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25章:但是他有兴趣!

作者:落魄小书童    更新时间:2014-06-25 14:24:57    状态:连载中
  就算是被逮到也没有关系,只要嘴巴闭得严严的,把护照再一掏,警方有再多的手段也使不出来,最后只要一走官方程序,再操作一下,就是外交事件。

  华夏秉承的外交无小事的原则,所以只要证据不是极其充足,一般都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龙铁对这种事一向研究得很透彻,也最喜欢用这些国外的职业人士。

  在他的身边,更是常年跟着几个体毛旺盛,膀大腰圆的毛子保镖,都是空架子保镖,这种脏活肯定不会插手的。

  而豪圣集团就不行了,他们的生意主要是针对韩国和日本,在俄罗斯根本就没有市场。

  “都老实点!”一个蒙着脸的汉子走了过来,操着一口地道的本地方言,拿出一根绳子来就把孙易捆了个结实,然后在他的身上摸了起来。

  孙易的身体一侧,扬了扬下巴道,“哥们,搜得差不多了吧,这是往哪摸呢,这只有一把枪两颗弹,就别下手了吧,我对男人没兴趣!”

  这个汉子哈哈地怪笑了两声,“我对男人也没兴趣,但是他有兴趣!”

  一个眼窝深陷的毛子听懂了,向孙易投来怪异的目光,这让孙易不由得想起了雪夜间,在罗丹家窗下偷看骡子跟那个小伙你来我往的战斗,只觉得臀肌一紧,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下来。

  这个老毛子要是敢对自己下家伙,自己不介意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大不了来个同归于尽。

  那个汉子又把冷玉按住强行捆了起来,然后在她的身上摸了起来,说是在摸武器,看他摸的地方,尽朝要害下手,甚至都伸到了衣服里面,孙易恶狠狠地记住了他的眼神,还有手背上那一条疤痕。

  冷玉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似乎只有孙易跟她弄弄的时候,她才会有反应,至于别人,怎么弄都是冷淡的。

  若是女人尖叫挣扎的话,会对下手的产生一种异样的满足感,可是碰到冷玉这种冷冰冰的,木头人一样的女人,这么摸就没什么意思了。

  “草,果然跟传说的一样,豪圣的女老总就是一个冷淡!不过竟然没穿内裤!随时都等着被干吗!”男子骂了一声,把手在衣服上摸摸,然后把两个人都推到一随后跟来的一辆不起的小厢货的后厢里。

  临关门的时候道:“冷总,不用害怕,我们也没有谋财害命的意思,就是请你消失几天,然后保证你全须全尾的回去!”

  说完,厢货的门砰的一声就关上了,在临关门的时候,孙易还看到他们正在更换瘪掉的车胎,看到这一幕,孙易的脸一下子就沉了下来,这几个家伙这是想弄个完全失踪啊。

  只要把车开走,人再弄走,再用铲子把刹车印铲走,铺上一层半融化的积雪,用不了一天就冻得严实,然后一点痕迹都找不到了。

  黑暗的车厢里,冷玉问道:“你有什么办法吗?”

  “暂时没有,但是我知道,龙铁有麻烦了,他有大麻烦了!”孙易的语气里已经有了森森的杀意,这些家伙玩得有些太过份了,最重要的是竟然连自己的女人都敢摸,甚至直接摸到了衣服里面。

  “我可以用牙齿把绳子咬开!”冷玉突然道。

  孙易道:“别轻举妄动,他们手上拿的都是真枪,就算解开了绳子,我们能跑多远,一梭子下来,我们都要完蛋,安静地等着,放心,有我在,肯定不会让他们伤害到你!”

  过了好半天,才听到冷玉嗯了一声,然后就没了动静。

  小厢货开动了起来,在颠簸的路上开动了起来,直到车行平稳的时候,这是上了主干道了,耳中听到了清晨的喧闹声,然后声音渐渐得变小,变得不那么喧闹了。

  跟着,车厢门打开,一支枪口指着他们喝令他们下车,孙易先跳下了车,向四周看了看。

  他们仍然在市区当中,不过却是闹中取静的一个城中村的一个小院,此时他们的车子都停在一间仓库里,四周还乱七八糟的堆积着一些板材,远处还放着一些吃剩下的熟食,还有外卖餐食等物。

  两人被关进了一个小屋子里头,分别又用手铐铐到了暖气上,抱着暖气倒也冻不着。

  孙易竖着耳朵听着门外的动静,木门并不隔音,可以听到那个手背上有疤的男子在抱怨着。

  “十天的时间太长了,冷玉可是大公司的老总,警方肯定会尽力寻找的,七天,最多七天!”疤男最后斩钉截铁地道。

  另一个本地男子用不容置疑的声音道:“不行,老大说十天就十天,你们要是觉得无聊,可以搞屋子里的那两个人!反正冷玉是大公司的老总,就算是被搞了,也不会声张!这两个人回头就离开,不会有任何麻烦!”

  “这还差不多,要不然的话在这破地方蹲十天,还不闷死!”疤男嘿嘿地怪笑了起来,然后又卷着舌头嘟噜着跟两个毛子说着话,不时发发出哈哈大笑声。

  冷玉的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她冷淡不假,当初为了龙须草,不情不愿的被孙易搞过一次也不假,后来食髓知味,借着龙须草的名门送上门也不假,可并不代表她就愿意被那个臭哄哄的男人,还有全身是毛的老毛子搞。

  孙易的脸色更难看,你是被男人搞,一个不好,老子也要被男人搞,这才是最悲伤的事情,那是娇滴滴的软妹子,而不是全身体毛的大汉。

  门外传来的吃饭的声音,还有卷舌头的俄国话,似乎还喝上了,酒味冲鼻而来。

  冷玉低声道,“我不能失踪,一旦我失踪了,前期所有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你少废话,我这正想办法了!”孙易有些烦躁地道,心是满满的都是怒火。

  快到中午的时候,小隔间的门突然被拉开了,手背有疤的汉子仍然戴着头套,两个老毛子早都把东西不知扔哪去了,还光着膀子,胸口的黑毛一直延伸到小腹以下,鼓鼓囊囊的一个劲地揉动着。

  其中一个最壮硕的看着孙易笑了,还不停地挑着眉毛,孙易的脸一下子就垮了下来。

  “来来,咱们一起来,我特么还没见过男人搞男人呢,咱也一边搞女人一边欣赏!”疤男走到了冷玉的身前,冷玉拼命地踢腾着,可是那个老毛子冲了上去,几下就把她按住了。

  疤男伸手摸了一把,还在鼻子底下闻闻,“哈哈,豪圣集团的老总这味闻着都跟别人不一样,你不是冷淡吗,没关系,我先给你预热一下,这老毛子的家伙更大,肯定能让你爽的,到时候你还要感谢我们呢!”

  冷玉咬着牙挣扎着,却挣不开两个大男人的钳制,孙易冷冷地喝道:“你要是敢动她,你就死定了!”

  毛子汉似乎觉得孙易身上绑着绳子搞起来不爽,看他的手还被手铐挂在暖气上,也不会有什么危险,然后拿过一把刀子就挑开了孙易身上的绳子。

  孙易微微一愣,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你竟然解开了我的绳子?你解开了我的绳子?”

  疤男微微一愣,顾不得冷玉,抬头望向孙易,只见孙易的脸上浮现了淡淡的微笑,像冷笑,又像嘲讽。

  虽然手铐还挂着,但是疤男还是觉得有太对劲,刚要开口说话,只见孙易的身子怪异的扭了扭,一把虎牙军刀从裤腿滑了出来,冷玉也看到了,更是一愣,他竟然把刀藏在裤裆里了,也不怕割掉了自己吗?

  脚上一挑,短刀带着暗哑的刀芒飞了起来,落在了孙易还自由的左手上,跟着一刀就深深地扎进了这个对男人感兴趣的老毛子肩窝里。

  手上一扭横里一拽,军刀背后锋利的锯齿直接划断了他脖子上的动脉,鲜血带着哧哧声喷出几米开外,浇了疤男一头一脸都是热血。

  手上的军刀回手一剁,正剁在手铐上,把精钢手铐剁出一道深深的印痕来,这军用品就是牛逼,这样一刀都没有伤刃。

  孙易再奋力的一拽,手铐啪的一声断裂,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弄断手铐了,当初逮了老鹰被警局的谢副局整的时候,他就挣断过一次了。

  疤男大叫了一声不好,一个翻滚就向门外扑去,他们进来是搞事的,所以枪都没有带。

  孙易横刀就要拦上去,那个毛子反应很快,随手抓过一块木板带着风声就向孙易拍了过来。

  孙易用后背硬受了这一击,啪的一声,木板碎裂,孙易也被从空中拍到了地下,扎向疤男后背的一刀一滑,刺到了他的小腿上,再向下一划,几乎整个腿肚子都被顺着肌肉纹理被划开,深可及骨。

  孙易刚刚爬起来,一股浓浓的体味还有酒味扑鼻而来,这个壮硕的老毛子从背后一把抱起了孙易,双臂紧紧地勒紧。

  毛子身强体壮,最爱用这一招,体质稍差一点的,都能被勒断骨头,挤出肺里最后的空气。

  孙易的双臂一崩,硬是崩住了老毛子的这一抱,但是双臂贴着肋侧不好发力,暂时无法挣开,外头的人可是有枪的,听到动静端枪进来,自己有十条命都不够扔的。

  情急之下的孙易小腿一勾,反向用脚跟向后踢去,果然触到了一个软囊囊的东西,毛子的力气再大,这地方也是要害,再加上孙易全力的一踢,哪怕这种踢法用不上力,也足以让毛子惨哼一声,一身的劲力全泄掉了。

  孙易双臂一挣,挣开了钳制,头也不回地一刀扎敢回去,入肉的声音和手感传来,再横里一扫,鲜血混合着内脏的味道弥漫了整个小屋子。



温馨提示:
乡野春潮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乡野春潮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乡野春潮全文阅读和乡野春潮txt全集下载。乡野春潮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乡野春潮 第125章:但是他有兴趣!   就算是被逮到也没有关系,只要嘴巴闭得严严的,把护照再一掏,警方有再多的手段也使不出来,最后只要一走官方程序,再操作一下,就是外交事件。   华夏秉承的外交无小事的原则,所以只要证据不是极其充足,一 2014-06-25 14:24:5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