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7章:柳姐病了

作者:落魄小书童    更新时间:2014-06-06 11:45:07    状态:连载中
  二人酒足饭饱,相约了等冬天去沟谷村找孙易一起进山打猎,就各自告辞了。

  孙易喝了不少酒,虽然还挺清明,开车没问题,却是十足的酒驾,刚到医院附近的路口,一名年青的交警示意他靠边停车。

  最近全国酒驾抓得都极严,孙易这也是倒霉,正撞到了枪口上,谁知道大下午的还要查酒驾,琢磨着是不是找杨经理给找找人,可是到了林市没少麻烦人家,总有些不好意思。

  孙易停了车,年青的小交警到了车窗边,闻到浓浓的酒味一皱眉头,威严地喝道:“驾驶证,行车证拿出来!吹酒精测试仪!”

  看着伸手的小交警,孙易忍不住叹了口气,行车证倒是有,驾驶证自己哪有那玩意,至于吹酒精测试仪……还不把那玩意吹爆了。

  “兄弟,我这有点急事,车开得也稳当,饶一回吧!”孙易笑道。

  “下车!赶紧的,别等我抓你!”小交警厉声喝道,还指着不远处的警车,示意他上警车。

  孙易摇了摇头准备下车了,琢磨着这事找谁能好使,武谷在林市应该认识不少人吧。

  正琢磨着,警车里下来一名警官,同样年青,但是脸上却多了一些苍桑的神色,孙易一看还认识,正是当初跟老宋一起执勤的小王,叫王什么来着,王庭和吧,抓毒贩的时候差点被人一枪打死,子弹从腹肌处穿了过去,要不是自己拽了他一把,脑袋都被爆掉了。

  王庭和笑着走了过来,趴在车窗上伸手拿了孙易一根烟点了,“易哥,这是上哪去啊!”

  “村里的人要出院,我去接一下!”孙易笑道。

  “哟,这可是急事,赶紧去啊,喝了酒慢点开车,安全第一!”王庭和说着赶紧示意他走人。

  “行,那我走了,下回咱们一起喝点!对了,老宋现在怎么样?”孙易说着在车上翻出两盒没拆封的中华塞给王庭和。

  “嘿,我师父升官了,交警队的大队长,实权的,师父熬了半辈子,早该坐那个位子了!”王庭和道。

  孙易笑了起来,“那正好,让老宋帮我弄个驾照,我也没时间考!”

  “行,回头我跟师父说一声!”王庭和笑道。

  孙易打了招呼,开车走人。

  “师父,就这么放他走了,他这可是醉酒驾车!还没有驾照!”小交警气得脸孔通红。

  王庭和笑了笑,把烟分了他一盒,烟气后的眼睛都变得迷离了起来,“当初我跟你一样啊!”

  小交警不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些发愣。

  孙易到了医院,接了王老五,这次犯病很严重,王老五甚至连走路都吃力了,要推着轮椅出来,勉强还能坐得住。

  金花在后头陪着,白素坐在孙易的旁边,开着车直奔林河镇,一直把他们送到了家才开车回去。

  刚刚到家,一条影子从后面扑了过来,孙易一回头,黑影扑到了他的怀里,孙易哈哈地笑着一把将它抱了起来。

  一点白皮毛油亮,腹部的一条白线延伸到尾巴尖,发出娇娇的哼哼声,舌头伸得老长,舔得孙易满脸都是口水。

  “孙易回来啦!”门口的罗丹道。

  “进来坐会!”孙易笑着道。

  罗丹的脸却是一红,调头匆匆地跑了。

  孙易哈哈地笑着,放下一点白去了后园子,不知不觉已入深秋了,种下的蔬菜都已经老落,唯有白菜和大萝卜长势喜人。

  大白菜已经抱芯了,足有合抱那么粗,大萝卜更是长起近尺长的青色粗茎,别说绊倒驴,就算是绊倒马都不成问题。

  而且园子里各种杂草也极为丰盛,几乎把菜品都淹没在其中,他在一个多月前才刚刚收拾过。

  把那些已经老落的豆角、茄子之类的都拔掉,挑了一些嫩茄子摘下来准备腌蒜茄子吃,一些通红的辣椒也摘了下来,用绳子串了挂在房沿,做菜的摘一个放里头,又辣又香,绝对是超级美味。

  一只肥硕的大兔子突然从草窝里窜了出来,一直围着孙易转个不停的一点白嗖地一下就窜了出去,一巴掌将兔子打了个跟头,再扑上去,尖利的牙齿咬在它的后颈处拎了起来,七八斤重的大兔子还在不停地挣扎着。

  一点白还要抓活的,现在被这只兔子挣得有些站不稳,几次差点跑掉,它还是一只小狗呢,就是个头长得大了点,已经有二十多斤重了。

  一点白狠狠地晃了几个脑袋,把兔子的脖子给拗断了,然后放到孙易的脚下,晃着尾巴等着夸奖。

  孙易狠狠地在它的头上揉了几把,一点白好打发,只要夸几句,摸几把就乐得找不着北,更何况孙易还承诺晚上吃兔子的时候给它一只大腿。

  孙易接着收拾园子,抓了一把杂草就要拔起来,突然一愣,赶紧跑回去从窗台拿出那本他一直都不在意的药王册,翻到了中央,忍不住惊咦了一声,那一小丛长得像青草,但是茎叶更细的植物竟然还是药王册上所记载的药材,叫龙须草,具有振魂还阳的奇效。

  估计是挺不错的药材,对药王册上描述的这些神奇功能,孙易一向不太意,整个的跟神话小说似的,估计也是好东西,先留着。

  接着清理园子的时候,孙易还特意留心了一下还有没有药王册上出现的草药,结果只有紫苏花和龙须草,别的没有。

  把园子清理一空,看着也顺眼了很多,随手查了一下药王册上出现的草药,无论度娘还是谷哥,都找不到任何与之相符的名称。

  反正自家园子够大,也不差这两株植物生长了。

  晚饭就是烀茄子,鸡蛋酱,还有铁锅炖兔肉,一点白晃着尾巴坐在大锅边上,不时的抽抽鼻子,贪婪地嗅着锅里冒出来的香气,口水直流。

  但是它仍然没有放弃自己的职责,哪怕兔子肉已经出锅了,仍然呲着牙向门外冲去,发出低沉的呜呜声。

  这是家里来人,孙易赶紧出去,一点白蹲在门口的位置,只是发出低哼,在对方没有展现出敌意之前,它不会轻易伤人,这小家伙聪明着呢,知道什么时候该下口。

  来的竟然是白素,黑色的紧致长裤,脚上一双塑料凉鞋,晶莹的脚趾头勾动着。

  米色的紧身长袖T恤,外套着一件淡蓝色的薄衫,头发的挽在头上,显得她的个子更高了。

  孙易赶紧迎了过去笑道,“稀客啊稀客!”

  “公爹住院的时候借了你的钱,我来还钱!”白素跟着孙易进了屋,从兜里拿出三千来递给孙易。

  “急啥,老王治病还用得着呢!”孙易嘴上客套着,还是把钱接了过来。

  孙易略微笑了一下,“吃饭没呢,一起吃点,在园子里逮了只兔子,正好下酒!”

  “不了不了,我还要回去呢!”白素嘴上这么说,可是脚下却一动不动。

  孙易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王老五在村中是个传奇,走南闯北没少赚钱,当然,现在被孙易给顶掉了。

  现在这个白素来访,总透着不对劲啊,孙易捏了捏鼻子,打算没话找点话。

  这时白素终于磨蹭着往外走,孙易赶紧相送。

  白素在孙易的耳边低声道,“明天我要去北林采些蘑菇,松蘑下来了!”

  说完,赶紧起身就走,因为她已经听到了金花在不远处跟人说话的声音。

  孙易瞪着眼睛看着白素匆匆地出门远去,还如置身在梦幻中一样,他们平时可没什么交集,这倒底是怎么个情况?

  一点白扒着桌子直哼哼,想吃兔子肉,但是孙易没夹给它,它是绝不会乱动的,小家伙规矩着呢。

  不想了,先吃饭要紧,孙易给了一点白一条硕大的兔子腿,一点白啃得欢实,孙易吃了晚饭,把分出来的半盆兔肉装好,在微凉的夜风中出了门,向罗丹家走去。

  一点白叼着骨头跟在后头,不时地把骨头嚼得嘎吱做响。

  罗丹家那两条狗刚要叫,一点白哼了一声,两条狗立刻围着它转个不停,一副忠心小弟的模样。

  进屋的时候罗丹正在刷碗,听到动静吓了一跳,伸手就要抄刀。

  “是我!”孙易赶紧表明身份。

  罗丹的身体这才松了下来,嗔怒地道:“这么晚了,你来干嘛!”

  “嘿嘿!”孙易赶紧把盒子一举,“园子里逮了只兔子,很香,给你送点,顺便再取点果酒准备送人!”

  “下次别送了,让人看到不好!”罗丹小声地道,其实心里却甜甜,还有浓浓的酸楚,为什么没有早些遇见他呢。

  帮罗丹把肉放好,又跟着她去侧屋取酒,满满地装了一桶。

  孙易回到家,躺在自家的炕头上,舒服得翻滚了好几圈,别管是什么酒店宾馆,都没有自己这个窝住着舒坦。

  清晨,孙易迎着朝阳又收拾了一下后园子,还来得及住一些香菜、油菜和韭菜,都收拾完了,才想起昨天白素跟自己说过的话。

  采松蘑最好的地方自然是北河边上那一片松林,平时也很少有人去,松蘑的口感比较怪,村里的人都不喜欢吃,山货的价格比一般的草蘑要高,但是产量少,犯不着出那个力气。

  但是那地方野鸡不少,野鸭现在少见了,秋意初凉的时候,就开始往南飞了。

  孙易拿了弹弓子,领着一点白出了门,沿途碰到村人打着招呼,只说去溜溜野鸡。

  到了松林带,四下张望着却没有看到人,孙易有些失望,一点白却欢实了起来,钻进了林间的草丛里,一会功夫,叼过来一只拳头般大的硕大蛤蟆。

  这时候的蛤蟆肥,但是比较埋汰,贴膘的时候肚子里都是虫子,没必要谁也不在这个时候吃蛤蟆,留着给一点白玩去。

  崩……孙易一弹弓子打了出去,一只刚刚飞起来的野鸡一头就栽了下来,一点白一溜烟地跑过去,把脑袋打得稀烂的野鸡叼了回来,摇着尾巴等奖赏。

  摸了它几把,把野鸡放到了筐里,正想往深处走走,一点白突然一扭身,对着来路警惕地看着,一会功夫,一个拎着小筐,穿着粗布衣服的女子走了出来。

  白素向孙易笑了一下,紧张地向来路看了一眼,然后笑了笑,接着向松林的深处走去,孙易会意地跟了上去,一直深入了松林,只有风吹过树枝的刷刷响声,还有淡淡的虫鸣鸟叫,再无人声。

  白素随便采了一些松蘑,跟孙易分开,分别回村,孙易的收获很丰厚,不但有一只兔子两只野鸡,还顺便搞了村中第一美人,整个人都像是要飘了起来一样,琢磨着回头先给白素拿个几千块用着。

  白素进了院子,虽然还有些疼,也有些轻微的肿,还是装做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把筐里不多的蘑菇倒出来晾晒。

  孙易刚刚接到柳姐的电话,让他过去一趟。

  孙易觉得很奇,这才刚刚下午,平时柳姐可是很注意自己的名声,绝不会主动打电话,让自己现在就去她那里。

  一头雾水的孙易决定还是去一趟,让一点白看家,开着安德拉SUV就向东沟村驶去,他还是决定走小路,悄悄地进村,打枪地不要。

  十分小心地进了柳家,十分安静,现在正是收获的季节,村人基本都去地里收获土豆,村子里没什么人。

  敲敲门,屋里传来了轻轻的请进声,孙易进屋的时候吓了一跳,柳姐的脸色苍白,双目还透着不正常的红色,正依着被子全身轻颤。

  “柳姐,你这是怎么了?”孙易大惊,赶紧冲了过去,伸手在她的额头上一摸,烧得厉害。

  “我的头昏得厉害,全身没有力气,发了高烧,吃药也不管用,麻烦你送我去趟医院!”柳姐道,满满的都是无奈,生病的第一时间,她想到的就是孙易。

  “你怎么不早说!”孙易急得直跺脚,背起柳姐就向外跑,顺着小路钻进了树林里,找到了自己的车,把柳姐放好系上安全带,开车着就冲上了大路。

  “我们去市里!”孙易沉声道,他总觉得柳姐的病不太简单,谁家简单的发烧就烧成这样,最让他担心的还是怕得了脑炎,北方的草爬子很厉害,每年都有被咬死的,都是发烧了没当一回事。

  而能够医治这种病的,只有林市的第二医院。

  孙易开车直奔市里,到了第二医院把人送进去,挂号做各种检查,慢得要死。

  急得孙易直跺脚,现在找人帮忙又来不及,只能咬牙等着。

  给了护士长一个大红包,安排柳姐住进了单间病房,孙易拿着化验单,拍的片子去了诊室,进了诊室二话不说,先一个大红包递上。

  这个胖胖的中年医生看着红包的厚度都有些惊讶,差不多有一万块的样子,不着痕迹地把红包收到了抽屉里,然后认真地看起了化验单和片子。

  看到最后,胖医生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抬头向孙易问道:“你是患者的家属?”

  “是,我是!”孙易用极为肯定的语气道。

  “情况不太乐观,我认为可能是脑肿瘤引起的并发症,而且已经很严重,压迫到了视神经!”胖医生道。



温馨提示:
药王传人在都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药王传人在都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药王传人在都市全文阅读和药王传人在都市txt全集下载。药王传人在都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药王传人在都市 第87章:柳姐病了   二人酒足饭饱,相约了等冬天去沟谷村找孙易一起进山打猎,就各自告辞了。   孙易喝了不少酒,虽然还挺清明,开车没问题,却是十足的酒驾,刚到医院附近的路口,一名年青的交警示意他靠边停车。   最近全国酒 2014-06-06 11:45:0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