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章 引子

作者:酒公子    更新时间:2014-02-04 15:31:12    状态:连载中
  夜深了,村里人都睡了,空气中弥漫着死一样的沉寂,突然的一声呼喊打破了黑夜的宁静,村东头的大宅子突然亮起了灯光,一个男人光着身子跑了出来,站在院子中间一连声地叫唤着:“爹啊、娘啊,小梦好象不行了,你们快来看看啊……”。其他房间的灯陆续亮了起来,大门开始有人进进出出,每个人都面色铁黑神色凝重,这家肯定是出了大事了。

  很快,宅院正中摆放起一口大红的棺材,这棺材早就准备好了,一直放置在柴房里,现在被抬了出来。棺材漆得油光锃亮,在这月淡星稀的晚上,周围散发着一种莫名的恐怖气息,或许这就叫做死亡吧。

  屋里的炕上,那个光着身子跑出去的男人此时已经穿好了衣服,他盘坐着,怀里抱着已经奄奄一息的林依梦,林依梦的眼睛直直地盯视着一扇窗子,就象那外面站着什么让她牵挂的人,窗外漆黑一片,院墙边的柳树太过茂密,月光被遮得严严实实。

  “云昌……”林依梦收回眼睛,看着自己的男人。

  “小梦,有什么话你就说吧。”丁云昌对这个女人有着无限的愧疚,此时若是她让自已去摘天上的月亮,丁云昌也会想办法长出翅膀。

  “嗨……”林依梦叹了口气,可惜她此时连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云昌,你可是真的不希望我死吗?”

  “你是我老婆,我怎么会希望你死,小梦,不要再说傻话了。”丁云昌有些沮丧,想不到妻子对自己如此不信任。

  “那你把我爹找来,我有事情要安排。”林依梦缓缓闭上眼睛,留着力气安排后面的事情。

  “已经派人去找了,估计这会儿就该到了。”丁云昌话音刚落,已经有一位六十多岁的老汉气喘吁吁地推门而入。

  “梦儿啊……”老汉正是林依梦的父亲,此时已经老泪纵横:“爹对不起你啊,让你吃了这么多苦,我到了黄泉怎么见你那早去的娘啊……”

  林依梦猛地睁开眼睛,这样一个虚弱的人眼睛里竟然射出一道精锐的寒光,丁云昌看在眼里,浑身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

  “爹,我时间不多了,你快来这里坐下,我有事情要交待给你和云昌……”林德禄看着女儿有些莫名其妙,于是二话不说坐在了炕边。

  “云昌……”林依梦看了一眼丁云昌,又回过头看着林德禄喊了一声“爹……”,她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挣扎着抬高身体,丁云昌连忙拿了个枕头垫在了自己的大腿下面,林依梦枕着丁云昌的大腿半坐起来。林依梦眼睛不停在两个男人之间扫视,直到确认这两个人都在专心听她说话,这才用一种很奇怪的声音说:“我死以后,你们不要马上把我埋了,你们一定要把院子里那口棺材搬到屋子正中来,把我放在棺材里,四周用幔布围好,围得严严实实,连只蚊子都不能飞进来,这期间谁也不准掀开幔布看一眼,云昌你就守在我棺材旁,一步也别离开,这样七七四十九天以后……”说到这里,林依梦脸上露出一个诡异的微笑,然后接着说:“我就会复活,说不定以后还能给云昌生个大胖儿子呢。”

  一口气说这么多话,林依梦一头栽在丁云昌怀里,胸部快速起伏喘着粗气。丁云昌和林德禄面面相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们答应我……”林依梦的一只手死死地抓着丁云昌,另一只手死死地抓着林德禄,眼神象刀锋一样凌厉,丁云昌和林德禄不由得一齐点下了头。林依梦牵扯着嘴角笑了,笑得有些不寻常,这笑直接凝聚在脸上,丁云昌觉得怀里的人一点点变凉,再摸林依梦的脉博时,这苦命的女人已经死了。

  “爹,怎么办?”本应痛哭流涕的场面,就因为林依梦最后那一段嘱托变了味儿,丁云昌木然地看着林德禄,脑子处于一片混沌之中。

  林德禄拿出旱烟袋点着,狠狠地吸了一会儿,他在炕沿上磕了磕烟袋锅,象是下了什么决心一样说:“云昌啊,依梦这一辈子活得太不容易,这才三十五岁,就这么死了,你不觉得有些对不起她吗?”

  “爹,我知道,可是……”丁云昌心里五味杂陈,他慢慢低下头,眼泪止不住流了出来。

  林德禄把烟袋别在裤腰上,从丁云昌怀里接过女儿,在炕上放平了她的身体,然后对丁云昌说:“云昌,不只是你对不起梦儿,想想我这个作爹的,也太不是人,梦儿临死前嘱咐咱俩做的事,不管怎么样也要满足她的心愿,就算她生咱俩的气,想折腾咱们,咱也认了。”

  “好,爹你说的对,那咱就按她说的做吧。”

  已经是六月中旬了,天气虽然不算炎热,但食物放上一整天也会有些馊味儿了,丁云昌有些担心尸体会腐烂,可他还是守在林依梦的棺材旁,一日三餐由家人送进来,除了中间上两趟厕所,他就那样一动不动地坐在椅子上,睡觉都保持着同样的姿势,他最后能为妻子做的也就是这些了。

  一整天,棺材里安安静静的,林依梦从小就有肺病,经常咳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的三年时间,几乎整夜都无法入睡,身体也不能平躺,总是趴伏在枕头上撕心裂肺地咳嗽,现在她终于可以安心地睡了,一想到这些,丁云昌就止不住流泪,他这辈子也算是铁石心肠了,可到头来还是为这个柔弱的女人肝肠寸断。

  第二天的深夜,丁云昌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他立刻警醒地睁开了眼睛,四下里张望着,除了那口朱红的棺材静静地躺在那里,根本没有什么人,也许是做梦了,丁云昌无法再安然入睡,直到天边微微发白,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第三天,丁云昌觉得屋子里散发着一种奇怪的香气,按说此时林依梦的尸体也该有些腐烂了,没有腐臭味儿传出就罢了,竟然会暗香盈动,这让丁云昌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难道真如林依梦所说,这女子竟然会死而复生?丁云昌摇了摇头,也许香味儿只是一种幻觉吧,丁云昌稳定了一下情绪,不过他的脊背有些发冷,于是他让家人给他拿了床厚被子盖在身上。

  第四天、第五天、第六天……十天时间就在丁云昌的忐忑不安中渡过了,到了第十一天,他终于有些熬不住了,派人找来了老丈人林德禄。林德禄一进院子,丁云昌已经听到了他的声音,摇晃着从屋子里走出来迎接了,短短的十天时间,丁云昌瘦了一大圈,脸色青白,人也有些站立不稳的样子。

  “云昌,你这是怎么了?象是生了什么大病一样。”林德禄有些奇怪地问道。

  “爹……”丁云昌把林德禄拉到院子角落里,象是怕被什么人听到一样,压低了声音对林德禄说:“爹,我似乎听到依梦的棺材里有呼吸声。”

  “什么?”林德禄着实吓了一跳,难道女儿说的是真的,还真会死而复生吗?

  “真的爹,不信你进屋听听去。”丁云昌扶着院墙边的树站在那里,似乎并不想跟着林德禄一起进屋。

  林德禄满腹狐疑地边走边说:“梦儿当初不会是装死吧。”

  “不会的,她是装不来的,这三年来她都没停止过咳嗽,怎么装死?再说把依梦放进棺材前我也找明白人来看过,身上都有些尸斑了。”丁云昌在身后提醒了一句。

  林德禄推开屋门站在棺材前,他屏住呼吸,侧过耳朵仔细听着,棺材里竟然真的传来平稳的呼吸声,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大六月天的,敞着盖的棺材里没有一丝腐臭味儿,反倒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梦儿……梦儿!我是爹啊,你要是听得到,你应我一声。”林德禄试探着喊了几声。

  屋子里安安静静的,林德禄几乎可以听到自己慌乱的心跳。

  “爹!”突然传来的声音吓得林德禄倒退了两步。

  “爹!你别怕,是我啊。”丁云昌不知何时进了屋,林德禄根本没有听到他推门的声音,更没听到他的脚步声,紧张的情绪竟然让林德禄没有注意到声音是从身后传来的,害得他差一点儿认为棺材里的人在答应他了。这时林德禄突然知道自己为什么一进院子就有种奇怪的感觉了,这里一切都如此安静,安静得就象是一座很大的坟墓,此时每一个声音都显得格外清晰,也格外让人害怕。

  “云昌……把梦儿赶紧埋了吧,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林德禄声音有些颤抖,因为过于恐惧,他已经忘记了当初林依梦的嘱托。

  “可是爹,依梦要是真的能复活呢?”丁云昌表情生硬而诡异。

  “七七四十九天啊,就算是活人也该饿死了,她要是活了,她还是人吗?”林德禄回头看着丁云昌。

  “那……”丁云昌有些不知所措。

  “豁出去了,我先把手伸进去摸摸看吧,要是这丫头心窝子是热的,咱就把她抱出来,如果她的心窝子是凉的,咱今天就把她埋了。

  “听您的,爹。”丁云昌本来就是个没有主意的人,这会儿全听老丈人摆布了。

  林德禄心里毛毛的,哆嗦着把手伸进幔布中去……



作者的话:
初来乍到,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谢了。

温馨提示:
寄生之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寄生之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寄生之魂全文阅读和寄生之魂txt全集下载。寄生之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寄生之魂 第1章 引子   夜深了,村里人都睡了,空气中弥漫着死一样的沉寂,突然的一声呼喊打破了黑夜的宁静,村东头的大宅子突然亮起了灯光,一个男人光着身子跑了出来,站在院子中间一连声地叫唤着:“爹啊、娘啊,小梦好象不行了,你 2014-04-30 15:33:4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