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85章:古筝

作者:柳天问    更新时间:2009-07-29 12:00:40    状态:已完结
和煦的春风,吹过我的脸颊,暖在我的心间

唤醒生命的风啊,请你赐予我新生,

让我用“心”去感受你柔和而磅礴的力量

囚牛一边弹奏着曲一边吟诵着词,赞美着春日的美好,赞美着眼前景色的美丽,一曲曲终三人依旧沉浸在音乐中美丽的意境之中。

“是谁的音乐如此动听,夔牛我已经有很久没有这样的音乐了!”曲终收罢,一个憨实的声音自河底传出。

“龙子囚牛!”囚牛听到河底的声音并不惊慌他始终相信能够懂得欣赏美好音乐的人必然是美好的。

“哈哈,真是荣幸,能够听到音乐王子的弹奏,老牛我还真是耳福不浅啊!”夔牛淡淡的说道,声音如雷鸣般响亮。

“呼”

“咕咚”

“砰”

随着一连串的声音的响起夔牛自水底缓缓上升夹带着巨大的风浪出现在了玄天屏障外围50米处,随着夔牛身上的河水落下他的样子也渐渐的浮现在了众人的面前身高约莫十米单足直立在虚空之中形状似牛但头上却没有角,身上散发着如日月般的光芒如同光之通道中的光芒一般让人睁不开眼的那种光芒随着时间的流逝夔牛身上的耀眼光芒也随之变暗变得柔和如春日的阳光一般给人以初生的温暖感觉,此刻他正盯着玄天屏障中手拿胡琴的白衣书生看来。

“囚牛是你吗?”夔牛一个眼神扫向了囚牛一道白色的光芒穿过玄天屏障照到了囚牛的身上,一阵灼热感在被夔牛照到的肩膀处传出,“好厉害的光芒!”囚牛心中国暗自叹道。

“我是!”囚牛虽然心中叫苦可依旧十分平静的回答夔牛道。

“我是光之通道守护神夔牛,想要通往永恒之塔必须要打败我!”夔牛的目光这次扫向了战意浓浓的嘲风和狴犴。

“砰”

一声巨响狴犴和嘲风厚厚的龙鳞出现了一个血洞只是没有流出血来,在血流出的刹那两人龙鳞自动长出,这是九子所独有的身体优势但如果对手发动和自己承受能力范围内或是超过这个范围时自动恢复的功能就会失效,二子看着远处的夔牛一副中肯老牛的样子眼前竟闪过一丝莫名的惧色。

“大哥,他的光芒好强我们要向这大阵输入能量才可以抵抗!”狴犴不甘的说道。

“狴犴,你和嘲风给大阵加注能量我用声波和他一绝高下!”囚牛眼神中充满了战意,手中的一把胡琴忽地已经变为了一台古筝,狴犴刚要回话囚牛已端坐在玄空之中开始拨弄的他古筝。

“听大哥的,狴犴我们也开始吧!”嘲风向着一头雾水的狴犴拍着他的虎肩说道。

“恩!”狴犴回神答道,手上的动作紧随着声音的落下发出一道道无形的能量场注入了大阵之中嘲风也同时向大阵内注入能量,玄天屏障瞬间膨胀不到一个呼吸已经到夔牛的身前,夔牛并不慌忙当大阵碰到他的单足时他轻轻一登借助玄天屏障的反作用力将自己反射出去数万米,但玄天屏障的膨胀仍然在飞快的膨胀着而且增加速度非常的恐怖,不到三个呼吸的时间再次到了夔牛的身旁夔牛依旧借助屏障的反作用力弹出,只是这次更远了一些如此反复了数十次,玄天屏障已将整条河流所笼罩河两岸的柳树也被囊入了其中而夔牛此刻只有一只脚可以在囚牛三人眼中看到身体的其他部分似乎已i经钻进了与自己空间相接壤的另外一个空间,狴犴和嘲风二人已经历尽瘫在玄空中一动也不动,玄天屏障自始至终的任何变化在囚牛的眼中如同没有发生过一般深邃的眼眸中没有一丝的波动他依旧端坐在原来的位置由四爪化成的四指灵活的拨动着古筝,声音极其的柔和给人以宁静安详的感觉。

“轰”

“轰”

随着数声的巨响玄天屏障开始收缩自空间的尽头不断的收缩在收缩的同时屏障变得更加的凝实光芒也更加的浑厚,一次一次又一次的收缩直到玄天屏障恢复了原来的大小它才停止收缩,在收缩的过程中产生的磅礴的力量将河两岸的柳树瞬间化为了乌有但在玄天屏障恢复原状的刹那彷佛一切也都恢复了原状,两岸的柳树再次回归到了原处并且继续散发着无尽的春之气息而夔牛也站在距离大阵50米处,只有屏障内倒在地上的两兄弟提醒着夔牛刚才的一切都是真实的,端坐于玄空的囚牛依旧没有任何的波动双手八指灵活的拨弄着琴弦弹奏出声音依旧柔和,宁静,祥和。

夔牛看着玄天屏障的囚牛眼中竟透出了一丝恐惧莫名的涌上了心头,看着眼前淡然端坐于虚空双手扶铮的书生夔牛心中不自觉的产生一种压力来自那看似宁静祥和的音乐有如丝竹般的细微的声音却透着利刃一般锐利的杀气,此间彷佛万物在囚牛的眼前都已经消失一般他全心投入到古筝的弹奏上每一个音符都是一把刀但是很细小彷佛如一根草没有什么重量穿过了玄天屏障轻轻的碰撞着夔牛解释的身体看似对他没有造成任何的伤害夔牛的惊惧的神情却提醒着这是危险的先兆,但夔牛也只能这样看着他没有任何的办法躲闪此刻的他的身体已经凝固。

“轰”

“轰”

“轰”

囚牛忽地八指用力急速的拨转着古筝一阵阵爆音如同滚滚长江之水以气吞山河之势涌向了被禁锢住的夔牛,一声声的巨响在夔牛的身体处传来随之是一道道可怖的血口出现在了囚牛的眼前,音乐任没有停止一阵惨烈的爆音攻击之后音乐重又回到了宁静祥和的音调上,囚牛依旧稳稳的坐在虚空彷佛刚才的一切从没有发生过一般,八指轻弹古筝配合着周围已经恢复平静的水面显得格外的宁和一阵阵的暖风随着音符飘动的方向吹向了已经遍体鳞伤的夔牛进入到夔牛的身体中暖暖的感觉自伤口处向上涌上夔牛的头顶向下直流入夔牛的脚跟,全身的血口出奇的痊愈了,连自己的禁锢也被解除了,夔牛看着专注弹奏的囚牛,囚牛抬头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夔牛笑而不语,随后信手极速弹奏着一道道的爆音再次攻出此刻一道道的音符仿佛实质一般一颗颗没有规定形状的音符砸向50米的夔牛,夔牛极速闪身身上的日月光芒顿时大盛随即天地变色河水在瞬间涌向了天际在夔牛所在的位置形成了一道水的屏障,随即天空中的云团快速的收拢形成了一块巨大的黑云,在黑云处传来了,闷闷的雷鸣声发出的音波干扰者囚牛爆音的攻击方向,但这一切的发生囚牛依然浅笑着没有任何要改变什么动作,手中极速的弹奏,一阵阵的爆音以光速冲向水遁后方的夔牛。

“嚓”

伴随着雷鸣一道实质性的闪电劈下正中一串飞来的爆音。

“嗡嗡”

爆音似有生命发出一声不甘的嗡鸣声轰然落到了平静的水面上如同石头落水一般发出一声“咕咚”声随后溅起一道不算大的水花沉入了水中。

囚牛眼中显出了一丝兴奋随后手中的速度再次提升同时在古筝的左侧一台新的古筝,样式一样但区别在于两铮的弦数不同囚牛正在弹奏的古筝共十三根弦每根弦的颜色都为银白色而在这古筝的左侧共有十四根弦前九根分别为红橙黄绿青蓝紫白黑后面5根皆为为金黄色,九彩五金象征着九五至尊传说中的龙族的终极神器之一“九尊琴”,随着囚牛爆音的不断释放,玄天屏障外已经推满了爆音的音符,囚牛左手极速的离开古筝伸向一旁的“九尊琴”情拨红弦一道绚丽的红色光芒穿过玄天屏障极速的向着水遁飞去无数的爆音尾随其后如同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一般冲向水之盾牌,天空的闪电急忙阻挡可是速度始终慢上一筹,血色光芒带着无数的爆音进入水之盾牌。

囚牛右手一挥古筝收入袖中剩下一台“九尊琴”放在前方也不动手去弹奏神色安详的看着远处,似在等待着什么!

“轰”

随着巨大的声响,水之盾牌顷刻瓦解甚至天上那朵乌黑的云也随之消失,水之盾牌瓦解颜色变为了血红倾入水中片刻功夫整片水域变为了一片血色风吹不动河水一片死寂,拨开水遁,内侧除了余下的少数音爆符号在没有任何的东西。

“夔牛,这样就结束了吗?”囚牛对着谁知盾牌的方向喊道。

“忽”

一个虚影闪现在水之盾牌消失的地方“当然没有!”夔牛如雷鸣般的声音再次出现在了囚牛的耳边,全身上下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夔牛兄果然厉害中我的“九尊血剑”还可以安然无恙!”囚牛淡淡的说道脸上的表情依旧让人无法看透。

“囚牛兄14弦只发一弦威力已经到了如此地步实在佩服!”夔牛雷声说道。

“夔牛兄那你就接下我的第二弦!”囚牛说道左手食指轻拨橙色琴弦一道橙色火焰自玄天屏障射出随后黄弦自动射出快速赶上了橙色火焰在其外围又包上了一层黄色光芒之后金黄色琴弦中的第一根琴弦也随之发出极速的穿越玄天追上了前两道琴弦一弦动三弦齐动三弦合一如同一个巨大的火球直直的砸向夔牛同时伴随着各种难明的声响的发出剩余的爆音音符聚集到了其的四周。

“日月合明”

夔牛闷雷般的声音自远处传来,声音落下在他的身体的左侧一道白色的光芒右侧一道金黄色的光芒随着他的双手合拢两道不同颜色的光芒也随之融合在三弦接触到囚牛的刹那夔牛瞬间到了这片空间的边缘,融合了的两道光芒顿时大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时吞掉了三弦所组成的巨大火球无数的爆音音符掉入水中,三道弦光分做三道自日月光芒中逃出重新回到了囚牛的“九尊琴”中。

囚牛静立于空看着空间边缘处的夔牛顿时觉得难对付,双手扶起九尊琴站立起身,双手的无名指已经分别放到了红弦和金黄弦中的第五弦,双手没有急着拨动琴弦静静的伫立着看着远处的日月光芒,仔细看去一轮金黄色的月亮外围散发着太阳般耀眼的光芒在这耀眼的光芒之中不乏平衡之感,月的冷光紧紧锁住了日的热量,日的热量也稳稳的困住月的冷两道光芒相辅相成似乎无懈可击再向远方看夔牛夔牛此刻已经无力的瘫坐在了空间的边缘,此刻正注视着手拿“九尊琴”的囚牛眼中没有先前的惧色只是疲惫让他看起来让他有些落寞之色。

“日月之光,盘古之双眼,龙之先祖夔牛!”看着远处的景象囚牛想起了青龙曾经讲过的一个传说,传说中盘古开天双眼化为了日月而日月之光辉造就了龙之先祖而夔牛就是拥有这日月光芒的人,难道他就是龙的先祖?囚牛暗自叹道。

“夔牛兄,敢问你原来就是现在的这般摸样吗?”囚牛通过精神波动向夔牛传着话。

“不,我曾经是没有角的龙随着岁月的流逝我变成了今天的样子!”夔牛答道不禁有些落寞。

囚牛再次正色看了一眼夔牛收起了自己的“九尊琴”驾驭着玄天屏障近身到了夔牛的身旁。

“夔牛兄和我们兄弟三个一起出禁地吧,我的父亲一定很想见到你!”囚牛笑着对眼前已经瘫坐在空间边缘的夔牛。

“为什么不发动最后一击?”倔强的夔牛无力的问道。

“你已经尽力了,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囚牛淡淡的说道,信赖的笑容让夔牛戒备的心融化双手轻挥日月光芒重新归到他的体内“我愿意交你这个朋友!”夔牛类雷声道。

囚牛解开玄天屏障“进来吧!”笑着说道,一副书生的样子此刻已经变回了金黄色的小龙,夔牛没有客套进入了玄天屏障,囚牛双手一挥玄天屏障关闭,极速的向着通道的前方驶去美丽而宁静的水面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血红的河水变得清澈柳树随着微风摆动,水面在白光的照耀下熠熠生光一切又恢复到了从前,只是曾经的守护神已经远去。

在囚牛三人度过夔牛一关的同时另外的几个龙子也在奋力的努力之中,鲸和鸱吻,蒲牢两兄弟进入了隧道之中在里面是一片闪电击到金属的霹雳声几人在“震天啸”和“混天钟”的巧妙配合下顺利的前行着不远处就是一个出口看着远处的出口三人有些兴奋可始终不敢近前在鲸的劝阻下前面两兄弟停止了本就想要停止的步伐。“前面的出口处似乎没有了霹雳的闪光,传说中每一个通往永恒之塔的通道都有一个战神把守着一个通道,前方没有了通道中的电闪必然是一个新的关口,一会大家进去需小心防范这里的关口不同于外界和你讲什么规矩说不好一进去就是一个终极法则等着我们!”鲸对着身旁的二兄弟说着自口中取出了一汪海水只有他的手掌那么大,在两兄弟的注视下渐渐变大直到能容下三人的空间“蒲牢,鸱吻你们两个进来这个屏障是我的禁地里的那片海防御一般的法则没有任何的问题即使是终极法则也能卸去二分之一的力道!”鲸介绍着双手同时一挥一道水门打开二人不由分说的进入了海之屏障,随后在鲸的带领下三人走进了神秘的空间之中。

走入神秘空间之后鲸三人警觉的观察着四周的环境:四处皆是雾白茫茫的一片看不到远方近处的地面是一块块的方形石头组成一看就知道是人特定为之在这片白雾中视力最好的蒲牢可以看到方圆千里的范围但可以肯定这个空间远没有蒲牢所见到的这个范围在视野范围内除了这一地的方砖并没有其他的多余的景物,这里仿佛就是一座空旷的角斗场而此刻的三人就是这场中的困兽迷茫的看着四周如同等待着角斗士到临一般等待着守护神的到来一般,这种等待的感觉很不好受。

“鲸,这里的战神好大牌到现在也没有出现我可是等了很久了!”鸱吻破珞粗嗓子喊道,看得出他对这里守护神的大牌十分看不惯。



温馨提示:
三世逆天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三世逆天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三世逆天全文阅读和三世逆天txt全集下载。三世逆天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三世逆天 第85章:古筝 和煦的春风,吹过我的脸颊,暖在我的心间 唤醒生命的风啊,请你赐予我新生, 让我用“心”去感受你柔和而磅礴的力量 囚牛一边弹奏着曲一边吟诵着词,赞美着春日的美好,赞美着眼前景色的美丽,一曲曲终三人 2009-07-29 12:00:4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