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1章 依宁村葬礼

作者:酒公子    更新时间:2014-05-12 08:00:00    状态:已完结
  整个一下午,林雪雁都魂不守舍,她用鼠标把电脑里有待修改的效果图点来点去,脑袋里全无灵感。

  表嫂是什么意思呢?看她那个样子,象是在害怕什么,可是又不敢明说,难道她是在暗示表哥藏在纸条上写的地方?想到这里林雪雁放下手里的东西,嘱咐顾云平下班的时候锁好门窗,然后打车直奔乡下。

  路上林雪雁在想,得赶紧招聘一个会用PS软件的人了,她总是这样东奔西跑的,顾云平又只会干些粗活儿,不会用电脑,再这样下去还不把自己的饭碗砸了,今天已经有几个客户跟提出交货的时间太晚了,还说如果活儿还是这么慢,就不把东西放林雪雁工作室做了。

  来到七爷家的时候,林雪雁看到他家朱红的大门上飘着白色的灵幡,门大开着,正对大门的地方设了座灵堂,七爷的相片端端正正地放在一张方桌上,怎么会这样,七爷死了,前几天还红光满面,也没见有什么征兆,这么快就成了立在灵堂里的照片。

  门旁有位六十岁上下的老先生端坐在那里,在一张白纸上工工整整地写礼帐,林雪雁也从包里拿出钱递了上去,老先生看都没看我,问了名字以后,按照先后顺序把她的名字写了上去,林雪雁顺便看了一眼,在她名字前面不远的地方我先后发现了三个不可思议的人,第一个是龙萧飞,原来他也来了,第二个是李映之,第三个让林雪雁有点出冷汗,就是那个阴魂不散的王刚毅,还真是冤家路窄,一路从城里到秀山矿,现在又来到七爷家,走到哪里都遇得到。

  林雪雁小心亦亦地问这位写礼帐的老先生:“大爷,我是七爷的老邻居,偶然来这里遇上了这事,我想问问您七爷是怎么死的啊。”

  老先生还是看都没看我:“病死的,老年人的急病。”

  林雪雁还想问得仔细一些,一群人扶着个女人走进来,女人哭得死去活来,听旁人说这是七爷的女儿,屋子里忙乱起来,林雪雁也不方便再多问。

  家乡的习俗,出殡前的几个晚上,必须有人为死者守灵,守灵人要看好燃在死者棺木前的长明灯,保证它不被风熄灭,也要防止灵棚进来什么动物打扰到安息的灵魂。

  灵棚就设在七爷家的院子里,用蓬布和竹杆临时搭建,天渐渐黑了,院子里安静下来,一些细碎的灯光从蓬布的缝隙和破洞里挤出来,散落在四周的地面上。灵棚里不时有些人影闪动,那是守灵的人挑拨长明灯芯,也有时隐隐传来哭声,是迟来的奔丧人到灵棚里悼念死者。

  遇到丧事,总会有些亲朋负责帮着操办,这些人安排林雪雁在七爷家厢房住下,因为来悼念的人挺多的,很多是外地赶来的,要等到出完殡才会回去,一间二十平米的小房间里,挤睡着六七个互不相识的女人,这样的环境林雪雁怎么也无法安心睡觉,于是起身默默来到院子里。

  天已经黑透了,起风了,院旁的树叶哗哗地响着,偶尔传来几声夜猫子的叫声,林雪雁杵在那里,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干什么。

  “雪雁,你怎么在这里?”一个压低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林雪雁猛一回头,一个人站在墙根儿下,柳树的阴影完全覆盖着他,如果他不说话,根本就不可能注意到那里还站着一个人。

  “雪雁,说话啊,你不是被我吓到了吧,傻了?”这家伙竟然是李映之,他正向林雪雁慢慢走来,说来也没什么奇怪的,之前李映之已经告诉林雪雁他在依宁村了,只是弄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七爷的灵棚旁。

  当李映之离林雪雁只剩一步距离的时候,她恶狠狠地给了他一脚。

  “哎哟,您老人家这是在哪里学的佛山无影脚啊。”李映之蹲在地上呻吟起来。

  “别装了,我能有多大的劲儿,这阵子你死哪里去了,不是告诉你把事情交给警察吗?你怎么不听?”一想起死而复生的王刚毅还是一个杀人犯,林雪雁就觉得身上有点儿发冷。

  “还说我,我倒想问问,你到这里干什么来了?”李映之从地上站了起来,神神秘秘地问林雪雁,林雪雁一时竟回答不上来,李映之向她招了招手:“这里说话不方便,你跟我来。”

  林雪雁跟在李映之的身后,两个人一前一后来到院门口,办丧事的人家晚上是不关门的,她和李映之出了门直奔西边的玉米地。

  李映之看了看左右没人,这才把声音稍稍放大一点点:“雪雁,你知道七爷是怎么死的吗?”

  “听人说是病死的,得的急病,难道不是吗?”林雪雁想起老辈人常说的那句话,背后讲人可以,背后讲鬼不可以,和李映之偷偷在这一片荒凉的玉米地里谈论死去的人,这让她觉得头皮发乍。

  “我来这个村子已经七八天了,这七爷死得很蹊跷。”李映之点了一支烟,大口地吸着。

  “这五天你躲在哪里了?七爷的死怎么个蹊跷法?”李映之喷云吐雾,呛得林雪雁直想咳嗽,可是又很想听李映之的下话,于是用手拼命扇着一团团烟雾。

  “躲哪里?我是光明正大住在依宁村的,依宁村以前只能电话拔号上网,这几天电信局在这里架设ADSL上网的线路,我不是有个朋友在电信局上班嘛,我临时帮几天忙,供吃供住,先前我住在荒宅前面的土坡上,那里架了座铁皮房,设备安装完就剩下调试了,铁皮房拆了我就住在依宁村小学了。”黑暗中,李映之的脸笼罩在香烟的一明一暗中,他又接着说:“听过起猴儿吗?七爷死之前起猴儿了”。

  林雪雁想了想,然后回答李映之:“好象听过岁数大的人骂淘气的小孩子起猴儿的,不过一直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这话的意思。”林雪雁拉李映之坐到一旁割完了堆放在一起的玉米杆上。

  “七爷死之前可吓人了呢,当时我就在七爷家,听说村口那个荒宅有古怪呢,七爷上次从荒宅回来就觉得身体不适了,也就三天时间,这老头整个人瘦了一大圈,邻居们看了都觉得不对劲儿,第三天晚上他就卧床不起了,到了第四天,就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都送医院去了,医院让准备后事,就又接回来了,本以为就这样等死就行了,可是第五天的下午,老头子就起了猴儿了。”

  一阵风刮过,干枯的玉米叶子哗啦啦地响着,今天的晚上没有月亮,天空的星星显得格外明亮,就象镶嵌在黑绒布上的钻石。不远处的村子笼罩在月色中,暗淡的轮廓就象浸在烟雾中,一切显是很不真实。

  李映之接着说:“第五天的晚上,老头子突然一个高儿窜到了柜子上,要知道那个柜子放在南墙边儿,离地近两米高,家里人吓坏了,拉他扯他都不下来,蹲在上面,头顶着天花板在那里哆嗦,场面要多吓人有多吓人。后来家里人就请了阴阳先生,先生一来,说老头儿是起猴儿了,找来村里最壮的四五个小伙子,连拉带拽把老头儿从柜上弄下来,要说年青的时候七爷身体那叫一个棒,可现在八十岁的人了,腱子肉都瘦成干巴皮了,可说也奇怪,就那四五个棒小伙儿按着他还吃力呢,这老头儿身体里就象钻进去了野兽,骨头咔吧咔吧直响,按着他的小伙子吓得脸都青了。先生上去一把扯下七爷的衣服,露出瘦骨嶙峋的后背,后背上起满了黄色的水泡,先生手拿一包火柴,划一根点在水泡上,水泡叭地灭了,淌一溜黄水出来,七爷就惨叫一声,这样一口气灭了十多个水泡,七爷开始求饶了,爹一声妈一声地叫,我在旁边听着头皮都发乍,直到所有的泡都灭了,先生才舒了一口气,让那几个小伙子把七爷松开,这时候七爷趴在那里一动不动了,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威武,再抬到炕上只挨到了第二天早上,七爷就咽气了,先生说要是不马上破了猴儿,让猴儿上了山,就完了。”李映之从口袋里又拿出烟盒,抽出一支来,烟头对着烟屁股猛吸了几口,然后把吸过的烟用手捻灭,扔得远远的。

  “猴上山会怎么样啊?”林雪雁还是不懂这个起猴是怎么回事。

  李映之幽幽地说:“至于到底会怎样,我也不知道,不过肯定是不能医了,而且会很可怕很可怕……”

  “这就是你所说的蹊跷了?”林雪雁觉得只不过是回光反兆,至于老头儿为什么会一下子变成了蜘蛛侠,这也只是科学暂时不能解释的现象吧。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李映之慢悠悠地说,我看到夜色中他本来明亮的眼眸突然暗淡了下去。



温馨提示:
寄生之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寄生之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寄生之魂全文阅读和寄生之魂txt全集下载。寄生之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寄生之魂 第31章 依宁村葬礼   整个一下午,林雪雁都魂不守舍,她用鼠标把电脑里有待修改的效果图点来点去,脑袋里全无灵感。   表嫂是什么意思呢?看她那个样子,象是在害怕什么,可是又不敢明说,难道她是在暗示表哥藏在纸条上写的地方? 2014-05-12 08: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