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7章 墓道棺材

作者:曌鼎    更新时间:2014-06-30 21:16:05    状态:连载中
  黑暗的墓道中,无数的人胆战心惊,手贴着石壁,浓郁的散毒香酝酿着空气,黑暗的角落里,虫子依稀可见。

  彼此紧靠的臂膀传来了温暖,刺鼻的血腥哪怕是带上了面具和衣服还是感觉得到。

  依稀的光明从电筒上出来,照料着这条墓道。

  “将铲子拿过来王二。”

  一旁的一个人将一把铲子递给了一个中年男子,男子将铲子朝着土壤里插下,无数的蚯蚓从土壤中带出,朝着上边一晃抛出,准确到位,显得老练。

  有些盗墓贼甚至挖土在外面更不就看不出土堆,因为他们早就在洞穴里解决了土壤,这是过往盗墓者的规矩中的一个。

  其实这条规矩不需要多么遵守,因为他只是为了以防外人发现自己在挖掘坟墓时一些技艺高超人的本事,一般的人更本就学不来。

  古代的人相信天上有着神明,便有了举头三尺有神明之类的话,盗墓者一旦被发现几乎都是被杀。

  所以盗墓的人都会有各种遮掩的方法,他们甚至知道了墓地,却在外面做起了房子,买下来地,然后在里面挖,别人只会以为里面有人在住。

  有的则种了一些卖不出或者高大树林作为遮掩,内部挖穴,可是对于如今的盗墓而言,这些都已经不是多么重要了,所以男子也是毫无遮掩的抛土出去。

  土地因为离水进的原故有尸虫和无数喜欢在阴暗潮湿的蚯蚓居住,彼此蚕食繁衍,那些血红的黑土,死去的死尸都是它们的食物,成了它们的肥料。

  土壤和蚯蚓布满了身上,好在他们都穿着密密麻麻的衣服,将自己遮盖的不露出一个缝隙,甚至带上了防毒面具,不过那种炎热潮湿的感觉,还是没有几人可以承受。

  最终到了一定的时候就出去了地道的挖掘,预定的休息让另外的人道墓穴里去,而真正让他们觉得残酷的是,那些尸虫和蚯蚓,因为挖掘的工作,布满全身蠕动,虽然进不到衣服里,但却遮住了视线。

  “哦,天啊,又是一个棺木!”

  “建造这个陵墓的人可真是一个大手笔!”

  无数的人看着那个男子抛出土壤的一角的陵墓,不由的惊呼道,不过却并不害怕那个棺材里面的东西,由于埋藏的太过于久远,他们只认为里面都是一群尸虫和蛊毒之类的东西。

  他们带了防毒面具和工具,更本就不需要害怕,所以他们才不由得惊呼,甚至将他当成了财富。

  不久前所有的人就一至的执行多劳分配制度,其实也可以说是生存制度,毕竟人多的时候力量总是会很大。

  没挖掘并毁掉一个棺木都会有各种各种的财富,在等着他们结束了盗墓之后的加成。

  “让我的桃木剑,朝着里面那些骷髅头用力的刺下去吗?”一个男子兴奋的拿起了一把桃木剑,显然是一个不伦不类的道士。

  桃木剑是道教的一种法器,在中国传统习俗中也被认为有镇宅、纳福、辟邪等作用。在制作上,通常取天然桃木,纯手工雕刻。一般认为,桃者为五木之精,亦称仙木,故有辟邪镇宅的作用;桃木剑则因而具有了这方面的能力。

  汉时,刻桃印挂于门户,称为桃印懋;后汉书议志中记载“仲夏之月,万物方盛,日夏至阴气萌作,恐物不懋……”桃木亦名“仙木”、“降龙木”“鬼怵木”。自古以来桃木诮“镇宅辟邪、驱邪纳福”之说更是“安康长寿的象征,是用途最为广泛的代邪制鬼材料。古人认为:”桃木,五木之精也,故压服邪气者也,桃木之精生在鬼门,制御百鬼”故今作桃木制品着居室内以压邪,此仙木也。《辞源》古时选桃木刻桃木人,立于户中以避邪。

  “不,朋友你先想一想,木剑是刺不进木棺的,还是用斧头或者锥子打下去比较好。”一旁的陈阳道。

  顺便一提大多的时候道士用桃木剑的原因除了桃花拥有避鬼保神的作用,更多的原因是因为一般的铁器对付白尸更本就没有多大用处,而且容易被尸体的尸毒传播至使用者。

  刀子饮血多了就不灵活了甚至砍不动骨头而且断折开来。

  所以用桃木剑比较好,但是面对大多数的敌人的时候,桃木剑也没有什么作用,一般的盗墓者还是道士或多或少的都带有其余的铁具,为此以防万一。

  铲子、耙子、起子、小刀片、匕首、手套、小锯子、绳索、药丸、散毒香、糯米、黑驴蹄子、桃木剑、火折子等等,这些全是盗墓的专业装备,每件都各有用途,缺一不可。

  “你们到底有没有盗过墓,遇到这种是事的时候你们最好先让开!离开木棺远点!”男子看着陈阳他们之间更本就没有什么严肃和戒备的讨论,不由得喝道。

  男子在这里的人中还算年长,他的话除了陈阳以外的几个人都没有多大在意,陈阳则是认为离棺木进容易发生一些灾难,如突然出现白尸,或者尸毒。

  就算是科技发达的今天也有很多事情至今无法解开迷题,所以陈阳才会离开棺木远点,以防万一。

  “切!这些棺材都不知道埋藏了多少个年代,就算是白尸也已经基本腐化,被那些互生的白僵彼此之间蚕食成尸血了吧!”一个和陈阳差不多的青年不以为意,白尸的形成顶多就是白僵和尸体的彼此共生,对此这是盗墓的常识。

  所以他觉得那个男子的言语太过了,看着身上的蠕动的蚯蚓和尸虫所有的人抖了抖身体,将它们抖落在地,男子看了一眼那个青年他没有说话,而是看了一眼棺木好一会才道,“凡是都有例外,没有那个盗墓的人能说百分百的成功,你的言语有些过了。”

  男子自幼就跟随者他人以盗墓为生,曾有一次甚至差点触动盗墓的机关死亡,对于盗墓心有余悸,有些墓是碰不得。

  男子只是默默的准备着器具,已经叫人上去通知上面的人这里有一个棺木需要处理,而自己真准备去杀死那个棺木里面的东西,或许里面的东西还‘活’着。

  这就是男子的想法,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住手,你疯了吗?!”

  从刚才到现在,至始至终都再也没有理会之前出言挑衅的男子低头正准备出手的时候,那个青年突然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准确的说是在那个棺材的面前。

  所有的人一瞬间知道了他要干什么,他要证明自己的观点是正确的。

  一只手已经拎起了黑驴蹄子,另一只手死死的盖住了棺木,他要让所有的人证明自己。

  哐当

  一声巨响整个木棺直接被掀开,男子的手上的黑驴蹄子造就在木棺之上打了无数次的黑驴蹄子,当棺木打开的那一个瞬间,所有的人都惊呆了。

  “你知道你到底在做什么吗?!”一旁的男子惊恐的看着那个在棺木之上的青年,他刚才的举动让他不由的害怕,就是陈阳他们也是一阵的惊慌失措,尤其是那个棺木打开的时候,更是让所有的人心头一紧。

  大多对付这种不是皇陵的古棺他们通常都是焚烧殆尽,毕竟他们此次不是盗这些平淡无奇甚至有危险的墓棺,这些不是他们的真正目的。

  “该死你实在是吓死我了,郑云!”

  一旁的一个青年走了过去显然认识那个叫做郑云的青年,走了过去看了那个青年总觉得有意思奇怪,不过并没有在意。

  显然是认为他在自责之类的,被棺木之中的那些尸虫之类的东西吓坏了。

  青年走到了他的身边,准备告诉他,不过接下来的一幕他也想象不到,更是有人滴下了冷汗。

  “噗!”

  一声钢刀插入血肉里面的声音响起,那个男子惊愣的看着前面的朋友倒地,而他的手中一个滚烫还带有余温的头颅。

  鲜红的眼睛似乎流出了血泪,被青年一掌拍下了身体,两个身子不相对称的一个前,一个后,尸体更是一瞬间的功夫跌落在了棺材里。

  “噗!噗!”

  血肉刺痛的血肉声,铺天盖地的尸虫蠕动着尸体,在他跌倒的瞬间,众人才发觉了那个棺材里的事情,原来那根本就不是什么尸棺,而是一堆堆的机械。

  在男子打开的时候,刚刃就已经割掉了头颅,那一声金属刺破血肉的声音就是钢刃的割掉头颅的声音,不过由于黑暗,所有的人都没有意识到这点。

  透过电筒的光,无数的人依稀可见的看着那个冰冷的棺木,男子冷哼了一声,通体发麻,显然这也是人为造成的。

  不过因为时隔年代久远,已经生锈的机器埋在藏在棺木中已经没有了多大作用,可以想象若是这样的棺木在你靠近或者想要摧毁的时候,触动了机关,那样的话,将迎接着的只有死亡。

  “该死的混帐,你们都看好了这就是那个人的下场,别给我没事找事!”男子一点也不觉得恶心,这种场面对于他们这种盗墓已近十几年的人而言虽然没有这么惨烈的机关,但是死状恐怖却多得数不清的看过。

  他讲手电筒直直的照在了那个棺木蠕动着的尸体上,至于上面蠕动着的东西已经不言而喻了。

  看着那些已经害怕甚至有些哭腔的人群,男子没好气的道,“记住这是盗墓,不是别的事业,一个不好就是丢掉了性命,你们的年龄都没见过什么世面就算了,还如此麻烦,真是一个麻烦的队伍!”

  男子冷斥了一番众人,然后看着那个已经惊悚的发颤的青年,刚才他就在那个死掉的青年旁边,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不由的害怕,看着男子的目光下意识的低起了头。

  “你现在就给我去将这里的事情告诉上面的人,叫他们小心点!”男子叮嘱了一番后,也是打了个冷颤生怕发生什么事情,毕竟血腥味实在太过于浓云,说不定会发生一些意料不到的事情。

  想到这,男子拍了一下身子,将防毒面具摘下,屏住了呼吸吃下了一颗解毒丹,然后在墓道里面点燃了许多的散毒香。

  墓道不像别的地方,尤其是墓道的上面完全是天壤之别,地面之上外行的人根本难以看出什么,不过里面却不一样。

  有的甚至有龙血龙脉之说出现,有的则是以一种阴尸绝地的行事出现,土壤之下的有毒物质远远的超过土壤上面的。

  原因便是那些上面的毒气都是从土壤之中溢散出去的,土壤扣留了大量的毒气,使得成为了一些虫子所喜欢的地方,如蚯蚓,白僵,三尸虫等等,有的地方甚至有蛇。

  所以盗墓的人除了必要的道具以外,必然会带大量的药品和驱虫解毒的东西,若说桃木剑除了被称为‘仙木’有降鬼之说外,最可靠地就是他所散发的气息还能驱虫,甚至对一些尸虫而言是致命的毒素。

  曾经就有人用桃木做成的东西驱虫,还有人用一种木做成沙粉涂在一些东西上面以防被虫蛀咬,所以虫子和白尸的了解,也已经达到了相当的程度。

  男子到了木棺的旁边将手电筒对准了木棺,越来越近,他要想一些方法将木棺的盖子解决,因为那种血腥味若是不趁现在下手的话,之后甚至将很难办。

  “啪!”一个漆黑的手在男子正要照料棺木里面的时候突然出现,整个手臂布满了尸虫的蠕动,一下子之间男子不由的惊慌了。

  甚至周围的土壤也有一些松动,似乎有什东西准备出来,显然是闻到了血腥,整个手臂布满了血丝,男子也是老练,紧紧一吓之后手电筒紧紧的盯着那个东西,准备上前快速的将棺木盖上。

  可是一旁的土壤中又是松动,爆出了一个人影,比之那个似乎还要难办,眼看就要出来,却无暇分身,甚至那一个刚出现整个身躯都出现了大半。

  就在这时,陈阳伸出右手掌,对着死人的脸,左右开弓,两边各狠狠打了九个耳光,这九掌有个名目,称为“阳九绝魂掌”,取意为《易经》的乾卦上定的阳九之数,意思是我九巴掌打得你魄散魂飞,打得你不敢缠老子!老子今天扒你的墓,掀你的护身顶板,也是你生前造下的孽,你活该遭此一劫,看你服不服……

  一般的毛贼,撬了棺材拿了东西就会跑,专业盗墓者认为他们做事没一点章法,成不了大器,盗不了大墓。真正的专业盗墓者,有一整套严密的盗墓规矩,像“阳九绝魂掌”,便是专业盗墓者的做法。其实从心理学讲,这只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

  不一会陈阳的手就打得发麻,若不是穿着防毒的厚实衣服的话,他甚至可以想象,那些虫子的恶心,尤其是那个白尸的眼睛和头颅的如一粽子糯米壮。

  最后陈阳才不得不承认,了一件事情。

  阳九绝魂掌什么的纯属骗人!!



温馨提示:
鬼怨山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鬼怨山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鬼怨山全文阅读和鬼怨山txt全集下载。鬼怨山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鬼怨山 第17章 墓道棺材   黑暗的墓道中,无数的人胆战心惊,手贴着石壁,浓郁的散毒香酝酿着空气,黑暗的角落里,虫子依稀可见。   彼此紧靠的臂膀传来了温暖,刺鼻的血腥哪怕是带上了面具和衣服还是感觉得到。   依稀的光明从电筒上 2014-06-30 21:16:05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