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91章:威名

作者:落魄小书童    更新时间:2014-06-08 12:37:32    状态:连载中
  麻辣口味的干锅牛蛙味道确实不错,孙易还吃了一碗米饭,总算是吃饱了。

  白云的性子又野,有孙易在,自然不用回宿舍了,拽着他们非要再去唱歌,她就是一个麦霸,唱的还跑调,偏又喜欢唱。

  又去了一趟金鼎轩,疯三乐呵呵地把他们迎了进来,有了黑金卡,连酒水都免了,孙易只点了一些啤酒之类的东西,花不了太多的钱。

  次日一早,孙易领着两个丫头吃了早餐,又送他们去了学校,开车向交警大队行去,他还要接着跑土豆销路的事。

  都说官商勾结的生意才好做,便宜老丈人还是不要打扰了,说不定市长大人暴怒之下,自己连渣都不会剩下。

  在这种情况下,宋风这个新晋的实权交警队大队长就成了孙易的最佳选择。

  老宋是因为孙易送上大功劳,成为竖立的典型才稳稳地坐住了大队长的宝座,看样子还能一直坐下去。

  两人好歹也是并肩浴血战斗过的关系,所以孙易也没有客气,直接说明了来意。

  老宋摊了摊手,“我这个大队长才当上没几天,方方面面还没有捋顺,要是搭桥找人的话,倒是能找得到,面子也会给我,可问题是,我才刚刚上任,又是做为典型上任,动静搞大了,会引起上头的注意!”

  看老宋一脸为难的样子,孙易也不好勉强人家,毕竟不能因为自己生意上这点事就毁了人家的前程,这样很不道德。

  孙易要告辞,老宋叫住了他,扔给他一本驾照,新上任的大队长,这点事还是能办的。

  孙易笑了几声,收起了驾照,在身上摸了摸,只有大半盒中华,塞给老宋,老宋也不嫌少,接了过来,招呼他下次一起吃饭。

  老宋帮不上忙,孙易并不怪他,毕竟老宋说得在理,在孙易看来,只要认定的人,他说的每一句话自己都信,并不因为对方地位的变化而改变,而老宋说的也确实是实话,只是还有一些原因没说。

  别小看了一个区域性的薯片加工厂,薯片这东西销路极广,无论是代加工的包装品还是散货,都是量极大的消费品,这里头的利益纠葛极大,就算是老宋也驾驭不住。

  出了交警队,孙易一咬牙,直接去薯片厂推销一下,实在不行的话,再去淀粉厂,总要碰碰运气才行,如果都不行,还有军方的订单呢,至于沟谷村的出产全部都能吃下去,无非就是多赚少赚的事。

  薯片厂在东郊工业区,紧临着北大河,而淀粉厂在西郊,出于水源的考虑,同样是紧临北大河,这两个工厂都是污染较低的工厂,只要做简单的污水处理就可以直接排放,方便快捷,这也是其它地方同类工厂所没有的优势。

  刚刚一进入东郊工业区,就能看到一辆辆重卡载着满车的土豆沿着公路驶入,然后排成一溜长队,都停在了一家工厂的门口,门口十几名保安正在指挥着车辆进出。

  那些压车的个个都是一脸横肉,聚在一起称兄道弟,相互递着烟,说着客套话。

  孙易的车停在厂子门口,下了车去收发室跟保安队长接触,没说话,选递上一盒中华,脸上带着笑。

  保安队长是个挺年青的小伙子,见孙易这么会来事也挺满意的,听他说要见厂长,想推销本村的土豆,立刻摇头。

  当孙易又塞给他一盒烟之后,看在两盒中华的面子上,给他指了条明路,指指外头那些大车,“那些都是道上的大哥,我们厂的土豆都是他们供应的,你现在冒蒙就来推销,就算我们厂子收,你也运不进来!懂了吧!”

  孙易笑道,“运不运进得来再说,总要先把供货敲定了!”

  保安队长一个劲地摇着头,“没用的,到时候人打了,车子掀了扣了,你都没地方哭去,种地赚几个钱不容易,可别糟踏了!”

  正说着,外头哗啦一声,跟着孙易那辆欧宝安德拉发出了警报声,保安队长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外头有人大声喝吼着,“这是谁的车,靠边靠边,挡我的路了,再不开走,车都给你砸了!”

  孙易皱着眉头走了出去,只见自己的车左窗已经破了,一个光头金链子正拎着一根一米多长的铁棍比划着,见没有应声,又是一棍子砸下去,前窗破成了蛛网状。

  七八个社会大哥抽着烟看着热闹,不时地还发出叫好声,一帮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式,而那些砸车的光头金链子向四周拱着手,一脸的得意洋洋。

  孙易阴沉着脸走了出来,金链子一指孙易道:“这是你的车,赶紧靠边!”

  “是你砸了我的车?”孙易冷冷地道。

  “是我砸的,怎么着,想比划几下子,玛的,知不知道老子是谁!”金链子在手掌中拍打着铁棍一脸的狰笑。

  若是一般人碰到这种情况,说几句好话,递上好烟,然后把车开走就算了,可是孙易现在火头正大着呢,哪里会服这个软。

  那几个看热闹的大哥当中有几个人认出孙易来了,他们是参加过北河滩大战的,甚至还有一个大哥手紧紧地捂到了肚子上,只觉得肠子都疼了,赶紧悄悄地退后,把自己藏了起来,肚皮上那一刀,肠子断成了三截,要不是抢救及时,老命都扔下了。

  就在金链子拎着铁棍要动手的时候,从人群里突然冲出来一个中年大汉,飞起一脚就把金链子踹了个跟头。

  金链子大怒,一扭头,竟然是自己的好哥们大鱼哥,平时哥们好着呢,怎么现在还朝自己动手了呢。

  大鱼哥长得很有特点,脑袋圆圆的,嘴巴也大,要是多那么两抹须子,还真像一条大鲶鱼。

  大鱼哥脸上堆着笑,从身上摸出一盒黄鹤楼来,觉得拿不出手,赶紧扔开,从旁边一兄弟手上借了一盒比较少见的外烟,拿着烟点头哈腰地到了孙易的跟前递上烟。

  “原来是易哥啊,啥时候来的,咋不跟兄弟们打个招呼,也好给易哥接接风!”

  一个三四十岁的大叔叫自己哥,让孙易满身的不自在,有道是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个大鱼哥一脸的讨好,自己也不好动手,接了烟刚想摸打火机,立刻三四个打火机挤了过来。

  有便宜的塑料打火机,还有价值不菲的铜的或是镀金的贼破,见孙易的眼睛盯在金光闪闪的贼破身上,这个递火的大哥立刻把火机一扣,二话不说就塞到了孙易的手上。

  孙易被他们的热情搞得哭笑不得,目光一扫,重点在几个人的身上停留了一下,他的目光让这几个大哥只觉得后背直冒寒气,他还记着呢。

  没错,孙易记得其中有几个在北河滩大战的时候出现过,就包括这个大鱼哥。

  大鱼哥的表现好像当初不是去干孙易的,而是给孙易助威的,伸着大姆指道:“易哥就是牛逼,北河滩一个打几百个,反手又给了李老大一个大苦头吃,牛逼得厉害!今天别走,我做东,易哥一定要给小弟一个面子,要不然的话我以后在道上都没法混了!”

  孙易笑了笑,没有出声,而是把目光落到了自己那辆车上,好好的车被砸碎了车窗,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大鱼哥的心里咯噔一下,飞龙跟自己是邻居,也是一块混起来的,前阵子飞龙去了外地,这才刚回来,有点不识泰山,得罪了这尊大神,要是人家找起茬来,这条命怕是都要交待在这。

  大鱼哥赶紧几步冲了过去,照着飞龙的肚子上就是一脚,踢得飞龙更是一头的雾水,一抬头,见大鱼哥正朝自己眨眼使眼色,眼珠子都快要飞出去了。

  “马上把车拖去修了,今天晚上跟易哥吃完饭,一定要见一辆闪闪发光的好车,要不然的话,不用易哥动手,老子就废了你!”大鱼哥说着,呲牙咧嘴的使着神色,恨不得揪着飞龙的领子把想法灌进去才好。

  飞龙也是个有眼色,赶紧爬了起来找拖车,再也不敢向跟前凑和了,之前的嚣张也让他出了一身的冷汗。

  现在有了大鱼哥这个自来熟居中调和,那些心惊胆颤的社会大哥们又聚了过来,跟孙易搭着讪。

  人家摆出了十足的善意,孙易也不好把以前的仇恨都摆出来,自己差点被砍死不假,可是听说那一战死在自己手上的还有十多个呢,算来还是自己赚了。

  孙易还特意打听了一下后果,毕竟死那些人了,大鱼哥一听,心里就觉得发冷,赶紧道:“有句老话说得好哇,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是你砍死我,就是我砍死你,大家早就认命了,没啥说的!”

  其实在心里却暗暗地道,就凭孙易那一战打出的名头,谁还敢提报仇这种事,要是换个人杀了自己的兄弟,非把他抓出来剁了手脚,装到铁桶里沉了大河不可。

  当听到孙易是来推销土豆,打算做土豆的生意时,这些大哥们对视了一眼,都看出了彼此浓浓的担忧之色,孙易在林市和周边的道上就是一条凶猛的大鲨鱼,他要是闯进来,哪里还有他们吃饭的份。

  当听到孙易只收购本村周边三个村子的土豆时,顿时又松了一口气,对方圆几百里的土豆量来说,三个村子的产量还不看在眼中。

  这些社会大哥们立刻就活跃了起来,这个时候不送人情还等什么时候,一帮十多个人拥簇着孙易就向厂子里走,至于那些保安根本就不敢拦。

  保安队长看着被一帮大哥拥着进了厂子的孙易,忍不住摸摸怀里的香烟,暗自庆幸,亏得刚刚自己表现没有太过份,要不然的话……想想后果就觉得后背冒冷汗。

  赶紧扑到电话旁给厂长打了个电话,厂长听了也觉得后背发麻。

  很快就到了厂长办公室,秃顶的厂长已经等到了门口,做为林市场面上的人,怎么可能没听过孙易的大名,先热情地上去握了握手,把人请进了办公室。

  至于土豆销售的事,谈了不到五分钟就搞定了,连合同也不用签,定下收购价八毛钱一斤,当场结算。

  剩下的一个多小时,都在喝茶抽烟聊天。

  从厂长办公室走出来,孙易忍不住长长一叹,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把生意做得这么顺当,旁人求爷爷告奶奶也未必能抢到一点残羹剩饭,可是自己来只是喝了会茶就把什么都搞定了。

  孙易必须要承这些大哥们一份情,他认为,是他们把自己捧起来的,所以这顿饭自己是一定要请的,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地直奔市里,喝酒洗澡找妹子一条龙。

  本来孙易是打算买单的,可到了买单的时候一顿争抢,最后一个大哥干脆就拔出了一把短刀压到了自己的手指头,认为这是孙易不给自己面子,要是不让自己买单,这根手指头就送孙易了。

  孙易打出的名头不小,可没真正地在道上混过,对这场面还真不适应,只能从善如流。

  到了最后自己非但没有花一毛钱,反倒是多了不少东西。

  那辆欧宝安德拉在入夜时分就送来了,等散场的时候,车后备箱里已经多了一大堆的东西,几箱子五粮液,几箱子茅台,还有十几条各种品牌的好烟,把后备箱塞得满满的。

  孙易也不知道是谁送的,索性就收下了,这么一接触他发现,这些社会大哥并不像他想像的那么穷凶极恶,办事能力还是很强的,更是交游广阔,提起谁谁谁来说得唾沫横飞,相比之下自己就跟土蟞似的,官场上自己就认识宋风这么一个交警队大队长。

  孙易现在头疼的该是运输车辆的问题了,本来跟那些大哥们打个招呼,弄来十几辆大车不成问题,不过他也不好欠太多的人情,只能自己想办法,实在不行的话,把几个村子的拖拉机都借过来也能顶一顶。

  这边已经调定了,孙易马不停蹄地向回赶,土豆的收购工作也要展开了。

  这个时候他感到自己的人手严重短缺,武谷是合作关系,不好麻烦人家,刘老四正忙着塑钢的生意,更是分身乏术,杜彩霞倒是不错的帮手,可惜发生了那样的事情。

  正打算在镇上停留一下,杜彩霞打来了电话,十分急切地道:“你那头办得怎么样了?村子里来了一个收土豆的,给的价格太低了,大家不愿意卖,可是他要打人啊,现在正奔王老五家去了!”

  孙易的眉头一皱,这生意做的,还真是一波三折,道了一声马上回来,立刻驱车通过了镇子,驶向了村子。

  越野车在卵石铺成的村路上飞驰着,不时还会扬起一片沙石,到了王老五家的门口嘎吱一声停车,在门口已经聚了二三十村民。

  见到孙易下来,六婶子快步跑了过来,“小易,你快看看吧,那个人也太不讲理了,收土豆才给两毛钱一斤,这是让咱们喝西北风啊!王老五去年收土豆,还给五毛一斤呢!”

  孙易拍拍六婶子的肩头,“放心婶子,有我呢!我看看去,今年土豆我收了,六毛一斤!”

  孙易说着向院子里走去,六婶子立刻大嘴巴地把这个消息传了出去,六毛一斤那可是高价了,虽说城里的零售价要达到一块甚至是一块五一斤,但是从地里收土豆,四五毛就算高了,别小看这一毛钱,架不住积少成多,把地里的土豆过称,也能多出一两千块来。

  虽说现在的农村生活并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差,还有各种补助,再加上跑山,收入也算不错,可农村人习惯了精打细算,几千块已经是大数目了。

  孙易直接进了王老五家的院子,一个大汉领着七八个人,正对王老五推推搡搡,可怜的王老五从前也算个人物,现在得了中风,说话和腿脚都不利索,走路都费劲了,哪里是这些人高马大的汉子的对手,被推了一个跟头,顿时爬不起来了。

  金花叫骂着冲了出来,去扶王老五,可是反倒被摸了好几把,这些汉子嘻嘻哈哈地占着便宜,甚至有几个眼睛都冒出了绿光,看着金花和躲在窗后的白素跃跃欲试。

  “哈哈,老五,你那个儿媳妇挺不错嘛,让我们搞一搞,这生意我们就不做了,怎么样,你这媳妇的比可都是镶金嵌钻了,值钱着呢!”一个汉子晃着手臂,向四周的人炫耀着自己手臂上的青龙纹身大叫着。

  他的话气得王老五全身直哆嗦,眼瞅着就要犯病了,这时,孙易一个前冲,一脚就踹了过去,把这个出言不逊的汉子踹得飞了起来,稀里哗拉的又撞翻了几个人,当时就爬不起来,也不知这一脚踹断了他几根肋骨。

  领头的是一个很年青,只有二十八九岁胖乎乎的年青人,短短的头发下是青色的头皮,脸上的横肉抖动着,指着孙易就要喝骂,可是马上,这骂声就被他自己憋了回去。



温馨提示:
乡野春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乡野春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乡野春潮全文阅读和乡野春潮txt全集下载。乡野春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302 Found

302 Found

The requested resource resides temporarily under a different URI.


Powered by Zeus/1.5.0
乡野春潮 第91章:威名   麻辣口味的干锅牛蛙味道确实不错,孙易还吃了一碗米饭,总算是吃饱了。   白云的性子又野,有孙易在,自然不用回宿舍了,拽着他们非要再去唱歌,她就是一个麦霸,唱的还跑调,偏又喜欢唱。   又去了一趟金鼎 2014-06-08 12:37:3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