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2章 浙江厅wen(2)

作者:曌鼎    更新时间:2014-06-30 23:15:13    状态:连载中
  我在杭州生活一段时间后加入了一个圈子,这圈子里都是在杭州的东北人,他们中干什么行业的都有,不过只要圈子里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大家都会竭尽所能的帮忙。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好大哥好兄弟,人在他乡都不容易,能得到大家的帮助,使得每个人都受益匪浅。在一次圈子里兄弟姐妹的聚会中,我又收集到了几个不错的鬼故事,现在就来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下。

  第一个要讲的故事,是一个叫韩冬的吉林老哥讲给我的,那是他还在老家时候的事情。以下就是韩冬的讲述:我们吉林省内有很多小型的水电站,一般都是只有三四台发电机组,我以前就是在这样的小型水电站里上班。我工作的电站距离市区要两小时的车程,四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只有一座大坝和办公楼孤独的竖立在山涧。我们单位的同事每天可以坐通勤车来上班,也可以直接留在单位住宿,我受不了早上四点钟就要起早赶车,所以下班我就直接在电站住了。还好我们电站的同事大多都是年轻人,愿意留在单位住宿的人也不在少数,所以下班后我的生活并不是无趣乏味的。我们下班后可以去钓鱼,玩牌,打乒乓球等等,我要讲的事情就是在我工作快要满一年时候的事。和我一个寝室的有三个人,其中两个不是经常在单位住,另一个人叫王长胜他是每天都不回去的。王长胜比我大五岁,他从小就在山区的农村长大,所以在这荒郊野外的电站生活,他比我经验丰富,比如什么鱼要用什么鱼食掉,什么季节有什么山野菜可以采摘等等。我们俩每天都在一起吃住的,感情渐渐处的深了,他就像是大哥一样,时常教我一些东西。在我工作的第一个汛期来到的一天,王长胜突然叮嘱我,最近两天不要再去河里玩。我问道:为什么不可以去呀?王长胜神秘的说道:在六年前的今天,我们电站刚开始建设的时候,工人们在一次山涧爆破中炸出了一大窝蛇,那窝蛇密密麻麻的,多的吓人,工人就无法再工作下去了。这时,有几个胆大的工人发现了一条只露出半个身子的大蛇,这条蛇大的在动物园里都没见过。这几个胆大的工人就合计怎么把它抓住,心想一定可以卖出不少钱。当工长宣布所有人休息,等蛇都爬走了再干活的时候,这几个胆大的工人就留在了工地,他们几个研究了半天也没想出什么好的办法,最后他们决定用汽油把小一些的蛇烧死,然后再抓这条巨大的蛇王。

  这几个工人弄来几桶汽油,全都洒在密密麻麻的蛇群上,当一节燃烧的木棒点燃熊熊火焰的时候,蛇群里传出噼啪的响声,同时一股浓重的腥臭气味弥漫开来。附近留下来围观的几个人有的当场就被熏吐了,准备抓蛇的这几人在预留的出口等待着巨蛇。这几个工人等了半天也不见大蛇从火里出来,其中就有人说道:咱们是不是把这大蛇也给烧死了?另一个倒汽油的人说道:不可能啊?我在它附近一滴汽油都没倒。就这样他们七嘴八舌的争辩着,直到熊熊的火焰渐渐退去,他们才看清楚,原来那条大蛇还在那里,看不出它有被烧伤的痕迹,可是它还是露着半条身子一动不动。这时要抓它的人中又有人说道:难不成刚才爆破的时候就给它炸死了?说着这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向大蛇走去,就在几人准备把它全部拉出来的时候,突然一直毫无生机的大蛇闪电般的向他们攻来。就那么一瞬间,刚刚还要捕猎的人却成了猎物。其中两个被它咬伤的人当场倒在地上,他们口吐白沫身体还不停的抽搐着,另一个人正在用铁锹砍断自己被蛇牙划伤的手指……

  后来要抓蛇的这几个人就剩下了两个,一个自己硬生的砍断了两根手指,一个匆忙间掉下山涧摔断了腿,而那条大蛇快速的游到对岸消失在丛林里。那时候还没有通勤车,每天去市里的汽车只有早上一班车,工人们只好先去附近的村庄请来大夫。经过大夫的处理和诊断工长才放心,大伙也决定第二天等车来了再送他们去医院。可谁知道这两个人当天夜里就死在了寝室,他们的尸体上留着肿胀的变形的巨大蛇牙印。这件事情搞的人心惶惶,许多工人都离开了工地,后来在市里的大力扶持下才勉强开工。但是开工的工地从此事故不断,接连又死了好几个工人,有跌入碎石机里绞死的,有被爆破崩出的石头砸死的,后来实在没有办法就请来位风水先生。经过这位风水先生又做法事又摆阵法后,这个工地才又恢复安宁。工人们本以为这场凶劫过去了,可没料到第二年的这个时候又是一场劫难。

  从此以后,每年一到他们烧死蛇群的那几天,就会出事故。我听完王长胜的话,决定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避一避这几天的好。可是就在这天当夜,令我终生难忘的可怕事情发生了。那是傍晚六七点钟的时候,我们几个同事像平时一样在打牌,这时,一个叫赵宇的同事气喘吁吁的跑来。赵宇一边喘一边说道:快去大坝上,小安出事了!我们几个听完立马像大坝跑去,我路上还在想,小安能出什么事?她平时那么文静又不下水。等我们跑到大坝上的时候,只见面前围了一圈人,我走近一看,小安正坐在地上发着抖。我们大家把小安搀扶会楼里,半天后她才有些从惊恐中缓过来。小安哭着说道:我在坝上散步的时候,突然看见大坝的另一端站着一个人,我借着灯光仔细看去,发现他并不是我们单位的人。他穿的衣服也很古怪,有些像是江南那些渔民穿的斗笠,头上还带着一个草帽。我正要问他来干什么的时候,他却像是立起来的眼镜蛇一样,一扭一扭的向我滑来。我被它怪异的举动吓坏了,大叫声惊动了在水文站值班的何叔,那个人看见何叔来了,就一头扎进大坝里侧的深水里。

  我们几个男同事听完小安的话,都有些毛毛的,更何况小安她一个女孩子呢。何叔听完小安的话说道:我今晚值班的时候留意些,看看他还会不会出现。这时,一个叫小孟的同事说道:何叔我今晚陪你一起值班,看我怎么抓到这个吓唬小安的混蛋。小孟暗恋小安我们大家都是心知肚明,这家伙终于等到可以表现的机会了。小孟跟何叔回到水文站,不一会儿就下起雨了,小孟特意支了一盏灯照向大坝。何叔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小孟因为有爱情做动力,紧紧的盯着水坝。就在小孟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水坝的另一端突然出现一个人!小孟拿起早已经准备好的铁棍子,紧紧的盯着那家伙,他一边盯着一边把睡梦中的何叔叫醒。何叔和小孟看着一扭一扭向他们滑来的东西,双腿不自觉的发抖,何叔快速的把门插上,然后说道:快把房里的灯关上,这个东西绝对不是人!他们两人藏在暗处,紧盯着越来越近的东西,当这个东西来到近处的时候他们看清了。这个怪物立的像是人一般高,下边还拖着一条粗长的蛇尾巴,在它穿的用稻草做的雨披下,一个个小蛇头不停的吞吐着蛇信。小孟跟何叔看清后吓的躲到办公桌下面,两人都祈祷这个怪物没有发现他们。一声闷雷炸响,吓的小孟瑟瑟发抖。何叔刚要安慰小孟,就听到房门被什么东西撞的砰砰作响。何叔急中生智用办公柜紧紧的挤上门,那个东西撞了几次见实在撞不开就消失在雨夜中。

  死里逃生的两人赶紧给办公楼里的同事们打电话,当两人说完后,另一边的同事根本不相信,后来没有办法,何叔直接打给当班的副站长,开始的时候副站长也以为他们在开玩笑,可是在何叔嘶声力竭的狂吼后,副站长才知道事态严重。可接到消息的副站长没有听何叔的劝告,不但没有关闭办公楼的门,而且他还组织了一队人向水文站走来。

  副站长带着五个电气班的和几个后勤的男同事,快速的向水文站走来,七八支手电筒的光束在漆黑的夜里摇晃。在眼看就要到达水文站的时候,走在前头的副站长突然一声惨叫。大家借着手电光一看,一道翠绿色的影子快速的穿进草丛里,看清楚这东西的同事都明白,副站长是凶多吉少了。因为刚刚穿进草丛里的是一条蛇,是一种俗称野鸡脖子的蛇,这种蛇可以说是我们那里最毒的毒蛇了。它一身翠绿色,只有蛇头下方有一圈鲜红色。就片刻功夫,副站长脸色铁青,身体不停的抽搐着。两位男同事背起副站长就往医务室跑,这边惊魂未定的一队人慢慢的靠近水文站。小孟和何叔藏在办公桌下面,外面雨滴的声音掩盖了一切。突然门咚咚作响,吓的小孟妈呀一声大叫,最后还是何叔听出是同事的声音打开了门。五个被雨淋透的同事刚走进屋,何叔就是一声大叫,在他要关门的时候,一道闪电划过夜空,何叔看见对面的树林里,那个怪物正贴着树站着!关上房门后,何叔跟大家讲明了一切,一屋子的男人,此时竟然没有一个再敢踏出房门半步。

  大伙静静着吸着烟,房间里充满压抑的气氛。另一边,两位同事把副站长背回医务室后,翻箱倒柜的找抗毒血清,眼看副站长就要危在旦夕了。关键时刻,那两位同事总算找到了血清,给副站长注射进去,忙的一头汗水的两人此时也疲惫的坐在地上。副站长能不能挺过这一关就看他的造化了,虽然注射了抗毒血清,但是救活的几率也只有一半。这两位同事正在打120的时候,楼下传来阵阵尖叫声。两人下楼一看,才走到一半的脚步不得不停下。只见一楼的走廊地面上,一条条蛇在扭动着,两人又回头跑到三楼准备找地方藏身,可万万想不到,三楼有更加恐怖的事情在等待着他们。两人三步并两步的迈出楼梯,眼前的一幕让惊恐的两人愣在原地。他们看见一条占据半个走廊的大蛇正在吞副站长,突然那还露着副站长双腿的舌头转向他们,这才让愣神的两人缓过劲儿来。其中一个同事一步就冲到窗口跳了下去,另一个见状也急忙跟着跳了下去。两人落在泥泞的地上半天没声,因为他们都被震的喘不上气了。

  这个雨夜整个电站一片狼藉,第二天早晨,赶来的警察难以置信的听着幸存者的叙述。后来王长胜跟我说,那夜遇难的同事都是跟那几个烧蛇窝的人沾亲带故的。所以说万物都有灵性,切记不要滥杀。

  还有一个故事是这样的:有一个叫方玲的女生,她的家住在城市边缘的小村庄。方玲每天放学都是独自一人骑着单车回家,随着年龄渐渐长大,她放学的时间也越来越晚。现在马上就要考学的方玲,更是要晚上九点才放晚自习,事情就是发生在方玲回家的一天夜里。

  渐渐驶出城市的霓虹,方玲又骑车行驶在回家的土道上。这条她再熟悉不过的土路,总是会给她一种不安,每次骑到这段距离的时候,方玲总是拼命的加速,像是在逃离魔鬼的利爪一样。寂静的夜里,只有方玲自行车快速震动的声音,她身旁一闪而过的树后,就是大片的农田。方玲马上就要路过这段没有人烟的土路时,突然一个影子从前方的树后穿出,来不及躲闪的方玲一头栽倒在路旁。方玲扶起自行车,手肘处传来火辣辣的疼痛,她来不及检查伤口,借着月光向那道影子看去。方玲看见一个人形的身影站在面前,可无论方玲怎么看,也看不清这个身影的面孔。方玲这时有些害怕了,她不自觉的退后两步然后问道: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吓人?半天也没人回答方玲,那个影子还是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方玲有些想哭了,她强忍着泪水,告诉自己别怕,然后推着车子一点点的后退。

  在方玲又后退了三步后,那个一直没有动作的影子,突然向方玲走来!方玲吓的丢下自行车就跑,她跌跌撞撞的奔跑着,可是不论方玲怎么努力,就是甩不掉那道黑影,它就像是方玲自己的影子一样。就要力竭的方玲边跑边叫:救命啊!在这寂静的夜里,少女的呼喊声显得更加凄惨。最后方玲被一块石头绊倒在地,她已经再也使不出一丝力气了。方玲绝望的看着那道黑影,等待着末日的审判。可几秒钟过去了,那黑影却站在方玲身前一动不动。方玲仔细观察,发现它追了自己这么远的距离,竟然连大气都不喘。方玲心想,难道它不是人?自己真的撞邪了?方玲缓了几口气,眼睛紧紧的盯着它,小心翼翼的向后挪动。只见方玲向后挪多远,那黑影就跟多远,方玲最后放弃了逃跑,忍着身体传来的疼痛站了起来。方玲又想自己后退它跟着,那自己要是前进呢?同时方玲小心翼翼的向黑影迈出了一步,只见黑影还是无动于衷。方玲见状有些不知所措了,她想看清眼前黑影的真正面目,可又不敢靠近这个深渊般的黑影。就在方玲犹豫不决的时候,她身后传来了汽车的声音。方玲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疯狂的向汽车跑去。当汽车上下来的男人扶起软倒的方玲时,借着汽车大灯看见方玲身后的不远处正立着一个稻草人!方玲被男人送回了家,她直到坐在自己的床上还是惊魂未定。妈妈在听完方玲的叙述后,也是吓的汗毛倒竖,安慰了方玲几句就让她早早休息了。第二天一早,方玲妈妈见平时早就起床的方玲还没起来,她就进屋去叫方玲。结果一看,方玲满脸大汗淋漓,身体还在乱动,方妈妈心想,一定是昨晚吓到了。她想把噩梦中的方玲叫醒,可叫了几声方玲毫无反应,方妈妈伸手一摸方玲的额头,发现方玲的身体滚烫滚烫的在发高烧。方玲的父亲请来了村里的大夫,他看着打上针后不在乱动的方玲有些心疼。方爸爸心想,都怪自己没用,让家住在这么偏远的地方,要不然方玲也不用走这该死的土路。左邻右舍在听说方玲的事情后都来探望,其中一个姓韩的婆婆说道:



温馨提示:
鬼怨山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鬼怨山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鬼怨山全文阅读和鬼怨山txt全集下载。鬼怨山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鬼怨山 第12章 浙江厅wen(2)   我在杭州生活一段时间后加入了一个圈子,这圈子里都是在杭州的东北人,他们中干什么行业的都有,不过只要圈子里有人需要帮助的时候,大家都会竭尽所能的帮忙。在这里,我认识了很多好大哥好兄弟,人在他乡都不容 2014-06-30 23:15:1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