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02章: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作者:落魄小书童    更新时间:2014-06-13 18:00:00    状态:连载中
  孙易回了帐蓬先换了一身衣服,这会天已经黑透了,火堆被点了起来,狍子肉切成大块串在树枝上挂在火堆边上烘烤着,孙易拿出两瓶茅台来,一人一口轮着喝。

  苏子墨喝了点酒,身处荒野,前两天又玩得开,很多事都已经公开了,这下更放得开了,火焰照得她小脸红扑扑的,借着酒劲手一个劲地在孙易的身上摸着。

  “你这男人,怎么长的,怎么可以这么壮,你斗野猪的时候,我都湿了,差一点就到了高峰!”苏子墨说着,当着众人的面就把手一直伸到了孙易的要害。

  “啊哟啊哟,有现场直播可以看哟!”路志辉哈哈地怪叫了起来,身为二代弟子,什么新鲜事没见过。

  苏子墨喝了一口酒,重重地呸了他一口,然后一拽孙易道,“不行不行,我们一定要在野地里来一次!”

  孙易想想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零下三十多度你要野战,也不怕冻死!”

  “还有你嘛!”苏子墨拽着孙易就向帐蓬后头走,那地方避风,还紧挨着几株大树,扶着大树正好可以稳住身子。

  路志辉拽着自己的老婆,也想试试,不过两人只试了不到五分钟就哆嗦着跑了回来,这冷劲一般人还受不了,路志辉这回心服口服地向孙易和苏子墨竖着大姆指。

  这一夜很安稳,也不知是孙易怒吼中划下了地盘,让其它野兽不敢过来,还是因为有一点白守着,安静得很,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那只野狼已经不见了踪影,留在它身边的肉也吃了一大半,也不知它能不能在残酷的严冬活下去,寒冷的冬天,没有食物就意味着死亡。

  再次拖上爬犁向村子方向走去,本来路志辉还要来一次冰上垂钓,不过看看厚达一米多冰层,还是打消了这个主意,光凿冰就以把好人累成傻逼了。

  回到了村子,孙易先把炉子点了,屋子里顿时就热了起来,虽然说在山林里玩得挺愉快的,可也真的很累,天还没黑,苏子墨就一头栽在热炕头上呼呼大睡了起来。

  路志辉也跟老婆住到了客房,没多大一会就响起了压抑的哼哼叽叽的动静,这两人还是不累。

  孙易帮着一点白又处理了一下伤口,伤口基本上没什么事了。

  安顿好了一点白,孙易也有些累了,简单地冲洗了一下,直接就上了炕,向两个女人中间一钻,也呼呼地睡了起来。

  第二天一大早,简单吃了口饭,路志辉和孟惠带着猎物匆匆地走了,猪肚也给他带去了,他父亲有胃病,正好能用得上。

  苏子墨和陆青也没有多做停留,匆匆地回了镇上,几天不在,也不知堆了多少事,临走时,苏子墨那双如同一汪泉水似的眼神差点把孙易的魂都勾去。

  临近年关了,一些外出打工的人也回来了,还有一些远在它乡打工的子女也回来过年,让村子里多了些人气,好些人都是孙易的同学或是同校的学生,在一块聚聚,好好热闹了一下。

  孙易双手持着两个白酒瓶子,左右开工,把当年的同学全都灌桌子底下去了,一半是孙易太能喝了,另一半,是这些同学心里不是个滋味。

  自己远走千里,不管在外头混得多滥,可是回了家乡,还要装得人模狗样,就算是打掉了牙也要往肚子里头吞。

  再看看昔日的同学,足不出村就混成了孙百万,这种心理落差一时半会还转不回来,甚至让不少人都有了留下的冲动,每年种种地,跑跑山,平均勾也能月入三四千块了,在城里打工,就算是比这高也高不到哪去。

  一个守家在地,一个是远乡飘泊,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但是已经习惯了大城市的花花世界,再留在这小村小镇,总觉得全身不自在。

  不管这些昔日的同窗怎样百转千回,孙易这几天都更忙了,不忙的,就是忙着吃,吃完东家吃西家,因为现在正是杀猪的季节。

  养了一年甚至是两年的猪出栏了,卖掉一部分,挑最好的剩下一头,农村杀猪的时候,就是大宴亲友之时,不是谁都请的,总要挑关系比较亲近的,说是帮帮忙,其实就是聚在一块吃吃喝喝。

  孙易是一条好汉,无论是当初的蓝莓收购,还是后来的土豆销售,都让村民获利不小,就连左近的东沟村和秀河村都有人来请他去帮着杀猪吃猪肉。

  这不是让孙易卖力气,而是农村生活特有的一份情谊,谁家不去都不好,甚至孙易一天要赶上好几场,孙易也不白去,野猪肉和狍子自己留下够吃的就行,剩下的都送人,肉送没了,就把茅台和五粮液拿出来挨家送,至于罗丹酿的果酒,他是舍不得送人的。

  无论走到哪,孙易都会成为焦点,先喝上一缸子白酒再说话,孙易也不客气,一缸子灌下去,缸子一顿,吼上一声再来,人人都要竖个大姆指道上一声好汉子,只有好汉才能护三村。

  六婶子家是到了腊月二十才开始杀猪,算是最晚的,打小六婶子对自己就不错,是一定要去的。家里的两个儿子今年都没有回来,她跟六叔老两口过得倒是轻松,却总也掩不住眼中的落寞。

  孙易把一瓶茅台和一瓶五粮液向桌子上一放,对面色苍老的六叔道:“六叔,晚辈有晚辈要忙的事,咱不操那个心,今天咱们吃肉喝酒,然后好好过年,说不定过几天,儿子就回来了,到时候我把他们全喝桌子底下去替你报仇了。

  我还记得二哥当年还打过我呢,这仇我记着呢!”孙易说着,大伙全都笑了起来,少年人的仇,哪里有那么深远呢。

  罗丹也在帮着忙,一个很壮硕的汉子从屋外走了进来,端着一个大盆,盆里是搅好的猪血准备灌血肠。

  孙易探头看了一眼,然后扭头跟六婶子道:“那个人我看着像骡子啊!”

  “可不,骡子是前天回来的,你忙着去秀水村和东沟村喝酒,回来都晚了,没看着也正常!”六婶子说着,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

  孙易跟罗丹勾勾搭搭,虽说没啥实质进展,但是彼此的眼神都不对劲,六婶子是过来人,平日里走得又近,哪能看不出来。

  孙易讪讪地笑了两下没吭声,倒是六婶子拽着孙易到了角落,很神秘地道:“骡子可不是自己回来的!”

  “啥?他还敢把女人带家里来?”孙易的心头涌动起了怒气。

  “不是女人,是个男的,长得瘦瘦的,戴个眼镜挺斯文的,你看,那个就是!”六婶子说着,隔着窗子指着院子里一个正帮着烧热水男子。

  男的二十多岁,戴个眼镜,皮肤还挺白的,长得眉清目秀挺帅的,就是有点娘炮,走跑夹着腿还特么是内八字,而且双手一动的时候,还翘着小手指头,看得孙易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听说是骡子的朋友,家离得太远没法回去,就领回来过年了!”六婶子接着道,然后犹豫了一下,“不是六婶子说闲话,我总觉得,他跟骡子之间有点不太对劲,特别是眼神一对再一笑的时候,我都觉得碜人,瞅着跟刚结婚的两口子似的!”

  孙易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罗丹跟骡子结婚快两年了,到现在还是个处,都说骡子那玩意不好使,像发情期短的骡子似的只有那么一小会,可罗丹也不至于是个处吧,难道捅一下还做不到吗。

  难不成,这个骡子压根就是喜欢男人的?他在城里混那两年也知道,现在城里都流行什么男男才是真爱,这骡子藏得够深啊,想到这里,孙易都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吃饭的时候,骡子跟那个年青娘炮坐在一起,很豪气地不停举着杯,罗丹跟六婶子在厨房帮着忙活,一时还没吃上。

  旁边那个男孩捅捅骡子,细声细气地让他少喝点,骡子嘿嘿一笑,满脸的幸福。

  喝到差不多,骡子借口不胜酒力要先回去,六叔没有挽留住,男孩搀着骡子往回走,让罗丹在这帮六婶子收拾好了,然后就走了。

  孙易本来还能再喝一会,借口上厕所溜了出去,他现在抓心挠肝似的好奇,想要把事情搞清楚了。

  悄悄地到了罗丹家,家里的两条狗早就认识他了,摇着尾巴迎上来,孙易一指狗窝,两条狗乖乖进了窝,一声都没吭。

  屋里还亮着灯,孙易悄悄地到了窗子底下,借着夜色探头望去。

  如果屋子里亮着灯的话,是看不到屋外黑暗处的,更何况还拉着窗帘呢两指宽的缝隙正好可以看到屋里的情形。

  虽说这种事总是听说,好像离得不远,可真正见却一次都没有见到,现在可算是见到活的了。

  两个男人搂在一起疯狂地亲吻,而且还是湿吻,看得孙易眼睛差点瞪出来。

  特别是最后男人给男人含着,这让孙易身上的肌肉都崩紧了,让他觉得吓人的是,自己竟然也特么有反应了,难道自己其实也是喜欢男人的。



温馨提示:
乡野春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乡野春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乡野春潮全文阅读和乡野春潮txt全集下载。乡野春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乡野春潮 第102章: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孙易回了帐蓬先换了一身衣服,这会天已经黑透了,火堆被点了起来,狍子肉切成大块串在树枝上挂在火堆边上烘烤着,孙易拿出两瓶茅台来,一人一口轮着喝。   苏子墨喝了点酒,身处荒野,前两天又玩得开,很多事 2014-06-13 18: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