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58章 打牌

作者:酒公子    更新时间:2014-05-25 15:00:00    状态:已完结
  忘忧子穿着一件紫色的连衣裙,裙裾拖地,尺寸恰好让她走路的时候既踩不到裙摆,又没有露出鞋子,以至于走到林雪雁面前时,那感觉是飘飘忽忽的。

  忘忧子没有化妆,只是在眼睑和嘴唇上淡淡地扫了点儿紫色,令她的唇角和眉稍飘浮着萤萤的紫光,看来这个女人很偏爱这个颜色,紫色带表高贵、权威、魅力、自傲和神秘,林雪雁觉得这是一个有些自恋的女人。

  三层洋楼只有她一个人居住,一楼有一个很大的客厅,只有一架白色的钢琴和琴凳放在正中央,大厅显得有些空旷。通往二楼的楼梯是木质的,只油了层清漆,没有点缀任何装饰物。说话的时候这里到处是空旷的回音,气氛总是有一些让人紧张,林雪雁看了看周围的一切,觉得手脚有些发凉。

  “小姑娘,别害怕,虽然房子挺大的,但只有我一个人住着,你也看见我了,就这么一个老女人罢了,你还带着个壮实的保镖,如果咱俩有冲突,估计吃亏的是我了。”忘忧子说完呵呵地笑了。

  这么一个大到可以住下一个连部队的房子,只有忘忧子一个人住着,虽然林雪雁总以傻大胆儿自居,但在这位女士面前,她也只好甘拜下风了。

  林雪雁一言不发,静静地站在那里一直环视着周围的一切。李映之却大咧咧地说明了来意,忘忧子大师淡淡地笑了笑:“对于寻找丢失的记忆,我是很有把握的,但是这个小妹妹嘛,她必须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没问题,您先说说什么条件吧。”林雪雁心里想,无非金钱和名誉罢了。

  忘忧子大师用眼角扫了扫林雪雁,似乎可以洞穿她的心理,忘忧子脸上浮现出一丝鄙夷。

  “名利对我来说都是浮云,我只是请你和我打牌罢了。”

  “打牌?”这个大师还真是与众不同,林雪雁想了想,也许高人自然和正常人行事不太一样罢了,这样一座三层的房子由她自己住,可能是太孤单了,需要娱乐一下,于是答应道:“好吧,不过我只会斗地主。”

  “没关系,我教你。”忘忧子淡淡的笑了笑,这个女人嘴上说自己老,其实她长得很年轻,皮肤也保养得很好,如果单纯从面象上来说,绝对不超过二十五岁,但是人的年龄不仅仅是由相貌来决定的,她脸上的事故与岁月留下的沧桑暴露了她真实的年龄,应该在三十七八岁。

  忘忧子带林雪雁和李映之来到二楼,二楼的走廊是个暗廊,没有窗户,隔几米远的地方就有一扇紧闭的房门。

  走廊墙壁上全都是浮雕,每幅浮雕都画着一条恶龙,有的翻云覆雨,有的口吐烈焰,浮雕用色很重,充斥着暴力和血腥,林雪雁对这些画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她站在那里面对着它们看了好一会儿,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对这些图画感兴趣了,这些龙她见过,前几天在博物馆印回来的挹娄组织的标志上也有这样的龙,很显然,这些龙如出一辙,风格非常统一,林雪雁可以肯定它们之间有某种非同寻常的联系,她一下子警惕起来。

  在二楼的一间屋子里,忘忧子拿出一副卜克牌来,淡淡地说了一句:“雪雁,我们打牌可不是用手打的。”

  “不用手打?难道是用脚丫子打?”林雪雁有点不明白,她看了看自己穿着短靴的脚。

  “是两个人玩的吗?”李映之觉得坐在旁边挺无聊的,于是问忘忧子:“你这里有电脑吗?能上网吗?你们玩你们的,我也没事做,上会儿网可以吧。”

  忘忧子点头同意,她脸上带着笑意,语气却硬邦邦地说:“一楼左边走廊第一个房间有电脑,不过你可不要走错了房间,这里虽然住着的人只有我一个,但是恶狗或是蟒蛇什么的,就多得是了,你要是不小心被咬到了,可别找我赔医药费。”很明显,这就是警告。

  “看您说的,没有您同意,我怎么敢到处乱闯,虽然我外表看上去很不靠谱,可事实是我可是文化人,不会乱闯的,放心,那我去了……”说完李映之下楼去了。

  忘忧子看着李映之走出房门,直到他随手关上门,匆匆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楼梯口,她才在手上摊开了那副牌,然后把牌分成了两叠,她的手轻快地划了一个弧线,两叠牌已经在桌子上齐刷刷地排成了两列,这忘忧子要不是做了催眠大师,去变戏法倒也是不错的选择,她这一手把林雪雁给震住了。

  “妹妹……,你仔细看看这两行扑克牌,要看得很仔细哟……”

  林雪雁低下头,认真地去看桌子上的牌,每张牌面都是一条龙的标志,一些蝌蚪一样的文字点缀在上面,这时林雪雁发现这些文字看上去很面熟,她突然一惊,这些字她认识,正是在梦里走神秘暗道的时候,在石壁上看到的文字,她抬头看了看忘忧子,联想到走廊墙壁上的那些恶龙,林雪雁觉得这个忘忧子很不简单,她住的地方到处是挹娄的LOGO,证明她和那个叫挹娄的组织有瓜葛,她的扑克牌上有暗道里的文字,肯定也和那些闯入自己家装神弄鬼的人有联系。

  忘忧子淡淡微笑着迎上林雪雁的目光,在林雪雁的眼里,此时的忘忧子有点儿怪怪的,林雪雁揉了揉眼睛,再看面前的紫裙女人,却发现她的头顶上不知何时长出了一只独角。忘忧子轻启着嘴唇,声音却象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先是轻叹了一声:“嗨!”然后悠悠地呼唤着:“雪雁……林雪雁……”林雪雁头皮乍了起来,这声音真的好象她在李映之抛锚的汽车里听到的,可此时林雪雁的眼皮一点点发硬,竟然怎么也抬不起来,她心里感慨到,忘忧子催眠的能耐还真是不可小觑,竟然已经在她不知不觉的时候开始了催眠,不过此时林雪雁已经开始抗拒被催眠的事实,只是有些晚了,现在就是想不睡过去也不可能了。

  林雪雁迷糊中觉得自己穿过了一个又黑又长的隧道,正不知走向何处,突然身边传来一个小男孩的耳语:“雪雁,上课的时候不要睡觉啊,现在老师好象发现你了。”

  林雪雁一惊,整个人就象穿越了时空,竟然回到了十几年前,那时林雪雁经常在课堂上睡觉,每次被老师发现都是她的同桌喊醒她,她连忙抬起头,发现自己坐在教室里,面前不远处是一块黑板,教语文的班主任正一脸怒气地盯着自己。

  林雪雁连忙坐正了身体,来不及搞清发生了什么状况,就听老师挥着教鞭怒声在吼:“林雪雁,上课的时候不是画画就是睡觉,你还想不想考大学了!你给我站起来,今天要是不把这篇古文的汉语意思全翻译出来,就把你的家长给我请到学校来!”

  林雪雁在心里诅咒了老师一百遍,但还是万般无奈地翻译起这篇古文来,可这到底是什么古怪文章,既不象《诗经》那样讲个故事,又不象《桃花园记》那样写一篇游记,竟然象是一幅文字地图,不是向左拐就是往右转,把林雪雁弄得晕头转向。

  这一篇古文似乎有几万字,怎么翻译也翻译不完,林雪雁被累坏了,脑袋一热,鼻血哗哗地流了下来。从小林雪雁就有这毛病,一用脑过度就流鼻血,可是面前的老师并没有在意如此血腥的场面,还是挥着教鞭指着黑板让林雪雁翻译。

  “我了个去,你要累死老娘吗?”林雪雁在心里暗骂了一句,所有不满都暴发出来,她一步上前想去夺老师手里的教鞭,好象是突然被椅子拌了一下,整个人和地面来个了亲密接触,砰地一声巨响,林雪雁的头就象被闪电击中一样,一下子从迷迷糊糊的状态下清醒了过来。

  她整个人扑倒在地板上,抹了一把脸,一手触目惊心的鲜血,原来自己真的流鼻血了,还有在地板上摔疼的手肘和膝盖,如果不是狠狠地跌了一跤,林雪雁还不能从梦里醒过来。

  “哎哟,我这还没开始呢,你怎么就睡实了,还从椅子上摔下来了,妹子,我还头一次遇到这样情况呢。”忘忧子大呼小叫地过来搀起林雪雁,林雪雁在心里骂了一句:“这个妖精,还装什么大尾巴狼,姑娘我肯定是着了你的道了。”



温馨提示:
寄生之魂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寄生之魂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寄生之魂全文阅读和寄生之魂txt全集下载。寄生之魂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寄生之魂 第58章 打牌   忘忧子穿着一件紫色的连衣裙,裙裾拖地,尺寸恰好让她走路的时候既踩不到裙摆,又没有露出鞋子,以至于走到林雪雁面前时,那感觉是飘飘忽忽的。   忘忧子没有化妆,只是在眼睑和嘴唇上淡淡地扫了点儿紫色,令 2014-05-25 15:00:0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