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9章 山东见闻(6)

作者:曌鼎    更新时间:2014-06-30 23:21:02    状态:连载中
  我们三人眼看就要回到村里的时候,突然听见远方的林中传出一声惨叫。我一听这声音就知道一定出事了,房事快说道:这声音好像是李三,咱们快去看看。房事勤说道:是李三喊的没错,和他一起找人的有四五个人呢!能出什么事啊?我问道:李闯是跟谁一组?房事快说道:对,李闯就是他们一起的。说完,我们三人快速的向声音的方向跑去。

  我们一口气跑到了树林,可是附近却没有任何人影或声音,就连一路上有的虫鸣鸟叫,这里都没有,此刻周围一片黑暗,寂静的可怕。我看向房家兄弟,只见他们的脸色也很不好,房事勤说道:这里太过安静了。房事快说道:听刚才的声音明明就是这里,现在怎么连个人影都没了?我说道:咱们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调头先回村里,二是大声呼喊,看看附近有没有人在。房事勤说道:我说咱们还是先回去吧,这里让我感觉浑身不自在。房事快说道:回去咱们是没事了,可刚才听李三的声音分明是出事了,咱们就这么调头回去是不是有点不地道啊?我说道:我听你们的,反正李闯和李三跟我都没有什么关系。房事勤说道:咱家上有老下有小,你我要是出点事儿咱家咋办?房事快说道:那你就和小王先回去,我去看看他们出什么事了。房事勤说道:你就跟我们一起走吧,他们真有什么事你去就好使啊?房事快说道:快走你的得了,再不走我可开始喊他们了。房事勤听完有些生气的对我说道:咱们走,不用管他。我说道:既然这样我还是留下来陪他吧,两个人多少有个照应。房事勤听后不吭声的走了,房事快却不等他走远就开始大喊:有没有人在这里!我是房家老二!只见房事勤听后一溜烟的就跑没影了。房事快说道:呵呵,我这大哥人到不坏,就是自私和胆小。我说道:他也不是胆小,可能他比你顾忌的多,考虑的多。房事快说道:嗯,也是这么回事。我问道:你喊的这么大声再远也该听见了,为什么一个回音都没有啊?房事快说道:就是啊?李三跑的再快也该听得到啊?说完房事快又喊了几遍,可还是毫无回音。我说道:李三能听见你的喊声是肯定的,现在要么是他听见了不回答,要么他就是出什么事了。

  我跟房事勤在树林的附近一边喊一边找,最后我看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

  我和房事快在这片林子附近走动,希望能够找出一些蛛丝马迹。不一会儿房事快指着前方说道:你看那,是不是手电光?我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是有一小块地方是有光发出,虽然不是很亮,但仔细看还是可以辨认,应该是手电光。房事快小声的说道:咱俩尽量别发出声音,等看清楚情况再说。我点头示意明白,然后我俩就悄无声息的向前方靠近。

  当我俩走近一些的时候,我看清楚了那的确是一个手电筒,可是只有一个手电筒遗落在地上,并没有看见有什么人。我忍不住小声的问道:你看到什么了吗?怎么只有一个手电啊?人都哪去了?房事快对我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意思让我不要说话,然后带着我慢慢的前进。我俩走到跟前,见四周的确无人。房事快拿起地上的手电说道: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连手电都不要了?要知道这样的夜里有一个手电是很重要的。我说道:看来他们真的遇到麻烦了,难道他们真的遇见鬼了不成?这里也没有什么野生动物能伤害人啊?房事快也是眉头紧锁不得其解,就在这时我感觉到有什么东西落到我头上了。我伸手一摸有些粘粘的,心想不会这么点背吧?难道被鸟粪砸中了?我举起手电向上一看,顿时吓的魂飞魄散!只见我的正上方倒挂着一个人,而且那人的脖子上还挂着一把砍进一半儿的镰刀!原来落到我头上的是人血!房事快看到这一幕也惊的愣在那里,当又一滴血落到我头上的时候我才惊醒,我拉着房事快说道:快走,先离开这里再说。房事快却一把将我拉了回来,然后他焦急的说道:快把手电关了。我知道他一定是发现什么了,于是我立刻关闭了手电,悄悄的和房事快躲在了暗处。我静下来后也发现有个声音在向这边靠近,听起来像是有个人在奔跑,还刮到了很多树枝发出了唦唦声。那个声音离我们越来越近了,我的心脏好像也要到达极限了一样。还好房事快此时握住了我的手,要不然我真的躲藏不下去了。

  一道人影在离我们十几步的地方一闪而过,虽然我看不清,但我听的出他是在拼命的跑,要不也不会不避不闪,刮的树枝哗哗作响。我俩静静的呆了一会儿,那个声音渐渐的离我们远去,我小声的问道:你看清楚那是谁了吗?房事快说道:我也没有看清,不过看他跑的方向应该是村里。我说道:咱们还是先回村里吧,现在咱俩连个防身的家伙都没有,真遇到危险只有逃跑的份。房事快说道:嗯,现在的事情已经不是我们俩人就能解决的了。说完我俩就往回走,一路上我们都没有开手电和说话,好像在躲避一个未知的魔鬼。

  我们回到村里一看,李闯家的院子里站满了人,大伙七嘴八舌的各自说着,他们见到我和房事快都自觉的让开条路。我俩进屋后就看到了一身血淋淋的李闯,他身上的衣服刮的到处都是口子,里面的皮肤都殷红的渗着血。我心想不管怎么都是因为找海龟才会这样,自己还是不要多话了。房事快却无所顾忌,他看着脸色惨白的李闯问道:刚刚从树林里跑出来的人是你?李闯无力的点了点头,房事快接着问道:你们到底怎么了?李三是被谁杀死的?这时我又想起了倒挂在树上的尸体,那恐怖的场景让我再次颤栗,我这才想起要打水洗头。李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也不知道我们遇到了什么,回来的路上人们一个接一个的消失,他们就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房事快问道:你们那一伙人就你自己回来了?李闯用沉默代替了回答,房事快说道:其他人我不知道,反正李三是死了,他被倒挂在树上,脖子上面还插着一把镰刀呢。房里的人一听这话都是脸上大变,有两个人是没回来的亲属,他们再也呆不住了,哭着喊着要去找人。这下一弄彻底乱了,村民们干什么的都有,我在屋里都被吵的心烦意乱。

  房事快看了看带死不活李闯,然后留下一句我去找人就走了。这时房间里只剩下了我和李闯,我问道:你们遇见的真的不是人吗?李闯说道:不要问我,我什么也不知道,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我看李闯就要崩溃的样子也不好再问,只好忍着好奇心,回到了自己的房间。虽然我真的很想去探个究竟,但是我的内心里已经深深的埋下了恐惧,看到李三的那一幕是那么的可怕,让我即使现在想起来仍不寒而栗。我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静静的呆了一夜,不怕笑话,这一夜我连上厕所都没敢出去。第二天一早,我被回来参加婚礼的海龟叫醒。海龟和翟洁是回来了,可是李闯的婚礼却举办不了了,因为李闯昨晚死了。原本喜气洋洋的村庄现在到处都是哭声,昨晚一夜间这里就死了五个人,其他人怎么死的我不清楚,反正李三死的很是恐怖。当晚他们到底发生了什么没有人知道,不过我认为要是人为的话,绝对不是一两个人能做到的,什么人能跟这帮村民有深仇大恨?如果不是人为的,那又会是什么杀死他们的?后来要不是房事快为我作证,我险些被公安局留下来协助调查。直到我临走前,这个案子还是没有丝毫进展......

  春节眼看就要过去了,我在这里给大家拜个晚年。有很多的鬼故事都发生在清明或鬼节,可是你知不知道,也有很多关于春节的鬼故事?我准备近期给大家讲一些在过年时候的故事,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我们中国有句古话,每逢佳节倍思亲,而春节又是我们最最重要的节日,所以每个人到过年的时候都会赶回家和家人团圆。我长期在外地,所以对能够和家人团聚的感觉是深有体会,毫不夸张的说,我回到家里感觉呼吸的空气都比外面的舒服。闲话不多说,下面要说的这个故事是一个返乡的朋友讲给我的。

  我的这位朋友叫姜建新,身无一技之长的他在武汉打拼多年,因为今年混的有些起色,这才能够回家和家人团聚。我们已经多年不见,自然要叫上几位好友喝上一杯。酒过三巡后,姜建新流着泪说道:你们不要看那些从外地回来的人都风风光光的,其实他们只是把好的一面表现出来,而却把那些不好和辛酸都藏在了心底。就比如我姜建新,现在在你们面前人模狗样的,可谁知道我在外面的时候给人当三孙子。他这几句肺腑之言弄的我们都感触良多,所以我们都来了激情,非要一醉方休。姜建新说道:其实我现在还能回来跟你们喝酒,真的是万幸啊!差那么一点儿我就回不来了。我问道:为什么这么说?路上是不是发生什么意外了?姜建新说道:我在武汉认识了四个咱们吉林省的朋友,我们有空的时候就聚在一起吃点家乡菜。这次春节回家,我们五个也说好了一起走。开始我们本来是打算一起坐火车回来的,可后来一是火车票难买,二是我们都统一不了哪天走,最后我们只好待定。有一天我正为怎么回家犯愁呢,结果他们四个人却开了一辆奥迪Q5来找我,并告诉我说混的最好的贾哥决定开新车回家。我出去看到那辆白色Q5,是发自内心的羡慕啊,心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也能开着自己的车回家。就这样,我们五个人定了27号出发。

  姜建新继续说道: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家了,一想到能够回家就兴奋不已。我给所有能想到的亲友都准备了新年礼物,就等着27号贾哥来接我了。我在外地开个小店也不容易,这一到年底了,一波接一波的,不是乞讨的就是送财神的(送一张财神爷的画要给赏钱),最夸张的时候一天来了十多个。后来我和邻居们决定,只要再来这类人,我们全都一个子儿也不给。结果25号那天发生了这么一件事,我正在里屋玩电脑,突然听见厅里有人争吵,我出去一看,原来是服务员在往外赶一个老乞丐。武汉虽然人称是中国的四大火炉之一,可到了寒冬腊月也强不到哪去。只见这个老乞丐一身单衣,不但没有任何病态,而且他一双眼睛还炯炯有神。我见这位老人骨瘦如柴,这么大年纪了还要靠乞讨为生,顿时心生不忍,于是我就让服务员把他请了进来。当他走近后我仔细一看,这位老人不但双眼有神,而且头发和胡须都洁白如雪,就跟电视里演的老神仙似的。我先叫人给老者弄了饭菜,然后就一边看他吃饭,一边跟他闲聊。

  我看人一向都从细节看起,我观察他吃了一会儿,发现他和以往那些乞丐大大不同,他的吃相说是彬彬有礼绝不过份,至少比我的吃相看上去好很多。我问道:老大爷今年高寿啊?他一边说一边比划道:我今年八十有六了。我又问道:您都这么大年纪了,为什么不在家享福还要出来要饭呢?您没有儿女吗?他摇头说道:我也不想这样啊?要是有儿女的话谁会出来乞讨啊?我一想也是,自己还真多余问了。我说道:您老的身体可真硬朗,比我爷爷可精神多了,我爷爷比您还小两岁呢。我和他就这么闲聊了一阵儿,直到他吃完饭,我给了他300元钱然后送他出门。他临走的时候说道:小伙子你心好啊,这一趟街没有一家给我点施舍,只有你不但给我口热乎饭吃,还给我拿了这么多钱。我当时被说的都脸红了,其实我要是有钱的话,真的会多给他一些的。我说道:我多了真没有,只是看你这么大年纪了不容易,要是别人我也会一毛不拔的。他听后说道:既然你对别人一毛不拔,可偏偏对我这么好,那么我也破例一次。他说完便站了下来,我看他没有走的意思,便问道:老大爷你说破例一次是什么意思?他把我叫到一边说道:你信也好,不信也罢,你要是不信呢,就当我老头乱说。我对猜字卜卦略懂皮毛,如果你愿意我可以替你算一次。我本不信这类迷信的东西,可闲来无事就抱着玩的心态算了一卦。

  老人和我进了一个单间,然后他拿出纸笔让我随便写一个字,我当时一心就想着回家,简直是归心似箭,所以我就顺手写了一个归字。老人凝神看了一会儿说道:首先这个归字的意思就不用解释了,不过从这能看出你归家心切啊。我点头说道:是啊,我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家了。老人接着叹了口气说道:哎,这个归字本来没有什么的,不过你写的就不好了。我一听这话心想:难道这个老家伙还想骗钱?他见我不说话就解释道:小伙子你放心,我绝对不会管你要一分钱,也不会说什么破财挡灾,我只是就字说事,你听后信与不信全在你自己。让他一句话说破我的心事,我顿时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我说道:您说您说,我听着便是。老人指着我写的归字说道:你看这归字让你写的,本来不相连的地方,被你用连笔字这么一连,像什么?我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然后问道:我没看出什么啊?老人说道:先看左半部分,看看被你连的像不像一个刀字?我仔细一看还真有点那个意思,他接着说道:然后再看这半部分,这个字是由四个一组成,横着三个一加上竖着一个,而且这四个一现在都冲着刀去呢!不吉,大不吉啊。我说道:这么解释也太强词夺理了吧?老人说道:我从这个归字算出,和你一路回家的是四个人,这四个人凶多吉少啊。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一惊,心想:他这么知道和我一起回家的是四个人?就算瞎蒙的也太巧合了吧?老人看了看我说道:这样吧,既然已经看出你有大凶,我就不能袖手旁观,谁让我欠你一份人情呢?你再写一个字



温馨提示:
鬼怨山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鬼怨山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鬼怨山全文阅读和鬼怨山txt全集下载。鬼怨山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鬼怨山 第19章 山东见闻(6)   我们三人眼看就要回到村里的时候,突然听见远方的林中传出一声惨叫。我一听这声音就知道一定出事了,房事快说道:这声音好像是李三,咱们快去看看。房事勤说道:是李三喊的没错,和他一起找人的有四五个人呢!能 2014-06-30 23:21:0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