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13章:西游之五行山下

作者:柳天问    更新时间:2009-08-26 12:54:03    状态:已完结
“还记得那次的西天取经的旅程吗?”金蝉提醒道。

十三回想着直到想起了梦境中的画面突然才恍然大悟,“记得,对了,我们穿越回了大唐,那么我们的西天之旅也将重新经历吗?”十三迟钝的大脑忽然变得灵光起来。

“没错,沙师弟,以后你还叫悟静!”孙悟空肯定了他的回答,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戏谑之色。

“额……那我不是又要吃亏了!”悟静憨厚的摸了下自己绝顶的头。

“吃亏是福,吃亏是福!”悟能几日来第一次露出了笑容,很坏很阴险的那种。

“悟静,我们这次的目的是要寻找我们失散的兄弟,取经之事不是关键,至于行李,你愿意背就背,不愿意背扔掉就好了!”金蝉有些玩味的说道。

“师傅,那里话?我十三,不,我悟静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和大家一起去取经的日子,最少不会像禁地里那样的无聊!”悟静憨实的话语引起了众人的共鸣,一阵沉默之后。

“我们的肉体,除了我自己的,你们四人的肉体仍旧按照着历史的发展进行着他们自己的情节,我们的任务就是重新回到属于我们自己的肉体,但这期间你们不可以暴露你们的身份,所以……”金蝉拿出了一个印有佛子真言的布袋“委屈众兄弟在这布袋里住一段时间!”四人也不犹豫自觉的进入了布袋之中。金蝉放好布袋,走出禅房,望着已经黑夜的苍穹,“灭世之战,会因为历史的改变而停止吗?”金蝉感叹着,过了不长时间“管他呢?这世界的变化与我何干!”金蝉低头自语着,但他的眼神出卖了他,这个世界的变化,自己真的不在乎吗?金蝉的眼神流露出一丝矛盾的目光。

桃花村茅草屋中,灯光亮着,里面应龙忙碌的身影依稀可见,在朴素的餐桌上暗圣和火枫端坐其中,玩弄着身旁的应龙和女魃的孩子。

“应天,叫叔叔!”火枫笑眯眯的对着孩子说道。

应天虽然只有八岁的年龄却已经有了十五六岁孩子般的身高,只是思想上还不够成熟,一身朴素的长衫还是去年女魃为他做的今年已经短了一大截,一脸的稚气的脸上充满了不属于这个年龄段的霸道。“不!”应天十分坚定的回答道。

“叔叔,生气喽!”看样子火枫对这个孩子十分的喜爱,装出一副吓人的样子。

“大胡子!”应天叫着火枫的外号,向他做了个鬼脸便要向外跑去。

“扑通”

一声清脆的响声,应天撞上了迎面而来的应龙,一盘做了半个时辰的‘清炒白菜‘就毁在了小家伙的手里,应龙愤愤的看着应天,当然不会真的生气。

“父亲……!”应天呆呆的站在原地,说来也怪应天出生起从不惧怕任何人,就是当初的小白龙也在他的身上感觉到了一阵威压,可他唯独害怕应龙,虽然应龙从来也不会打他,但每次的应龙的生气的表情总是让他十分害怕。

“咯吱”

门被轻轻的推开,女魃从屋外走来,看着地上的菜和应龙无奈的表情,她明白了一切。

“好了,应天到母亲这里,龙,你去陪暗圣和火枫大哥说话,你呀,做了怎么久的菜还是这么笨手笨脚的!”女魃说着捏了下应龙的鼻子。应龙不好的意思摸摸头向着火枫他们走去而应天则跟着女魃进入了厨房

金蝉在第三日的清晨,精神焕发的走出了净土寺的大门,向着目送他的师兄弟们挥手道别,竟带着几分洒脱的模样,仿佛是一个要远出家门的少年,寺中的和尚目送着他直到他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之中,众僧各怀心思的走回了净土寺中。

在山下唐王的大队早已赶到,他骑在一匹高大的白色骏马之上一身黄色的披风随风展开发出烈烈风吹动的声音,看到金蝉的到来,他下马亲自迎接。

“御弟,我没什么好送的,你取经一路辛苦,这匹白马随我征战多年我赠与你作为脚力吧!”唐王深情的握着金蝉的手,在他话音落下的时候身后的秦叔宝已将宝马牵到了金蝉的身旁,金蝉记忆起了属于这个时代的记忆,虽然知道了这些事情会发生自己身上但依旧感动万分,金蝉的手劲加紧了几分,唐王感到一阵痛苦但他没有松手,金蝉看着唐王痛苦的表情意识到唐王终究是个凡人将力道松了几分。唐王顿感轻松“来人,赐酒!”唐王声音落下,身后的士兵端来两杯浊酒。“御弟,这酒里是我大唐的国土,希望你出行能够不忘家乡有人等待着你的归来!”唐王说着一杯浊酒一饮而尽,金蝉泪水不受控制的溢出,没有任何罗嗦的话语一口饮尽了那杯中的浊酒,随后俯下身体将脚下的黄土装入杯中“家乡土胜过他国万两金,圣上放心,三藏不会忘记家乡的人民的期盼!”唐王点点头,亲自将白马牵到了金蝉的身旁“御弟,上马!”金蝉犹豫了片刻上了马,唐王并没有就此离去,他依旧牵着马“御弟让我送你一程,十年的时光你让我看开了许多,请你不要拒绝我的请求!”唐王一脸真挚的对金蝉说道,金蝉刚要劝阻,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他怕眼前的拥有无上权利的人心里会不安,众将看着自己的天子为一个和尚做马前兵,个个愤然不解,但是没有人回去阻拦,因为他是天子,跟在他身边的秦叔宝似乎没有一丝惊讶看神情反而觉得唐太宗给这和尚牵马反而是一种福气,几年来随着唐王进出净土寺他对马上的和尚已经到了敬若神明的地步。

走出了山林,来到了长安城繁华的都市见到净土寺的法师百姓无不虔诚为他祈祷,似乎都忘记了那个牵马王者的存在,一路走过走出了长安城来到大唐偏远的郊外,唐王依旧牵着马不肯放手,但那疲倦的神情任谁也明白此刻唐王的劳累。

“圣上,送君千里终须一别,我们就此别过吧!”金蝉说道走下马来,深深的向唐王磕了三个响头,紧接着又朝东方长安城方向磕了三个响头,随后向西天方向磕了三个响头,这九个响头分别代表对唐王的敬重,对故土的眷恋,对西方真经的渴求。唐王不是傻瓜自然明白金蝉这九个响头的分量,想来与金蝉认识十年之久,他从未向自己行过如此大礼,他也从不要求他什么?可是此刻他没有拒绝就如同金蝉不拒绝他为自己牵马一样,他知道自己的阻止只会让眼前的高僧更加的不安而已。

大礼完成金蝉的额头已出了血迹,深深的看了一眼唐王“圣上,我去了!”说话间上了马再次回头看着唐王,此刻他已经背过了身“御弟,你一路保重!”说话的时候依旧没有转过身,看着唐王落寞的神情,金蝉想象着唐王满含泪水的不舍得面庞,不再犹豫一声马嘶叫的声音响起,一阵尘埃远去,唐王转过身看着远去的金蝉“大师,保重……!”依依不舍的向着已经远去的人挥着手,伫立良久,旁晚十分,太阳西下,距金蝉离去已经有5个时辰,在秦叔宝等人的劝导下,唐王启程向着长安城归去。

金蝉一路走来,故地重游心中别有一番滋味,先前的猛虎,先前的壮汉仿佛都是老友同样的故事发生在不同的身上,他感到怀旧的同时,心中也一阵落寞,“这就是命运吗?难道真的不能改变吗?唐王的面前我为什么会流泪,我的泪早就应该没有了,真是可悲我居然知道了自己的命运却不能改变什么?)金蝉想着忽的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师傅……师傅……!”

金蝉寻着声音的源头驾马而去,在一片茂密山从之中看到一座五指形状的大山,一股淡淡的佛法气息不断自那座山上散发而出“五指山。悟空你的肉体就在前方了!”金蝉自语道,怀中的黑色袋子不断传来兴奋的讯号。

金蝉走到了五指山下,看着一只猴子他自然的问道“你为何叫我师傅!”

“师傅,是菩萨让俺再次等候你,助你西天取经的!”猴子略带焦急的说道。

“你把压在这山上,我如何放你出来!”金蝉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师傅,你去把山上的符印摘了,俺自有办法!”猴子听到眼前的和尚有意帮他原本声硬叫出的师傅平和了几分。

“好,好……!”金蝉说道,向着五指山的上方看去,果然一道巨大的法印镇住了这座大山,他绕到了后山,将白马绑在了树上,竟然一个飞身到了五指山的顶端,心中暗笑“我现在有这身本事去西天取经,不过是徒手之劳而已!”他看着远处的法印,口中念动佛门咒语,那法印如同有灵一般听到了金蝉的咒语竟自行的飘向了远处。

“轰”

“轰”

整座五指山剧烈的颤抖着,金蝉一个飞身已经到了白马的身旁,解开了缰绳。

“师傅,你走远些!”

金蝉驾马快行

“师傅,再远些!”

金蝉继续走出了四五里路才停下。

只见五指山处发出阵阵晴天霹雳不断的击打着五指山,那就是传说中的天罚在小白龙离开了天庭之后,新的执法者毫不留情的降下了无情的天雷。

“小小天雷,岂能阻了俺的道路!”猴子的声音震天而出。

“啊……”一声狂啸整座大山忽地升到半空那天雷竟被生生的压回了天界。

“噼噼啪啪”

“这猴子还是那么嚣张!”一个郁闷的声音自天上传来。

猴子听见天上的声音笑笑,猛的一用力,无数的山石碎片迸射出3里开外,竟没有落到金蝉的脚旁,金蝉笑着为猴子的精准的计算所择服!

猴子一路狂奔四处张望着五百年的压制让他无比渴望此刻的自由,他大口的呼吸着久违的清新空气,一路奔来身形如电左突右闪一时没了踪影,金蝉也不管他,手中的黑口袋期待已久的冥早已等不及,“冥,你去吧,尽量保持本性!”金蝉说道将黑口袋中的冥放了出来。

冥此刻身体虚幻如薄雾,穿过几道山河,几片树林赶上了兴奋的猴子,这猴子似乎感觉到了冥的气息忽然停了下来!

“你是谁?”

“我就是你啊!”冥的声音变得十分飘渺。

“你是俺?你想要占用俺的身体!”猴子一脸惊恐的说道。

“你不需要了解怎么多?你也不必害怕什么?我是未来的你,你会活得好好的!”冥回答道。

“俺老孙什么也不怕,你想用俺老孙的身体,先要问问俺的金箍棒!”猴子竟没有半分退让的意思,冥看着曾经的自己笑笑,一个失去了记忆的自己竟是这般摸样。

身体渐渐虚幻融入了身旁的一棵竹子当中,同一个时代不可以同时存在两个同样的肉体出现在同一个地方,所以冥只有魂魄,他暂借了竹子作为了自己的肉体,一道强劲的金光闪过,竹子拔地而起一往无前的向着猴子的飞去,卷起了地上的落叶化作一道叶的旋风径直冲向了手持金黄色棒子的猴子,猴子冷然一笑,一股强霸的一棍砸向飞来的叶子旋风。

“铿”

“锵”

金属般对撞的声音在半空中响起,猴子的棒子竟被反震了回来。不甘的倒在地上,叶子旋风也在同一时间消散,一根竹子驻在叶子落下的地方稳稳生根。

“你服气吗?”冥的声音充满了不容置疑的霸气,一道道的金色光芒将附体的这棵竹子衬托的格外的威严。

猴子勉强站起了身子“俺老孙不如你,我的身体你拿去便是了!”猴子一脸的不甘,但话说出来却没有任何的忸怩的感觉。

冥看着眼前的猴子甚至有些不忍心占用的他的身体,可当他想起西游一路上遇到的坎坷依旧飞到了猴子的身体之中,“我都是为了你好,你是我,我是你,我知道你的未来!”冥通过精神波动和猴子交流着,猴子脑海一股异样的波动回复道:“我是你,你是我,我了解你的做法!”“你是!”猴子的精神波动消失不见,因为此刻他已经依附到了猴子的身体之中。

冥进入了猴子的身体后,脑中的思想不断变化着,西天取经的记忆和此刻这个时代猴子的记忆混乱的交织在一起,冥感受着脑海中那种矛盾的挣扎,内心一阵矛盾“我正在杀死过去的自己吗?不,不……”冥大吼着,阵阵余音回荡在天地之间,眼前莫名的一黑失去了知觉。

月黑风高,一座普通的农家小舍,两位老者辛勤的为远来的客人接风洗尘,金蝉静静的看着沉睡的悟空,心中矛盾万分,“让灵魂附在过去的自己身体里,等于杀害过去的自己!”冥昏迷前的最后话语让金蝉久久不安。

“长老,斋饭准备好了!”老者的声音传来。金蝉犹豫了片刻走了出去和老者谈着东土的繁华,居然和这两老者颇为投缘,偶尔提起金蝉身旁的徒弟,在听了东土的繁华也就不以为怪了,夜渐深,餐毕和老人道了晚安各自休息,金蝉无法入眠拿出了那猛虎的皮毛自然而然的缝制起了衣服。冥一直沉睡着此刻的他表面上平静异常,实则脑海深处的两股记忆和他内心的两种精神力正强烈的冲撞在一起,此刻的他所面临的痛苦恐怕也只有金蝉这个身为他大哥能够体会一二吧,一夜的不眠金蝉竟然有些累了,来到老人家后院的古井旁打了些水冲了冲脸,疲倦的暂时被压了下去,老者一早就起了身,一股香喷喷的米香味此刻已经飘向了金蝉,金蝉笑笑“这老人家还真是好客!”

“长老,吃饭了!”一个身着朴素的老者热情的招呼着,金蝉简单应了一声走到了前厅。

“长老,你昨夜未眠吧!”老者一眼就看出了金蝉的疲惫。

“我替我的徒弟缝了件衣服,他一路随我而来也没有一身正经的衣裳,我这做师傅实在过意不去!”金蝉拿着虎皮衣向老者解释道。老者笑笑“长老真是体贴啊,老头子以后要多学学长老!”老者的身后一个与他年纪相仿的老妇人扭着老者的耳朵说着,老者一副痛苦的神情“知道了,知道了!”老者一个劲的肯定的回答着,老妇人松了手“长老,你这徒弟为何还不出来吃饭,昨日他便没有吃饭,这样下去可不是好事!”老妇人担忧的说道。金蝉笑笑“多谢女施主关心,我这徒弟只是嗜睡,这吃吃喝喝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两位老者“哦”了一声,继续和金蝉了解了些大唐的故事,早饭完毕,金蝉向两位热情的老者道了别,将悟空放在了马背上,自己牵着马向西方行去。



温馨提示:
三世逆天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三世逆天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三世逆天全文阅读和三世逆天txt全集下载。三世逆天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三世逆天 第113章:西游之五行山下 “还记得那次的西天取经的旅程吗?”金蝉提醒道。 十三回想着直到想起了梦境中的画面突然才恍然大悟,“记得,对了,我们穿越回了大唐,那么我们的西天之旅也将重新经历吗?”十三迟钝的大脑忽然变得灵光起来。 2009-08-26 12:54:03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