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书架 |
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灵异惊悚 > 茶楼
  •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10章 七年里的故事之鬼求

作者:不思日单    更新时间:2014-08-05 21:11:47    状态:连载中
  10

  七年里的故事之鬼求 上

  又是一个白天,整个镇子在鸡鸣中醒来。这儿是江西的一个小镇,我是这儿的茶楼主人,我是沈徽。

  忙忙碌碌的一天即将结束,关上门,自己还有妻子就是一家。只是今天的关门有些蹊跷,我让妻子先上楼梳洗再去院子里纳凉,我自己走到茶楼的木门旁准备关门,忽然我感觉阴风刮来,远处亮起了鬼火。我眉头一皱,这里面必大有文章。我这茶楼四周布下“束魔阵”,就是厉害的魔妖来了也进不来,所以一般的鬼怪感受到了阵危就不会在靠近,可是这次好像不一样,像是在吸引我走出“束魔阵”,我心生疑虑,正在思考要不要一探究竟。这是,远处的草丛上空,鬼火刚刚亮起的地方出现了一个阴文——求。我想我这么出名,活人找我就算了,怎么连死人也来找我。

  没办法,我只得向草丛走去,走进看,这儿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只是周围阴嗖嗖的,阴风直往脖子里钻,我轻咳了一声说:“何必躲藏,快快相见。”话刚说完,又是一阵阴风吹过,树叶发出“飒飒”的响声,眼前随即出现一个女子,民国时候的装束,面容憔悴,哭着对我说:“大师救救我。”我心中大叹,这一个鬼让我救救她,情况实在十分喜感,但是这大晚上的站在门外让人看的怪奇怪的,我便邀请她进屋细谈,她神色迟疑不敢向前走。我说:“没事的,跟我来就行。”

  这便是“束魔阵”的神奇之处,此阵对于妖魔来说是个死阵,无论他们怎么破也没有用,但是如果我诚心邀请的话就不会受到一点伤害。很多人不理解,觉得我是天方夜谭,只是他们不知道,这个“束魔阵”的阵眼是和我心脉相同的。

  我们进来后,领她到了我最常坐的地方,正巧妻子梳洗完下楼,我让她到一壶茶来,不久,妻子送了壶茶过来,当她看见我对面坐的不是人时也只是惊呼了一声向我投来惊讶的目光。我对她笑笑说:“没事的,你就先去睡吧。”

  我给我们各自倒了一杯,虽然我知道她不可以喝。

  “说吧。让我救你,先说说你的故事。”我抿了口茶对她说。

  她迟疑了一会,说:“其实,我也记不清我是谁了,我只知道当我醒来时我就在一个黑暗的房子里,我出不去就只能在这个房子里。慢慢的,我感觉外面有一种很好闻的气体进来,我特别喜欢那种味道,我就拼命的吸食。这种味道时有时无,我研究了好久才发现它的规律。后来的日子就是这样枯燥无味,我将吸食这种味道作为我每天的精神寄托。再后来,我感觉自己好像浑身充满力量,我挣脱了那个黑屋子。我才发现,原来一直困我的黑屋子是一口棺材。”说到这她眼神忽然空洞起来,远远的看着远方。我和她都没有说话。我大概可以猜出来她成鬼并不是任何人的本意,可能当时只是随便找了个地方下葬她才导致她宿命不断,每天受阴气所沐浴吸食成鬼。但是……也不排除她是遗愿未了,或是极大冤屈才导致地府不收以免污浊六道之气。

  在一阵的发呆后她继续说:“棺材四周还有六口棺材,这些棺材四周散发着黑气,我被吸引过去,那黑气原来就是我最喜欢动的食物。”说到这,她脸上露出贪婪的表情。我内心陷入深深地恐惧中,就她而说她所经历的是“以尸养魂”,但是她怎么会经历这种奇怪的事,这种阵术是春秋时楚庄王命谋士研究出来的,让死去的人被七个穷凶恶及的人包围,按先天八卦阵布局,一定是日后死去人无法超生心生怨念,于是就会活过来,这时只需将他的使命写在墓口,这只阴魂就会为所葬者使用,对上可以入侵君主身体,向下可以迷惑士兵心智,功效基本等同于苗家的“噬心蛊”危害极大。但是因为要成功施行这种法术对下葬者要求极高,就不谈这七个恶人所杀的人必须要在一百以上且不能取女子性命,这种条件在现在看来不值一提,可是春秋时,一个国家才多少人,这“以尸养魂”代价太大,虽然它威力无穷但是杀敌一千自毁八百的做法,算做最低等的魂术,后来基本被遗弃不用,在唐朝时应该很少见了,怎么民国又被翻出来用,而且这姑娘刚刚说她只看见六口棺材连她自己是七口,但是此阵要求是八口怎么会这样?难道这阵本来是为这第八口所建,然后因为种种原因这第八口没能下葬,这才阴阳巧合的使这个女子魂不得生。想到这,我感觉自己思路十分清晰。刚准备心中窃喜,无忽然想到:靠!她是个女的本身就不该进阵。她这一进去整个阵就毁了!啊啊啊啊……我陷入学术的自我怀疑中。

  我刚想重新假设一遍,理清思路,她继续开口说道:“我又围在棺材附近吸食了几天,这时,其中一个棺材竟然发出了响声,感觉里面好像要有东西出来一样。”不应该啊!我自己在心里感叹怎么会这样呢?按道理说,这养魂的尸体是不可能有变术的,因为佛家对于杀生的说法是万物皆有情,讲究因果报应,但是事实上并不是这样的。

  人其实是最痛苦的一种动物,生下来就要被七情六欲所困,被悲欢离合所扰,见过才生下来的孩子的人都知道,婴儿的屁股上会有青,是说这鬼魂不愿投胎为人硬是被牛头马面踢入轮回受苦的。

  我抿了口茶,装作一切竟在掌握之中,不急不慢地问:“出来的是什么?”

  “没有东西,棺材响了一阵后没了动静。不过,我感觉自己有点难受,好像身上有了温度,一种灼热感从头到脚袭来……我很热,在地上四处打滚可是无济于事。”

  其实我并没有听她说,我一直在想从古至今到底有什么阵法需要女人来完成。这古法的发动是肯定不会用女人的,一来女性的身上带有阴气,很容易破坏阵法的和谐,二来女性在古代视为不祥之物,认为她们是性的化身很容易扰乱心智,所以古法中没有任何阵法是需要女性牺牲或祭祀来完成的,最多放在阵法外层走个形式。但是,她这种情况太特殊了,就我所读的书中记载过的,女性主阵的一共有六个。

  其中有四个是用来求雨的,一个是冥婚,最后一个是一道诅咒。但是无论怎么说这六种情况都不必用到七口棺材。这事情太诡异了,难道这并不是正宗的阵法而是巫术?在巫术中用到女性是很正常的,而且七口棺材也很多见,只是民国时期巫术早就失传了,因为巫术施行必须得有巫女,这巫女可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担当的,据说世界上最后一个巫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英国被烧死了,难道有漏网之鱼跑到中国来兴风作浪?这个想法太可笑了!

  她自顾自的说:“我当时好像昏了过去,反正完全没有了记忆,等我醒来时我已经不在古墓里,我来到一家大宅子里的阁楼上,我躲在一幅山水画里。我在里面呆了好久觉得太无聊了,这是正巧有只猫跑到了阁楼上,我就附在它的身上。”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就感觉她两眼放空周围阴气呼呼的,这还没到子时这阴气就这么重了,这要到了子时她化身为厉鬼神智会更不清,为了保证我的人身安全,我用茶水在桌子上画了个“散气符”。渐渐的她的表情开始忧伤起来,我问道:“你这经历怕是说上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你到底要求我什么?还是直说吧。”

  她开始哭起来,我是焦头烂额。我叹了口气,安慰她:“这尘世多变,你若想要投胎重新做人也不是很难,要是为了其他事也照说无妨,只要在我能力之中的,不要再暗自神伤了。”她一听这话,眉头一皱,顿时窗外刮起了大风,风吹的树叶飒飒直响。我暗叫一声:不好!

  大家也许不知,每一个鬼都有一个自己独特的禁忌,一旦人触犯就像是撕了僵尸头上的符咒一般,他们不管是谁只管发怒,很有可能这只女鬼的禁忌就在投胎二字。

  难道……七个棺材,有个异动,一个女人,古宅,猫……天啊!怎么会这么巧!果真冤有头,债有主。

  我一边惊叹这只女鬼的可怜,一边在桌子上飞快地画着符咒使这女鬼安静点。一会,外面的风停了,女鬼像是又死了一次直直的坐在凳子上,本来漂亮的脸蛋开始一点点变化,露出死前的样子。

  我檫了把汗,坐了下来。耳边传来虚弱的声音:

  “大师……对……对不起,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不必担心,你还是直接说吧,你来找我到底有何事相求?”我都快烦死了,没想到接了个这么烫手的山芋,又不能不管,还要折寿三年去帮她,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要帮鬼了!

  我先来说说她的阵,这种阵的确是新的,书上是没有记载的,我为什么会知道呢因为这个阵法是我们家的。我们家的家谱上的确记载了一件事,说的是民国二年,一位姓叶的老人找到我们家说他花了重金请了一尊菩萨,但是中途运输时出了点问题,他那不成器的大儿子在运输时为了想让一位青楼女子开心,在菩萨面前胡搞了一通,第二天走山路时跌死在悬崖中,都不见尸体。几个工人连夜将菩萨请了回来,告知了此事,叶老爷也吓得失了魂,又不敢随意丢了菩萨,所谓请神容易送神难,只能硬着头皮将菩萨请进佛堂,一家人跪在地上请求原谅。

  全家斋戒了七日,连长子的丧事也不敢办,请菩萨网开一面。这件事记载到这,家谱上不知被谁批注了一句话:长子之死,非是天灾。

  其实想想也是,菩萨慈悲为怀怎么会用这么恶毒的报复方式,这一切都是人祸。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又无法解释了。

  叶家斋戒了七日家里风平浪静,一切静好,叶家家主很开心,觉得菩萨宽恕了叶家。谁知道,这叶家长子的头七刚过,叶家出事了。一起请菩萨的几个仆人一夜之间全都上吊死了,每个人挂死在叶家家宅口的四棵梧桐树上。早上看门的张伯一开大门被吓的惊声一呼,双眼瞪得老大,死了过去。

  那天早上整个叶府人心惶惶的,好多仆人都以家里有事辞去了。叶老爷又带着全家去佛堂拜佛,这时不知怎么的香炉碎了一地,叶家的人都很惊慌。

  叶家的香炉碎了一地这叫做德散,也就是说叶家定是做了什么祖宗不容的事情了导致自家的祖德都散了。这一下叶家更害怕了,叶家老爷跑了三里地找到了我们家要求帮帮他们。

  那时我们家先祖摆卦一算,发现叶家这次大难了。

  叶家大少爷的死是被几个家仆推下悬崖的,而叶老爷居然认为这是菩萨的惩罚不敢为叶家大少爷办丧礼导致大少爷无法得到祖上庇护,成为了孤魂野鬼。又因为冤屈无法化解,于是来到叶家报仇。而阎王得知叶家大少害死了这么多人怪罪到叶家祖上,导致叶家祖上功德尽散。

  得知真相的叶老爷哭坐在地上说:“求求大师!救救我门家!是我对不起我儿子啊……”

  当时沈家人面对此事其实有更好的解决方法,但是因为沈家所供奉的那只大仙要求沈家忽悠叶老摆一个“欺天禄祥安寿阵”,这个阵法在短时间内可以帮助叶家迅速大富大贵起来,但是所谓欺天就不会是真的,等到老天开眼叶家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天怒。

  而我们沈家的那只大仙则可以加进修为,沈家明知这件事有悖人情但还是听从了大仙的安排。而那“欺天禄祥安寿阵”的阵法则就是需要七口棺材开阵而棺材里的人必须是叶家至亲且永世不得超生,而天怒的惩罚则是叶家无后。但是沈家人太不忍心自己因为私欲导致别人家绝后,于是在其中一口棺材上动了手脚。这样一来,如果叶家有鬼魂从棺材中复苏她可以找到合适的人帮助自己超生。

  所以说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到头来还是找到了我。而助她超生需自减三年阳寿,沈家造的孽看来还是得由沈家承担。

  第二天我为她开了阵法。但是直到最后我也没有将这个故事告诉她,哎,记住些美好的就好,痛苦的东西自己来吧。



作者的话:
啦啦啦。。。

温馨提示:
茶楼独家发布于看书网,本站提供茶楼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茶楼全文阅读和茶楼txt全集下载。茶楼小说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wap.kanshu.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Enter回车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茶楼 第10章 七年里的故事之鬼求   10   七年里的故事之鬼求 上   又是一个白天,整个镇子在鸡鸣中醒来。这儿是江西的一个小镇,我是这儿的茶楼主人,我是沈徽。   忙忙碌碌的一天即将结束,关上门,自己还有妻子就是一家。只是今天的关门 2014-08-05 21:11:47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看书网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