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灵异惊悚 > 茶楼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7章 七年里的故事之犯师地

作者:不思日单    更新时间:2014-08-02 12:51:41    状态:连载中
  07

  七年里的故事之犯师地

  开门来者都是客。这天下午刚过,来了一位年轻的少妇。心事重重,进门坐下叫了壶茶,我给她送过去,她说:“老师傅,你可知道这家茶楼的沈老板在哪?”我细细打量的她,这妇人印堂浮肿,眼角下方颧骨处有枚红痣,定是有关生育。

  “正是在下,敢问问夫人可是有事相问?”

  “哦,沈大师!你可要帮帮我啊!”女子立刻跪了下来,我大惊,连忙说:“夫人,别跪我,我可担当不起,有什么事只管说就是,能帮的一定帮。”她哭哭滴滴的坐在椅子上,我连忙倒了杯水给她,让她喝下,她静静平复了心情,说道:“我嫁的人家是开白事服务的,传了四代到我相公,一直家庭和睦,只是两年前,我的大儿子忽然生怪病,去了……”说到这,她又怎不住湿了泪角。我叹了口气,这怪病啊其实是医术不精的庸医故弄玄虚的。

  这中医是国粹,只是能学入门的人很少,这乡里的医术也不敢恭维。全是门外汉,估计脑中的药方就常用的几副,治治小感冒啊什么的,强一点的流感就不行了,治不好的只管说是怪病,也不知草菅了多少人命。我安慰了她几句让她继续说。

  “本来我也只当我儿子命不好,阎王要他了。可是在一年里,我丈夫他弟弟,哥哥家的儿子也相继得怪病去世,这才引起了整大家的恐慌。周围邻居议论纷纷,说我们家有妖怪,我们也只能干着急,后来我们家就再也没有生过男孩。”听到这,我有了些眉目,照她的话来说,这家人绝后了。

  “只是,更另我们家难以接受的事发生了。先是老爷子,然后大哥都也得病去世了。沈大师,求求你救救我相公吧!我怕下一个就是他呀!”我赶忙安慰她让她放心,只是这种情况有很多种可能,我又没有通治的法子。我想了会儿,决定去她家看看。路上我询问了有关她们家的详细事宜,她一一告诉我。

  就我听到的来说,她们家并无什么仇家,至少不至于恨到让她们家断后。我又问了问问他们家家禽的情况。她说公鸡一养就死,公狗在他们家三尺开外就不敢前进。村里人说她们家有妖怪专门吸男人精气。她说时面露恐慌,我微微皱眉,这事还真是蹊跷。

  就我的认知来说,男子数阳,其气跋扈易抵挡灵邪,也易冲犯阴术。这家人属阳的皆陆续得病而女子无碍,很有可能与风水相关。

  “夫人,照你这么说你家世代从事白事服务都无大碍,这家宅近来可有变动?”我沉思着世代为死者服务,家宅安定,定是算好风水或有其他镇家之宝。此事发生突然很有可能是后代无意间破坏了祖上安好的命门,导致祸难发生。

  “沈大师,你是个明白人,我们这一行赚的是死人钱。家里世代交代不能迁宅,房屋破坏只可修缮,不可更改。怎么可能会变动家宅呢!”女人叹了口气,如是说道。

  我听后心中更加疑惑。这死男丁与风水无关,这种题目何解?仔仔细细推导了一路也没想明白。

  又跨过了一座桥,眼前出现了一户人家。我细细打量,左右龙卫在主宅侧,主宅按伏羲八卦建设,具有除阴防妖的功效,的确是有高人算过。走进她们家,扑面而来的是阳修德气,完全不应该有那位夫人所描述的情况出现。

  说真的,那个时候我是一肚子的问号,我虽没有像祖上一样从事过阴阳事业,但所见所闻甚多,而且从小就受此熏陶,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

  夫人带我来到客厅,她的丈夫此时已经在等待我。

  “沈大师快坐。”魏角连忙让沈大师坐下,吩咐妻子去沏茶。我不动声色的观察了一下客厅,留意到东南角文昌位处有一鼎方樽看着有些年月了,樽前摆着香炉。但是按理说这方樽被世代供奉应该散发出一种黄色的福泽之光。但是奇怪的是这方樽无一点色泽仿佛死了一样。我转回我的目光,发现魏角正在看我。

  “沈大师可是发现了什么,但说无妨。”我刚和魏角四目相对就大吃一斤。

  这魏角面色发黄,印堂出绿色,更恐怖的是他满目充满了死气,不过好像和什么融合了,倒是缓解了些。这死气引起了我的注意。

  “魏先生,我听说你们家的第一次死人发生在两年前,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在你儿子死的前三个月中,你们家是否有任何一人触犯过什么?”我斟酌了一下,决定与他对接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看看是否能找出原因。

  “不知沈大师所说的触犯指的是哪方面?我们家也曾有怀疑一些事但都否认了,我认为不应在这方面。”魏角自负地说。这时,魏夫人端着茶水走了进来,听见丈夫的话很不满意,说:“我这辛辛苦苦把沈大师请来,他问什么自然有他的道理,你只管答就是。”魏角踌躇了一下说:“这……沈大师,并不是在下不愿告诉你只是,我们所做的可是白事,要说有异,细细推来件件有异。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我想想也是怪为难他的,但是不这样我也算不出原因,他们家宅发生的事在我看来都显得出乎意料,我想请我之前的两年之中想必也下了不少功夫,都没有成效。

  “这样,你且告诉我,再找我之前是否有找到其他同行问问。”我决定缩小范围,看看之前的人是怎样做的,正好帮自己排除了错误答案,也许会轻松不少。

  “实不相瞒,之前我们家请过三个人。一个风水师,当时他说我们家南宅屋檐破陋,导致祖宅风水破坏,阴气入侵导致我儿丧命。于是我们连忙修好屋檐。这第二个是个捉鬼的道士,他说我们家有狐妖吸阳气修炼,于是便帮我们家抓妖。闹腾了好长时间又是斋戒四十九天什么的。可是最后我哥哥家的儿子还是得了怪病,不久也过世了。这最后一个是偶遇的一个算命瞎子也就在几天前。他说我们家有大难,转机若有若无,要看造化。我们一听连忙问可有解决方法。他说说多了要折寿,只肯告诉我们事出祖业,还有一句话。”我连问什么话!他刚要说我就看见两个夫人还有一位男子也来了。魏角站了起来说:“小弟,大嫂,弟妹,你们来啦!这就是沈大师。”

  我也站了起来,在魏角的弟弟魏东的脸上看见了与魏角相同的症状。而其他两个妇人的眼角下方颧骨处都有枚红痣。我大惊,这一家人不会是中了什么道了吧!但按魏角妻子所讲他们家没有什么仇家,所以不是有人故意为之,那么就是他们无意沾惹,他们家有是办白事的,可有可能是那家白事惹得祸。

  “沈大师!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家啊!我们家……”大嫂没说完就哭了起来,我知道她心中难受,人到中年又是丧子又是丧夫的。

  “放心,放心。魏先生,我们继续谈,这瞎子说了什么?”我接着刚刚的话接着问道。

  “这瞎子说:‘因果因果,犯乱世人,师人有沈,地藏茶楼。’我们几人一听不就是指沈大师你吗!这才商量着去茶楼找你的。沈大师,你可人的这瞎子?”魏角试探着问。我在心里琢磨了一下,瞎子!我还真认识一个,不过……他不是……算了,现在还是来解决问题为妙。

  我仔细想着瞎子留下的话,与祖业有关,与我推测的差不多。看来还是要问清楚出事的三个月前他门家到底接了哪些活。

  “魏先生,我基本是有些头目了。不过还是需要知道你们家在出事的前三个月到底接过什么活,越详细越好。”魏角与魏东相视了一眼,魏东点了点头,魏角才回答说:“好,我们家都有详细的记账,还等我去拿来。”说完,便转身去了后堂。这魏角刚走,我忽然灵光一现,这瞎子的诗不简单啊!

  看起来是让魏家来茶楼找我,其实也是在提醒我魏家出事“因犯师地”。我立刻明白了魏家的所有的遭遇。

  这“犯师地”乃是风水中的一种说法。指的是山中有穴地洞府者,其正东方出处受日月之精华,为一处宝地,但是若有人葬于此则凡经手点葬之人三年内发生不幸。至此看来是因为他们几个兄弟接手了下葬,受到“犯师地”的煞气,回到家中又破坏了“伏羲阵”,导致阴气肆意,“伏羲阵”反噬,导致家中较弱的男丁消亡,而所供方樽灵气全无应该是没入人体与死之煞气相争,才延缓了这兄弟两人的生命,一旦灵气用尽,怕是这两兄弟也命不久矣。

  这时,魏角已经拿来了账单明细。我让他稍安勿躁,坐下听我说。他赶紧坐了下来,一大家人紧张的看着我。

  “沈大师,你是不是已经知道了,快告诉我们啊!”魏角的夫人最激动,迫不及待地问。

  “出了这样的事我知道各位都很伤心,毕竟丧子之痛不是任何人都可以忍受的。但这事的确是天灾。”我才说完,三个女人都忍不住地哭起来,男人安慰着自家妻子,可是他大嫂死了丈夫无人安慰,越发的伤心了。哭了一会,魏角示意我继续说。

  “你们家这次都因为‘犯师地’和‘伏羲阵’的反噬。具体的我也不多说了,只是你们兄弟二人以后要小心接活,这活接错了就是祸。哎……”我叹了口气。

  “还请沈大师帮帮我们家。”说完这一家子人就准备跪我,我连忙制止。

  “这怎担得起!我一定帮你们家。快起快起。”我连忙说道。

  他们心情平定下来,我才说道:“想要无事也很简单,需要找到未曾和母鸡交配过的公鸡取其咽喉之血,你们家人依次生服可除体内煞气,不过……”我现在迟疑的是他们家供奉的那鼎方樽,这方樽已有灵气但为了帮魏家消灾它的灵气悉数用尽……并不是一两年可以恢复的。我顿了顿接着说,“不过你们家这鼎方樽这次因为帮你们家度劫元气大伤,可能近年来不会在有镇宅消灾之效,不知你们是继续供奉还是决定另请?”

  听了我的话原本高兴的一家人立刻面色凝重起来。魏角现在作为家主,一家人都看向他。他低头沉思了会儿,忽然坚定的抬头站了起来说:“诸位,这鼎方樽跟随我们魏家几代不朽,如今为保我魏家折饶功德,我们若是再弃它不顾岂不是过河拆桥,与小人何异!何况世上得此护主之神物甚难,不如让其从头再来说不定还可保佑我们家后代安盛。”这话一说,大家纷纷同意,我也欣慰的笑了。说完魏角提议拜谢方鼎。

  我随众人一起三鞠躬,礼毕我只感觉眼前一道金光一闪而过,心中大叹,这方樽居然自己复原了。看来是魏家的心意感动了它。

  是啊,世间万物皆有情,只是人不愿去感化它们,事事强求事事空,于无声处听惊雷。



温馨提示:
茶楼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茶楼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茶楼全文阅读和茶楼txt全集下载。茶楼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茶楼 第7章 七年里的故事之犯师地   07   七年里的故事之犯师地   开门来者都是客。这天下午刚过,来了一位年轻的少妇。心事重重,进门坐下叫了壶茶,我给她送过去,她说:“老师傅,你可知道这家茶楼的沈老板在哪?”我细细打量的她,这妇人印 2014-08-02 12:51:41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