了!”孙易应了一声,跟着武谷走了,先给苏子墨打了个电话,听说他回来了,苏子墨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问他们在哪里喝酒,当然还是在松鹤楼。

  刘老四也来了,梦岚姐坐了一会就走了,今天是属于男人的辉煌,她就不跟着凑热闹了。

  听说孙易的车废掉了,武谷立刻拍着胸脯保证车一点问题都没有,自己那辆欧宝安德拉让他先开着,孙易要算钱,武谷差点翻脸掀了桌子。

  这顿酒喝得天昏地暗,刘老四吐了好几次了,桌子底下也睡了两次,醒醒酒爬起来接着喝,一直喝到日落,苏子墨过来转了一圈,跟着喝了两杯酒,给了孙易一个颇有深意的眼神后就走了。

  孙易的酒量再好也顶不住这么喝,武谷这酒精考验的战士也出去吐了两回,孙易还稳坐钓鱼台,但是眼前看东西已经全出了双影。

  最后还是梦岚姐过来,把孙易接走才算是结束了酒场,孙易没回沟谷村,而是到了梦岚姐这里,喝得迷迷糊糊,连衣服都没脱倒头就睡。

  孙易的电话响了,拿起电话一看,是个陌生的电话号,接起来,传来白素微微怯意的声音,“孙易呀,我是白素呀,我公爹今天出院,能不能来接?你说可以给你打电话的!”

  电话里白素的呼吸都变得粗重了起来,孙易这才想起这事来,在林市光顾着跟李老大那伙人砍杀了,几乎忘了中风住院的王老五。

  “行,我这就过去!”孙易道,床头还放着武谷那辆安德拉的车钥匙,进口SUV的性能还是很不错的,主要也够宽敞。

  “去吧,去办你的事吧!”梦岚道。

  “不急,吃过早饭再走!”孙易笑嬉嬉地道。

  孙易下了楼开着安德拉出了小镇,高林市行去。

  车子刚刚进了林市,电话就响了,看看来电显,竟然是路志辉的号码,孙易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起来。

  刚刚接通了电话,就传来了路志辉的大嗓门,“兄弟,我还以为你不接我电话呢,昨天给你打了一下午也没接,以为你生哥哥的气呢!”

  “说哪的话,知道你肯定是有难处的,昨天下午喝得都找不到家了,哪还能接电话!”孙易笑道。

  “行,马上来,咱俩喝点,哥哥我也给你解释一下,别影响了咱兄弟的感情,你对老哥可是有救命之恩的!”路志辉哈哈地大笑着道。

  “行,咱们就去全羊馆吧,那的手抓肉味道不错,我下午有事,不能多陪!”孙易道。

  “没问题!”路志辉道,两人约了地方,挂断了电话,孙易给白素又打了一个,告诉她下午去接人,再住一上午,白素连道没问题。

  孙易刚到全羊馆,一辆挂着军牌,外形粗犷的东风猛士飞驰而来,嘎吱一声停在了饭店的门口,车上下来一个便装大汉,戴着墨镜,短短的头发根根直竖,一看就是军中硬汉,不是路志辉又是谁。

  孙易停了车,举手打了个招呼,路志辉哈哈地大笑着跑了过来,一把就把孙易抱住抡了一圈,“兄弟真特么牛逼,我听说你一个打几百个?”

  “有这么回事,差点被人打死,老哥你放了我的鸽子可不厚道,一会必须连罚三杯,要不然的话我掐脖子往里灌!”孙易哈哈地笑道。

  “玛的,可别提了,我刚刚调了人,就被我老爹逮了个正着,骂我脑子里都长肌肉,他老人家的儿子儿媳都挨欺负,哪能罢休,要从政治层面出击,这一来一往就耽误了,唉,这事闹的!”路志辉解释了几句。

  孙易点了点头,没有再多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太深究也不好。

  两人进了全羊馆,先点了一大盆子手抓羊肉,然后特色马奶酒先上两瓶,每人一瓶把着喝。

  孙易这边喝了足足二斤马奶酒,然后上啤酒解渴,从路志辉的话才知道,他带人砸了李国豪的公司只是小事一桩,真正出手还是上层。

  他爹可是北方军区的司令,一方军事重将,虽说军政分离相互没什么管辖,可是论起级别来,比省长还要高上半级呢,几乎就是部级干部。

  司令员发火了,事情就变得非同小可,就算是市委书记也护不住李国豪,好在其中还有政治考量,否则的话随便给李国豪扣个出卖军事机密的帽子,直接弄进军事监狱里头,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李老大再牛逼,也影响不了军事系统。

  军方有了让步,地方上必须要妥协,本来差点搞了路志辉老婆的李随风若是归案,这事就差不多了,可是人被送到了美国,根本就追不回来,只能抓住李老大痛打了。

  李老大被痛打落水狗,所有的产业都被查封,准备拍卖,他基本上散尽家财,四处活动,好像只被判了一两年,对于他这种人物来说,这点事根本就不算事,只要人脉在,再次崛起只是时间问题。

  路志辉拍着桌子大骂贪官污吏,见钱就眼开,老子一定要把姓李的搞死。

  可惜这也就是喊叫两声出出气罢了,这种政治艺术层面的事情,一旦敲定了,就不能再随意更改了,破坏规则的人,最终只会被踢出规则之外成为孤家寡人,出身军二代的路志辉还没那么傻,砸了一家公司出出气也就是了。

  李老大一倒,孙易也长出了一口气,要不然总被这么一个庞然大物盯着,谁都不好受,就是不知道老鹰怎么样了。

  “老鹰?嘿,挂了,身上挨了毒贩子两枪,一枪打在肺部,一枪打在肝脏,全是致命伤,到医院没挺过一天就挂了!哼,军队里出来的渣仔,死也省心!”路志辉道。

  “可惜了一条汉子,虽然我挨了他好几枪!”孙易笑道。

  又喝了一瓶啤酒,路志辉向孙易扬了扬下巴道,“你的事我跟我爹说过了,有没有兴趣当兵?以你的身手,直接特招进特种部队不成问题,熬上几年,立几个功,再调出来当个营长没什么问题!”

  孙易多少有些心动了,哪个男儿不想当兵上阵杀敌,血性十足的部队,枪械武器,不知让多少好男儿魂牵梦萦,但也只是犹豫了一会就摇了摇头。

  “算了,我这性子还真不适合当兵,当兵哪有在村里爽,明年我还想当村长呢,大小是个官,也威风一把!”

  路志辉只是一提了一下,算是还个人情,既然人家不同意,他也没有强求,其实部队特招的名额不是那么好要的,和平年代,特招的一般都是唱歌的跳舞的,部队里从来都不缺能打能杀的好汉。



温馨提示:
乡野春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乡野春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乡野春潮全文阅读和乡野春潮txt全集下载。乡野春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乡野春潮 第86章:一号人物   孙易摸摸鼻子,说实话,自从北河滩百人乱战之后,对单打独斗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不过人家要动手,自己也不能站着挨打,孙易琢磨着,随便给他肚子上来几拳意思一下就算了。   这时,一个白衬衫黑西裤的年青人快 2014-06-05 18: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