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20章 人面兽头

作者:曌鼎    更新时间:2014-06-30 21:21:52    状态:连载中
  “这古人真他妈的精!”

  几人愤恨的骂出了声,这就好比是打游击战啊,让他们自己侵蚀着自己的心神,让后不知不觉中喊怨而死。

  不管是到了离开的门还是不是到了到了进入墓的门,反正到时一定心神交猝,想到这几人打了一个冷颤。

  还好发现的早,还不算冤,要不然成了冤大头都不知道。

  “不管是什么阵法,什么门路,始终都有一线生机,有生死二门,这个房间也不例外,所以我们现在只要按照原路返回就没事了。”那个男子道。

  “不过我们离离回回三四次了,周围的房间基本一样,我们都忘记了地方,怎么找?”这个人说的是个大实话,当时慌乱,谁还有闲心去关注这些。

  看着别人跑了,唯恐自己落后的心里,让他们一个接着一个的来回跑窜。

  “刚才都是你跑的最快,现在好了。”之前那几个叫得最高,跑的最快的顿时无言以对。

  “这种工程应该不可能很大,这么做的话,会耗费很多工程,耗资耗力都是巨大的,哪怕是贵族皇室也不会建造这种虚有其表的迷宫。”看着周围的石室,陈阳似乎想到了什么,之前从来没有注意过的石室,居然是一个正六边形,就好像是一个个蜂室所形成的房间。

  蜂窝。

  蜜蜂是动物界的铸造专家,他们把蜂窝做的密不透风,毫无裂缝,蜜蜂的蜂窝构造非常精巧、适用而且节省材料。蜂房由无数个大小相同的房孔组成,房孔都是正六角形,每个房孔都被其它房孔包围,两个房孔之间只隔着一堵蜡制的墙。

  令人惊讶的是,房孔的底既不是平的,也不是圆的,而是尖的。这个底是由三个完全相同的菱形组成。有人测量过菱形的角度,两个钝角都是109°而两个锐角都是70°。令人叫绝的是,世界上所有蜜蜂的蜂窝都是按照这个统一的角度和模式建造的。

  万物总是在死亡的面前留下了一线生机。

  从古至今皆是如此,陈阳还有那个男子或者是一些有民望有学识的盗墓贼也深刻的知道这点,拿起了通讯器,已经叫了外面的人前往这里,而他们的目的不是等待,而是去寻找自救。

  “那些人是怎么辨别方向的。”

  深埋于地底的陵墓没有光之下建造这么一个浩大的工程,他实在难以想象,虽然听闻秦始皇十万兵马俑的信息但是亲眼所见一个毫不逊色的工程还是在所难免的心悸。

  世界文明几大奇迹之一的埃及金字塔的疑惑,在这里也一样受用,这些人将这个六角迷宫做的如此逼真,陈阳想,恐怕一般的人多半都要死于此地吧。

  看着人面兽头,几人突然有种恶寒,为什么人面兽头会用血来涂漆。

  估计这个想法每个人都有,这个门都只不过是障眼法,让人送死而已。

  陈阳想那人面兽头也只不过是为了增加人的心里压力所用而已,只要是盗墓的多半都有心结和学识,鬼墙是真是假都无所谓只要可以成功的施加心里的压力,那么建造者的想法便成功了。

  这么想着陈阳越发的觉得这个建筑者的想法当真古怪和巅峰,他懂得以假乱真,若是之后真的有鬼墙出现,那么是不是他们都会以为这还是假的……

  真假难辨才是建墓者的想法,用最本源的心里活动对付同样的盗墓者。

  同样的一个陷阱多了自然不会有人上当,那么人就会下意识的认为下一个是假的,就好比一个陷阱在真假之中来回交替,不断的给人施加心里的压力。

  小心翼翼的以防上当,当真的掉进陷阱的时候,求生的意志将会无比的脆弱,那样的话人还没有死,可是心已经死了。

  “我认为阳门也许就在附近,我们不要瞎起哄和乱走。”

  “生死有二门,不管阵法做的再怎么巧妙都有破绽,我们应该团结。”

  几个老辈的人眼精,自然也想到了这个猜想,所以要在众人的心里做了底,让他们不要崩溃,而那些知道内幕的人远比不知道的人更加焦躁,正是因为知道后果才显得可怕。

  所谓阳宅就是指生门,阴宅指死门,多半为幽魂才能通过,这是盗墓者的术语。

  看着人面兽头上的那双狰狞的面孔,陈阳觉得古怪,他觉得那双眼睛就像活的一样,他的发呆也让其余的人察觉,一个人近乎尖锐了起来道,“你们看,那人面兽头的眼睛怎么好像是活的一样!”

  那双血红之中泛着黑色微光的兽瞳或者人瞳,眼睛就好比水润的婴儿的眼睛,泛着黑色的血光,之前没有人注意,现在被人提起,才被人发觉那双眼睛好像是真的一样,而不是被雕刻出来的一样。

  眼睛一转而动,让人不由的从脚底升起一股寒气,冷的直发哆嗦。

  “咕咚!”

  众人咽了一口唾沫,其中的一个老辈人开话了,“各位不要惊慌,这里面应该藏着什么东西,比如鬼魂,有鬼魂依附的东西自然会这样。”

  鬼魂依附的事物又被人称之为鬼衣或者鬼物,就是因为与鬼魂共存或者被人刻意将鬼魂封锁起来的东西,经过天长地久的相处发出的奇异事物。

  “只要我们不去动他,自己寻找出路的话,就没事了。”

  “我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这里会是这样的了,原来这个陵墓的建造者将所有的建陵墓者杀死后都炼成了鬼魂!”

  “所谓的鬼墙根本就是假的,这个人面兽头才是真的!”此时无数的人都恍然大悟了起来,鬼墙的破绽是入口的门墙,那道门是破绽,只要发现门的不对,就会知道门墙是假的,而真正要注意的是这些人面兽头。

  而那些血从种种迹象来看多半就是那些建造皇陵的人的血祭,用来开陵之用,开陵的说法是一种术语,其实真正的说法叫做开光。

  给陵墓开光是为了保护陵墓不被人发现,而建陵墓者显然知道陵墓迟早会被人发现而逆起路,反其道而行之,用血用献祭,阵法等等,与其被发现之后被挖出倒不如让盗墓者死亡。

  黑溜溜的兽瞳活灵活现,像是婴孩一般,让人毛骨悚然,没有人去靠近哪里,就连陈阳也被这一幕吓住了,因为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之前好端端的兽头会发生这种变化。

  抬起头,看着天花板,之前没有注意,那些天花板都雕刻着山河图,无比的美丽,不过有一种不协调的感觉,一种朦胧的明悟从陈阳的心里发出。

  或许有生机!

  手掌越发的握紧,凝视着那个石刻,这里除了兽头和这个画像便没有别的引起陈阳的注意,现在,那里还有人欣赏起画的兴趣。

  他看到了画中的一条长线,那是一条黑色的长线,不过让陈阳狂喜,他懂了。

  “各位你们看,那画中的黑线。”

  所有的人随着陈阳的目光看着那条画中长长的黑线,有些经验丰富的人自然之道那代表着什么,如今的场景就像是那条黑线,因为他们所在的房间就是正六边形,而那个画也是正六边形,那也就是说他们有逃生的希望。

  即便再不济,看着周围人渐渐火热的目光,一想便知道了其中的意蕴,不过还是不安的道了出来,“你说这会不会是陷阱?”

  “我想不是,应该是建陵墓者为了保守秘密,将所有的建筑工人杀死之后留下来的痕迹,这是建墓者的报复,报复这个陵墓的主人,给了我们这些盗墓者的生机。”

  后者的话让人相信,只要是皇帝,伴君如伴虎,想必那些帮他建造皇陵的人自然知道其中的后果,可是为了家庭和一些愚不可及耳朵想法而去建造,最终留下了这个报复的痕迹……这种猜想最让人接纳。

  不然,他们将被抛弃,也说不定,减少伤亡的情况下,估计没有人会来救他们,连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进还是远,穿过了多少门……

  而此时的陈阳陷入了回想,他觉得这种场景他似曾见过,似乎在那遥远的记忆中……

  “我要去开棺!”那一年父亲还在的时候,他拉着陈阳到了一户人家的坟墓上去,当时的陈方血目血红,似乎无法相信什么,上面的坟头上写着的是一个女子的名字,郭云,那是他母亲的名字,也就是陈方的妻子,陈阳的母亲。

  “那是母亲的坟墓!”

  “你别挖了,那是妈妈……”

  “爸,你怎么了……”

  那一天的陈阳看着父亲的身影颤抖,他知道父亲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他不知道,他看着父亲不断的铲起泥土,不肯放过一样,任他拉扯,任他哭说,都没有放弃。

  短短片刻,他知道自己无法去劝说这样的父亲,准备找人帮忙,因为陈方母亲的坟墓是在老家的一处宅院,而拿出宅院便是他的家乡,所以他要去外面叫人。

  “你给我站住,看好!”

  陈阳的手被陈方绑住,牢牢的绑在柱子上,看着陈方的沾满着泥土的鲜血,血目中流淌着泪水,那一刻陈阳呆住了,他也流着泪水,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感觉,似乎有一种失去……

  哐当!

  一声棺材落地的声音响起,棺材的棺盖打开了,里面一件雪白的衣裳以外,没有任何东西,那一幕陈阳惊呆了,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他看到了父亲的痛苦,撕心裂肺,那一刻陈阳也没有恨父亲,他已经知道了陈方为什么要开棺。

  他很那一个夺走了他母亲遗骸的混蛋!

  第二天,陈方带着陈阳远走他乡,陈方开始盗墓,在他们离开老家的时候,陈方将一处石门,打开,那个石门的墙壁上面刻着的也是这个山水画,那幅画在陈方回来后就被斧头毁掉,拍下了照片,匆匆走人。

  那一年的一天是他第一次下墓,因为他们的老家下面的石室直通坟墓,至于原因,便是抗日年代的地道留下来的。

  哪里的房间也是一个正六角形!

  想到这,陈阳没有再想,再看着那个石刻山河图上的黑线道,“你们跟我走!”

  陵墓里面怎么可能没有陷阱机关,所有的人不约而同的保持着距离,周围的墙壁开始变化,所有人注意着墙壁和拐角,他们发现这墙壁居然慢慢的在改变,远本的正六角形,变成了正八角形,然后又变成了七角形,紧接着变成了四边形,再然后又变成了正六角形,最后变成了正八边形,此时的路,陈阳就不知道。

  不过周围的人开始瞪目结舌了,正六边形的墓室变成了正八边形,这太匪夷所思了。

  “怎么回事,这墙壁难道不都是正六边形的蜂窝吗?”

  一个人惊奇的发出了声,朝着陈阳看去。

  “这其实是一种四象八卦阵而已,这种墙壁不可能制造太多,所以建墓者运用了别的方法来完善,其中一种便是运用不同的墓室在不少的正六边形的中间造一个不同的墓室,彼此连接。”

  八卦阵学名为九宫八卦阵,九为数之极,取六爻三三衍生之数,易有云: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又有所谓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相,四相生八卦,八卦而变六十四爻,从此周而复始变化无穷。

  八卦阵是由太极图像衍生出来的一个更精妙的阵法。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关于八卦,最早的说法是伏羲为天下王,他向外探求大自然的奥秘,向内省视自己的内心,终于推演出了太极八卦图。

  但是至今最为盛名的莫过于《周易》八卦,《左传》中记载:《周史》以周易为诸侯占卜到现代的术士打着周易的招幌。人们无不一言以蔽之曰:周易是卜筮之书,周易是神仙书。说明他占卜的神奇。而后的道家亦将周易八卦的运用推至到了一个颠峰,甚至依据八卦图形演变成了八卦阵法,其中八个卦象分含八种卦意:“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艮为狗,兑为羊”,分别是八个图腾的意思。

  “其实八阵图是没有生门的,只有空门让人歇息,主要是为了让阵法循环,可是后来汉朝的张良善心大发之下创造出了生门,入生门者生,入死门者死,所以你们都不知道这个阵法的原由便是如此,其实这是一种古老的八卦阵,在远古的时候并不是为了战争而用,而是为了拖延敌人。”

  八卦阵按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从正东“生门”打入,往西南“休门”杀出,复从正北“开门”杀入,此阵可破。

  此阵为战国时期孙膑首创,有上述八门,至三国时期,诸葛亮在中间加上了指挥使台,由弓兵和步兵守护,指挥变阵,一般认为有四四一十六种变法。

  可以肯定的是,八卦阵等古代阵法是真实存在的。

  虽然不像文学作品中描述地那么神奇,但却实实在在地反映了先贤们对于战争理论的理解。

  骑方的手段,是在敌阵前后两端之间来回冲击;目的,是造成恐慌和混乱。

  步方的劣势,是无法兼顾安全性与机动性,无法与骑方堂堂正正地对决。

  所谓八卦阵,实际上是一种经过事先针对性训练的,步卒应对马军的手段。

  在对方冲击时,有意识地在战线的某些位置让出真空,引诱骑方下意识地集中向这些路线行进。待其杀入阵中之后,我阵虽破却不散,一路上在两边集结固守,让出前方空间任由敌人冲刺。阵势的核心在于:这种路径可以通过事先操演确定,通过有意识地引导,让对方本来是战阵两端的直线冲杀,变成我方主导下的,在阵内的环型路线!

  连续不断地接触,无穷无尽的敌人,将会逐步消耗马军的气势和体力。

  而由于马军自身的特性,他们又不得不按照这条“安全”的路线冲锋。

  所谓“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随着时间的推移,阵内的敌军最终会被逐渐消耗一空。

  八卦一说,则是好事者给简单的军事队列,披上了一层玄妙的外衣而已。

  “历史之中的八卦阵主要是作用便是将人困死!”老者听到了陈阳的话后,恍然大悟,“之所以看不出原因,是因为乱花迷人眼啊,这个建墓者将所有的机关陷阱驱除,就是因为没有那个必要,八阵图从一开始便是为了困敌而造,所以他才没有建造机关,不然那会大大的减弱八卦阵的威力。”



温馨提示:
鬼怨山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鬼怨山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鬼怨山全文阅读和鬼怨山txt全集下载。鬼怨山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鬼怨山 第20章 人面兽头   “这古人真他妈的精!”   几人愤恨的骂出了声,这就好比是打游击战啊,让他们自己侵蚀着自己的心神,让后不知不觉中喊怨而死。   不管是到了离开的门还是不是到了到了进入墓的门,反正到时一定心神交猝,想 2014-06-30 21:21:5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