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章 火车上的两天一夜(1)

作者:曌鼎    更新时间:2014-06-30 23:10:40    状态:连载中
  我不知站了多久,午夜的凉风可以让我烦躁的心平定。突然一只大手从身后拍再我的肩上!我不用回头就知道这是谁,因为这双手的主人我在熟悉不过了。没错,是大哥回来了,我的眼泪也不争气的流出来了。这一瞬间,我想了很多,我不敢回头。我怕回头看见的,不再是我原来的大哥,更怕根本不是我的大哥在拍我。过了几秒钟后,大哥那温暖的笑声传出,对我说道:咋地,昨晚上吓傻了啊?我转身一看,真的是我的大哥,我的好大哥回来了,这不是梦!大哥看见我流满泪痕的脸庞后,也是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我总来没有看见过他流泪,大哥强忍着要滴出的泪水说道:昨晚是哥不对,不该拉着你去犯险,还好你没有出什么事。我没跟大哥说什么,只是擦干泪痕后,叫大哥快去安慰嫂子,我知道,我们兄弟之间,有时候已经不需要语言表达什么了。

  第二天,我们都各自回到自己的岗位,回到原来日复一日的生活。回到市区后,在只有我和大哥的桑拿房里,我问大哥,那晚后来到底怎么样了。大哥看了看一脸好奇的我说道:你就是胆小还要摸黑的人,既然你不怕我就告诉你。我一笑说道:这不都回来了?我还怕什么,你快说吧,这一路嫂子在旁边给我憋坏了。大哥这才说道:那时候我已经感觉到那个声音就在我们身后了,实在是让那种恐惧感压的我受不了了。我就想,拼了算了,再这么折磨下去早晚崩溃,于是我就向那人走去。我走到他身后的时候,才看清他根本不会是人,虽然他穿着衣服,那是一种很老款式的深蓝色校毕。可是他那种姿势,正常人根本做不到,而且喊唱了一夜,他的上身没有丝毫起伏。说实话,我当时也给吓的够呛,但是人一旦真心拼命的时候,就不怕了,因为命都不在乎了,还怕什么。我叫了他几声没有反应,我就向他的肩膀抓去。本想给他拉过来,看看他到底什么模样,可谁知我这一抓,让我眼前的景物飞快的离去,弄的我感觉天旋地转的,直到最后,一切稳定下来时,我才发现,自己已经来到另一个世界。眼前的一切都变了,所有的东西都泛着暗红色,只有月亮还在发着白光。我还没来得及看清周围的情况,突然一个低沉的男声说道:你真的敢连命都不要吗?我当时早就想开了,就说道:你出来试试不就知道了?那个声音沉默片刻后说道:看你还算个爷们,我可以不杀你,但是你冒犯了,我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我说道:你想怎么地就痛快点,我没工夫跟你墨迹。那个男声听后反到笑了,然后说道:当年要是都像你一样,我那闺女也不会死的那么惨。我听他这么一说,也想把事情弄明白,于是我就问道:你闺女怎么死的?那声音叹了一声后说道:那是还在打内战的时候,我们全村都往解放地区迁移。就要在这附近定居的时候,谁承想,遇上了三个遗留的日本鬼子。我们全村二十来个大小伙子,平时都跟着我家闺女身后转哟,可见了三个鬼子却都软蛋了。我闺女就那么被害了,没有一个爷们出来帮我,我当时被鬼子打昏了,等醒了才看见闺女的尸体。唉,后来全国都解放了,家家喜庆的过日子,只有我一个人,孤独的记着血海深仇,我不甘心啊。

  听大哥说道这里,我的心中也愤恨,恨国人那时候的懦弱无知,更恨小日本的丧尽天良。大哥继续说道:这个日夜想着报仇无门的男人,最后含恨而终,结果没想到他死后竟然变成怨魂。他看到现代人美好的生活就气,看见胆小无能的男人他就杀。后来我和他聊了一天,他最后也想开了,不再害人。然后他就带着我,回到了我们的蒙古包,我就看见了站在外面的你。我听完这个经过毫无听到新故事的兴奋,只有挤压在胸口的气氛。

  我在陕西的生活,在一起医疗事故彻底中结束了。那是一个吃医药代表回扣的医生,因为想多赚钱,就给一个孩子多开了加倍剂量的药,最后导致那个孩子用药过量死亡了。这个事件掀起一股严厉的整顿医药行业的风,我那个时候上前跟医生说话,人家都不敢理,当时实在太难做了,我就正好在爷爷七十大寿的时候,回了东北老家。我买的车票是西安直达长春的,火车要行驶两天才能到达长春,我告别了送行的大哥和朋友,挤进了拥挤的人群。等我坐在自己的卧铺上的时候,已经累的气喘连连,还好我一个人带的行李也不多,看着眼前一个娇小的身躯,却托着几乎比她还大的包,我急忙上前帮手。火车一晃,窗前的景物向后移动,我们这个卧铺的人才坐好。刚刚那个娇小的女生打开了两瓶水,递给我一瓶,并谢谢我的帮忙。

  朋友总是从陌生人开始的,我们临卧的几人,渐渐的就熟悉了。我帮她抬行李的女生叫董冬冬,是去长春上学的学生,我对面下铺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我称呼他万叔。我上面的,中铺就是冬冬,万叔的上面,是一位双鬓斑白的老人,几句话就能够听出来,他是一位有文化的老干部,我称呼他白爷爷。我们的两个上铺都暂时还空着,白爷爷看着书,万叔躺下休息,而我在听着上车前下载的鬼故事。过了没有几站,冬冬就不甘寂寞了,非张罗要玩扑克,最后万叔说道:赢你的钱像是欺负你。我说道:不赢钱的,还没有意思。白爷爷说道:自己身体不好,需要安静,冬冬小嘴一嘟噜,坐在窗前看风景了。我在听着故事,快要睡着的时候,冬冬硬把我拉起来,要我陪她聊天,我没办法,实在不好意思拒绝,只好陪她聊。她也是个很喜欢听故事的人,我就拿出我最强项的鬼故事讲给她听,几个故事下来吓得冬冬一会儿并住呼吸,一会儿脸色惊恐。这时,一旁的万叔说道:你小子讲的还挺精彩的嘛!把我的引都给勾出来了。原来一旁的万叔也一直在听我讲的故事,我就对万叔说道:那万叔你就给我们也讲一个呗?我是最喜欢听了。

  在我和冬冬的邀请下,一直在休息的万叔,终于开始讲故事了。万叔讲道:我讲的这个事情,是个真实的故事。那是在我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城里的知青下乡,我就被分配到了,这陕北的农村。当初的人干事情,都凭着一股精神,就是再苦再累,也热情澎湃的,而当我踏在这片黄土地上的时候,我的热情被彻底扑灭了。那日子那个苦啊,你们现在的年轻人想都想不到。开始的一段时间,我们都勉强的适应着生活,可有一天,一个叫李建军的知青,他总是嘟囔一些什么小鸡炖蘑菇真香,红烧肘子入口即化的话。哎呦,说的我们是口水直流啊。到了晚上,李建军就问我们道:你们想不想吃吨小鸡啊?我们白天都被他说的直流口水,晚上他再提,弄得我们都干吧嗒嘴。我就对他说道:你小子少白日做梦了,赶紧睡觉别闲着没事耍老子。李建军一听到急了,他对我说道:你就说,你想不想吃吨小鸡,老子还没闲工夫搭理你呢。我们见他胸有成竹的样子,不像在骗人,于是,我就和半信半疑的赵家良被李建军鼓动起来了。李建军偷摸的带着我们出了知青点,直到附近再没有人能听见我们说话了,他才说道:我昨天和孙书记去帮人修拖拉机,发现离我们这没多远,就有个养鸡的地方,那里的鸡多了去了,少两只根本不会知道,你们敢不敢跟我去弄两只回来?我和赵家良正犹豫不觉,李建军又说些话馋我们,最后我和赵家良就跟着他向黑暗的土路走去。

  我们三个人在黑暗的夜里走了半天,赵家良说道:建军还要走多远啊?李建军说道:快了,再过两个弯路就到了。我们三个走过两个弯路的时候,周围的一切还是一样,一个连着一个的小土丘,根本没有任何建筑的影子。我说道:李建军,你不是说过两个弯就到了吗?那儿呢?李建军向四周看了看,然后疑惑的说道:应该就是这里没错啊?赵家良说道:没错个屁,这四周连个鬼影都没有,早知道这么远我就不来了。我说道:李建军,我今晚就喝出去跟你走了,你到底能不能找到地方?李建军说道:绝对没问题,可能白天和晚上走路的距离感不一样,也许我们再转一个弯就到了呢。赵家良说道:我们还是回去吧。李建军说道:要回去,你自己回去,当初我也没硬逼着你来。赵家良回头看了看黑暗的夜路,自己有些不敢走,于是只有极不情愿的跟我俩走下去。这一路,赵家良不停的埋怨我俩,我们又走过了好几个弯路,仍不见任何影子。我走的是又累又渴,这时,我突然听见一声呵呵的笑声。我就说道:我是又累又渴的了,你们谁有什么好事?笑的这么开心啊?李建军也说道:赵家良你捡到金子了呀?笑的那么开心。可是赵家良却怒道:我开心个屁啊?我都要累死了,明天我的活你俩替我干。我和李建军听他这么说,都同时相视对望一眼,因为我们都听见了笑声,但是这个笑声,却不是我们三个人发出的!

  李建军脸色变的有些难看的说道:是谁在这里?四周只有他自己声音的回荡,周围仍然一片寂静。我说道:我们还是回去吧,明天还得干活呢。这时李建军也不再坚持了,于是我们三个就掉头回走。赵家良明白出现了莫名的笑声后,吓得紧紧的贴着我走,我和李建军也有些怕了。我们走了半天什么事也没有发生,我们就以为刚才可能是错觉。直到我们走了很久,按理说应该回到知青点了,可是,此时的四周仍然是一片荒凉。赵家良说道:我们不是迷路了吧?我和李建军同时否定不可能,这时,又一声呵呵的笑声传来,吓得我们三个鸦雀无声。

  过了片刻,李建军说道:看来我们是撞上鬼打墙了,你们谁知道怎么破解?我说道:我是不知道,难道破解不了,我们就永远回不去了吗?赵家良说道:我听过一些鬼打墙的故事,我们最好还是不要乱走了,因为也许现在我们眼前的一切都是假象。李建军说道:那咱们就在原地坐等天亮,无论看见什么都不要信。我和赵家良也没有更好的建议,只好三人挤在地上互相取暖。赵家良悄悄的问我和李建军道:那个笑声是鬼吗?李建军说道:管他是什么东西,等到天亮了,我们就没事了。我心想,就怕今夜不好过啊。我们一不活动了,冻的都哆嗦了。赵家良颤抖的说道:李建军,今天你可把老子害死了,等回去了,我再找你算账。我说道:也怪咱俩嘴馋,真是活该。李建军说道:谁知道出现这事啊?你们以为我愿意这样啊?不知不觉,我们聊了两三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再也没有出现过笑声。就这样,我们三人痛苦的熬过了一夜,等天渐渐亮了,我们才看见,原来我们距离知青点就没多远。我们三个回去后都得了感冒,所以领导批准我们休息一天。

  我们三个躺在火炕上,李建军打了个喷嚏说道:今儿是哥们连累你们了,我以后一定好好补偿。赵家良说道:领导要是知道我们不是因为干活生的病,我们就惨了,还好现在有暖被窝呀。我们三个以为一切都已经过去了,所以不一会儿就都呼呼大睡了。直到出去干活的人回来把我们叫醒,我们三又饱吃了一顿,身体才有些好转。这夜,由于我们三个白天睡了一天,晚上我翻来覆去的就是睡不着。我就那么躺在炕上,听着别人的呼噜声,自己都不知道在胡思乱想什么。半夜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声叹息。我就对着李建军和赵家良的方向说道:你俩是谁哀叹啊?是不是哪难受了?李建军果然也没有睡,李建军说道:是啊家良,要不再吃点药吧。我们俩等了半天也不见赵家良回答,李建军仔细一看,赵家良早已鼾声如雷了。李建军就问道:你们是谁在唉声叹气的啊?可还是没有人理他,李建军起身把每个人都看了一遍,然后对我说道:大伙都睡的死死的,是谁发出的叹息?我一想头皮有些发麻,就转过身说道:快睡吧,可能是我听错了。李建军却还在叫真,嘴上还骂骂咧咧的。我可能是因为心虚还是怎么的,没多久就睡着了。第二天早晨我是被大伙吵醒的,我醒来后才知道,李建军出事了。他的尸体是被早上起来上厕所的人发现的,那人一进厕所就给吓个半死,只见李建军吊死在上面,尸体还在微微晃动。后来我就和赵家良商量,怎么办才好,赵家良立刻托人找关系,往别的地方调离,我却正好因为有个地方缺人调走了。其实我和赵家良都清楚的很,李建军他是绝对不可能上吊自杀的,如果当晚我要是和他一样找下去的话,那个发出叹息的人会不会也让我自杀呢?

  冬冬听完万叔的故事后直道精彩,说还是以前的故事有意思。我也有些意犹未尽,希望万叔可以再讲一个故事。这时,一旁一直没有讲话的白爷爷说道:说这些事啊,我就是给你们讲个一天一夜也说不完。我们一见老人家有开金口的意思,马上都求着白爷爷给讲一个故事。我起身给白爷爷让了座,他喝了口水后说道:就给你们说一个我小时候的怪事,我今年71岁了,这个事,我到现在都记得清清楚楚。我那时候总喜欢跟着我的爷爷一起睡,有一天都半夜了,我母亲来敲爷爷的门。爷爷开门后母亲说道:爹啊,孩子他爸到现在还没回来,能不能出啥事啊?我的爷爷和父亲都是木匠,由于手艺好,总有附近村镇的人来请父亲干活。爷爷把母亲让进屋后说道:你先别急,柱子(我父亲)今天是去哪里做活?母亲说道:今天来了一个男人请他,说是附近一个叫卧山村的。



温馨提示:
鬼怨山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鬼怨山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鬼怨山全文阅读和鬼怨山txt全集下载。鬼怨山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鬼怨山 第7章 火车上的两天一夜(1)   我不知站了多久,午夜的凉风可以让我烦躁的心平定。突然一只大手从身后拍再我的肩上!我不用回头就知道这是谁,因为这双手的主人我在熟悉不过了。没错,是大哥回来了,我的眼泪也不争气的流出来了。这一瞬间,我 2014-06-30 23:10:4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